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析不足 在法中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 二零零一年起,我开始到农村去发真相资料,一般每星期去一次,每次发一到两个村庄,在村里遇上老人跟妇女就面对面的送资料。几年的时间里,我走过了大大小小几十个村庄,轻轻松松的去,安安全全的回,心里没有任何的被迫害的观念,因为我清楚的感到师父就在身边。

有一次到农村发完资料后在路边等车,由于天气很热,口渴的厉害,心想要能买瓶冰镇矿泉水喝就好了,可是环顾四周没发现有卖的,心想算了,忍一忍回家再喝吧。然而就在我又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在几十米远处有一个卖冰糕的箱子,箱子上还摆着几瓶矿泉水,我赶快过去买了一瓶冰镇矿泉水,边喝边纳闷:刚才明明没有啊,难道我看错了?后来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才悟到那瓶水是师尊安排给弟子的,那一刹那心中的幸福与感恩无以言表。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看到明慧网的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征稿消息,我的第一念就是我必须得参加,跟随师父在正法修炼中走过了这么多年,不管是经验也好,还是教训也罢,我得认认真真的把它记录下来。下面我从几个方面就几年来走过的修炼路程做一下回顾。

一、学大法,心性升华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份得法的,看完第一遍《转法轮》,就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观都改变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就在那段时间,我周围的同事,也先后通过不同渠道得到了大法。

记的我们刚得法不长时间,正赶上单位最后一次分福利房。因为是最后一次,所以竞争尤为激烈。单位的其他同事,托关系的、走后门的、开假证明的、打仗的、骂人的,真是五花八门。而我们这几个炼法轮功的没有那样做。虽然我们刚刚得法,但是我们已经明白了「失与得」的道理。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按我的条件,当时只能分到五楼(楼顶),而我们单位的楼房四楼以上就经常上不去水,因为我本身就是单位分房小组的成员,领导直接明示,让我提要求,他会考虑给我加分,但是我没有那样做,我是修炼人,怎么能和常人一样呢。后来我分到五楼,但是我们家从来没断过水(除大修统一断水外),在那里住了几年,各方面条件都很好。

二、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

记的在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发表之前的几天,我晚上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站在一个象是瞭望台的地方,天空中有一个法轮大法宇宙接收站,有一个大气球在不断的从瞭望台上把人接送到空中的法轮大法宇宙接收站,而我一直没有被接过去,当时也不知道这梦是什么意思。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丈夫逼着我看诽谤师父的报纸,我坚决抵制,于是他念出声来让我听。听着那些荒谬的、邪恶的谤师谤法的谎言,我的心难过极了。也就是在那一刻,我从心底发出一念:是时候了,我必须走出来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了。自此我步入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行列。就在那时,我明白了那个梦的意思,是啊!不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怎么能成为师尊的弟子?怎么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呢?又怎么能走向圆满呢?

刚开始的时候,真相资料是由同修提供资料样本,我们自己到外面找复印店复印。我和另一名同修合作,每星期复印四、五百份真相资料,然后广泛散发。刚开始发资料的时候是有怕心的,慢慢的越做心越净,越做念越正。「天安门自焚」伪案出来后,一时间更是黑云压顶,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同事、朋友甚至是家人那仇恨、异样的眼光。然而,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实修与一段时间证实法讲真相的魔炼,此时的我充满着对大法的正信。我没有去体会来自各方的压力,在魔难中升起的是对众生的慈悲与责任,我明白真正的受害者是那些被谎言蒙骗的众生,心中希望用自己的臂膀为这一方众生撑起一片蓝天。

二零零一年起,我开始到农村去发真相资料,一般每星期去一次,每次发一到两个村庄,在村里遇上老人跟妇女就面对面的送资料(为安全起见,遇上男的特别是年轻的,我一般都不当面给资料)。几年的时间里,我走过了大大小小几十个村庄,轻轻松松的去,安安全全的回,心里没有任何的被迫害的观念,因为我清楚的感到师父就在身边。

有一次到农村发完资料后在路边等车,由于天气很热,口渴的厉害,心想要能买瓶冰镇矿泉水喝就好了,可是环顾四周,没发现有卖的,心想算了,忍一忍回家再喝吧。然而就在我又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在几十米远处有一个卖冰糕的箱子,箱子上还摆着几瓶矿泉水,我赶快过去买了一瓶冰镇矿泉水,边喝边纳闷,刚才明明没有啊,难道我看错了?后来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才悟到那瓶水是师尊安排给弟子的,那一刹那心中的幸福与感恩无以言表。

还有一次坐车到农村后,带的资料刚发了一半,天就下起了雨,怕资料被雨淋了(因到农村发资料一般都是放到农民家的大门上),所以打算先不发了。于是我走到大路上去等交通车,这时雨越下越大,我浑身都湿透了,过路的交通车因雨下的太大都不停了。我站在路上,心里非常平静,我告诫自己:这是考验,考验我是否相信师父,我坚信师父就在身边,我一定会很快的平安回去。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一辆黑色的轿车在我面前缓缓停住,司机招呼我上车,我有些不忍心,我告诉司机我的衣服全湿了,上去会把车座弄湿的。司机说没事并示意我赶快上车。就这样这个司机一直把我送到我家楼下,在我的坚持下,司机好象收了十块钱的车费。我心里明白,这个司机是师父派来的。想想啊,下这么大的雨,就连交通车都不愿意停车拉人了,而这么一辆高级的轿车却能把我送回家,并且不想要钱,这在当今的中国大陆近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由于工作性质,我每到月底、年底都要加班,单位承诺加班可以为我报销出租车费,我想正好可以利用坐出租车的机会面对面讲真相。由于时间比较充裕,坐在车上,我可以看出对方的执著,并顺着他的执著打开他的心结,几乎讲一个明白一个。有的司机把车停下来听我讲了近一个小时,还不愿离开,不断的说:法轮功太美好了,这么美好啊!有的司机跟我请了《转法轮》说是要修炼,并说现在的社会很乱,子女很难教育,他要用书上的话教育他的子女,教育他们做个好人;有的司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说听了真相后觉的活的有劲了,等等。当然也有极少数不听的,记的有一次,我跟一个司机讲真相,他憋了半天说:「你知道吗?举报一个法轮功可得二千元奖金」。我瞅瞅他,发现他的脸色都不对劲儿了,我知道邪恶在操控他,于是,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说:「我看你不象那样的人,那种丧良心的钱,咱好人可不能去赚,我坐车不少给你一分钱,我只是把真实情况告诉你。」听到这,他忙说:「是的,我不会去做这样的事」。

三、修内而安外

在环境相对严酷的时候,我除了讲真相外,其余大量的时间用于学法炼功,每天二至三讲《转法轮》,每星期学一遍师父在「七·二零」以后的讲法。由于学法多,法理比较清晰,做证实法的事情就比较顺利,并且效果也很好。这期间我的许多同事、朋友都从正面了解了大法。值得一提的是,二零零二年,我的一位同事考取了脱产的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临行前到我办公室辞行,我告诉他本想请他吃顿饭,结果错过了,接着当面送给他一张真相光盘。没想到他激动的脸都红了,不断的说:「大姐谢谢你!你给我的礼物,比请我吃十顿饭都强,我回家一定好好看,并让我爱人看,保存好,等我孩子大了让孩子看。『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这场迫害更显法轮功的了不起,大姐你放心,兄弟如果能混出样来,将来如果能進『人大』,我将用良心为法轮功鸣不平。」这件事对我启发很大,同时也由衷的为这个生命而感到高兴。

这么多年,我的体会是,学好法修好自己是关键的关键,我们修好了自己,能保持一个祥和、慈悲的心态,有时甚至不用特意的去做什么,众生就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美好与善良。

我们单位的一个内控部主任,因身体不好,我给他讲过真相。有一次他到我的办公室跟我说:「某某,如果全世界的法轮功弟子都能象你一样,有你这样的素质,那我会坚决支持法轮大法。」我赶忙告诉他,我也有许多缺点,还需不断改進,炼「法轮功」的人由于生活背景、理解能力等诸多方面的不同,很多人有不同的优点、缺点,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这些人想使自己变成好人,变成越来越好的人,这一点最珍贵。

还有一次,我们单位的一位大姐跟我说了一件事:说前一天她与办公室的一位同事吵架了,并且到了晚上那位同事打电话到她家跟她又吵了一架,并且说的话很难听,气的她一宿都没睡好觉,本打算第二天上班后当着领导的面,跟这位同事狠狠的干一仗,可是第二天一见到我,心中顿时一点气都没有了,一下子觉的不想骂人了,不想打架了。这位大姐平时对大法很有正念,很喜欢跟大法弟子在一起,每年都捐出几百元钱做真相资料,她说她深知在大法中受益,深知师父在看护着她。

在这方面,还要说的是我的丈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后的那段时间,他几乎是拼了性命的反对我修炼。那时我经常被他打的鼻青脸肿,当我的「情」很重并抓着不放时,他天天骂我自私、无情;而当我在修炼中情慢慢放淡的时候,他再也不说我无情了。是的,情是自私的、是为己的,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感受,而慈悲是无私的、是为他的,更看重的是别人的感受,然而慈悲是一个正法修炼者在实修过程中,慢慢放下情后才能生出来的。随着自己境界的提升与执著心的放淡,丈夫再也不象以前那样了,性格甚至比我修炼前都温和了许多,对双方父母也比以前孝敬了。记的在他反对我修炼时,我在交通车上给人让座,他会骂我炼功炼傻了,然而后来丈夫在交通车上都会主动给别人让座了。其实丈夫是有缘人,我相信他一定会得到大法的救度。

三、我家也是遍地开花中的一小朵花

二零零五年五月份,我地几名资料点同修先后遭邪恶绑架,资料点遭邪恶破坏,这些事情在当地许多同修中产生了一些波动。这些同修在这几年证实法的过程中做了许许多多的工作,在当地证实法救度众生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在严酷的环境下,是他们首先勇敢的挑起了这一副重担。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讲真相,真相资料的需求越来越大,做资料同修的负担越来越重,学法时间得不到保证,使他们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长此以往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痛心的是,这几名同修大多至今仍被非法关押、迫害。

痛定思痛,这几名同修的被迫害和我们其他的同修有没有关系?如果我们早一点成熟起来,早一点配合,哪怕是默默的为他们发正念,默默的加持他们,也许迫害不会发生;如果我们能多分担一点,如果我地的资料点早一点遍地开花,同修就不会忙的没时间学法炼功,旧势力将没有空子可钻。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建立了小型家庭资料点,从有想法,到购置、安装机器,到资料点开始运作一共有两、三天的时间,当我把刻录出的《九评》光盘拿到同修面前时,同修很是吃惊,觉的也太快了。在这一方面,我的体会是:悟到了,只要在法上就赶快去做,思前顾后的那是人心。师父早已为我们安排好了一切,就看大法弟子自己的选择。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告诫弟子:「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

由于条件的限制,我的第一个家庭资料点建在一间潮湿的小平房里,这间屋子从未住过人,有很重的湿气与发霉的味道,并且屋里堆放着很多杂物。我的生活环境很好,办公室、家里都有空调,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做资料,象这种地方我好象一分钟都不愿意呆(这说明我有安逸心)。然而那段日子,我几乎每天中午下班后都呆在那间小屋里,根本感觉不到环境的不舒适。慢慢的这间小屋环境越来越温馨、祥和。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与自身执着心的放淡,我的家庭资料点的环境也越来越好,现在我可以在很好的环境中相对轻松的做着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还可以上网、下载、发退党声明等。

四、明析不足 在法中精進

在严酷的环境下,靠着扎实的学法与实修,我算是比较平稳的走了过来。虽然有执着放不下的时候,虽然有摔跟头的时候,但自己的修炼状态应该说是比较精進的。然而在环境相对宽松的今天,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我却时不时的出现了懈怠的状态,耽误了许多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

每星期当同修把一打三退名单交给我时,我由衷的感激同修,同时也深深的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真是惭愧。向内找自己,发现是情、安逸心、从情中派生出的色欲心以及不求上進也就是自满的心等在作怪,这也是我修炼中的不足与漏洞,同时面子心、怕伤害的心,也在严重障碍着救度众生的脚步,这些是必须尽快修去的东西。同时我也悟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道路是在修炼与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提高,如果只是为了去执着而去执着,那可能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那样会去的很辛苦,弄不好还可能时时伴随着巨关、巨难。只有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实修自己,「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转法轮》)

要写的真的很多,世间的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弟子只希望自己能更加精進,不辱使命,圆满随师还。

谢谢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们。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