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老父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二零零六年一天的早晨,我突然接到远在吉林省的三哥打来的电话,说父亲(同修)病重,让我马上回去。

我赶回去看到骨瘦如柴的老父亲就问他:“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啊?”父亲有气无力的回答不知道。接着三哥向我讲了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老爸要上厕所,三哥扶着他走到外头上厕所,结果便的都是血,然后我爸就昏过去了,三哥吓得赶快抱起老人家就往屋里跑,把他放到炕上后,就喊:老爸!老爸!这时,老爸慢慢的苏醒过来了,脸色特别黄,口水都流出来了,过了两三个小时还是如此,并且每天只能用吸管喝一点奶,喝完后感觉上不来下不去的堵的很难受,看样子食道里长满了东西。大姐夫告诉老爸你得的是食道癌,很难治好了。家人都觉的八十二岁的老爸一点好的希望也没有了,才叫我回去见最后一面的。

我到家的第二天家人就为老人准备好了装老衣服等去世用的东西。在我的家乡有一风俗习惯,老人去世后首先烧女儿事先买的黄纸,我对大姐(同修)说:“咱不买纸,咱爸能好。”本着这一念,我每天坐在父亲身边给他念大法,因为老爸不识字,有外人的时候,我就讲真相。一有时间我们兄妹几人就发正念解体邪恶的迫害,有时他表现的很不理智,说:“我怎么还不死呀,快点让我死吧,我遭不了这个罪了。”见状我就象哄小孩似的对他说:“你这样不对呀,你修了快十年了,咱不能老这样,你这样师父多难过啊,咱得跟师父堂堂正正的回家,你没想一想你为什么会这样啊?向内找一找,找到就好了。”

我一念法,我三嫂(常人)就不高兴,可是又说不出来不让我念法,就找茬和我三哥吵架。没过两天我大嫂(常人)来了,她直截了当的对我说:“你不能给他念了,老人都啥样了,你还给他念,念也好不了,就是能好也不允许你再给他念了,老人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也有份,我就没有时间,我要有时间就天天来看着你。”第二天,我表哥来看我爸了,我大姐夫可害怕了,并说:“表哥是村委会的,曾经抓过大法弟子,你们快别学法了,愿意学回家再学,你没看三嫂对你们什么样?表哥是不是来抓你们来了?”我大姐说:“我的事你别管。”这一下我大姐夫更火了:我就不信还管不了你,就动手打我大姐。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时我老爸又难受了,一边哭一边说:“我咋还不死呀?让我死了吧。”面对如此的情景我也哭了,我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知道师父是多么的珍惜每一个弟子吗?你这样能对的起师父吗?”晚上我们兄妹几人坐到一起商量,不管邪恶怎么疯狂我们都不要怕,我们就做我们应该做的,这不只是老爸在过关,同时是对咱们的一次考验,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到整点就发正念。这时我还想起《明慧周刊》里一位同修的一句话:就是抬也要把同修抬出来。决不能让邪恶得逞,与此同时我们也得向内找自己,咱们的环境为什么会这样啊,我们平时信师信法到底信到什么程度啊?

渐渐的,老爸的病情有些好转,看他心态好的时候就和他谈,往法上引导他。

终于有一天他说:“我也找自己了,没找到,我也想做好,做的堂堂正正的。”又过了两天,我又跟他说:“你这两天怎么样啊?如果你向内找要找到了很快就好了。”老爸长叹一声说:“我还是没找到哇。”说着说着我眼前一亮,我说:“找不到就不找了,咱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决不允许它们来迫害。”就这样老爸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精心呵护下,能坐起来了,能炼静功了,我们兄妹几人还继续坚持给父亲发正念、念法。父亲一点点的有了正念,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父亲奇迹般的能下地上外边溜达去了。

乡亲们目睹了大法的神奇,都对大法有了正念,周围的环境也变好了。

[编注:希望作者的父亲加强学法,坚定正念,不辜负师父的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