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色列协调人权圣火传递中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

师父好!大家好!

去年决定人权圣火也将在以色列传递。在交流对这件事的理解后,我们最后达成的结论是,这是历史的一刻,一生也只有这么一次的事件,所以我们应该办理这次史无前例的重大活动。有很多同修自愿参与筹备工作,我则自愿担任协调人。

约在预定日期前的三个月,我们第一次交流对这个活动的认识,就出现了互有冲突的意见,以及对这项活动的本质及如何進行都有不同的理解。最后,我们决定举办一场大型的集会,邀请著名的乐团及歌手参加。目地是举办大型活动,一个前所未有的讲真相的大型活动。

我们开始向社会上各阶层的人散发电话简讯及电子邮件,我们搜集相当多的个人与组织的地址,并且向他们讲真相。在这个过程中,有许多参与这个活动的学员打破了他们之前有的障碍,而且成功的向各部门的、尚未获得真相的人讲真相。虽然有这些努力,但在一个月后,我们仍无法安排任何艺术家或知名人士来表演或演讲,也无法对活动地点及传递路线达成共识。

此外,过去我们与人权组织及媒体之间发生的问题,也在这时造成负作用,并且干扰我们的协调工作。

我们在取得举办活动的许可方面也遭遇许多困难及干扰。但在另一方面,有相当多的常人自愿加入提供协助,如公关办公室、制片人、电影导演及广告办公室等。某些人有意提供免费协助或收取些许费用。

然而学员对如何运用这些常人提供的协助,产生很大的歧见,并且花了很多时间与精力在解决这个歧见。每一项决定都引发争论及争吵,而且几乎总是有学员觉的我们正在犯错。同修间的争论及负面意见变的很严重,因此造成很大的干扰。协调人与同修间的缺乏互信,阻碍我们之间的沟通,许多资讯无法传达所有学员,从而造成更多的愤怒及误会。在某些时候,争论变的很激烈,而且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时间愈来愈逼近,而且我们学法的时间也愈来愈少。许多协调人的电脑都出了问题,电话失常、某些学员及协调人的家里环境变的紧张。我想借此机会向曾因本次活动对你不善的同修表达歉意。

尽管如此,我在某些事的协调虽然做的很好,工作顺利的推展,许多知名的艺术家都答应亲莅集会现场并且提供表演,在以色列的各宗教人士也都同意公开签署请愿文件,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们最后终于找到适当的演说者,媒体的报导也有改善,而我们也开始着手市政厅的借用程序。约在活动前二周,所有事都依计划進行着,進入最后的细节阶段。

在集会前几天,天气开始变坏,据媒体报导,在活动当天将有今年以来最糟糕的暴风雨来临。我与大法佛学会的成员及某些协调人讨论,并且决定按计划進行。我们决定发正念排除干扰、否定邪恶。

在最后数天,我经历巨大的考验。当时我所承受的压力是强大的,许多同修对我生气,并且有时我发现难以忍受。电话不断,每天我必须将我的手机充电两次,我几乎找不到时间学法,而且愈多人找我、我反而愈觉的孤独。我所做的事都无济于事,在我生活中的各方面,我承受着许多干扰。

在集会活动当天的早上,天空是清澈的,在集会广场设置大型海报及许多旗子,在中央有一个大型舞台,整个场面令人印象深刻且壮观。在我抵达现场时,厚云开始在天空中聚集,而且间歇着下起雨来了。负责扩大器、灯光、安全工程师及警察的人向我施以很大的压力,要求因雨停止活动。某些艺术家及参与者开始取消他们的参与,而且即便暴风雨尚未开始,媒体的报导已使许多人无法来到现场。所有在现场的同修都开始发正念,每个人都感受到在空中有着巨大的正邪交战。在与其他协调人讨论后,我们决定无论如何都不能取消这场活动。

每次当雨停止且太阳露脸时,我都感到欢欣鼓舞,而每一次当太阳又被遮住时,我又感到心沉了。我觉的我在协调这次活动及证实大法方面没有做好,我心中为浪费庞大大法有限资源而感到懊恼。这是我无法形容的苦楚,我以强大的力量努力修心性及毫无条件的相信师父。在某些时刻,我决定完全依赖师父,并且顺其自然,放下我自认可以控制活动的错误观念,只有相信师父。

即使下着雨,活动仍如期开始,但规模远不如原先规划的规模。计划的细节几乎都没有实现,活动顺其自然的开始。所有演讲者都做了演说、主流媒体报导了这次活动、帮助许多人获知真相。正面效应出现了,社会各阶层的常人都决定提供援助,并且采取正面的立场。

活动过后,我感到很苦、很不愉快,原因是自己心里有许多执著。我认为活动之所以不成功是因为学员们彼此间缺乏信任、有太多的常人执著和情绪。我感觉自己无法相信其他学员,我在内心抱怨他们,我失去参与别的项目工作的意愿。我开始远离大家,将自己埋首在突然间变的很吃力的工作当中。我觉的自己的心受到伤害,好象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痛苦。这是一次很难过和危险的经验,当时我已经到了自己的忍耐极限,而退路看来却是那么样的海阔天空。

过了一阵子,我开始向内找,我理解到自己在压力下表现的像是常人社会中的普通领导。在没有人志愿帮忙时,我会用强制或是命令的方式来达到目地;当学员提到这个问题时,我认为他们不明白我的任务有多么困难,我还在心中责怪他们忙于指出我的缺点,而非修炼自己。我很生气自己不受到信任。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悟到,自己是要在那次活动中记取教训。我悟到自己经常忙于找别人的问题,而不是在面临困难时,花足够的时间向内找。我没有试着去修正自己,我没看见自己无法充份信任他人的事实。我明白了我是如何努力的在证实自己,如何受到他人对自己的观点所影响,如何强烈的执著于成功。在救度世人活动的背后,充满了太多的“我”。

我认识到自己的修炼状况是多么的脆弱,自己多么容易的在救度众生的神圣道路上走偏;同时我也理解到自己太依赖于借助神秘不可知的因素,而违反了事物的本质去行事。圣火传递活动时间安排在多雨的二月份,一开始我们的计划可以更有弹性,例如;在室内举办活动,或是为雨中活动预做准备。我认为只要我们正念足,一切都会很顺利。

我明白每位学员对活动协调者的角色有不同的看法。有些人认为协调人首先应该听取所有不同的意见,然后再决定该做些什么事;有些人认为每个特项目都应该有一名副协调人,总协调人只要依据整个计划架构去协助这些副协调人完成工作;有的则认为必须在共识下产生决策。事实上大家对于这个活动该不该有个组织层级或架构,都没有一致的看法。

我悟到,自己应该和其他学员坦白分享我不明白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说明我的困难点和没有人指导我的事实,然后再共同规划我们的行动方案。

虽然我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向内找,但我还是感觉自己很苦。很幸运的我参加了2008 年纽约法会。在师父的讲法中,我感觉到师父用手将我的痛苦去除了,只剩下一点让我去修。短短几秒的时间我就获得了解脱,我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善。我从未有过如此的体验,一种无条件的慈善、超越了人类的一切、没有烈士的自我牺牲、不求任何回报,也不需要言语,就是慈悲。我流下了眼泪。

我逐渐的能够处理好这些留下来让我修的一点点苦,这个过程让我变的更成熟。我悟到学员中一定会有不同的想法,重要的是不一定坚持要最好的想法,而是真正看清楚所提的想法是否能够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认为就是无限制、无条件的去支持所提的建议。如果我们能够这样共同去做,一颗心只有救度世人的愿望,师父就能让多数人得救,奇迹就会出现。

这段期间是非常珍贵的,人类的历史来到了神圣的时刻。当世人都在迷中,我们被赋予莫大的殊荣成为大法弟子、明白了真相。不论前方的道路有任何困难横阻或是有多大的魔难,我们要将救度众生摆放在证实自己之前。我们应该更明智与有效的利用这仅剩的时间。

今日的以色列大约有七百万人,没有其他人能够用希伯来语讲真相或是向普通民众去讲。向这些人讲清真相,尽全力救度他们是我们的职责,而我们只有几十个学员做这件事,他们也都忙于日常生活、家庭、工作与社会交往。这是十分艰巨、重大的任务,我们没有太多的资源和充裕的时间,如果浪费精力与时间在彼此的争执当中是很可惜的。还有这么多人等待着被救度。

幸运的是我们有师在、有法在,还有无数的神佛在协助我们。我们生在历史的这个时期,是该放下个人观念来协助及增强整体大法弟子的行动,以及真正相互配合的时候了。

非常感谢师父给我这个神圣的机会和无数次的协助,我会尽全力的修炼好自己。

谢谢大家,敬请不吝慈悲指正。

(第六届以色列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