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魔难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近期,我突然出现了“急症”,心情紧张、害怕。最初还有正念,能记取以往的教训,坚持学法炼功,正念除恶。可是,由于我信师信法的正念不坚定,邪恶黑手就加紧钻空子迫害,随着疼痛的加剧,我把这场邪恶的迫害,误认为是“疾病”,于是就动摇了,迷失了,邪悟了。

一:在《洛杉矶市讲法》中,师父解答学员提问中说:“说有的时候我是真的正念不足,真的也挺不住了,这怎么办?那你就去吧,(众笑)是的。(笑)那就去医院好了。”对此我邪悟到:我现在“症状”如此“严重”,自己又排除不了,也应去医院缓解一下。无形中就歪曲了师父的本意。

二:《转法轮》七十七页中说:“给你弄多了,你承受不住,吃苦吃得太大你就不能修了。”我邪悟到:我现在痛苦难忍,无法做三件事,应先到医院排除病痛,才能做三件事。师父在这里指的是有的弟子给人治病,给自己往身上整那些黑色的业力,弄多了承受不住,就不能修了。我不仅抹煞了这些,还把邪恶的迫害视为“病痛”,要靠常人的医院去解决,完全掉到常人之中。

三:在以上邪悟的基础上,我又進一步邪悟到:邪恶与病灶里应外合,相互勾结,共同为祸。那么,我就正念除邪恶,手术除“病变”,这样才能健康的做好三件事。把邪恶钻空子迫害,人为的分为里外两部份,为自己接受手术治疗制造借口。

同修说我这些都是邪悟,我一时还清醒不了。同修说我这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我说,不是我不信师不信法,而是我还没有修到那么高,心的容量不够,剧痛难忍,不用手术解除病痛,就无法平静,什么也干不了。实际上等于放弃修炼,向邪恶妥协。

就在我准备手术的时候,身体出现了“意外的症状”,用药无效或起反作用,使手术无法進行,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大夫们感到非常奇怪。这时我才逐渐清醒,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特别是在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利用我的漏洞下毒手要我命时,师父保护了我,促使我猛醒。

我让家人把情况告诉其他同修,请他们帮助我分析,如果我是邪悟,我立即归正,即使疼痛使我脱去这张人皮,我也不手术,不用药,坚决出院。同修们认为,这是黑手烂鬼的迫害,不是病,师父的点化已经很明白了,本来就不应该到医院来。

我认识到自己错了,立即要求出院。第二天,出院回到家中,继续坚持做三件事,静心学法炼功,向内找,提高心性,在法上认识问题,疼痛基本消失。再加上同修们发正念帮助我,一周后,疼痛全部消失,一切正常。

教训太深刻了。反思这件事情的全过程,我有以下体悟。

1、为什么动摇?怎样才能坚定不移?

真修者无病。“我们这里不练气,低层次上这些东西不需要你练了,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炼功和真正修炼的,特别是这种状态,它不会导致有病的。”在《转法轮》中,这方面的论述比较多,我都知道,有些还能背下来。可是在“剧痛”面前,在“疼痛”有增无减的情况下,没有去掉的怕心和七情六欲,在黑手乱神的操控下疯狂起来了,它们迷惑和操纵着我歪曲法理,在法中找“理由”,认为情况特殊,放弃过关。

在魔难面前要能头脑清醒,金刚不动,就必须在做三件事中,修去自己的一切执著和欲望,这种东西若存在,它们就会把自己和宇宙特性隔绝开,一遇到问题,它们就活跃起来,并在黑手乱神的支配下,难以觉察的动摇着自己的正信。若彻底去掉了这些东西,提高了心性,自己就会和大法溶合在一起,没有间隔,宇宙特性就直接在自己身上反映出来,直接和自己的身体沟通起来,就能从内心认识到法。

“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这种坚定和正信,根本不同于常人的坚强和信心,不是常人强为出来的,而是大法弟子修炼自己、提高心性和层次的自然结果,是心自明,心自坚,心自信。“他们对大法的坚信是从理性上认识而坚信的,而不是什么因素给人起作用造成的。”“而大法弟子的正信是神的状态,是对真理的理悟而造成的,是修好的一面的神的状态,决不是什么外在因素能起作用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有了这些认识以后,在做三件事中,在学法中,我注意寻找自己的根本执著,注重修去自己的怕心、私心、有求之心、生死之念、嫉妒心、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等等,心性提高了,正念也坚定了。“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绝对的真理。”(《转法轮》)

2.、为什么疼痛不减?怎样去“疼痛”之心?

越疼越怕,越怕越疼,恶性循环,就急于求成,“一味的在求,结果适得其反。”(《转法轮》)发正念,心难平静,炼功站不稳,立坐不安,疼痛迫使我原地跑步。我反复背诵大法,也不见效,心更焦急,正念渐失,疼痛加重。疼痛不减,除了怕心和焦急心坏事之外,还因为我完全陷入了事中、矛盾中。尽管我也知道要去掉怕心,不要焦急,要正念强(实际上并没有做到),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快速摆脱痛苦,这本身就是一颗很强的执著心,放下这颗执著心,从事中跳出来,从矛盾中退出来,就会顿感轻松,充满正念,发正念就起大作用。

我体悟到,感觉疼痛,其实也是一种人心,一种执著。有什么样的难受,就有什么样的人心和业力。越疼痛,相应的执著心就越重。首先要去掉“疼痛”这颗心,这是根本,也是向内找,修自己。“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转法轮》)

在去“疼痛”之心的过程中,要有大忍之心,要能吃苦中之苦,无论疼痛多么剧烈,持续时间有多长,绝对不可向邪恶转化。“如果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这样就一定会去掉这颗心,再加上正念除恶,身上的疼痛也就消失了。如果不去掉“疼痛”这颗心以及相关的其它人心,而只是为了摆脱“疼痛”而发正念、背诵法,其实都是向外求、向外找,那么发正念、背诵法这样的最神圣的事也就沦为常人的手段了,效果就不佳,更何况我带着观念在学法,掺着人心发正念,抱着怕心去怕心,这怎么会有效果呢?

剧痛时,本能的只想着如何摆脱疼痛,向外求,而不是想着先放下“疼痛”这颗心以及相应的其它人心,再正念除恶,这是常人与修炼者的根本区别。正念除恶,也不是在“急于求成”或带有“气恨”的心态下的清除,这是人心,不是正念,除不了恶。放下一切人心,在清静中除恶,才威力无穷。

3.、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魔难?怎样否定旧势力制造的魔难?

家族病史、B超检查的结果、平时的“症状”、偶然的“犯病”、亲朋好友和医生反反复复的“好言相劝”等等,这些旧势力所周密安排的内容,使我形成了有这种“病”的观念。随着学法,虽然认为这是旧势力的因素所造成的假相,不承认它,可是由于我修炼大法不够勇猛精進,在思想深处还是有疑虑、有阴影。这疑虑实际上是对大法不够坚信的表现,造成不够坚信的根源,是因为思想深处的名利情还严重存在,是名利情把大法的万丈光芒和我的心间隔开了。黑手乱神抓住这个漏洞,就能为所欲为,于是魔难来临了。面对魔难,应全盘否定。

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旧宇宙的法理也是不允许的。如果真能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这魔难就不存在。我也否定了,为什么不很灵验?我是先承认了魔难,然后才否定,就是在承认的前提下否定,不是全盘否定,是掺杂着怕心和其它人心的否定,不是正念否定,所以就不大灵验。真正的否定完全不同于常人的否定,是放下一切人心的否定,是大法弟子神的状态。只要有执著心,黑手乱神就可以钻空子迫害,同时抓住执著心就能让你承认迫害,故无一切人心、执著心就是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当我逐步这样做三件事时,否定旧势力的效果就日益显示出来了。

以上三点体会,归根到底,就是在正法修炼的不同阶段和层次中,在做三件事中,遇到任何问题,都要绝对的向内找,无条件的修心性,不断提高层次,在法上认识法,严格用大法标准要求自己,就能走好最后这段神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