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坚强的走上救度众生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

一.修炼的美好经历

我是一九九七年底开始修炼大法的。我的大姐先学大法,她总是有什么好东西都给我,有什么好事先让我知道,事事处处都体现出她是一个好人。她是九六年开始学大法,并且告诉我法轮功是宇宙大法,和以往的气功不同,让我跟着学。我嘴上哼哈答应着,心里却讥笑她:“下岗了,没事儿做,在填补心灵的空虚。”有一次大姐来我家给我带来一本《转法轮》。让我不要只看前面或只看后面,一定要从头至尾的通读一遍,你就会明白这是一本什么书。我听了大姐的话,通读了一遍《转法轮》。明白了我人生路上许多不得其解的问题,明白了人可以通过修炼来超脱生死轮回的苦海。《转法轮》是一部上天的梯子。于是我踏上了修炼的路。

我的身体很健康,没有什么病,我是凭着一颗要返本归真的心走入大法的。没有要治病或者什么的执著心,所以修起来很快,也很精進。每天除去正常的工作时间,还有生活时间,其余时间都用在学法炼功上,五套功法早上炼一遍,晚上炼一遍,每周都去广场洪法炼功,生活上时时处处都用“真、善、忍”三个字来要求自己,虽然有苦,有困难,但精神生活的快慰和大法的神奇带给我的是幸福。

在修炼的初期,我的元神就能离体,经常在似睡非睡的状态下飞出去,去过很多地方。那种飞翔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有一次,去了大海,湛蓝的海中间有一个高高的、立陡立陡的山崖,很突兀的样子,山崖的上面是一个很幽静的地方。别有一番景象,那里山清水秀,环境幽雅,空气清新,小桥流水,花香扑鼻,鸟儿低唱,满池的荷花在风中摇曳,含苞待放的花苞上停着蜻蜓,荷花池旁父教子读书,母纺纱织布,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我站在海边上非常向往那个地方,想去又没有船,即使有了船到了山崖下面,那么高那么陡的地方也是万难上去的,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只能远远的望着。这让我悟到修炼是严肃的,只有自己不断的去掉不好的东西,精進实修,不断的升华,提高自己,使自己达到那个境界的标准,才能去那么美好的境界,才能存在于那个美好的境界。

还有一次,我在梦中看到师父的法身来到我家,高大的身躯,穿着袈裟,站在我面前。看到师父的一刹那,不知为什么一股热流涌上心头,我嘴里喊着“师父”,眼里流着热泪、张开双臂扑向师父,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冲击着我。师父洪大的慈悲包容着我。随后我感觉有一种火箭发射升空前的强大的推动力,在往起托我,把我托到半空中,我心里想:“我圆满了,师父来接我了,孩子怎么办?”这么一想,我从空中“噗”的落到了地上(当时孩子只有五岁)。醒来后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对儿女亲情的执著心太重。

“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任何一个小小的执著都会阻碍圆满。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明白了,人类社会是个充满情的世界,常人都是泡在情中,修炼者是要做超常人,去掉情后,取而代之的慈悲。

二.大法使我坚强的面对生活中的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非法镇压那段日子里,我就象被人抽去骨头,没有精神,天塌下来一样,这就好比父母遭到诽谤的孩子的感受是一样的。心里非常难过,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一定是它们搞错了。当时的电视、报纸、广播是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污蔑,弥天大谎蒙蔽了全中国的老百姓。后来家里发生了种种事故,做常人的丈夫受不了疾病的折磨,跳楼自杀,只三十六岁。这些事丝毫没有影响我修大法的信念,我看到了人世的无常,更增强了我修炼的决心,我自信没有什么能动摇我精進的意志。大姐说我越挫越勇,反而更坚定了。我说这都是师父在加持我。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亲人,得一回人身不容易,而且自杀罪重,对年轻生命的惋惜之余,我也体会到了修炼的苦,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债,师父已经给承担了,仅剩这一点点,还这么大,这么难过。同时也体会到了师父的苦和师父的无量慈悲。众多的大法弟子师父都要承担他们的大部份的业债,难以想象师父的承受该有多大。作为弟子,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来洗净,还要把我们往高层次带,无论怎么做,我们也是难报师恩的。

物质上的苦干扰不了我,而精神上的苦是很难承受的,中年丧夫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大的不幸。如果不是学了大法,那段日子我真不知道怎么度过。大法给了我正念和坚强的意志。

师父说过大法弟子不能欠着债而圆满。我卖掉房子,还上外债,大法弟子是不能给别人带来麻烦的。生活上的苦我是能忍受的,生活虽苦但精神是充实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因为我是在救度众生。

三.工作生活中证实大法 救度众生

为了生活我找了一份工作,在一个细木工厂打工,每月有六、七百元的收入。生活稳定了,我把精力都投入到救度众生上来。我每天大部份时间都在厂里,能接触的人也都是厂里的人,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事。我开始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的工友能接受,也说法轮功好,我就给他们护身符,厂里大部份的人都听了我的劝告,做了三退。在讲真相过程中,有个人很固执,我给他讲邪党迫害法轮功,劝他三退,他说他坚持做邪党的好儿女,还说我是家里发生的事受了刺激。很明显邪恶在障碍他,我家的事也严重的影响了我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也是邪恶的迫害,邪恶利用不同的形式迫害大法弟子。我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再和他讲真相,他欣然接受了。

晚上下班后出去发真相资料。刚开始发资料时很紧张,后来心想:我是在救度众生,这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是不应该有怕心的。随着正念的加强,心态也平稳了。我发资料的地方有超市的货架、自行车筐、门把手、平房的门缝里、奶箱、社区的信报箱、生意人的窗台、汽车的座位上,一次坐出租车,车上就司机一人,我想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就先对司机发正念。一会儿,司机先说话了:现在这世道真是变了,在道上跑了一天下来没挣多少钱,还要交各种税费,一个月下来挣的钱全交了费。这让老百姓怎么活呀?我就趁机给他讲恶党腐败,讲法轮功受迫害,讲天要灭中共的必然,讲抹兽记,三退保平安,他听后说:早就该退了,怎么退呀,都四十岁的人了,也没人管哪?我说:我可以帮你在网上退,你贵姓?他说姓李,我说:你记住,你就是用化名某某退的队。其实讲真相,劝三退也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难,只要用心去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众生在等着了解真相,在等着得救。

我在厂里的工作是往板纸上涂胶。涂胶机的原理是上面一个胶滚,下面一个胶滚,中间是三、五毫米的缝隙,板纸就是在上下两个胶滚的滚动下带出去同时涂上胶,是电动的。我在工作时,不小心把手带進了胶滚里,手指在两个胶滚中间碾压,我的头脑中一片空白,等我回过神来把开关关掉,把手抽出来时,时间已经过去十几秒。工友们都尖叫着围住了我,厂长过来问我: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我说:我是炼功人,不会有事的。边说边举起手,作了几个抓挠的动作,手真的没事儿。厂长说:你吓坏我了。以前也发生过胶滚碾手的事故,但是那个人的手连皮带肉都被胶滚扒掉了,手指骨都碾碎了,花了五万多,最后手还是没有保住,截肢了。“你的手竟连点血都没出,真是太神奇了。”我平静的对厂长说:我们学大法的人,都有师父保护,没事的儿。

事后,厂长怕我讹他,又是买药,又是要领我上医院,我说:厂长你放心,我们学法轮大法的是不会讹人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

师父在讲法中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如果我真的产生了要讹他的念头,那后果不堪设想。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作为一个修炼人,遇到任何问题,在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上,都能从法上出发,时时对照法,正念对待,这才是修炼人的应有的状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