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稳修炼中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早上,刚起床就觉的天旋地转,头晕的厉害,家人说我脸色很难看。我到院子里呕吐不止,就想:吐吐就好了。结果这一念不正,不但没好反而越吐越厉害了。一直吐到上午十点多,才悟到不对,什么「吐吐就好了」?应该「信师信法就好了」。悟到后马上不晕不吐了。

因为我的工作特点,接触同修很多。有时同修出事了,家人担心,害怕他们供出我来。但我从不把同修往坏处想,都是师父的弟子,肯定能把握好的,只给他们加正念。有个被非法劳教的同修,出来后,对我说:「在里面时,我几次想跟邪恶说出你名字来,可话到嘴边时,脑子里总是出现师父的话「要为别人着想」,话自然就打住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替我挡住了。当我们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会为我们做。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五年,由于一位朋友多次到我家洪法,我们就向她借了一本《转法轮》。我丈夫看过一遍后,连声说好,称赞书中写的都是真理。因为觉的好,我们就自己请了一本,丈夫极力的推荐给我看。我当时没往心里去,只是想让丈夫学(丈夫也没坚持学),所以就把这事放在脑后了。

一、步入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二月,快过农历新年了,我带孩子去朋友(大法弟子)家玩儿。孩子睡了,同修就给我放师父讲法带听,我越听越爱听,越听越觉的师父说的在理,觉的这个师父太不一般了。直到带子全部听完,孩子才醒来。后来才悟到是师父的苦心安排让我得法。朋友看我那么愿听,就告诉我读《转法轮》和听讲法带的效果是一样的,我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找出搁置了好几年的《转法轮》看,从此再也没有放下。

最初半年,我只是在家读书,没有炼功。同修知道后,热心的告诉我,光学法不炼功,不改变本体。于是我请来《大圆满法》,自己学会动作,并找同修帮我纠正动作。因为孩子小,一直未去炼功点炼功。

一九九九年六月,我们市区的炼功点开始遭到邪党职能部门的干扰与破坏,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架势。看到这种情形后,我很着急,心想,我是大法的一员,也应该加上我的一份力量。就是这朴实的维护大法的一念,促使我加入到公园炼功点的晨炼行列。

第二次去炼功点,做两侧抱轮时,师父就给我打开了天目,我发现在场所有大法弟子的身体都是金光闪闪的,而且是耀眼的亮。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过了几天炼功时,自行车被骚扰我们的邪恶之徒抢去了。一开始我想不要了,炼功人不是讲「舍」吗?接着想,是自己的东西为什么不要?那不是纵容他们做恶吗?当场我就把车子要了回来。当时还不懂的这是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只是觉的应该要回来。又一次,集体炼功打坐,邪恶在我们耳边放高音喇叭干扰,那天放的是歌曲「常回家看看」。我想,回家就永远不回来了。打了一个小时的坐,哭了一个小时。

二、在日常生活中平稳证实大法

我在炼功点才炼了短短二十九天,“七•二零”邪党对大法的非法镇压就全面开始了。刚刚步入修炼的我失去了集体修炼环境,当时看到的听到的全是对大法的污蔑和诽谤。我悟到既然自己是大法中的一员,就应该维护大法,澄清事实真相,证实大法是正确的。

二零零零年,当时看到有同修开始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我就去老学员家要资料发,因为我是新学员,同修不放心,没有给我。但我坚持要做,我央求她说「不要紧,你给我点吧,我会小心的,发完了我回来再给你说说。」当时也没悟到是救度众生,就是想去证实大法。从此一直坚持发真相资料,特别是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间,三天两头去同修家拿资料,几乎天天出去发,从不间断。后来好多人都说我瘦了,我才发现自己确实脸小了一圈,称了称,掉了十斤肉。我觉的这个状态不对,这不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吗?当悟到后,很快就胖了,恢复到原来的体重,而且讲真相也越做越稳了。

一次早上四点多钟出去贴不干胶,贴完后急着赶回家炼功,就往家跑,神奇的是两脚象不沾地似的不由自主的跑,风在耳边“呼呼”响,就象飞一样快,简直不可思议,回到家,没耽误炼功。

有天晚上我步行带小儿子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走到一居民区,做完天不早了,孩子睡着了。我儿子很胖,五岁的孩子体重得有四、五十斤。一开始用人心衡量,孩子睡了这可怎么办?离家还有好几里路。空手走都挺累的,别说抱着睡着的孩子了。可转念想:这点苦算什么,救度世人再苦也值得。结果抱着孩子很轻松的回了家,这是我没想到的。

我从心里感激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和加持,知道这是法的威力展现。实际上当我们的心性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时,大法的神奇就会给我们展现出来。下面是几例顺利过关的神奇经历,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记的得法之初,有天晚饭吃鱼时,我不小心将鱼刺卡在嗓子眼儿里,很难受。开始我动的是人念,咬了两口馒头,喝口水,想把它带下去,但失败了。后又想:「我是炼功人,你呆在那儿吧,我不怕你。」随后就觉的鱼刺象翻跟头似的,波浪似的而且很舒服的翻到了舌尖上。这真是大法的神奇。

有一次发正念时,突然咳嗽不止,怎么也停不下来。我知道这是邪恶害怕被铲除,干扰我发正念,我在心里说:「我是神,你别来侮辱神!」刚想完,咳嗽立即停下。

还有一回,小便部位疼,从娘家回来的路上,自行车都几乎不能骑。就想先歪着坐吧。再一想,不对,我是大法弟子,不能以这种形像展示给人。「疼」是好事,「疼」是人走向神的过程,心性到位,疼痛感马上消失了。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早上,刚起床就觉的天旋地转,头晕的厉害,家人说我脸色很难看。我到院子里呕吐不止,就想:吐吐就好了。结果这一念不正,不但没好反而越吐越厉害了。一直吐到上午十点多,才悟到不对,什么「吐吐就好了」?应该「信师信法就好了」。悟到马上不晕了,不吐了。

其实修炼中这样的神奇事数不胜数,这不过是其中的几件罢了。

三、承担本区协调工作

二零零零年下半年,我开始向老学员要资料发,最初只是拿回我跟我嫂子(同修)用的。二零零一年春开始,有同修和我商量,让我去拿我们这一片同修所用的资料,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从此,风雨无阻坚持去取资料。同时协调小范围的证实法工作。

二零零三年,我们区接资料的周转点(当时大资料点每次都把资料送来)负责全区好几百同修的资料供给工作,责任重大。因负责同修有特殊情况,需换一换周转点和协调人。原来的负责人认为我各方面条件合适,就跟我交流此事,我很痛快接受下来。因为我的工作特点,接触的同修很多。有时同修出事了,家人担心,害怕他们供出我来。但我从不把同修往坏处想,都是师父的弟子,肯定能把握好的,只给他们加正念。有个被非法劳教的同修,出来后,对我说:「在里面时,我几次想跟邪恶说出你名字来,可话到嘴边时,脑子里总是出现师父的话「要为别人着想」,话自然就打住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替我挡住了。当我们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会为我们做。

那时大资料点供应资料很及时也很多,有时每周开车送两次资料到我家,本区同修每周多次到我家取资料。家人很害怕,心理压力很大,更为我担心。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启发他们的正念。告诉他们别想那些不好的,凡事往好处想。而且我们是做最神圣的事,没有什么可怕的。跟他们讲的多了,渐渐的家人也理解了。

因为经常有同修到家来,我们的邻居都知道。可我心态平稳,正的场完全制约了他们。大资料点的同修考虑到安全问题,多次提出更换周转点,因为没有找出合适地点,所以一直在我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证实法工作直到今天还在我们家平稳的运行着。

因为我周围几个退休的同修很热心做证实法工作,为了减轻大资料点的压力,我们又承担起资料点的装订工作。大约从二零零三年起,大资料点只供给我们半成品,我们负责几百人的所有资料的排页、装订工作,地点是在我家。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问世,我们又开始装订《九评》。装订《九评》可不象别的那么简单,既要排好页又要裁好边,需要多道工序,很是费事费力。特别是用刀裁这道工序,很费力,而且得用巧劲儿。起初是一个年轻男同修裁,后来他有事不能坚持,我的丈夫就主动帮我们,最后换上我。因为裁纸量大,刀用坏了,就等同修来修。我想,一个得了癌症的病人,修大法都好了,那为大法做事的工具不也是超常的吗,肯定还能用,结果一试,它果真自己好了。

二零零四年底,随着《九评》的问世,小资料点也遍地开花了,我家又成了万花丛中的一朵。

我们区先后成立了多个小资料点,在救度众生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四、用心开创良好的家庭修炼环境

自从修炼了大法,我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管是在社会上还是在家庭中,从不放松自己。我认为只有做到真、善、忍,才是真正的尊师敬法。当你真能做到时,你会感到是那么的轻松与美妙。正象师父所说:「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因为我们按法的标准做了,法就能改变一切。特别是在家庭中,不少同修经常忘记自己的真正角色,被亲情所累,没有把家人当众生对待,在家人面前忽视了证实法,人为的给自己修炼制造了障碍。

邪党一开始镇压法轮功,本来支持我修炼的家人迫于压力,不让我学炼了。我心里坚定的想,家里你们说了算,但是修炼我自己说了算,谁也阻挡不了我。不管形势如何变化,也动摇不了我的心。当家人看到身边同修被迫害死时,因为害怕更反对我炼了。我想,人活着就有一死,我把命交给师父交给大法,就听师父安排吧。

起初我没有面对面的给家人讲真相,只是在心里想,当时觉的说出来好象跟他们争斗似的。在生活上我多关心他们,凡事宽容、忍让,事事体现一个大法弟子的风貌,因为我们平常的表现就是很好的真相。有一次,丈夫给他父亲买了一条高档烟,我嘴上说他不会买,其实是心里不平衡:给他父亲买这么贵的东西,怎么没给我父亲买?所以说话中口气自然也不对头,他不高兴了。过后我一想,不对啊,这不是妒嫉心和利益心在作怪吗,这是大法弟子的作风吗?认识到后我马上给他道歉:「这事是我不对了,我没有按大法的要求做,请你原谅。」

自从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我觉的应该给家人讲明白真相了,他们是更应得救的众生啊!慢慢的他们也能听我讲了。特别是明白自焚真相后,家里来人还帮我讲。

有一次,丈夫突然用一种怀疑的口气问我:咱家的收入和支出怎么好象对不上号?是不是你捐钱给法轮功了?起初我想隐瞒实情。转念想,为什么要隐瞒?怕他知道发火。这不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心吗?再说堂堂正正用自己的收入证实法有什么错呢?应该给他讲清了。就微笑着说:「你想想看,一个不修炼的常人每年得去几次医院?吃多少药,花多少钱?我从修炼以来,身体棒棒的,不用吃药,不用打针,而且我勤俭过日子,又给咱家节省下多少钱?从我省出的钱中拿出一点来救度众生,这不是积德行善的大好事吗?你放心,我们修炼人按师父的要求做,在哪里也得是个好人,更何况在家里,我不会乱花钱,家里的日子会安排好的。如果你还不放心的话,你的工资你自己拿着,每月的开支用我的收入就行了。」他听我说的很诚恳,也表示理解了。从此再也没有过问过钱的事。

因为逐渐明白了真相,家人也受益了。我的小儿子从很小就和我一起出去做真相,孩子有时感冒发烧,我一般不给孩子吃药。而且孩子还做证实法救人的事情。我丈夫发现我的做法后,不理解,他就骂我。他骂的时候,我就是不动心。每次孩子发高烧,说好就好了,这种情况有多次。他也观察到了这一点,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不再骂了。

二零零一年春天的一个晚上,丈夫感觉心脏不好受,他要去医院。我说你念「法轮大法好」就行,不用去医院。他坚持要去。我让他一路上念「大法好」,结果到医院什么也没查出来。他不放心,又去了心脏病医院,医院把所有的医疗设备、仪器都用了个遍也没查出病来,然后又让他上跑步机上跑,接着查,还是没事。连院长(他的朋友)都说:你这个身体真好。回家后他说,真信服了大法。从此后丈夫再也没吃过药,没去过医院。

有一次,本市大资料点几个同修来我家,正好碰上我们一家人在外屋吃午饭,刚吃了一半,我把同修让到里屋,摆好饭桌,我出来端菜,因为今天买了炸肉,我悄声问丈夫:「你吃的差不多了吧,我把炸肉端進去吧。」丈夫一听不高兴了,说还没吃饱,我就没勉强他。

同修走后,我没有指责丈夫的小气,只是耐心的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修道人走路走的又渴又累,刚好路过一家农户,一位妇人正在院里采摘梨子。修道人走上前向妇人讨要梨子解渴,妇人从筐里挑了一个又大又水灵的梨子恭恭敬敬的递给修道人,并对修道人说:「您快吃吧,别让我婆婆看见就行了。」因为她的善举,后来这位妇人家得了大福报。后来家里只要来了同修,如果赶上吃饭时间,丈夫都会主动出去买肉买菜招待他们。

《九评》发表后,因我们主动承担下装订《九评》的工作,丈夫对《九评》不理解。我给他讲了江泽民迫害大法的罪恶,讲到了中共邪党的罪恶。他有时不爱听,发火,甚至打我,但我不动心,而是耐心给他讲,他终于明白了,并退出了邪党,并且主动要帮我们裁《九评》。有一次,为赶做一批《九评》,工作到很晚,后来我们都睡下了,他一个人做到半夜一点。终于在二零零七年六月,他走入大法修炼的行列。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变了,家人就变了。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了,法会改变一切,大法的威力就会展现出来。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