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撑起一片蓝天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 奥运期间也有好心人对我说:“现在开奥运会,政府抓的紧,不要讲法轮功的事了,免得吃亏。”我说:“我们说的是实话,是在救人,而邪党无辜残害了我们八千多万骨肉同胞、华夏子孙。他们玩火必自焚,制造恐怖的人,恐怖必将降临他们头上。我们讲真相劝三退就是叫大家认清这个邪党、这个西来幽灵。做真正的炎黄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认祖归宗,不让悲剧上演。”一般人听了我这样讲都非常认同。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八日得法的,今年五十多岁了。我家住在城郊,是靠种菜维持生活的女大法弟子。得法前,疾病缠身,经常生不如死;两只眼睛“白内障”,有坐骨神经痛、心脏病、鼻息肉、小肠打球、偏头痛、全身性风湿等多种疾病。为了治病,吃药打针、敬菩萨、搞偏方,各种方法搞尽了,不但一个病没治好,反而身体越来越不行,苦不堪言,几乎失去了生活的信心。上天有眼,经朋友介绍,我走上了法轮功的修炼之路。

刚進门,学法不太精進,每天也就学一、二小节,炼功时间也不多,但我知道这是我一生中正在追求的东西,不管一天做菜买菜多累,必须坚持下去,而且随着学法的深入,也被《转法轮》里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就这样,我对自己要求越来越严,所以没过多时间,不但身体的病全部消失,而且连性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家里人都说我象变了个人似的,也使我真正的体悟到了大法的超常,和什么是真正的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了,对大法和对师尊的无端污蔑对我这刚学法不久的弟子来说真是个严肃的考验。最后我还是决定了和同修们一起走上北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为大法和师尊说句公道话。到了北京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既去证实了大法,又平安的回来了。

由于江××利用整个国家的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展开仇视宣传,使中国老百姓在不明真相之下,对法轮功及大法弟子产生了无端的仇视。为了不使更多众生对这宇宙的大法犯罪,师父叫我们发正念、讲真相。师父说;“看上去我们把一个传单给了一个常人,看上去我们把一个真相讲给了常人,我告诉大家,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進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像,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为了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无论多忙,我都一如既往,不断精進,在学好法、发好正念的前提下,天天坚持讲真相。

开始时怕心也很重,但是我总是牢牢记住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而且在中国人五千年的神传文化中,也贯穿着这样的神传理念,以这一点为契机,再加上把大法修真、善、忍的无边内涵加進去讲,效果相当的好。

记的二零零二年四月初八,我想,今天是师尊华诞,我应该做点什么让师父高兴呢?那就去救人吧!刚好这天,有一个派出所的退休干部在我家附近的池塘钓鱼。我就鼓足勇气,求师父加持,一定要把这个人救下来。我开始跟他讲时,他对我说:你知道我是谁吗,告诉你我是派出所的,你不怕我抓你吗!我说: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你首先是个人,是一个生命,我是在救你,我是在用善心救人,你如果抓我,那你把自己摆到什么位置了呢!他不做声了。

就这样这些年虽然经过了许多波折,家庭、社会、亲人,方方面面的干扰,我还被拘留和两次绑架到洗脑班,我都能以法为师,正念正行,把坏事当成好事,一有机会就讲真相。在拘留所把所长、副所长、教导员和其他管理人员、被拘留人员的想法基本都归正过来了。

有一次从洗脑班回来,刚到家,村上治安员就到我家对我说;政府干部告诉他,都反映,哪是要你去学习,而是叫你去跟他们讲真相。我叫他坐下后对他说:那当然啦,我修的是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是做最好最好的人,再说啦,信仰自由这是国家法律都有的,而政府领导人拿着纳税人的钱,栽赃、污蔑我们,你们不但不给公正,难道我们用自己的心血、自己的嘴去伸冤还不行吗!我问你,真、善、忍错在哪里?政府要用所谓的“学习班”来转化我们,难道要把我们转化到假、恶、暴上去不成?所以真正犯法的是政府,是他们在害人。他被我讲的无话可说。

我每次都是正念闯出,而出门后还没到家就开始了讲真相,生怕错过一个有缘人,把所有的场合,无论是亲人办喜事,还是办丧事,不论是乘船、搭车,车站、码头都是我讲真相的好场所,不放过一个有缘人,或者把真相资料、光盘、小册子等送给他(她)们。

特别是《九评》发表以后,紧接着师父发表了《向世间转轮》的经文,我悟到师父正法到了一个非常时期,不但要讲真相,还必须传《九评》,劝三退。我就凭着一个坚定,在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中实修。走到哪,就把真相和《九评》带到哪。坚信师父时时在指引着弟子的提高,时时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呵护着自己。

前几年因女儿在外地一个工地开门店,这工地民工都是来自全国各地。我悟到,这是师父的安排,他们是需要救的人。于是我在店里买了一台二手电视机和影碟机,特意拿来了《九评》、《三退与你》、《神韵》、《天安门自焚伪案》、《藏字石》等光碟,放给他们看并加上讲解,所以很多民工都明白了真相,我给他们办了“三退”。

奥运前夕,邪党在全国对大法弟子進行大抓捕,我市也一样,迫害严重。一天我和女儿及外孙都到城里卖菜去了,我们当地“六一零”和国保大队十二个人开着警车来抓我。快到中午,天上乌云滚滚,一场暴雨就要来临,刚好我们的菜也卖完了,如果马上回家,估计在路上会碰到雨,便和女儿(同修)商量到街上同修家去,刚好赶着发十二点的正念。下午雨停了,我们回到家。邻居告诉我,“快中午时一辆警车开到你们家外面,十多个人来找你麻烦来了。车上六个,另外六个下车到你家。刚到门口,炸雷猛雨倾盆而下,吓的他们掉头就跑,还有两个没逃的及的只好向我们借伞,闪电炸雷跟着他们跑,几个人全身湿透,吓的开着车跑了。”只要我们正念正行,邪恶想破坏只能是徒劳而已。

总之几年来,尤其在传《九评》、促三退以来,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加上明慧文章的学习参考,我在比学比修中平稳的走过来了。经我讲真相后,退出邪党组织的名额大概有几千人吧。无论是邪党的奥运还是所谓的敏感日,我都是按部就班,该发的发,该讲的讲,该退的退,奥运期间劝三退不但没停,而且比平常还多,最多的一天三十二人,这段时间平均每天十多个左右。其实这并不奇怪,正法到了最后阶段,世人没有了邪恶的操控,只要我们有救人的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真是得心应手,非常顺利。

奥运期间也有好心人对我说:“现在开奥运会,政府抓的紧,不要讲法轮功的事了,免的吃亏。”我说:“我们说的是实话,是在救人,而邪党无辜残害了我们八千多万骨肉同胞、华夏子孙。他们玩火必自焚,制造恐怖的人,恐怖必将降临他们头上。我们讲真相劝三退,就是叫大家认清这个邪党、这个西来幽灵。做真正的炎黄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认祖归宗,不让悲剧上演。”一般人听了我这样讲都非常认同。

由于有师在有法在,我基本上去掉了怕心,跟随师父,神在人中,所以现在走到哪里,都有人对着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也有明白真相的干部说:“我们这个地区只要有十个你这样的法轮功,那就不得了。”换句话说,邪恶无处藏。同修也说:“都象你一样,这场迫害也许已经结束了。”

当然我知道这是师尊借同修在鼓励我,我也深知离法的要求,我与修的好的同修相比,还有差距。不过我会抓紧有限的时间不断修去执著、欲望;遇到矛盾无条件向内找,以苦当乐;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更加精進的做好救人抢人的事,不辜负众生千万年的期盼;让恩师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

层次水平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向师父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