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最有意义的几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由于乙同修来我家一次很麻烦,乘车不方便。为了减轻同修的压力、自己能够尽快得到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以便跟上正法的進程,我大胆的设想要是我能上明慧网就好了。根据当时的条件,我想上明慧网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家里根本没有电脑,电脑知识、上网技术一点不懂,电脑也只是在电视里见到过,连明慧网的网址是什么也不知道,况且当时更不知道我们村哪一天才可以装宽带。

但是,我想上明慧网的愿望很强烈且坚定,师父就看我有这个正念,便为我提供了一切所需的便利条件。在整个达到我愿望的过程中处处都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安排。……最近,我又学会了“邮件群发”的方法……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尽管我是个各方面都很差劲的弟子,但大法也同样给我带来了无限的美好、师父也为我操碎了心。我在不长时间的大法修炼中提高了许多、得到了许多、净化了许多,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现将这几年的部份事情与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们共同切磋提高。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家在农村,一九九三年生了一种病,逐渐的导致我全身瘫痪、完全不能自理。一九九九年六月份,我得了法,刚开始完全是想治病。得法时只能看书,动作无法炼,并且身上疼痛难忍。学法后,看到大法的书上都是教人怎样做好人、以及做个好人对自己、对别人、对社会都有好处,我被病痛长期折磨而偏激、扭曲、极端的心态逐渐得到缓和,疼痛也比原来减轻了许多。

一、消减病业,大法显神奇

我得法后不长时间,邪恶就开始了迫害。我们地区得法的人不多,由于怕被迫害,很多人或主动或被动的放弃了学法。我们村没有同修,我又不能出门,帮我得法的人(同修甲)家住另外的城市,很长时间联系不上,我只能在家看《转法轮》以及其他几本大法的书。听到电视上的污蔑造谣心里很茫然。由于得不到任何的大法的信息,我就象断了线的风筝,再加上不能炼动作、学法时也是抱着很强的“治病心”在看书,所以当时效果不很明显。虽然知道大法很正、很好,由于诸多执着心的干扰,慢慢的我也放弃了学法。

二零零一年初,我将大法的书籍与师父的法像都收了起来,不再学法了,又开始“无拘无束”的放纵自己了。到处买药吃,看电视、看闲书,为所欲为。这一放,就是两年多。刚开始不学法时还觉的挺“自由”,时间一长总觉的有点失落,觉的人生没有了目标,内心深处很痛苦。就在二零零三年的下半年,我又将自己收起来了的大法书籍与师父法像请了出来,又开始独自一人在家学法看书。当时还是没有大法与同修甲的一点消息,我一个人就有时多学、有时少看,根本谈不上精進,更不知道什么是“三件事”、“正法弟子的责任”。

尽管我是很松懈的学法,大法也显出了神奇的效果:止痛的药越用越少疼痛还日渐减轻,到后来干脆止痛药一点都不吃了,身上却也一点不再痛了。真是神奇极了!以前我吃了止痛药身上还疼的不行,一天不吃止痛药就晚上痛的睡不了觉、白天痛的吃不下饭,整天动弹不了。自从学法后的这几年,我不但没吃一颗止痛药身上也不痛,连感冒也没有过一次。以前我体质弱,每年都要重感冒一、二次。看到变化,全家人都认为大法太好太神奇了。

更神奇的事是发生在去年的十一月,一天我吃完午饭感到胃子酸,晚饭时不想吃,只吃了一点点。坐在椅子上很难受,头发昏,胃往上泛酸水,直想吐。我以前胃就很不好,又吃过很多药,胃不能受一点凉、不能吃一点冷的,经常会痛会吐。以前胃一泛酸我就吃药,如今无论胃怎样泛酸我都挺住坚决不吃一颗药,我知道我胃部的业力很大,是师父在给我消业。

胃泛过一阵酸后就吐酸水,吐的很难受。妈妈吓坏了,强烈要求我赶快到医院检查治疗,我说:“你放心,我有大法保护绝不会有事,是师父在给我消业。”就这样天天吐,其中有十天我没吃一颗米、也几乎没怎么喝水,人虽瘦了一些但仍然很有精神,根本不象一个几天没吃饭的人。妈妈也觉的很奇怪,邻居看了我如此有精神后不敢相信:一般人三天不吃就软了,也没有精神,你十天不吃一粒米也不挂一滴水还如此有精神,除了稍瘦些以外一点也看不出来,真是神了!我告诉他们:这都是大法的神奇法力!妈妈也说:“这次你要好起来,我就彻底的信服大法了。”

在这大吐的期间,我稍有气力就看书学法发正念,我坚信师父丝毫不动摇,面对这次病业的症状(就象常人所说的“癌症”),我一点也不害怕,就是难受的成度我觉的到了我的承受极限。就在不能吃一颗米的第十天,我对着师父的法像求师父:师父,求您把我的这次业力分开来消吧,我实在承受不了了。果然,我便慢慢的好起来了,不怎么再吐了,也能慢慢的吃一点点易消化的东西了。在后来的几个星期内,我又特别难受的大吐了三次(每次相隔五天到一星期),但要比那“十天”内的难受成度轻多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看我痛苦,真的将我此次的业力分开来给我消了,真的是无言表达师父对我的浩荡佛恩与洪大慈悲。

一个多月后,我完全好了,没有吃半粒药,而且气色、胃口、身体都比原来更好了。家人、邻居、亲戚朋友都再一次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更加相信真相、信服大法了。我也不断的将此事讲给不知道的人听,以自己的切身体会讲真相,常人也更容易接受相信。


二、圆容家庭,亲人得大法

我一开始学功是为了治病,家人都比较支持。迫害发生后,由于我得法晚,邪恶没有找我麻烦,家人也不太反对我继续学法。在二零零五年三月,同修甲突然来到我家,其实是师父看我真想修炼,学法向上的心还比较坚定,于是派同修甲给我送来了一九九九年以后部份师父的经文,还有好几本《明慧周刊》和一点真相资料,后来又给我送来一套《九评》书籍以及几张真相光盘(她还介绍我认识了一位本市同修乙)。我如获至宝,非常珍惜非常细致的看。那种沐浴大法的美好感觉真是难以表白,就象迷失已久的孩子找到了父母。我经常无名的流泪,明白了一切事故的缘由,知道了师父为我们为众生承受了无数的痛苦,我更加懂得了师父的伟大与慈悲!

刚得到新经文与真相资料,我对正法修炼不能深刻理解,在看到《明慧周刊》上有同修写到“现在救人要分秒必争”,我便“救人心切”的走了极端。我直接用手机打电话给不很熟悉的人,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后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结果在七月份的一天,公安局国保队的警察找到我家调查情况,还对我父母扬言:“要不是看你儿子残疾,就要把他带走了……”

这一来我父母可吓坏了,坚决反对我继续学法,我爸爸竟说了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清除操纵他的一切邪恶,一段时间后他平静了一些,并没有做损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事,但绝对不准我再学法。亲友们对大法也有埋怨了,邻居们更在背后各自议论。其实很多常人不敢接受大法真相,就是因为他们看到恶警对我们一次次的迫害,他们恐惧害怕,所以对我们及真相总是远远躲而避之。

那一阵对我而言真象天塌了一般,气氛十分紧张,学法环境也没了。我冷静的思考了一番,知道自己走了极端。我的一个“走极端”举动不但没能救到人,还间接的害了很多的人,真是后悔莫及。清醒了之后,我严肃的问自己:“还敢继续救人吗?”我在心里坚定的回答:“敢!而且一定要做下去。但是必须要理智、智慧、冷静、力所能及,否则不但救不了人还会在无意中毁了其他可度之人。”

于是我改变了急于求成的救人方式,随着学法的加深,我更懂的自身修为的重要性,我们必须要先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证实大法,真的是象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讲到的:“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时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要符合法,在家人及其他常人面前尽量做正,处处考虑别人、与人为善,时时先人后我、正念正行,充份展示出大法弟子纯正无私、大善大忍的风貌。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不急不躁,循序渐進的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去温和善意的讲,对方实在不接受时也不跟他们去强争硬辩,而是顺势绕过此话题找对方有兴趣的话题再進行沟通,顺着他的执著讲上一二,让对方感到我们温和可亲、善良可信。尽量不能让对方认为我们的话题除了“法轮功”还是讲“法轮功”。只有让常人觉的我们很正常很理智并且很有智慧,他们才会才愿意去相信我们所讲的真相。

由于我及时的归正了自己的言行,再加上大法在我身体上的神奇效果,并且救人的路走的比较正,比较智慧沉稳,所以我又逐渐的将家里的环境、村里的环境以及亲戚朋友间的关系都正了过来。大多数亲人都相信大法是好的、是正的,而且比以前更相信大法的真相。但仍有少数亲人比较顽固,对真相不怎么相信,更对“三退”一事很反感。

因为我身体缘故,跟他们接触的机会很少,并且我也深刻的感受到自己“人微言轻”。于是我便希望引导有缘的亲人使他们能够得法,当他们深入了解大法后与我共同证实大法效果会更好。我想要是我的父母能够得法就太好了,不但他们本人能够得到救度,还能促使其他亲人早点得法。可是我也知道要使他们走入修炼真的很难。

我很早就将《转法轮》给妈妈和妹妹看过,妹妹悟性很好,对大法认识也很好,修炼中的事她都相信,但就是懒于炼功和经常看书;妈妈知道大法很好很正,但就是悟性很差,对修炼中的理根本不相信,认为是“迷信”。她自己也说:“大法是很好,但我常人心放不下,并且也不太相信神佛,我炼不了。”我爸爸是个很有毅力很有见解的人 ,但他脾气暴躁、好强好斗,受恶党文化毒害很深,自认为在常人中很圆滑很能混、他“精明过人”绝不肯吃亏。我对他得法基本不敢抱什么希望,认为可能性很小很渺茫,但我也一直没有完全放弃努力,一有机会我就往这个方向引导他。他很不愿意接触电脑,因此也不肯看我电脑上的真相录像,我便先教他玩小游戏,他愿意碰电脑后我便不失时机的给他看各种与大法相关的录像,但他还是对这些录像不感兴趣。

直到二零零七年夏天,我在电脑上看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时邀他同看,他竟出乎我意外的爽快的答应了。我很高兴的每天播放一讲与他同看,他看的也不很认真,经常打盹。就这样九天半看半睡的看完了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并没抱多大希望的试探着问他:“怎么样,讲的好吗?你想炼吗?”他很认真的答道:“很好,我要炼,从今天就开始看书。”我都不怎么敢相信这是真的,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啊!也许是他得法的机缘成熟了,师父在看着一切也安排好了一切。从那天开始爸爸真的开始学法炼功了,同时把牌、酒、烟都戒掉了。

爸爸决定炼功并戒赌,修自己做个好人,妈妈和妹妹都很高兴的也跟着一起炼了起来。她们虽然不怎么看书但也每天都炼一个小时的功,妈妈自己也讲:“虽然没有真正修炼,但做做动作也只有好处。”于是一到晚上我们一家四口人就在一起跟着悠扬的炼功音乐炼功(我坐在椅子上炼),天天如此,炼功后一家人很祥和安宁。爸爸每次盘腿都很疼,炼了一段时间后也曾动摇过,我和妈妈都积极的支持他鼓励他,让他别半途而废错过这次机会。他通过学法也很快的就冲过了这一关,后来再怎么痛他都忍住没有退缩,并尽量的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直到今天他修的都很坚定。尽管他还未走入“正法修炼”,但毕竟已经得了法,也是十分可贵的,我为他的生命得到救度而感到高兴。

爸爸修炼的消息在亲人中产生了很大的震动,他们都知道我爸原来对大法的印像不太好而且还极力的反对过我修炼,他怎么也修炼起来了呢?通过我和爸爸共同讲大法的美好与纯正,就连少数比较顽固原来不怎么相信真相的亲人都真正认识到了大法的美好,因为他们更相信我爸爸的话。

我和爸爸又对俩个有缘的亲人讲修炼的好处,告诉他们在家炼很安全,打消了他们“修炼会被迫害”的顾虑。特别是他们听了我爸爸讲他自己炼功后的神奇体会(他很敏感,感受到法轮的旋转,其实也是师父根据需要而安排的)以及炼功后很多病如:肩周炎、头痛、腰痛、皮肤病等等都好了,他们知道了这些后很快便相继走入了修炼。我给他们录制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录音、炼功音乐、一九九九年以前的师父讲法书籍和一些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并教他们使用MP3将讲法录音、炼功音乐复制到MP3里让他们经常听法、跟着炼功音乐炼功。我还将《转法轮》以及一些其他大法书籍给他们带回去学,叫他们要珍惜大法、珍惜书籍、珍惜这次宝贵的修炼机缘。我同时也告诉他们为什么要跟常人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的重要性与紧迫性,并叫他们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在条件允许、时机恰当的情况下尽量的去证实大法、救度世人(要求他们讲真相救人不能操之过急)。他们都修的不错,目前都平稳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其中一位亲人还给了我五十元钱让我转交给做资料的同修。

三、尽力而为,做好三件事

我身体残疾不能象别的同修那样去讲真相救众生,但我证实法救人的愿望却不比别人差。经过二零零五年那件“走极端”的事情后,我懂得了要理智冷静的做好三件事才能真正把人救了,绝不能冲动莽撞走极端、神神叨叨不理智。否则不仅救不了人还会害了很多人,甚至会使已经得救的人又去误解大法,后果不堪设想。我要根据我的实际情况力所能及的去尽力证实法救人,事情不可强为,过程不能急躁,至少做到不能由于我的过失而毁掉一个人。

我在二零零五年才又得到大法的信息,之前我什么真相也不知道,更没有救人的概念。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后知道了正法弟子有救度众生的责任,我也很想去救人,可是当时我什么真相资料都没有,电脑也没有,也一点都不懂,我又不能动,出不了门,周围也没有同修,同修甲、乙一年中也只能跟我接触一两次(她们讲真相救人都很忙)。我看到周围那么多的常人一点也不知道真相,很为众生着急,我自己得到大法,知道真相,却不能很好的去救人,觉的自己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对不起那么多等待得救的世人,同时也感到自己很孤独很无助、无可奈何。没有办法,只能根据自己的能力去做,能救几个算几个,为众生出一点微薄之力。

一开始没有什么真相资料,我就把同修甲和乙所有带给我看的真相小册子和一些光盘在看完后让妹妹再送到外村去,自己则尽力的在亲朋好友以及邻居面前讲大法的真相以及大法在我身上体现出的神奇效果,并根据他们各自的情况与不同的执着劝他们“三退”保平安。我至今共劝退了一百人左右(包括退队人数)。到目前还不肯三退的人,我不去过份的强迫他如何,而是尽量的让这些人了解大法的真相,知道大法的美好。被我已经劝退了的人,我也是首先让他们明白大法的真相。

同修告诉我大法的书籍要改字后,由于开始没有电脑打印的字,我就用小店里买的“改字贴”先粘在书上,然后再把正确的字工整的写上去。我坐着不能写字,就撑着双拐用棉垫抵着桌子站着很费力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改,就这样我艰难的改完了我所拥有的十本大法书籍。后来同修给我送来了电脑打印的字,为了书籍的美观也是对大法的尊重,我先叫妹妹把我以前粘上去的手写字全部用针挑起来去掉,然后我再站着用胶水把打印好的字一个字一个字细心的粘在书上。由于我的手脚不灵便,很难把字粘的很正,胶水的多少也必须要把握的很好,但我再累也尽量把“改字”做到最完美,因为这是大法的书籍,改字是师父要求我们做的,我悟到这也是我修炼提高的过程。尽管改字吃了一些苦,可我心里很踏实开心,觉的很值得!

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呼吁大法弟子都要积极的向明慧投稿,我也打算写几篇自己的想法与体会,尽管我写字十分吃力,但还是写了好多篇文章。为了上网投稿的同修能看清楚字迹,减少他们的负担,我或半躺在椅子上或站着先打一遍草稿,然后再修改,最后再拄着拐杖站着抵住桌子誊写文章,写一格空一格尽量写清楚。大概一起写了两万多字,同修乙来我家时请她转交给了上网的同修,后来在《明慧周刊》上还刊登过我的其中一篇文章,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在这里很感谢发稿的同修,他不但在百忙之中替我打了这么多的字,还给我修改了很多写的不对的地方,真的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同修的无私表现与纯善心境……我不能做、发资料,我就把亲戚朋友及父母平时给我的钱都存在那里,然后请同修乙转送到资料点,为做真相资料出一点点力。乙同修每次来时,多则八九百少则一二百,麻烦她转给资料点,到现在为止我一共请她转交了二千多元钱。

在向资料点筹钱的过程中还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有一次乙同修给我送师父的新经文来,我当时只有一百元钱。我想同修因为很忙,来一次很不容易,尽管同修每次都劝我不要给资料点筹钱,说:“你身体不好又不能赚钱,资料点的费用有我们呢!” 我执意请她收下,说是为大法的事做一点点力所能及的贡献,她也不便再拒绝并再三告诫我:不可强为,筹多少都行。我觉的这次让她转交一百元钱给资料点太少了,好象白白的失去了一次机会。于是我偷拿了父母抽屉里的一百元钱(同修不知道),加上我的一百元共二百元给了同修,请她转交。谁知过了几个月,等乙同修又一次来到我家时,竟把我上次筹的二百元钱退还了给我。她说:“资料点的同修说了,你身体不好,就不再收你的钱了,要我退还给你。”那一次任我怎样再求她,她也没肯收下这二百元钱。为什么以前我给的钱资料点都肯收,而这一次资料点却拒收呢?她走后我冷静的想了一下,知道了原委:这一次的二百元钱中有一百元是我偷拿了父母的,这本身就是有漏,没有把神圣的事情做正。师父众神真的什么都知道,邪恶也时时虎视眈眈的瞪着我们,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必须做正。宇宙的大法容不的半点的不纯或不正!后来我用自己的钱通过乙同修筹给资料点时,资料点再没有拒收过。

由于乙同修来我家一次很麻烦,乘车不方便。为了减轻同修的压力、自己能够尽快得到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以便跟上正法的進程,我大胆的设想要是我能上明慧网就好了。根据当时的条件,我想上明慧网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家里根本没有电脑,电脑知识、上网技术一点不懂,电脑也只是在电视里见到过,连明慧网的网址是什么也不知道,况且当时更不知道我们村哪一天才可以装宽带。但是我想上明慧网的愿望很强烈且坚定,师父就看我有这个正念便为我提供了一切所需的便利条件。在整个达到我愿望的过程中处处都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安排。

二零零六年,在亲人们的共同帮助下我有了一台电脑,但那时我们村还无法装宽带。我便先熟悉摸索一点也不懂的电脑,掌握电脑的最简单基本的知识,并请在外地打工的邻居(常人,他会用破网软件)帮我下载了一些明慧的文章与部份师父的经文。掌握了一些基本的电脑知识后,我又用U盘请乙同修从上网同修那里复制了“自由门”和一份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更新的《从零开始建资料点-实用技术手册》,后来就根据这本《手册》学会了很多有用的知识。二零零七年,我学会了如何安全的上明慧网后不久,我们村可以装宽带了(是师父慈悲的安排),于是我家第一批装了宽带上了网。

上了网之后我除了看师父的经文和同修的文章外,我还从明慧网与清心论坛那里学会了很多技术。如今我除了能向明慧投稿、声明“三退”、下载文件(包括VCD等大文件)、刻录VCD真相光盘外还学会了使用加密盘、安装维护备份还原XP系统以及创建双主分区加密系统。这都要感谢网上技术同修的艰苦付出,他们默默无闻的为广大同修做了很多事。

会投稿后我也曾多次给明慧投稿,虽然我打字也很困难只能站着靠一只左手在键盘上慢慢的敲,右手须抓住拐杖、它也无法举起来,但已经比用笔写字省力了一些,我觉的应该为圆容明慧而尽自己的一点力。师父为了鼓励我,有两篇文章还在《明慧周刊》上发表了。我没有打印机(父母不肯给我买),无法打印资料,因为我的电脑上自带一个刻录机,所以我就想刻录一些VCD真相光盘。于是我下载真相VCD文件,然后请那位在外地打工的邻居帮我陆续的购买了一些空白VCD。就这样我刻了一些真相光盘,刻完后我先在自家的VCD机上试放,质量基本上都很好。在真相光盘里我都附加上一些破网软件及其使用说明,使有电脑的常人得到光盘后能够突破网封看到真相。然后再用报纸把光盘包起来(后来用了光盘套),在报纸上写下一些“赠言”引导启发常人去看真相光盘。最后再让妹妹把这些真相光盘送出去。

送之前我都要先对真相光盘发正念,让它们发挥出最大的正面效果,救度更多的众生。发光盘的前几天,我就对妹妹要去的地方发正念,清理那里的一切干扰与邪恶的破坏,并请师父加持,让妹妹顺利的发放,安全的回来。在师父与正神的保护下,妹妹每次都做的很成功并安全返回。除了到外村发放外,我每次去亲戚家或到外吃饭时都要带上一些早已准备好的真相光盘,在那里智慧的发出去。就这样我刻录,妹妹发送,我们一起向外发出去了八百多张真相光盘。

妹妹由于年龄小、胆子又小,再加上每次都是她一个人出去发光盘,且不能让父母发现,所以她也走不远,只能在附近的几个村庄发送,基本上她能去的地方都去过了,所以再大量的刻录光盘也很难更好的送出去了。因此我想需要转换一下救度众生的主要方式了。后来我主要在网上收集邮箱地址和电话号码,然后发给明慧。由于搜索软件所弄到的邮箱地址很多都是不能用的,并且很多都是同修以前搜过的,容易重复。所以我基本上都是手工收集邮箱地址,一般都是从聊天软件或博客上去收集。

看到网上有很多手机号码以及亲友的手机上也有很多号码,我巧妙的将这些手机号码复制下来。然后买了一张不记名的一百元钱手机卡,将获得破网软件的方法和动态网的网址编辑成短信发送给对方,让更多的人来用破网软件、能上动态网,从而了解真相退出恶党。发送动态网的网址之前我总要先自己去尝试用此方法上动态网,看哪个网址最好用,登陆最快,在上网的过程中会遇到什么情况、怎样处理?然后把处理方法一并发给对方,让接到短信的对方能够最大成度的成功登陆动态网。

实践的期间我发现:动态网的网址比IP地址更能成功登陆动态网,IP地址往往不能登陆;网址中的英文字母不分大小写,效果一样,都能成功登陆。输入“https://+网址”登陆后会出现“此网站的安全证书有问题”的提示窗口,在短信中最好要告诉对方:点“继续”就能成功登陆,网站很安全、此操作没有任何危险。因为常人现在很怕病毒、不安全的网站等等,当他们看到这个提示窗口大多数常人很可能就“望而却步”了,他们为了安全是宁可不上此网也不肯去冒险的。

最近,我又学会了“邮件群发”的方法,用此方法可以往世人的电子邮箱里发送真相资料、破网软件以及《九评》等电子书。这种救度众生的方式有很多的优势,如:效率高成本低、救度的面很广等等。其实邮件群发也很容易,只要会上网用电子邮箱发送普通的邮件,那么就能学会群发真相邮件。懂技术的同修已经为我们准备了非常完善的技术指导,甚至还有详细的动画教程,我们只需看两遍就能学会此方法。严格按照同修所指导的方法去做也很安全,就如海外朋友对国内发送信件的状态类似。

啰嗦了很多,写出了这几年的坎坷历程。本不打算写此交流稿的,后来看到同修对投稿的认识我很惭愧,知道写此交流稿是我应该履行的义务。我从大法中得到了这么多,难道还不应该来在此证实大法吗?!哪还有什么推托不写的理由呢?遂决心再累也要写成此稿,否则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的再造之恩。是师父的大法挽救了我的肉身,拯救了我的灵魂!无比肮脏的我在大法的同化下已经洁净了许多,虽然我很清楚我还有很多的执著未去、跟同修比起来简直差的太远太远,但我有决心:永不间断的同化大法净化自己、坚定持久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尽力走好走正“正法弟子”特殊的修炼之路,不负浩荡师恩!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