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证实法 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迫害开初,我被送進洗脑班。有一个警察特别凶暴。他把我单独叫到一个房间,叫我坐下后就盯着我,看样子是要发火了。我把眼光对着他,始终抱着善意的微笑,一句话也不说。我想当时我的眼光一定是真诚的,因为心里很纯净。他也看着我,竟然也不说话。我看着他的眼神在奇怪的变化。就这样持续了大约一分钟,他把眼光移开了,完全没有凶像,只低声的说了两句话就让我回去了。

我每次出差,总要带上些真相册子和光盘。遇到有缘人就给他们。有一次我到异国出差,碰到一个老乡。他非常高兴见到中国人,我把一套真相光盘给他,让他了解历史。他看后非常激动,说简直是对他人生的一次大改变,他原本这一生就想多挣点钱,日子过好一点,根本没有想到国内有这样的事。他还退了团队,并把有关法轮功的资料带回去好好学。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四川大法学员,今年四十七岁,一九九八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迫害开始后,我们的修炼转入正法修炼时期。开始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在家里继续坚持学法修炼,通过学法和同修们切磋,大家就摸索做,后来知道了明白了师父讲的法,就越来越明确的做。师父说:“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要证实真善忍”(《走正路》)。经过这么多年的正法修炼,我体会到如果我们正念正行,就是我们的“念”是符合真善忍的,我们的“行”是符合真善忍的,那么在维护法、证实法的过程中就容易突破难关,就容易解体邪恶,就容易使人接受真相。下面就介绍我的一些体会。

一、正念正行维护法,解体凶暴警察的邪恶

在迫害开初,我被送進洗脑班,要求写所谓的“认识”。我当时想我们是修炼真善忍,是做好人的,对社会是百益而无一害的,怎么可以说是“×教”而镇压呢?他们要求写,我想作为大法修炼者应该按照师父讲的法,抱着善意给他们讲道理,证明大法如何好,不是“×教”。因此就写了一篇,把文章交给了值班警察。有一个警察特别凶暴,常常对同修大吼大叫。这个凶暴的警察看后把我单独叫到一个房间。当时我写完认识后心里很坦然,觉的做了一个大法修炼者应该做的事,我想今天无论你怎么吼,我也不动心。

進了房间,他叫我坐下后就盯着我,看样子是要发火了。我把眼光对着他,始终抱着善意的微笑,一句话也不说。我想当时我的眼光一定是真诚的,因为心里很纯净。他也看着我,竟然也不说话。我看着他的眼神在奇怪的变化。就这样持续了大约一分钟,他把眼光移开了,完全没有凶像,只低声的说了两句话就让我回去了。

后来我从洗脑班出来被送到派出所,这个警察也来派出所,看到了我,主动与我招呼,并祝贺说:你解脱了。这个警察当时给我的感觉是,我在洗脑班的那次正念正行解体了在背后控制他的邪恶。

二、正念正行進京上访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我由于一直不放弃修炼,单位书记让我写认识,试图“转化”我,我一篇又一篇的写,从各个角度证实大法如何的好。单位书记把我开除了党籍,停止了工作,在经济上也進行迫害。对他们这种无理的迫害我写了申诉材料,决定進京上访,要让中央领导了解真实情况。可是我要离开家,丈夫知道了肯定会阻拦,而且单位也会阻拦,因为那个时候我去北京是不允许的。就在我决定不下什么时候去时,丈夫突然来个电话说他马上出差。我想这是师父的安排,我应该去。我当时想的是快去快回,去北京把材料交了就回来。第二天我在路上给单位请了假,带上材料顺利去了北京,到北京当天去信访办把事情办完,当晚又坐车回家了。在信访办進出都有便衣盘查,但没有阻拦我。進去时便衣问我是不是法轮功,什么地方来的,我想也没想就回答了。他朝那群便衣喊了一句:××地方的法轮功来了一个。就没有理会我了。我出信访办时,那个便衣还奇怪的问:你怎么出来啦?我说:事情办完是该出来啊。他就说:那你赶快走。我这才看见信访办外边公路上停着两辆警车,就加快脚步离开了那里。过了有些后怕。

顺利回来,单位派出所也追问,我很诚实的将过程讲了,他们很震惊,但我的行为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他们作为正常上访没有再追究。

回想当时上访的过程,是做到了正念正行,符合了法,所以一切顺利,没有遭到迫害。首先上访理由是充份的,我受到不公正对待,事实摆在那儿,单位、派出所很清楚。师父说过:“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利。”(《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所以上访的念是正的。整个过程中没有怕心,心态纯正,很坦荡,并履行了请假手续,单位找不到理由处罚我,行的也正,所以邪恶也无法钻空子。

三、正念正行在监狱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我再次去北京天安门护法被抓,关進了监狱。在监狱里,我想我们大法弟子在哪儿都是好人,都要洪法,给常人展现大法的美好,做到真善忍,因此我一直抱着善心对待监狱里的犯人。有人没有足够的衣服,我将自己的给她穿;有人没有钱长期吃不到肉,我买来分给她吃;那些还很小的犯人我就给她们讲故事,讲做人的道理;有人生病了没法洗衣服,我帮她洗;有个少数民族的少女想学汉文我教她写字认字;有人对法轮功有兴趣,想了解想学,我将师父的《洪吟》〈做人〉等诗写给她们看。当时监室里有三十几个人,我与她们相处很好,她们中不少人读了师父《做人》的诗后都感到很受启发,她们说从来就不知做人有这样的道理。我在里面炼功背法,她们有些还跟着学。有几个小姑娘对我说,在外面她们以为法轮功不好,在这里看到我很理性,完全改变了她们对法轮功的看法。我在里面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也知道了那些宣传是假的,法轮功是冤枉的。她们不少人把我当成信赖的朋友,诉说她们的烦恼。

管监的警察知道了我在里面的表现,找我去谈话说,有你们法轮功在监室都好管。当然我也被个别人报告给警察说我在里面炼功,警察又找我去谈话,说有人告你炼功,既然告了就不得不管。我坦然告诉她炼功的好处。我说不炼不行,我长期有神经衰弱,头痛睡不好觉的毛病,吃药也不见好,炼了功就好了。特别是打坐,睡不好觉打打坐睡觉很香。警察说自己也长期睡不好觉,我告诉她回家试试炼功。她笑了,告诉我,你今后不要让她们认为你在炼功就行了。(意思就是说你在锻炼身体就行。)后来有些人就来告诉我,警察叫去问我是不是炼功了,她们有的说没炼,有的说跟她们一样活动活动,警察没有再找我的麻烦。

有一次晚上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已经睡着了,突然我被叫出去。有两个陌生的警察要找我谈话。他们拿出本子,准备记录。我原本是个很内向的人,笔头很好,但不善言辞。在维护法的过程中,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所以我都不知道怎么变的那么能说。他们想了解情况。我就谈了自己是怎么修炼的,引经据典的说了迫害法轮功将会怎么样,当时我看到他们开始想记,可后来就忘记记了,很注意的听我说。谈话可能近两个小时,最后他们说:我们原来不了解法轮功,现在了解了……,还说了一些话,大概是:我们没有记录,表示对我没有恶意,还受了教育等等一些话。

有一个因为贩毒可能将判重刑的人在里面很暴躁,很多人不敢惹她。她一直默默的观察了我很长时间,然后开始与我接近,这是她告诉我的。她想了解法轮功,我就给她讲真善忍和善恶有报的道理。她让我把记的法轮功的有些经文和《洪吟》诗词写到她的本子上,我就尽量的给她写。她常常就拿着本子学。她说我要早知道这些道理,我今天不会走到这一步。她非常懊悔的说自己是害人害己,如果能够出去,一定从新做人,要学法轮功。当时她能够认识到这点我很高兴,安慰她:只要有这个心,会有好结果的。可惜她后来因为贩毒数量太大,被判了死刑。我和另一个同修告诉她记住一定发愿来世修炼法轮功,她记住了,并把记录本全部塞進留下给家人的遗物包里。临刑前,她对我说,今生做坏事太大,也无颜面对丈夫和家人,只有以死还债,只是三个孩子放心不下。我告诉她:你放心走吧,我会关照他们。她走时竟然给大家唱了一首歌,显的很坚强。大家都流泪了。我想也许是她记住了法轮功,是大法给予她的力量。

后来我解除非法关押后没有忘记给她的许诺,联系上了她的孩子,把爱和关心带给他们,资助她们学费,让他们记住妈妈的教训,好好读书,一定做好人。他们觉的我比亲妈还关心他们,很感动。来看我时,我问他们是否看到妈妈遗留的笔记本,他们说看到了,我就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也把他们妈妈在狱中的情况特别是临刑前的懊悔告诉了他们,给了他们一些大法书,让他们常常记住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些孩子很懂道理,也记住了我告诉他们的话,现在已经完全摆脱因为妈妈的事情带给她们的创伤以及还常受歧视在学校挨骂的处境,学习成绩好,再也没有听到他们说别人怎么骂他们的话了。他们的亲戚朋友很多都知道法轮功好了。

四、正念正行讲真相救度世人

师父明确讲了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法以来,我坚持做好三件事,特别是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我摆正心态做,发挥自己的长处做,走到哪儿都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要劝三退救众生。

出差讲真相

我每次出差,总要带上些真相册子和光盘。遇到有缘人就给他们。有一次我到异国出差,碰到一个老乡。他非常高兴见到中国人,我把一套真相光盘给他,让他了解历史。他看后非常激动,说简直是对他人生的一次大改变,他原本这一生就想多挣点钱,日子过好一点,根本没有想到国内有这样的事。他还退了团队,并把有关法轮功的资料带回去好好学。他把我带的资料全要了,他说要送给其他朋友看。

装修房子讲真相

我买的一套新房子开始装修,我请了装修队。我想给我装修房子的人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首先是设计师与我先接触,我们在谈装修设计时,我给了他资料并给他讲真相,他退了团队;施工队长也给他退队;后来是木工進场我也给他们讲真相,水泥工進场我也给他们讲,劝三退,厨房安装师、洁具安装师、地板安装、灯具销售和安装人员等等全部人员几十个人,基本都劝退了,并给他们真相资料让他们了解真相。

工作场所讲真相

在工作中,与工作接触的同事我经常给些资料给他们看,也给他们讲三退,只要能够与我接触的人,我都有想让他们了解真相给他们三退的愿望,因为法中讲了,与你相遇的人都是有缘的,我们就是要救度有缘人。

给亲戚朋友讲真相

几乎所有的亲戚朋友,只要见的到的,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目前大部份都三退了。

三件事情还在继续做,救众生的责任还很重大。为了今后的路走稳走好,我也意识到必须学好法,在法理上提高,同时向内找,去掉人心,用法归正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去掉为私为我的心,达到新宇宙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标准,主动同化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才能更好的把三件事做好,完成好正法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使命。

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