在正法修炼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六日】慈悲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原本是一个业力满身的人。在修炼前,自己感觉好象健康状况已走到了头,家庭环境也紧张到了几乎崩溃的边缘。就在心力交瘁、不知所措的关键时刻,儿子从遥远的首都传来了福音——法轮大法。我一下觉的自己如枯木逢春生命有了希望。我毫不犹豫的定下心来就要学。这也许就是我苦苦追求、翘首以待的。

十多年来通过学法,我逐渐明白了,我们今天的生存环境是大法造就的,我们生活的条件是大法创建的,连我们自己的生命都是大法赋予的。师父从地狱里把我捞出并洗净,给我们传法,时刻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带领着我们一步一步走在正法修炼的大道上,其中师父为我们不知操了多少心,为我们付出了多少辛劳!我们今生能修大法,能置身于浩荡的佛恩中,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多幸运啊!我深深感谢师尊的洪大慈悲!

师尊每年都为我们开辟了交流的平台,给弟子们切磋的机会,让弟子们能紧跟正法進程,逐步提高上来。所以我也利用这个机会将自己这一年来的修炼心得体会向师父做汇报,和同修交流切磋,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一、信师信法 是修炼人的根本

作为一名修炼者坚定的相信自己的师父是最好的,相信自己所修的大法是最正的,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根本的,如果没有这样的正信,我认为就不是真修。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师父给予的。我修大法以后我认定这就是我苦苦等待的,今生今世这条路我要走到底。

师父经常教诲弟子要多学法、学好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学法是大法弟子的必修课。我们只有学好法,才能坚定不移的精進实修,才能做好“三件事”,才能跟上正法進程。

学法必须要有清净心,明明白白的自己在学法,明白法理,用法对照自己,指导自己修炼。保证学法时间不受任何干扰。不管是讲真相、发资料或处理一些其它事务,先学法后办事。挤什么时间都不能挤去学法的时间。在当今诸事繁杂的情况下,要把大法摆在第一位。

我体会到:不管通读《转法轮》或师父的经文,抄法或背法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也是不断提高心性的过程。在学法的过程中也是用法对照自己,修去人心,不断去执著的过程。当自己的心特别纯净时,背法的效果也好,也容易记住。否则就容易受到干扰。

我修炼后不久,记的一次在似睡非睡中,梦到我正在一条大路上向前走着,忽然看到道旁边有一座高台庙宇,大门敞开,门边站一个穿长袍的人,头上戴着古时候的帽子,此人伸出右手示意让我進那个大门去。我一看这么陌生的地方,和我们平时炼功的场所大不相同。我告诉那人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你那门我不進。说着我就径直向前走去。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对我“修炼要专一”的考验。我清醒的坚定了自己的正信。

二零零零年后半年,我连续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为师父为大法讨还公道。在天安门广场我们好多同修被劫持在一辆车上,到了一个派出所门口恶警让大家下车,谁都坐着不动。恶警一个一个往下赶,看大家还是不动就开始动粗,跨了一大步到我面前抓住我的头发就把我甩到地上,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不知怎么又把我送到医务室,我只觉的有人老在我头上扒拉,扒拉了好几次。我不知道自己头上有什么东西。我用手去摸时,才知道原来自己头上有一个馒头大的包,但不觉的疼。我心里一下明白了,师父替弟子承受了。我的泪水一下夺眶而出。一个六十五岁的人,一下被从那么高的车上甩出去平躺在地上,那要是常人,不死也得伤。可我啥事都没有,要不是慈悲的师父保护,还能有我这条命吗?慈悲的师父给了弟子第二次生命。

从北京被劫持回当地后,公安声称我在天安门前喊“法轮大法好”,把我非法关入看守所五个多月。在此期间儿子被迫流离失所,邪恶为了找到我儿子的下落,安排让我和我女儿见面,妄图从我们母女对话中得到它们想得到的东西。结果邪恶大失所望,一狱警送我回号室的途中说:看来你一条黑道要走到底。我告诉他:我觉的我越走越亮堂!是呀!我觉的我是越走越明白!我越来越看清了中共江氏集团的邪恶本质。越来越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美好,师父的伟大、慈悲!

从二零零五年下半年至今,我一直坚持背法。《转法轮》背了好几遍,在背法中,我加深对法的理解。师父在《芝加哥法会》中讲到:“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当时对此法理并不十分理解,也就这样过去了。

当我在第三次背《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这一部份时,我突然象眼前开了一扇窗户,一下明白了。表面上看别人给自己制造了矛盾产生了麻烦,让你下不了台,觉的没了面子,很难堪,可能当时自己内心很难受,认为是不好的事,但如果你没往心里去,你泰然处之过去了。对方会给你德,使你的业力得到了转化,从而你提高了心性,心性提高了你的功就长上来了。炼功人不就要得功吗?从深层意义上讲它却是好事!另外,常人社会的理是反的,常人认为是不好的事,可是在高层次上看却是好事。明白法理后,对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一些麻烦事也就看的很淡很淡了。

记的有一次曾去了解被迫害致死同修的孩子的情况,只知道同修是某木材厂的职工,其它情况一无所知,但一种责任促使我不得不亲自去找。这时,有同修劝我,那么大的地方,姓名都叫不上你怎么能找得见?此事拖了一段时间,师父教诲弟子们“正念一强,其实什么都能解决”(《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于是,我相信只要去找肯定能找到,就抱着这一念。

有一天,我和一同修约定赶下午快下班时到达目地地。中途转了两次车后在当地又乘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很热情问我们找谁,我们表示要找的人名字说不上,司机也说那是不好找的。我们告诉司机如果一个地方没有,你拉我们再到别处去找。司机拉着我们刚到一家木材厂门口,只见一个人提一暖壶水从门里走出来。司机告诉我们那人可能就是看大门的,你们问他可能知道。我们赶快走上去说明了具体情况后,那人先说没这么个人,并说他在这厂已呆了十几年没有他不知道的。我们再進一步说明情况后,该人才想到我们要找的人。他很中肯的告诉我们要找人的姓名及上班地点。此时我们才付了车费告别了司机。径直走在要找的人上班的路上,我们心中暗暗欣喜:“总算找到了!”我们感谢师尊的慈悲点化与安排!

今年年初,我闯过了一次“病业”关。一天早晨起床后突然觉的喉咙好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说不出话,连续几天不能吃不能喝,但学法、炼功不间断。有一天晚上熟睡中,好象有几个人叫我跟他们走,我一看好象也不是恶警。我就跟着此人正要出门时,有一条胳膊拦住去路,我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喊声很大,竟喊醒了耳朵不好使的睡在斜对门的丈夫。醒后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喊那么大声。但那时的我是非常清醒的,即使在睡梦中我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做事靠正念靠神念,纯净的心态才是最佳状态。当听到别人说我啥也不干,坐着等待圆满,我不动心,我就把住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修炼,不是搞常人似的什么“运动”,没有必要大张旗鼓、轰轰烈烈。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心中有法,站在法的基点上自己理智清楚,该干什么按照个人的方式不停的做着“三件事”,不断的修去人心,别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特别是在邪恶尚未除尽的环境中,时刻保持正念足、头脑清醒、做事理智,不给邪恶一点钻空子的缝隙,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我们只要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站在法的基点上,用纯净的心态不懈的做好“三件事”,问心无愧,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声张。我们又不是做着让别人看的。

二、“小花”开放中修自己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资料点遍地开花,在此形势的推动下我们的这朵“小花”也不间断的开了有几年了。虽然数量不大,但各种形式的各种类型的资料都有,基本上满足了当地的需求,发挥着救度一方众生的作用。

今年初台湾海底发生地震,电缆线被震断,一度造成上网困难。为了能及时看到每日明慧,那几天我们经常是一人上网一人发正念,直到上去下载下来为止,保证了我们能及时得到明慧及所要的资料。

因同修忙的顾不过来,今年初,传过话来让我们做一份真相材料。刚开始做,由于不懂技术,做的很吃力,尤其是WORD格式,稍微不注意箭头一点有时莫名其妙的就变了,这时就前功尽弃,又得从新再来。有时总是做不好,有时反复好几次,真是心急如焚。当我头脑中想起师尊教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时,好象顿时又增添了信心,调整心态,静下心来再继续做。

所以刚开始做时,每份A4两版的得做两三天,效率太低,速度太慢了。当时我想这可是“救人的法器”,不能老这样慢悠悠的,应该及时准确的用心做好。有了这一正念,在师尊的帮助下,技术逐步熟练,只要材料选好,用两三个小时就能做完一期。这不是自己有多大本事,而是在大法修炼中为救度众生师父给我开发了智慧。

做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本地“心语”小册子也很长时间没看见了。因无法跟同修联系。我想起师父讲过只要是大法的事“不等不靠”。我又主动将“心语”的编排事项承担起来。出了几期还算顺利,可是发现自己看明慧交流文章少了,整天琢磨动手搞一些创建图形、搜集材料、粘贴图案等事项,甚至有时炼功时脑子里也想做资料的事。我发现自己竟产生了“干事心”。我突然想到师父曾告诫过弟子“法轮大法是修炼,不是工作”(《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炼〉)。我一下意识到我的“干事心”太严重了。

我怎么把它当成工作任务去完成呢?我找到自己的“干事心”,潜意识中的“显示心”,深究下去实际上就是“证实自己”的一颗肮脏的心。当找到这些不符合大法的人心时。我马上调正了心态,立即归正了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也進一步明确了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救人,而在救人的过程中还要修自己,修去自己许多不好的人心。

因为计算机设置的不同,编者、排版者、下载者、打印者修炼状态的起伏,有时从网上下来的WORD格式的《明慧周报》或小册子极容易变。有时稍不注意,不是这少一个字就是那缺个符号,有时竟缺一句话。这种残缺不全的资料就不能发。我们就要采取补救措施。如:有一期《明慧周报》上有一则标题为《法轮功反迫害八周年》,印出来后才发现最后一个“年”字少了。因是竖排行标题,就将此标题另打好,粘贴在原来位置,没有影响其效果。再如,有一期的《明慧周报》副刊上的歌词《等候》打印出来后才发现文中空了一行,而下面一行被挤没了。我们按同样的字体同样的格式设计好大小,如数打印好,再一份份粘贴在原处。尽量用心做好,但在印刷过程中有时还是受到干扰,造成了不必要的失误。(这种缺字的情况是由于电脑缺少对应的字体,所以WORD文件显示不全,建议尽量使用PDF文件打印)

有一次同修给我们送来了一些《九评》,还有一部份他拿不了了。问我啥时再给我们送来,我当时想,等这些送出去后再让他拿来。我就顺口说:下周拿来吧!同修走后我越想越不对劲,那么多的东西集中到同修那里也不行啊!师父教导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转法轮》),我怎么只从个人出发,不为别人着想呢?从而我看到了自己的私心。宇宙中的许多生命,“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转法轮》)最后就掉到人类社会中来了。我们修炼的人要返本归真,就必须得修去这个“私”。这个“私”不修去,就从常人层次中跳不出去。新宇宙的法理是为他的,作为一个修炼的人绝不能把旧宇宙“为私”的特性带到新宇宙去。从那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我告诉同修,根据你的方便定吧!

三、救度世人中再精進

几年来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外,我一直坚持发信寄资料讲真相。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只要知道其地址姓名(邮编邮局可查到)都给他们寄资料。只要有“一定要救你”的强大正念,发出的信基本都能收到。我有一位老师在广东省,我曾分两次寄去《九评》,两次打电话都说收到了,最后她也选择了“三退”。

有一同修去年回老家带来些人员信息资料,分给我四个人的地址、姓名。我经常给发信寄资料。今年这位同修回家后找到其中的两位劝其“三退”,这二人很快的退出了恶党。我经常给一个劳教所中的警察寄信,其中的一个警察的孩子对别人说:有人经常给我们家寄资料,我爸爸拿回家,我们全家人都轮着看。此人虽然到目前还没三退,但对大法有了一定的认识。三退也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中小学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庞大的群体,为了使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平时我就注意收集这方面的通讯信息。按惯例每年新学年开学的第一天,一般中学都将初、高中新生分班名单张榜公布。为了扩大救度范围,利用此机会,我在今年开学的那天,一上午不停的跑了几个中学又收集到了一些教师与学生的名单,作为下一步救度的对像。其中到一所中学,我看到校门口站了不少人,我一问才知道校园内不准外人進去。我想我要救人,我可得進去呀!我在那站了一会儿想好了应对的办法。发着正念,我就大大方方的径直走進了校门,抄好了我要的东西,我又走出该校门,好象根本就没人看见一样。

我平时外出时经常带一些真相资料。有时碰上熟人递一本小册子再加一本《九评》。有一次,我出门时带了几本小册子和《九评》,发的还剩一本《九评》时,我想去商场看能碰上哪位有缘人。出门后上了车,才发现乘错车了。我想错就错吧,说不定那里就有有缘人。下车后,我就一直向前走,看到路边停一辆自行车前面有一车筐,我想有缘人不就在这儿等着吗!一边想一边顺手将那本《九评》投入车筐中,并发一念:拿去好好看看吧!你会成为有美好未来的有福之人。

回来时还剩一本小册子,临下公交车时我就将这本小册子放到车的座位上,我想有缘人会看到它的。我从中门下车,此时我看到司机也从中门下车,我一下紧张起来,想着司机可能看到了,于是加快了脚步赶快离开。后来我发现自己的“怕心”又起来了,同时也看到自己的正念似乎也没了。我为什么不发正念让他看不见呢?从而我向内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找到了自己的正念不足。平时还觉的自己挺不错呢,关键时刻为什么自己的正念就没了呢?说明自己修的还是不扎实,还得下功夫学法继续提高自己,继续修去人心。

今年过年前听说有一个地方出了点事。一同修对我说她什么资料都不要了,只要一份自己看的就行。事隔一天,另一同修又来说要把一些东西都收拾起来,暂停一段。我当时什么都没说,我想这些都是冲我来的,冲着我的人心来的。我当时想你们都这样,我怎么办?我开始向内找自己。我找到自己也有“怕心”时,突然我脑海中出现师父《洪吟二》中“念一正 恶就垮”的教诲。我一下明白了,关键时刻我们正念要足。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邪恶对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未来的神又能怎么样呢?平时我们老说“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关键时就要把它彻底否定了。师父《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就告诫我们:“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而此时此刻我们的心可不能动啊!过了几天这两位同修什么也不再提了,一如既往的仍然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救世人就要讲真相,一个人明白了大法及大法无辜受迫害的真相后,他就会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他也就能正确的择善而从。时间充足就面对面讲,时间紧就递上资料简要的讲,最起码让对方知道当前全民掀起的“三退”大潮,進一步讲清为什么要“三退”,怎么办“三退”等。先引起他去思考此问题。再遇到你或别的同修,他就会作出明智的选择。有一位邻居曾在上课时,发现一学生拿着一本《转法轮》,他随手一翻看到“真、善、忍”三个字,他就觉的很好。以后我又给送去《九评》等资料,最后他明白了真相毅然决然“三退”了。

长期没见面的老熟人我就直接登门拜访,一方面表示探望,更主要的是讲真相、劝三退。一次,带上礼品及真相资料去一位老朋友家。落座后寒暄几句,就言归正传,我们发着正念,这位朋友谈他老家的老同学步行十几里山路,给他讲真相让他一定记住一句话:“法轮大法好”。他的一位亲戚让他记住两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丈夫去先让他看MP4上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录像,再劝他“三退”。开始他有些不想退,后来我们讲:“这是大事,我们今天就是专为此事来的。”后来,他很快自己起名“三退”了。由此看来,一个人明智的选择,除个人的因素外,是由各种条件、环境因素促成的,如果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齐心协力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那我们救度的人将会更多。

一亲戚过年时,我给其一本《九评》,后来再没机会见面,九月初的一天亲戚家聚会,我想这是大好机会,可是人很多,我怎样找机会劝其赶快“三退”呢?正在这时我邻座的一位起身走开了,这时我的这位亲戚很快坐到我旁边来。我们寒暄了几句后,我不失时机的问他《九评》看完了没有。他说看完了。他也知道自己所在单位的一些腐败现象,他一定要退出这个邪党,但几次上大纪元网站上不去。我说那你起个名我找人帮你退了。他很快起了名做了“三退”。坐在我另一旁的一位亲戚媳妇,我告诉她这是一件大事,你一定要转告你的丈夫,赶快作出明智的选择,千万马虎不得。

不久前,有两个以前的熟人,十多年很少见面,最近他俩结伴来看我。我知道这都是有缘人,表面上是他们来看我,其实是师父将他们安排来,让他们来得救的。我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几句话就劝退了。人有明白的一面,但在当今这个生活的环境中有的人的本性被迷失了,这就需要以师父教给我们的法理去破除其心中的迷雾。

我和大家一道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三件事”,比起其他同修来我做的很不够,距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甚远,今后还要继续努力做好。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对每一个修炼者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越来越严。我们做事的心态和基点也显的更为重要。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必须符合法的要求,符合法的标准。我们一定要在法中修,在法中精進!愿我们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在救度众生中,稳健的走好最后修炼的路。

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