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大法信念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

病中有幸得法

我是九六年冬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当时,年轻轻的我病的身心疲惫不堪,有生命到了尽头的感觉,整天躺在病床上输液,看着一滴一滴的药液往血管里流。那时我因怕被风吹着而躺在床上不出门,可冰冷的液体就必须往身体里送。这样,连续输了二十三天液体,我身体冷的发抖,脸色发青。

就在我痛苦难耐之时,丈夫将《转法轮》宝书请到了家中。开始我还以为是一本一般的书,也不以为然,直到躺在床上的第二十三天,我半睡半醒之间听到他念书,越听越顺耳,就叫他大声念给我听。我被书中的法理所折服,心胸开阔了许多,一下子就激起了我要修炼的念头,当天就下床了,第二天我俩就到县城郊区的一家大法学员家跟着学炼了四套动功,虽然当时是第一次炼功,动作生疏,但在回来的路上身体感到非常舒服,这更增强了我修炼的念头。不久就找到了炼功音乐,就跟着炼功。同时还看到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就这样,我走進大法的修炼之中,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强壮,脸色红润,都说我好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走出邪恶强加的魔难

正当我享受着大法恩泽滋润之时,邪恶的疯狂迫害开始了,魔难接踵而来。首先是地方上的邪党之徒用办洗脑班的方式对大法弟子進行无休止的迫害,家里老人的打骂,单位还要逼着让表态,等等。当时压力实在太大,叫人感到就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学法不深,对大法只是停留在感性上的认识,没有从理性上制止对大法的迫害,无形中加大了魔难。丈夫被家人赶出家门,上访过程中被特务绑架,非法关入看守所。这期间对我的迫害也是很大的,家人三天两头要逼我走,给我无理造谣,丈夫家的所有亲戚不和我打招呼,公婆长期谩骂,不管有人无人,经常出手打,有一次将我打的很严重,额头肿的老高,眼圈发紫,我在娘家住了一个多月,心灵受了很大的伤害。

在这过程中,由于心灵的触发,我加大了学法的力度,保证了每天一讲的学法,甚至有时三天就学完一遍《转法轮》,其他讲法也经常看,还尽量帮助那些被邪恶吓怕了不敢再学的同修。看到有的同修连师父的经文都不敢接时,我暗自痛哭,有想不通的感觉,好的一点是,虽然我们这儿有点偏僻,但在同修们的努力下,师父新的讲法几乎都有。

通过学法大家对大法的认识越来越深刻,对师父更加坚信了。由于当时新的经文没地方复印,我们只好手抄,逐渐对正法有了些认识,与此同时,炼功也不间断,即使炼一遍或者是一套。就这样,通过扎实的学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摔摔打打的走出了邪恶强加给我们的魔难。

跟上正法進程

在经受了重重魔难后,通过得法前后的对比和冷静的思考,在师父正法洪势下,毅然加入了证实法的行列,首先向身边的人讲邪恶对大法的造谣是为了它们的利益,揭露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虚假宣传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向公安局及政法委讲真相,要求释放我丈夫和其他同修,说明他们对大法弟子的关押是非法的。

在这过程中,始终体现出对大法是否坚信的考验,当正念足,放下一切,堂堂正正的找它们时,邪恶总是胆怯的,说什么它们还能听一点;在正念不足时,邪恶还威胁吓唬我,有时还引起与它们的争论,根本就无法达到救人的目地。

在我丈夫被非法劳教期满时,我独自到劳教所去接,当时邪恶还很猖狂,家人认为我不可能将他接回,我正念很强,从法中悟到旧势力的迫害,我们是坚决否定的,我很顺利的将丈夫接了回来。到家后,地方上的恶人还想对他加以迫害,我们都用正念抵制了它们的邪恶计划。丈夫到家后,家里的环境也有了一些改善,通过讲真相,家人对大法也有了一定的认识。

在有了真相资料后,我们当地的正法形势有了新的進展,在同修们的帮助和密切配合下,由不敢发放真相资料到大量发放,救度了更多的世人,这时真有一种“助师世间行”的感觉。我经常以师父的经文《正念正行》来勉励自己,同时通过学法增强了自己的正念,使自己能够清醒理智的跟上正法進程。虽然有时候确实做的不太好,但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使我磕磕碰碰的走到了今天,一路都有师父的慈悲点悟和呵护。

正念显神威

去年我公开退出了邪恶的党组织。当时压力很大,整整折腾了我将近一个月,领导经常找我谈话,说我工作如何如何的好等一些话,我告诉他们,退出这一组织是我认真考虑过的,是我的自由选择。他们经常把大法跟退党联系到一起,那时还不知退党趋势,由于怕心,我吞吞吐吐的表达不出我的真意,给我退出邪恶组织增加了一定的难度,他们还把这事给捅到上级去了,一个要好的同事在旁边听说后赶快打电话告诉我,要我注意安全。但这更坚定了我退出恶党的念头。当天晚上作了一个梦,梦见路边有许多绿色的小蛇,有的已死,有的半死,对它们我没有一丝的怕心,从路边爬上去,走到一块大田里,当我搬开一块石头时,一下子飞出了四只大毒蜂,它们在我头上飞着要咬我,我很害怕,两手抱住头往前跑,嘴里不停的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突然我大声喊了两声“师父”,一下子四只毒蜂没有了。醒来后回想确实是师尊帮我清除了邪魔的迫害。第二天,他们又找我谈话时,我告诉他们,就是因为恶党对我及家人的迫害太过份了才决定退出的。坚定的正念一出,他们无可奈何的答应了我的要求。从那以后,我彻底摆脱了共产邪灵的控制,心境变的明亮了。通过这事使我真正体悟到了师尊洪大的慈悲看护。

记的有一次,与一同修到较远的地方去发真相资料,赶到那儿时,正好是中午,我们离开县城找了一个僻静的树林坐下休息,等天黑后发资料,我们背法、整点发正念,傍晚时分突然刮起了大风,雷声震天,开始下雨了,这时我们发出强大的正念,今晚不能下雨,千万不能让我们丢掉救度世人的一次机会。通过这几年的修炼,我们体会到,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内,通过发正念,雷声越来越小,雨也停了,风还继续刮着,我们冻的发抖,便开始炼功,炼完四套动功后身体暖和了许多。这时天也黑了下来,我们发了一阵正念后就分头去发放资料。发完资料,我们碰头时已是午夜两点,找不到住宿的地方,就往回家的路上步行,一路写着大法好的标语,实在走不动了就在路旁边的地上躺下休息一会儿,就这样走了一夜。到早上六点时,我们拦了一辆车,这时雨下的大了,步行不太方便,坐到车上时,司机告诉我们,“我跑了好几趟,一直看见你们在行走。”我悟到师父时刻就在我们身边呵护着。

最近一个时期,我放松了学法,炼功也没跟上,求安逸之心滋生蔓延,身体状况也不太好,整天愁眉苦脸,在单位上矛盾也多,几乎失去了精進的意志。这时,在同修的提醒和帮助下,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又开始精進起来了。在这里我郑重的向帮助我的同修说声“谢谢”!我体会到一个修炼者如果离开了大法,就等于失去了活着的意义。我要以此为戒,坚定对大法的信念,紧跟正法的進程,助师正法,决不辜负师尊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殷切期望,勇猛精進,以了洪誓大愿。

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