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和自己竞赛的旅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我借此特别的机会向伟大的师尊问好,各位来宾以及全体大法弟子好!

百万征签活动已经结束,但我们救度众生的努力仍在持续蓬勃的進行中。象许多人一样,我感觉时间快速的飞逝。

向世人做百万征签,对我而言是困难、繁重及累人的事。直到现在,我一直未察觉到自己在征签工作中有些松散。然而在正法时期,时间过的很快,身为大法弟子的我们在完成必须做好的三件事:救度众生、修炼与发正念时,不应该松懈下来。

每次我想到我们的使命及其重要性,或是想到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的职责时,我感到不安。有时,我脑中会闪过怀疑的念头:“我够资格承担被赋予神圣使命的‘大法弟子’这个称号吗?”

这些念头来的快、去的也快,因为我悟到:如果师父给我这个机会在历史的这个时刻做一名“大法弟子”,那么我必然有对整体起到一定的作用。所以我必须在自己所在的层次,用自己的方式救度众生。因此,我的信心增强了,所有的限制瓦解了,在我前方的路也展开了,而我只须前行。感觉所有这一切时时刻刻都陪伴着我;另一方面,我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刻获得师父的帮助。师父一直鼓励我要坚定,就不会有任何迟疑,我也不必再怀疑自己完成使命的能力。

师父的加持

“是师父帮助了我!”在我修炼初期,我经常在集体交流时听到这句话。约五年前我第一次接触到法轮大法修炼时,我并不了解师父是如何帮助我们,半年后我亲自体验到了,那真是很奇妙经历。

那是发生在一个同组的学员建议我们一起成立一个真相点,就如同国内及其它地区的真相点。这个点子很吸引人,但同时也让我害怕,对我而言在当时要完成这项任务实在太艰巨了。不久后我理解到也悟到: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不是偶然的,我必须去做。从那一刻起我便开始计划如何成功的执行这个任务,我们选择的地点在政府中央办公大楼附近一条只许路人通行的街道上。我准备了两面展板:一个展示功法修炼,另外一个则是揭露迫害罪行。一个星期之后我们就走上街头了。

就如同其他人一样,开始的时候并不容易。我自己都感到有些困惑,以至于说服力不足。人们擦身而过,却不看我,对此我并不感到沮丧;相反的,我再度感受到师父的指引。突然间,我的态度改变了,我迎向民众并给他们一张传单。我听见自己很自然的和人们交谈,用适合每个谈话对像的语言去讲。同时,我的同修则在一旁做功法演示,吸引许多路过民众的注意。

从那天起,我们每次到了真相点上,都是同样的情况。人们带着好奇与关注向我们聚集而来,是我们的正念获得了师父的加持。只要我保持平静的心态,就能很轻易的讲清真相。民众不同的回应十分有趣并且令人鼓舞,例如:一名年轻女士表示:“我们终于在比尔舒华看见你们了,我之前在特拉维夫海边见到你们,你们为我们而来真是太好了。”

在真相点上人们并不觉的我很奇怪,反而是带着敬意,我感到做了正确的事。不管我在哪儿讲真相,人们的回应都是正面和支持的。民众不只一次的告诉我:“你们所做的是令人尊敬和高尚的事!”或是“做的好,”或是“希望有更多人能像你们一样”。

纸莲花

在我搭火车前往特拉维夫中领馆前值班的途中,我总是忙着做彩色的纸莲花。人们经常问我在做什么,我就利用机会讲真相,坐在我身旁的人或是有兴趣的人都会得到一朵纸莲花。民众很高兴拿到纸莲花并且表达同情之意,有些人还要求我教他们叠纸莲花。一名军人希望我能教他做纸莲花,他要为女朋友做一朵。令人惊讶的是这名军人是个木匠,他的手很粗糙,也不灵活;但我注意到当他在叠纸莲花时,双手是那么的柔软、温和。

在中领馆前值班时,我曾有过一次很不寻常的经验:一群高中生走出校门,看见我在摺纸莲花,几个学生走到我身旁停住并问我有关莲花的问题,然后又提出一些更深入的问题。我告诉他们莲花所象征的意义,并把主题延伸到“真、善、忍”;然后又如预期般的将话题带到对法轮功的迫害。

更多的学生加入围绕着我,其他人则站一旁边,还有些人站在“有利的位置”,开始向我和我的听众丢掷垃圾、袋子等东西。情况变的很不愉快,有些人争先恐后的作弄我们,向我们扔袋子或是夺取和我一起摺花学生手中的纸张及莲花。接下来所发生的事超乎寻常。在干扰开始前我正向部份同学讲真相,其中一位对“真、善、忍”有较深刻的了解,当另一名同学抢了他的纸莲花时,他看着我的眼睛说:“我明白真、善、忍是什么。”所以他对同学的举动不予回应。

我走向抢花的那位同学,给了他一朵纸莲花,我告诉这位学生其他跟着我学的同学都已经会摺莲花了,他们可以教他怎么做。然后我回到和我一起折莲花的同学身边问他是否明白刚刚发生的事。

他回答:“是的,那就是你先前告诉我们善与忍的考验,我并没有和那位同学争,我对他的行为感到可怜与难过。”

当时的情况很复杂、激烈,还出现了负面和不好的行为,但是我依然保持着祥和的心态,而我身边的人也都受到影响。最后紧张和激烈的气氛缓和下来,变的圆满与和谐。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向民众做百万征签的活动中,或是人权圣火的传递过程。有一回,我和一位同修来到比尔舒华的一个比赛现场,对参与活动群众展开人权圣火的征签,人们的反应令人感到很意外。有一大群军人参加比赛,对我而言这是向他们讲真相的最好时机。军人们非常合作,他们拿着征签书,一个接着一个传递下去,每个人都向下一位说明这场迫害以及在请愿书上签名的重要性。这些年轻人很同情受迫害的中国人民,那是一次很成功也很有力的讲真相体验。

在讲真相的活动中,我投入很大的精力,但是潜在的力量一直在补充我的能量。我再度体验到这种美好的感觉。

之前我已经写过一篇有关在讲真相活动中,我所获得民众回馈的交流文章,所以就不再重复说明。更重要的,我想说的是在向人们讲真相时,我能够感受到民众带给我的力量。许多人从我这儿得知这场残酷的迫害,我知道他们都将得救。

除了救度世人的伟大与重要之外,我必须承认如果没有发自内在的改变,我无法完成我所做的事,我无法走出去面对大众;我也没有办法向这么多带着不同理解的人交谈,或是用迫害真相去触动他们的心。是师父指引着我、加持我,更重要的是帮助我改变,去同化宇宙““真、善、忍””法理。

在这些经验中,我学习到首先要对自己慈悲,不过于苛求自己,在过程中随自己的本质自然而行。我降低自己对完美要求的标准,去除自己将事情复杂化的执著,凡事总有更進步的空间。家人也都觉察到我的改变,因此我获得先生与女儿的支持,在我走向圆满的路上给予协助。

今日反观自己,我看见一个全新的人,感觉自己更祥和、轻松及自信,能够将事情看轻看淡。我必须经过这个历程才能达到向广大及不同民众讲真相的目地,就象跟自己讲真相一般,把自己所知道的真相告诉世人。

这是伟大的师尊所赐予我最好的礼物与最大的殊荣。

(第六届以色列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