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升华 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记得我是用了两个晚上看完了《转法轮》,当时强烈的感到,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正法,我就修这一门了!从此我走上了一条幸福而又艰辛的修炼之路。……修炼不到一年,冬天在户外时,时常感到身体被一个暖暖的能量场罩住,从此我告别了棉衣、毛衣,再冷的天气在户外也是单衣单裤。所有见到我冬天着装的人,无不感到惊讶,赞叹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七年我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刚从监狱中回来,原来的同事就给我送来了学法用的MP4。很快,通过集体学法,我发现自己与正法進程有了很大的差距,思想还是停留在个人修炼,以及刚护法时的状态。还认为進监狱是自己修炼的路。感觉到自己在修炼的路上大大落后了,我要奋起直追……

——本文作者


一、洪法

得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记得我是用了两个晚上看完了《转法轮》,当时强烈地感到,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正法,我就修这一门了!从此我走上了一条幸福而又艰辛的修炼之路。

没修炼多长时间,半梦半醒中就感到师父的法身先把我定住,然后给我揉肚子,捏我的肾,感觉有些疼,但又很舒服,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躺在床上时,身体经常感觉到平着飘起来,或者感到身子倒立着,快速的旋转。有一次清楚的感到头顶上开了一个小窗户,随着自己的呼吸,那个口一开一闭。后来看了《大圆满法》我才知道,那是开顶后,自己与宇宙形成了沟通。多次感到师父给我灌顶,一股热流从头灌到脚,每次灌顶之后,全身异常舒服,思想象被洗过一样的感到干净和清醒。

洪法

那时,我还不到三十岁,工作稳定、轻松,刚得法半年,同修甲就拉着我到处洪法,创建新的炼功点。我俩给来学功的人教功、组织集体学法,一般是三、四个月的时间,等到新炼功点走上正轨并选出了辅导员后,我俩又到新的地方开辟炼功点。在洪法中修炼心性,逐步去掉为私为我的之心。以集体学法为例,我那时也是新学员,特别愿意参加辅导员、站长的集体学法,而刚得法的学员也特别愿意和我这样的“老学员”学法。那时我在好几个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为此有时耽误了参加辅导员、站长的学法,而且每次面对刚得法的学员提出、谈到的初级问题,我都得耐心倾听并与其在法理上悟,由此,我切实体会到师尊每次不厌其烦、重复的给新学员解答问题时那种洪大慈悲。

炼功

那时,大家都常年坚持户外炼功,为了带动刚得法的学员,我和同修甲带头坚持冬季户外炼功,大家比学比修,互相激励。由此我也养成了在户外打坐炼功的习惯,即使是在零下十七、八度、漫天风雪的凌晨三、四点钟,每天都坚持打坐,而且天越冷,打坐时间越长。有时大雪使我成了一个雪人;有时感到全身冰冷的象块铁,一会儿又浑身大暖,有时感到业力从头一直往下消,消到头部时,脑子一片大乱,消到胸部时,那真是心痒难耐,消到腹部时,百爪揉肠。忍耐力到极限时,巨大的痛苦使我的思想出现宛如生命解体时那样的涣散,身体也开始晃动。我默念师父讲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思想渐渐的坚强起来,身体也不再晃动。每当我不由自主的要双手合十,准备结束炼功时,都在心中问自己:“还能坚持吗?”回答:“能!”双手从新结印,继续炼功。如此,至少三次。不断的突破着承受力的极限,当业力从脚心消掉后,全身感到无比的舒坦,心神大定。

修炼不到一年,冬天在户外时,时常感到身体被一个暖暖的能量场罩住,从此,我告别了棉衣、毛衣,再冷的天气在户外也是单衣单裤。所有见到我冬天着装的人,都无不感到惊讶,赞叹大法的神奇。

通过三年多的大量学法、刻苦炼功,再加上在矛盾中能时时向内找,心性提高很快,出现了修的好的一部份不断被隔开的状态,就是一个阶段身体、思想状态都非常好,经常悟到修炼中的法理,打坐时间也长,突然间,这种状态消失,打坐由近两个小时变成四十多分钟,对修炼中的事也变的迟钝起来,悟性也不好了。然后,再出现以上状态。那时不知是怎么回事,后来师父在讲法中谈到这是修炼好的那部份隔开了。

二、护法

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党不顾民意,执意迫害大法,在这惊心动魄正邪较量的岁月中,我们早得法的大法弟子毅然投入到了护法的洪流中,我参加了“四二五”中南海上访,“七二零”去中办、国办上访。

同修甲找到我,说:“今天晚上电视台要宣布大法是×教,作为早得法的老弟子,我们还要站出来护法。”我听了当时确实有些犹豫,这次再走出来护法,工作弄不好就丢了,一旦失去宽松、稳定的工作,真是有些放不下。以前是干好工作来圆容法;现在要舍掉工作护法,而且这一去,人身自由也难保。从人走向神,每迈一步都是那么的艰难,舍弃的不仅是物质上的利益,更要舍弃执著利益的观念。

虽然,那时护法还没有判刑,被非法劳教也极少,所以,实际的难远没有后来大。但那时我们是冲在最前面的弟子,护法没有什么路可借鉴。维不维护大法,都是弟子们自己悟,自己选择。真是在迷中悟呀!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苦!

护法

十月二十七日,遭殃电视台公开扯谎,污蔑大法是×教,我与一些同修通过交流,毅然决定去中办、国办上访。两办的人一听是法轮功学员上访,二话不说,就叫来了警察,把我们抓起来,以预谋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将我关了三十多天。在看守所中,关到二十多天时,思想和身体都到了承受力的极限,由于是第一次失去人身自由,那种对自由的渴望非常强烈。这时预审开始对我精神上施压,以我不认错就劳教相威胁。短暂的犹豫后,我坚定的说:“法轮大法就是好,使我身心受益,为了师父就是坐几年牢我也无悔。”预审听了不由脱口而出:“好样的”。其实,用现在的标准来衡量,我这种坐牢护法的思想给旧势力破坏性的检验找到了借口。

从看守所出来后,单位领导找我谈话,希望我转变思想,遭到我拒绝。由于我是单位多年来唯一的市级先進,工作不到五年就出版了几十万字的个人专著,因此,领导舍不得让我走。双方僵持了几个月,但由于恶党不断给单位领导施压,最后我还是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工作。离开单位时,我给领导写了封信,以自身修炼的体会向其洪法,讲述大法的美好,我为什么坚定护法的原因,希望他了解真相。后来听同事说,领导看完我的信,唏嘘不已,颇有感慨。

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一年是大法弟子护法最为悲壮的时期,在另外空间,师父为弟子们承受着巨大的魔难,并大面积的消除着邪恶,在人世间,大批早得法的大陆弟子,前赴后继的以身护法,上天安门打横幅,在公共场所贴标语、播放真相小喇叭、真相气球,印真相传单、散发,写真相信,向各级政府以及民众讲真相,揭谎言。由于那时护法没有任何经验,很不成熟,也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发正念的概念,所以出现了大量的损失,被劳教、判刑的大部份是那一时期护法的弟子。我就是因不注意手机安全,被恶警定位,同时又被假冒大法弟子的特务欺骗,造成了重大损失,被恶党抓捕,判以重刑。

坚信

在那漫长的牢狱岁月中,面对监狱那种封闭、高压、一言堂式的谎言欺骗,严厉的检验着每个身陷囹圄的大法弟子,从根本上检验着每个弟子对师对法的坚信成度。平时学法不扎实,实修中不够精進的,很容易在这样的环境中走向邪悟。我每日都反复背法,以法坚定着自己的正念。《转法轮》我记下了不到一讲,《精進要旨》背下了六十多篇和《洪吟》中所有的诗词。我回忆起师父慈悲而又苦口婆心的讲法;刚修炼时,师父为我调理身体时的奇妙感受;同修们集体学法、炼功时的祥和之场;矛盾中向内找,境界提高后的内心喜悦;忍苦打坐时,大法在身上展现的奇迹,都历历在目。这些都使我在迷中破除着邪恶的谎言,坚定着正念。

慈悲的师父没有离开我半步,在狱中,我多次感受到师父给我灌顶,全身从头到脚被清洗干净,半梦半醒中不时感到身体飘起来、旋转。虽然多年不能炼功,但冬天仍象过去一样穿着,使狱警也无比惊叹。

三、证实法

差距

二零零七年我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刚从监狱中回来,原来的同事,也是大法弟子的同修乙就给我送来了学法用的MP4.很快,我就参加了集体学法。通过集体学法,我发现自己与正法進程有了很大的差距,思想还是停留在个人修炼,以及刚护法时的状态。还认为進监狱是自己修炼的路。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做好三件事,这些我都不知道。虽然,在狱中有后進去的学员告诉我要发正念,但他说的不细,我那时也没往心里去。现在,才知道发正念的重要性,同时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回想起自己护法时,就在这方面出现了严重的问题,那时总是和身边的同修说,咱们做护法之事要是被恶党抓住了,怎么也得判几年。那不就是自己在求了吗?那旧势力不就顺水推舟安排你進监狱吗?不是师父不保护弟子,实在是自己没做好。记得被抓的那天晚上,楼道里从上到下所有的灯都奇迹般的不亮了,我就是抱着资料和抓我的十几个警察擦肩而过,他们上楼抓我,而我下楼送资料。但自己没有警惕这些可疑的人,错过了及时脱身的时机。

急追

感觉到自己在修炼的路上大大落后了,我要奋起直追,我抓紧时间多学法,通过与同修的交流和看每日明慧上的学员切磋文章,我在法理的认识上逐步跟上了正法的進程。

我根据自身情况,做一些辅助其他同修讲真相的工作,我用自己的积蓄买了一台电脑,由于我搞过软件开发,所以,学习电脑知识很快。

我从帮同修复制电子书、MP4音像资料起步,進一步掌握了DVD真相光盘的刻录、制作方法,包括视频文件的格式转换,制作光盘启动菜单。掌握了大文件下载真相资料的方法。大量收集关于讲真相的DVD、VCD影像文件等资料。用TrueCrypt创建加密文件,将所收集的真相资料全部加密存放在移动硬盘中,建立了稳定可靠的真相资料库,收集了许多常用软件使用教程,并自己编写了一些动画教程,方便其他同修学习与讲真相相关的电脑软件知识。掌握了安装操作系统、杀毒软件、防火墙等方法。为同修们证实法、讲真相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

我将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做三件事,所以没有顾得上找工作,后来别人介绍了一份软件开发的工作,虽然薪水只有同行的三分之一,但由于工作强度不大,环境比较宽松,不影响我做三件事,我也挺满意。

我现在每天早上三点起床,炼动功一个小时,至少一个半小时的静功;再抄一个小时的法。我已抄了两遍《转法轮》,正在抄《精進要旨》。上下班的路上听一个半小时的法。白天上班时,认真完成好工作,晚上的时间用来看每日明慧的交流文章,研究与讲真相相关的技术。最近开始在网络上做群发讲真相。

通过大量学法,发正念,做讲真相的事,在这一过程中,我的心性提高很快,身体也全面向良好的方向转化。

圆容

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我悟到,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要主动圆容法。我发现,即使是在大城市,大法弟子中也缺懂电脑技术的人。从我身边就可以明显感到这一点。许多同修证实法很精進,但很多与讲真相紧密相关的电脑技术没有掌握,如:下载大文件、制作光盘镜像文件、使用加密软件等。而且,多年来一直处在这种状态,所以,证实法救度众生没有发挥出更好的效率。我就从这方面来圆容法,填补同修们的缺陷。不但为同修提供这方面的技术支持,而且,将自己掌握的技术主动教给能接触到的同修,尽量帮助他们能更好的利用电脑,提高证实法的效率,尽量独立的运转,不再等、靠、要。

此外,我开始向明慧网写文章投稿,有的被登出来,有的明慧网没有采用。但不管能否采用,只要我在修炼中有心得体会,有了救度众生、讲真相的新想法,我就主动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同时在这一过程做而不求,无条件的圆容大法。

升华

现在,我最强烈的一个感觉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们在法理上的认识上远远超过了个人修炼时期以及护法初期,大法所经历的巨大魔难造就了大法弟子的伟大。我自认为在修炼上比较精進,并在法理的认识上属于比较好的弟子,现在发现,以前对法理的认识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相比有很大差距。最为明显的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的是无私无我,在自身承受着苦难时,还要冒着危险慈悲的向世人讲真相,这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普遍要做到的。而在个人修炼时期,这种修无私无我境界的要求不是普遍的,就是象我这样积极洪法的弟子,也只不过是多付出一些而已,并没有涉及到自由乃至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

即使是海外大法弟子,虽然没有受到这些威胁,但他们那种救度众生,以及帮助大陆同修的巨大付出,同样修的是无私无我的境界,而且要求也更为严格。正如师父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上所讲的:“我不是耶稣,我也不是释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

希望

在监狱那漫长的岁月中,那种高压的环境下,不知不觉的使被迫害过的学员产生了怕心。一次次的巨大付出,使这些学员渴望自由,渴望远离危险。与我经历相似的同修,他们过去修炼很精進,为维护大法也付出了许多许多,但现在变的不精進了,极少参加集体学法,也很少讲真相,根本原因是不能走出被迫害的阴影。我的体会是,只有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在救度众生中就去掉怕心,去掉为私为我之心。真心的希望那些曾在洪法护法中精進的老弟子,能象以前那样,在证实法中继续勇猛精進,无愧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也不枉师尊的慈悲救度。

我越来越感悟到:今世转生在大陆,洪法、护法、证实法是自己的史前大愿,也是自己必走的修炼之路。大法弟子不仅是为了自身的解脱,更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从中成就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