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爬起来 回归大法正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 回顾那段个人修炼的路以及后来的邪悟,教训很多,可以说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教训。个人修炼阶段夹杂着到大法中求保护的心,求上层次的心,证实自己的心;严重的是不以法为师,而是以人为师,看到别人出去,自己也跟着。看到原先那么坚定的人“转化”了。自己也跟着。听到一些邪说、邪悟也以为是对的。……被邪恶的党徒用谎言和伪善、人情所带动,越走离法越远。

怎么办?还能不能修?师父还要不要我?从法中我找到了答案。于是我开始振作起来,从新走上了修炼之路。刚开始回到修炼中,就有很多同修给予热心帮助。我想,我曾经把那么多同修带入邪路,这是师父在给我赎罪的机会,不能错过。于是背上行囊,把大法书一本一本的送到掉队的昔日同修手里,并用师父的法理唤醒他们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看到久违的大法宝书,听到师父的慈悲呼唤他们激动不已,决心从新回到修炼中来,并去叫醒其他掉队的人。同修印的其它真相资料我也陆续给他们送去。

——本文作者


一、师父又一次从地狱中把我捞起

刚从劳教所出来还自我感觉良好,还自以为修的好。把别人引向邪悟,还以为自己在挽救别人。

师父给我的第一次点化是:我看到绿油油的一大片麦田,煞是喜人,但当我猫下腰看时,却发现麦子齐唰唰的全都断了根。什么意思呢?有一次几个人在一起吃饭,我把梦讲给了他们,有人当时就悟到,这不是点化我们错了嘛!后来听说悟到的人从那次会面后,马上就开始了走上证实法的路,而我们很多人还是在迷茫中。

接着师父对我无数次的,反复的点化:有两、三次是这种景象,我挎着包在胡同里走,有几个人坐在路边,突然发现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枣,这时路边的人齐喊:“枣掉下来了,枣掉下来了!”我抬头一看,路边有棵大枣树,我把枣拿起来想放到书包里,但枣却从包里的漏洞掉了下来。这时树上又掉下一个枣,那些人又喊:“枣掉下来了,枣掉下来了!”我又拿起枣往包里放,枣又从窟窿里漏出来。这种点化重复几次出现。我就琢磨,枣掉下来了……枣,早,这不是谐音吗?是说我早就掉下来了,那就是层次早掉下来了。“怎么可能呢?!”我接受不了。

接着又是不断的点化:一次给我显现出来一个镜头,很多石佛都睡在道边,大路上车水马龙,而石佛还是睡着,我也在如石佛一样睡着……。有一次我被带到一片废墟旁,看到的是残垣断壁,高大的房子没有屋顶,遍地瓦砾。我还想呢,应该是金的呀?一次又一次的点化,我觉的可能不太对劲了,但是,或还有不愿承认现实的因素,或还不敢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一直迷惑着。

直到有一天,有个从邪悟中走出来的同修来告诉我:我们转化错了。“怎么可能呢!谁说的?”我一脸疑惑。他说:师父说的。我心里顿觉“咯噔”一下,头有些眩晕,那时我才意识到“师父说的”在我心里还有着很重的份量。但还是不甘心,那不白走了一趟吗?还能修吗?此时此刻还没认识到自己犯的是怎样的罪过。但是,师父的话不得不考虑:给自己个台阶下,你坚信自己对,那看看师父讲的法也无妨。于是,我就看了几篇经文:《排除干扰》、《理性》、《去掉最后的执着》、《窒息邪恶》、《建议》等。

师父在《窒息邪恶》中有这样一段话:“所谓被转化的人,历史上就是这样被安排迫害法的。不论他过去被抓被打表现的如何好,都是为了他今天跳出来迫害法、迷惑学员做准备的。”师父在《建议》中提到主动被所谓“转化”后协助邪恶迫害法的人说:“由于这些人业力大一些,又有对人根本的执著,所以在荒唐可笑的所谓“转化”谎言中,为了执著、为了开脱自己,顺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这样的人如果又去欺骗其他学员,就已经造下了破坏法的罪。所有被所谓“转化”了的都是放不下对人的执著、抱着侥幸心理走出来的。”

这一看非同小可,真吓出一身冷汗:转错了,大错特错了!当时很是沮丧,自以为自己修的高,四•二五,七•二零等等,多次去各处讨公道;一天学《转法轮》三讲、五讲,背着抄《转法轮》和经文就是七遍,怎么成了来迫害法和破坏法的人呢?我在劳教所转化别人还自以为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和“无私无我”的境界呢,错把转化当成了天象的变化。

怎么办呢?还能不能修啊?而且心里还有很多解不开的疙瘩。但是师父的有关讲法已经摆在面前,于是,我从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的《导航》到二零零二年所有的师父的讲法和经文一口气的看了九遍,看的过程中一阵阵的打冷颤,心里无名的惧怕,但是我坚持着看,我明白在我邪悟的那段时期,思想、身体,层层空间的我已经被旧势力、恶党邪灵严重变异,灌满了歪理邪说。我对着师父法像坚定的说:师父,您就给我开膛破肚吧,哪怕是死几个来回!那些日子我真的实实在在的感觉师父在给我动大手术,往下剜、摘了许许多多黏糊糊的脏东西。真是觉的死了几个来回,我忍着剜心透骨的疼痛,感激的失声痛哭。

经过这场静心学法和动大手术,我清醒了许多,明白了许多,解开了许多疑惑,真的体会到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明白了我为什么走了那么大的弯路。其实,《转法轮》中早已说的明明白白白:“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

回顾那段个人修炼的路以及后来的邪悟,教训很多,可以说是惨痛的、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教训。个人修炼阶段夹杂着到大法中求保护的心,求上层次的心,证实自己的心;严重的是不以法为师,而是以人为师,看到别人出去,自己也跟着。看到原先那么坚定的人“转化”了,自己也跟着。听到一些邪说、邪悟也以为是对的。再有就是对旧势力、邪灵恶党的邪恶本质根本就不认识,主动走進被抓大法弟子的队伍,认为進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是上层次,被抓被判还高兴;被邪恶的党徒用谎言和伪善、人情所带动,越走离法越远。

怎么办?还能不能修?师父还要不要我?从法中我找到了答案,师父是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的。而且师父说:“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想了很多很多,师父的法敦促我清醒、理智起来,不能再陷在自责,消沉中,不能叫邪恶的旧势力把意志毁掉,使千万年的机缘错过。于是我开始振作起来,从新走上了修炼之路。

当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五日师父元宵节讲法下来后,我反反复复学了几遍,象充了电一样,感到振奋。师父在讲法中多次强调,跌倒了爬起来,继续走,师父说:“师父不放弃你,你也不能够失去信心,机会还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还没有信心吗?”谢谢师父又一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师父叫我们爬起来,继续走,后悔多了又是执着,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洗刷掉自己对法、对师尊犯下的罪过,那后果是不可想象的。我下定决心坚决遵照师父的教诲,走好修炼,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的路,兑现誓约,完成历史赋予的伟大使命。

二、清醒、理智的走好走正师尊安排的路

1、全力投入唤醒昔日同修和救度众生中

刚开始回到修炼中,就有很多同修给予热心帮助。我想,我曾经把那么多同修带入邪路,这是师父在给我赎罪的机会,不能错过。于是背上行囊,不管路途多遥远,也不管酷暑严寒,把大法书一本一本的送到掉队的昔日同修手里,并用师父的法理唤醒他们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看到久违的大法宝书,听到师父的慈悲呼唤,他们个个激动不已,决心从新回到修炼中来,并去叫醒其他掉队的人。同修印的其它真相资料我也陆续给他们送去。

以后总觉的等别人的资料也不是事,师父也希望大法弟子讲清真相做的要遍地开花,于是在同修们的鼓励、帮助下自己也买了一台电脑。那真是如同修所说的,得用拿锄头的手去遛鼠标。开始,拿鼠标时手僵硬的同修给掰都掰不动,就从这里起步,到能看明慧网。学会下载单篇真相文章了,就出去发单篇真相文章;学会了刻光盘,就出去发光盘;以后自己组文字材料下载到光盘上送到各居民楼。后来又买了彩色打印机,激光打印机,塑封机,裁纸机等。这样就可以想印什么印什么,想发什么发什么,及时的把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所需要的各种真相传单、小册子下载下来,打印出来,送于同修和自己出去发放……做到只要出去决不空手。想起师父对我的慈悲挽救,常常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

2、一次“自我”的大暴露

当我感觉到在我当时那种条件下,那种层次中做的还算可以的时候,有一天我下载了一本小册子,看的真感动,泪不住的往下淌,同修遭受了那么残酷的迫害,邪灵恶党如此残忍,手段如此卑鄙下流,令人发指。里面也提到了犹大们助纣为虐的邪恶表现,使我震惊。心想,不炼了,也不至于那么狠呀,为什么对曾是自己同修的人大打出手?我开始有些心虚,因为我也曾走过弯路,也曾做过所谓的“转化工作”,把别人引向歧途,犯下了谤师谤法的罪过。但是我自我安慰的想,我并没有动别人一手指头,但是没想到象我这样的,在小册子里也提到了。

此时我的心态完全是不理智的,我想对着苍天问:谁知道作者的电话,我要告诉他,我早就回转过来了,我已经做了那么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情了!我想对着师父说:师父!您是知道的啊,修炼过程中,难免会有错,有错就会有小错,大错,改了就好,挽回损失就好。我痛苦的感觉自己好象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我还能不能修啊?为什么作者不想想别人的感受啊!我、我、我的想着想着,突然间感觉自己不对劲了,怎么老是我、我、我的,把法摆到哪去了?我反问自己,你还是个修炼的人吗?怎么关键时刻总忘了把法摆放在首位呢?为什么把自己的得失,荣辱,自尊看的那么重?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要首先考虑法。而我呢?完全把自我放在了首位。

师父说过:“没做好的呢你就抓紧做,不需要任何人证实你,也不需要表现给任何人看,你对的起你的良心的时候师父就会看的见。”(《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平静下来反思,通过这件事情,暴露了我为私,执我的基点还没有根除,没有牢固的扎根在任何情况下,任何环境下都要把法摆在首位的基点。经过这次检验和教训,加深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我下决心,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努力学法,在认真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把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基点打牢。

3、在反迫害、破除旧势力安排中正念闯关

一次带着资料出去,等了好长时间,车也没来。心想回家吧,也许师父点化不能去。又一想,不对,师父多次讲法强调救度众生的重要、紧迫,而且师父告诉弟子:“如果这件事情对大法有关,与你做的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件事情有关,那你就去做,那是越做这条路越宽,一定是这样的。”我想圆容师父所要的没错,继续等,就不信那个邪,排除一切干扰,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这时车也来了。

到了一个大的电子城,里面人不多,正是给摊主讲真相的好机会,但是走过几个柜台,就是张不开口,好象嘴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心里也急,出来就不能白出来,必须突破自己对自己的束缚,必须开口,必须把资料发完,心里默念请师父加持,解体一切恶党邪灵及邪恶因素的干扰、迫害,正念闯关。结果感觉嘴没那么紧了,我来到一个卖工艺品的摊位,先开口笑着说,这台布真好看,多少钱?摊主马上去拿货,我也把彩色真相小册子放在柜台,他的眼珠转到小册子上,我说好看吧,你喜欢就给你吧,他放到柜台里。接着我问他是不是党、团、队员,我们一问一答,最后痛快的答应退出邪党团、队组织。

有了开头,我就到各个摊位去发,去讲。给他们各种彩色真相护身符和传单资料,讲地震灾区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的,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如何平安无恙的躲过劫难的事例,中共邪党怎么瞒报地震预报等。分手时我说,你们喜欢,下回还给你们送来。他们连连说:谢谢,谢谢。

把资料发完,我去了一个大超市,买了一百三十多元的东西,真相纸币有零有整。收银员一张一张的点完纸币说道:张张都写着字。问我有没有没写字的钱。我说没有。其他收银员问他:写的什么?他说,法轮儿,神经病。我说:你看看是什么,你可别说他们是神经病,没准你是个有缘人,他们是在救你。他一边看了看纸币,一边把货递给我,和蔼的说:走吧。我旁若无人的慢慢走出超市大门。出来后笑啦,想想刚才那一幕,挺有意思。收银员说话,别人问话,排队的人听话,都是那么自然,好象与我不相干似的。我惊奇于那一刻心态的平静。想想出来时张不开口、发不出资料到刚才那一幕的平静,坦然。我深深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凡是对证实法和救度众生有利的事,我们伟大的师父总会把它引申的更有意义、更伟大。

但是,一件事情做的好,不等于事事能做好;此时正念强,不等于时时正念强。有那么一阵子,思想里老有一个念头挥之不去,就是思维里总不时钻進来一个念头:邪恶突然進来我怎么对付,怎么不承认,怎么不跟它走,怎么不许它進门;被抓审问怎么说,怎么不配合它;被判怎么表现才对……自己发正念一再解体邪恶,提醒自己说:邪恶没有资格审问大法弟子。但是这些念头还往思想里钻。我突然悟到这思维不对。为什么呢?前提是承认了邪恶与旧势力的存在,思维想的是,它進来,它判我,我怎么对付。前提还是承认了它。应该是从根本上否定它的存在,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根本不准许進我的思维。我们修的就是自己的主意识、自己的思维,不纯净的一切根本就不允许存在。法理明白了,结果思维里再也没出现过。

奥运之前,邪党叫嚣的很厉害,今天颁令,坐地铁要安检,设备如何灵验;明天又说,公布公共汽车也设了安检员,乘客随时接受检查;什么哪哪哪又增了多少电子眼。开始没太在意。可今天一个令,明天一的令的,感觉心在发紧,有些不安。打印机也停了。可是感觉到不对,心被邪恶带动了。我们这是在圆容师父所要的?还是在纵容邪恶所要的?如果采取各种办法是为了配合邪恶和旧势力,那就是走了它们安排的路。如果我们从思想到行为,从一思一念到一举一动都跟着它们动,就怕了、躲了、懈怠了、放松了。那不就承认了邪恶、充实了邪恶的能量了吗?邪恶就会更加堂而皇之的吓唬我们。师父告诉弟子:“你们是经过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可千万不要心如浮萍,一有风吹就随着动。”(《关于小说《苍宇劫》》)我们不能是邪恶刮东南西北风,我们就随着东南西北风动。那怎么能行,到底是把信师信法摆在第一位了,还是把邪恶摆在第一位了?这可是原则问题。

于是我又从新开动机器,从新带着真相资料,照师父所教导的那样:心中有法,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照常手递手的发资料,面对面的讲真相。照常带上资料在公共汽车上、在菜市场,超市等处证实法和救度众生。邪党说是这么严,那么严,不过是假相。咋呼咋呼,落到实处就形同虚设。

有时想到这个“怕心”也觉的挺可笑。邪党邪灵也罢,邪恶的旧势力也罢,法中早就定了,是不被未来新宇宙承认的,是要淘汰的,是要下地狱的;而我们大法弟子是宇宙中第一生命,威德与新宇宙同辉,是大法直接度的大法徒,直接被新宇宙演炼着,大法弟子将是未来新宇宙的觉者。怎么还会怕即将被淘汰的邪恶呢?我想,如果我们怕它,是不是把自己降到比它还低的层次了?那“怕”能是我们本性吗?只不过是后天变异因素而已,那就毫不客气的除掉它。正如师父说的,是邪恶在怕我们。大法弟子就应该堂堂正正的担当好这个证实法、救度众生,解体邪恶的主角。

三、在证实法修炼过程中理性的升华

人世间的一切人、一切事都可以因掺假、说大话、谎言,而升迁,而发财。唯独大法修炼是掺不得半点虚假的。一个是,在你想之前,师父就知道了;再一个是,大法标准不变不动的衡量着一切;所以,你有一点不纯,都不可能通过不正当手段飞上天去。

个人修炼时期,悟性有限,层次有限,尽管觉的在严格要求自己心性的提高,层次也在升华。但现在从新衡量起来,觉的在大法中得到好处了而信师信法成份还是有,初期的出去护法也有人情和去打抱不平的因素存在。随着不断学法,越来越认识到大法的何等威严和修炼的严肃性。修炼的事,决不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必须真正无条件的信师信法,真正实修这颗心,来不得半点虚假与敷衍。法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有着不同层次的标准和体现,大法弟子在哪一层次中都应该达到最好、最正、最纯净的宇宙大法的标准。那是绝对的没商量。

师父明确告诉大法弟子:“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所以我悟到大法对于修炼人所要达到的每一境界的标准是极其严格严肃的,必须把基点扎实的落实在证实法和救度众生上;必须无条件的同化大法在不同层次对我们的要求标准;必须做好师父叫我们做的学法修炼、发正念、救度众生讲真相这三件事;必须高标准更高标准的严格要求心性的提高。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情况,师父给安排的路也会不同,但严格要求,勇猛精進相同;法对于修炼人所要达到的不同境界标准的要求是一样的。

给自己定了“必须”和“高标准”后,我有意识的在做三件事中,从一点一滴,一思一念,一举一动中要求自己走正,要求达到高标准。比如学法时,必须是自己在学法,心在学法,不掺人心的神在学法,意识里是师父在给我讲法,师父在给我提出要求。一旦有杂念赶快用师父的“无为是大法”(《北美首届法会讲法》)排除,发现心不在焉,马上意识到立即调整到专注听师父讲法上。这样学的效果,感到悟到了法的更深内涵和法在一点的展现及一个层面的展现。发正念时要求字字在脑海里展现,而且口诀,要求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出来,身体和宇宙天体一样大,那真的就得想象成和宇宙天体一样大。如果有走神现象,就从新发正念,直到主意识清醒起来,知道自己在念什么。要求自己在做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时候,必须把法放在绝对第一的基点上。如果发现有怕心、不稳的心和各种杂念,就会意识到又在从容变异的自己,而非本性。赶快把基点调整到法上。要求自己一思一念,一举一动,从里到外,心态、表情、神态、语气,穿着都要起正面作用,必须正念对待一切。这样要求自己决不是走极端。师父说:“这些事情做起来都很难,所以不是想要达到这个目地就能达到的。人的心性,人的德都修上来才能达到这样的目地。”(《转法轮》)我明白师父的法理,这是有个艰苦的修炼过程。但是如何对待自己的修炼,如何珍惜这份机缘,如何确立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基点,怎么做到真修大法,真信师父,这是必须认真对待的。而且如何兑现自己的誓约,完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使命,也是决不能含糊,必须勇猛精進的。

修炼十几年了,有些感想早就想写出来,但老觉的离师父要求的还差的很远,这次开始还有些不想写,我意识到这一念又把自我放在首位了,而没有做到摆放任何事情首先把法放在第一位。这种交流形式是师父肯定的,是证实法的好机会,所以我必须投这份稿。也给至今仍在十字路口徘徊的昔日同修一点借鉴。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