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师父为我打开的路前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以色列以及全球大法弟子好、各位来宾好!

身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一项荣耀,这项荣耀使我从高层次看待生命以及领会生命的意义,这和以前有着相当的不同,也是我从未有过的经历。

身为大法弟子,使我改变了过去的生活型态,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我的变化反映在从年幼开始即养成的整个观念与想法的彻底改变,以及深植在我内心深处的错误念头。

每一次,当从我的口中跳出来一个字或我所表现出来的某种行为时,而且是与现在我所理解的大法不一致时,我都会抓住这个机会特别注意,并且放下执著予以归正,我已明白,最好是立刻归正每一件事,否则同样的事情会持续以各种不同的形式出现,直到我去掉执著。

在每个人一生中的每一阶段所达成的某种成就与观念,会影响着那个人并且深植在那人的心中,因此每个人的生活都被这个观念左右着,不是跟着走就是反对它,而大法弟子是完全不同的。

我认为修炼可以使人们向内找,并且因此渐渐的明白李洪志师父给我们的大法是如此的洪大与殊胜。我相当感激我能够有着这份荣耀,能得到大法并且明白大法,即使只是大法中的小小一部份。

即使只是小小的一部份,但我了解大法的每个字都是真理。我所必须做的就是学法、听法以及尽快的实践大法。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缘,我明白,以我这个年纪,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改变我的整个生命,包括生理的以及心理方面的变化,这是何等荣幸啊。

例如,每天我都发现我的身体功能的转变,而且事实上,我已忘了病痛的感觉、要去找另一种药物的感觉、为了健康要去慢跑的想法、或者要去吃健康食品的想法。简言之,就是忘记了要去找寻外在解决方案的想法。身为大法弟子,我确实经历了各种不同的阶段,有魔难及苦难,使我难以过关。然而,当魔难过去时,我了解到我所经历的魔难只是为了让我提升,并且使我的身体愈来愈净化。

与各位分享一件小事情。为了更新我的驾照,我必须通过视力测验。我找眼科医师做检查,当他检查我的眼睛时,他说:“哇!你的两只眼睛都有白内障,你必须立刻接受手术。”我笑着回答:“真的吗。你可能需要再做一次检查,因为我看的非常清楚,而且有时候我甚至忘了戴眼镜,没有眼镜我反而看的更清楚!”检查完毕后他说:“你确实看的很清楚,因此我在医疗表格上填写你在驾驶时不需要借助眼镜。”我向他道谢,并且告诉他因为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使我获得这些好处。

之后,我到诊疗所领取医师的正式证明,那位医师问我:“你怎么那么久没来做检查?”接着他立刻检查我的血压,并且惊讶的表示:“好极了!好极了!像你这样年纪的女士,这真让人难以相信!”他告诉护士我的令人讶异的血压状况。当然我向他们俩位讲真相

在这个快速推進的正法时期,我没有时间想自己,也不感到有必要想自己。我想我的年纪(大于七十岁)以及我一生的经历已造就了今天的我。我的优先目标是全心奉献给法轮大法,遵循大法。我相信在这个特殊的正法时期,能与师父在一起,意味着我们的使命及责任是洪大的。

我想与各位分享我成为以色列法轮大法佛学会一员的经过。

当我到以色列参加我孙子的Bar Mizva的十三岁成年庆典时,我只想在以色列待一个月或一个半月就回美国,因为在美国我已花了四个月时间参与成立纽约大法佛学会的过程。

在我抵达以色列后不久,一位以色列大法弟子问我要不要参加以色列大法佛学会的会议,看看当时的情况。我说我会参加、去瞧一瞧,但没有任何有关我必须去参加的想法,或者迫于我的允诺而必须参加的想法。最后我被要求在大法佛学会中承担一员的角色。

在前六个月,我一直希望这个角色是暂时的,我一直有只要使事情走上常轨就好的想法。因此,每次在我准备回纽约时,就会有人问我,我都是根据这个想法回答。然而这不是师父为我安排的路,每件事都是顺其自然的发生了,剩下的就是历史了。

根据我现在的理解,身为一个长期的,而不只是短时间项目的协调人,首先我必须要具有高度的宽容和忍让,我开始学习如何割舍我个人的主见,这不是件小事,它需要坚持不懈才能做到,不过它是可以做到的,我尽我所能去聆听别人的意见,尤其是同修的意见,用一颗只想要为别人好,而不为私的心。在不同的项目上与许多同修一起工作后,我学到了许多事:虽然对我来说,同修们似乎每个人都不同,对他们认识似乎也有不同──真正的不同是我的心造成的──这颗心是否为之所动,毫无疑问,师父已经给我最好的修炼法门,修炼「真、善、忍」与提高我的心性。

在《精進要旨》的「负责人也是修炼人」经文中,师父说:「我为什么专为你们写这一篇,因为你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直接影响到学员。自己修的好,会把那一地区的法洪扬的好,学员们会修的更好,否则会败坏法。」去年,大法佛学会比前几年担负起更多带头的角色,特别是关于某些事情,象神韵晚会、美展、法会等大型活动、媒体等等,因为我也象其他同修一样是个修炼人,不同只在于我想要承担更多责任的意愿,我首先必须坚定、勤奋与坚持的学法,做师父要我们每个人去做的三件事情。

这需要一个长时间的实践过程,每一天我学到一些或处理一个新的挑战,有时事情的发生和变化来的象一场风暴那么快,有时候事情進行的比较顺利。经历所有这些事情后,我知道当一个协调人的角色首先最重要的是保持一个平静的心,去倾听,为法负责的去做,以及最大限度的溶于法中。

在《精進要旨》的「溶于法中」中,师父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路是非常的窄,只要有一点点偏向自私或个人私欲,可能造成我人的一面主导我,而导致产生矛盾,并且使我无法做事。

事实上,我看到每一位同修身上反映出我修炼的情况,如果我不能接受同修所说所做的事,那问题一定是存在于我身上,所以我必须明白并清除它,向内找和不断的倾听其他同修意见,帮助我做出更多正确的与和谐的决定。我悟到,身为一个协调人的角色中,特别当遇到大的问题,包含着许多子题和细节时,我不应该自己去做,我的责任是看大的、全局的事情,让更多人参与,确定每件事都有人管,而没有一件事遗漏。在《精進要旨二》〈路〉这篇经文中,师父提到「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

过去这些年我参与的项目之一就是担任「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代表,在许多修炼人的善念及良好合作下,几个月间我们透过调查团的百万征签活动向四万人讲清真相。签署的人包括以色列国会议员、教授、犹太教牧师、阿拉伯酋长、律师、教师、会计师、作家、音乐家等。在这项活动之前的几年,只有二万八千人签署我们的请愿书。

我相信我们必须利用目前所拥有的新请愿书,专心致力于持续的讲清真相。当真相调查团的征签活动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截止时,我必须将国际报告送给以色列总统,并且亲自交给某些以色列政府官员。当我向总统、以色列国会议长女士,及其他政府官员提出要求时,并未得到任何回应。但当我们在国会前游行结束时,来了一位国会议员拉比•麦可•马契尔(Rabi Michael Malchior)。当他演说时,我理解到这是我把报告送给他,并要求他转送给总统的机会。我急忙从我的皮包中取出报告,这时他已结束演讲,正要离去。我利用这一刻拿起麦克风,说出我的姓名及职位,以及说明我是真相调查团的代表。我请他是否能好心的以我的名义,将国际报告送给总统。他很乐意接受,并说总统也许应该带着这份报告前往中国。至于国会议长,我最后邮寄这份报告,而且她的办公室证实她已经读了这份报告。

四天后,我打电话给马契尔的国会助理,以确定报告是否已经送给总统。我很惊讶听到助理以愤怒的口气回答,我记得他说:「什么?所有您说的都不是事实,我读了国务院的报告,没有盗取器官。我读了尤里•比尼斯(Uri Pinnes,一位协助中国共产党的大学教授)报告所写的,不象是您所说的那样,我们不会将报告送给总统。」

我的心仍然平静,并对他讲真相。当我问他问题时,他提到「他们」,这说明了他的态度转变的原因,也许他正巧在我打电话前收到材料。谈话结束前他比较平静,并说他会考虑是否将他所收到的材料送给国会议员。我两天后打电话给他,他说话的语气好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当我问他是否报告已经送给总统,他回答说:「我会确实查证一下」,但我没得到任何答案。

在接下来的星期四,我一如往常与另一名同修一起到一个高科技区域分送报纸。我带着那位国会议员的电话号码并同时确认他的家中电话号码,我想要在他的助理短暂离开回来前与他交谈。中午前我想起来我的这些打算,并且选择拨他家的电话号码。令我讶异的是,是他亲自接听了电话并且说他到那里开会而且有人在等着他开会,他说他已将那篇报告交给了总统,但他相信总统不会采取任何动作。我们的短暂交谈是热络的,而他还告诉我他发现他的父亲(也叫拉比),曾参加在丹麦的集会。这就是缘份,没有偶然的事。

八月三日,当我正在阅读来自真相调查团协调人的电子邮件时,我得知在加拿大的真相调查团办了一场成功的活动,吸引很多媒体做报导。因此,每个国家都决定也要办集会活动。我瞬间感到责任重大,要在三天内组织一场集会活动?凭我一个人?可行吗?接着一阵静默。我问自己:“是的,这是对的事,而且应该现在就要做,要在京奥前抓住这个机会。”我拿起电话,打给媒体协调人,告诉他:“这是我们必须做的事,但我甚至不知道这场集会的代表人是谁。”我最后明白了我应该去问真相调查团的协调人。当我打电话给她时,她说集会的代表人应该是真相调查团,并使其可以运用京奥的议题。我感谢她,并且开始行动。首先我们需要来自警方的集会以及使用扩音器的许可授权,并且找到公众人士来致词。我找另一名同修帮忙,他又找其他同修一起连络公众人士。我请其他同修选择新的标志及句子,以便在集会中使用,向民众及媒体传达这场集会的信息。我们规划新闻发布稿并且送到媒体,同时我们通知在以色列的同修,以利他们邀请其他人参加。第一次,在新闻稿下方的署名是真相调查团代表的名字,也就是我的名字。

所有事都井然有序的快速進行,并且在八月六日我们在中使馆前举办了这场集会,参加人员包括某些地位崇高的人士,而且媒体报导的热络成度是前所未有的,获得民众的广大支持。对我而言,这是身为协调人的一次深刻经验,而且由于是集会组织者,要连络许多媒体并且接受采访。在集会期间有数名同修随时支援不足的地方。

在集会结束后我单独留下来,回顾事情如何能快速的做完,我感谢师父,为我们安排这一切,而且我们只要跟上师父安排的路走就可以了,只要给师父一个承诺就好了。大法弟子以一个整体来做事,是不会有矛盾的,我们可以抓住这个机会救度更多的众生。要写下这个心得是不容易的。开始的时候,好象我没有什么可分享的心得,因为每件事都是片断的,并且已忘记了。但当我开始着手写时,我发现不仅从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我也明白了我的心的容量加大了,更能慈悲众生,我为了他们来到这里。

谢谢以色列同修的支持与协助,感谢各位成为我修炼中的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第六届以色列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