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报纸科学版编辑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慈悲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生性安静,谦虚,所以非常惊讶自己成了报纸一版的编辑。但是当我回顾我的经历,包括我修炼前的经历,我意识到这根本不是突然发生的,它是一步一步形成的,而且在师父的关注下,每一步后都会让我去掉一个小的执著。

在得法前我做过一些荒唐的事。我也无法理解我为什么要追随它们。我曾经不休的寻找真正的修炼之路。同时我也读了很多热门的科学书,因为在一个阶段我希望能从中找到答案。我曾坚持读很多英语的科学书,以便提高我的英语,尽可能达到流利的英语阅读水平。

当我得法时,我立即非常清楚的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但是我又觉的很难认同近来几篇以讲真相为重点的文章。我想我的名字,拉开法特(Rakefet),在希伯来文中是仙客来花,也有一定的含义。就象仙客来花一样,我总是能找到藏身的岩石。

我不想去见其他的以色列大法弟子也是间接的让我止步不前、不去讲真相的障碍。因为我知道自己还没有达到标准,但是那段时间我所能做的就是翻译很多在当地法轮功新闻网页上的文章。

差不多两年半后,我一直没有突破自己的障碍,但是我有了丰富的翻译经验,这为我后来成为文字编辑作了准备。

同时,尽管我有这些不便,我还是坚持学师父在迫害开始后的经文。渐渐的,我认识到了讲真相的重要性。我的理解越来越清楚,直到有一天我认识到我的障碍正是来源于我自己。我看到我的私心阻挡了我为我的邻居以及在以色列北部的居民们提供被救度的机会。仅仅是因为私。更何况我是当时在以色列北部唯一的大法弟子。

当我开始厌烦这些障碍的时候,我感到就象坐了快车一样的快速提高,就象脚铐被拿掉了一样。因此,在两年半没有修炼的方向,并避免和其他同修联系后,我成功的跨出了一小步。从那时起我很高兴在我不多的空闲时间,出门去面对面的讲真相。(因为我要照看孩子,还有全职的工作。)

因为我有翻译的经验,所以当以色列弟子准备出版报纸时,我就成了翻译、校对和编辑的合适人选。我也渐渐的接过了这些工作。当我们在分配谁负责哪个版面时,我感到自己和科学版颇有些渊源。所以当我被分配作科学版的校读时,我并不惊讶。而且我直觉感到我还会为这一版投入更多。

差不多在一年三个月后,我自己拿了更多的任务,包括以色列法轮功新闻网页的编辑工作。每当我接受这些任务时都有一个过程。在一开始我接受新任务的时候,看上去都超过了我的承受量。但是我感到这是我应该做的,是我修炼路上的一部份。所以我投入其中,并同时修炼自己。编辑法轮大法新闻对我而言是个挑战,但是现在已经得以解决了。

一天,我突然有强烈的感觉,我下一个任务将是为报纸的科学版写文章。我告诉自己:“不要着急,一切都会按部就班的发生。”这是看上去不能完成的任务,甚至有些疯狂,我怎么能够成功呢?所以我会让事情自己发生,没有必要去人为的加快这一切。

第二天我得知科学版的编辑要离开这个位置了,因为她接受了其他的版面。砰!就如一块大石竖在我面前。这次就象上次一样,我有一种强烈的不能胜任的感觉。但是虽然在当时看来非常疯狂,我还是觉的我能做到。止步不前只能浪费时间,不如我这就开始工作。

带着怀疑我告诉报纸的主编我将尽力给按照报纸出版的要求给科学版写文章──每两周一篇。这本身就象是跳入深水之中,更不用说担忧引起的大浪,而这或许是不必要的。

给报纸写文章让我发现了自己追求完美的执著。甚至在选择文章的主题上也让我难以决定,因为既要完整又要有吸引力。我给自己的写作设下了障碍,因为我总是觉的文章看上去不够好,我无法对此满意。

然而我的第二篇文章提前完成了,而且没有任何时间上的压力。随之我能感受到在写作时有无形的指导,让我知道在什么地方加上一些相关的评论可以拓宽读者的思路。现在很多人都受到常规科学的限制,而我们的报纸让读者对人生,对宇宙能有一个更宽,更新的观点。那些值得加上观点的地方会被明显指出,以便让文章更完整,更适合我们的报纸。这个情况从我开始写报道就有,我理解只有当我足够的同化法,有足够的正念,那些隐蔽的因素会指引我实现目标。我理解只有有正念时,那些文章几乎可以自动写成。我只需开放自己,并接受帮助,就会达到目标。但是大多数时候,什么在阻止我接受这一切呢?

在几个月里,我还是没有放下追求完美的执著,同时也有一些关于报纸的问题。由于同一些和我有同样执著心的同修和合作者共事,还有(观看)一些家庭剧让我不得不看到这一执著。最后就象以前一样,我又有了受够了这个执著的状态。突然间,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如何在我生活的很多方面阻止我。我自己给自己加重了负担,就象带着一张很多任务和标准的单子前行。因此我的心也经常因自己能力、对任务的完成成度而大喜大悲,起起落落。

追求完美也反映到我自我挑剔的习惯中。我的家人,特别是我丈夫和我们的女儿特别象我。在很长一段时间,这也影响到我外出讲真相,当我外出讲真相时,一切都好,但是当和我周围的人讲真相时,我始终有障碍。我的追求完美让我很难去和那些和我有因缘关系的人讲真相,这种情况有让我为自己感到羞愧。

从那时起我尽力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作时,但宁可做一些无为的事。我希望我没有夸大这种态度,而松懈很多。我只是强调,重要的是以非常纯净的心态去完成每件事,无求,而且处于一种开放,愿意接受任何帮助的状态中。有很多因素在帮助我们珍贵的报纸成为最好的报纸,并用最好的方法实现他的目标。但是这一切只有在我们同化法,并不受干扰的接受指引的情况下实现。

在配偶不修炼的情况下修炼。当我得法时,我已经结婚,并有一个小女儿。所以修炼的过程必须和我们每天的家庭生活融合在一起。这样的方法适合我,因为我天生就是保守派。然而我的路和我的先生非常有关系。当事情搞砸时,是因为我太热心或者走了极端了。总的来说我试着去支持我先生的志向,并允许他自由的做他愿意做的事,所以自然而然,他也非常合作。他对我的修炼和我花很多小时作大法及为报纸工作没有意见。看上去有时似乎我对他的想法和志向有太多的放任了,但这是我目前的理解。我试着打开心胸去接受他和他的梦想,只要这没有影响我修炼的進程,或者没有影响我的任务。

这只是我目前的理解,我将非常感激如果同修能够指出我的不当之处。


(第六届以色列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