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改变了我的“苦命”

在稳定的环境中修炼、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 得法前,我一直在追求美好的人生。虽然出身贫寒,却不甘平庸,总想靠自己的努力争口气,出人头地,因此对名啊利啊看的都很重。可现实却事与愿违,感情一次次受挫,婚姻破裂,身体也垮了。那时我真的一身是病,无药可治。肉体上与精神上的双重痛苦得不到解脱,我整天愁眉不展,谁都说我不幸,是个苦命人!

直到学了大法,我的生活完全改变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同修好!

我修大法已十三年了,能走到今天,首先要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也要感谢同修的无私奉献。师尊的法理时时在引导着我,同修的正念正行时时激励着我,使我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能较平稳的走到现在。

修大法改变了我的“苦命”

得法前,我一直在追求美好的人生。虽然出身贫寒,却不甘平庸,总想靠自己的努力争口气,出人头地,因此对名啊利啊看的都很重。可现实却事与愿违,感情一次次受挫,婚姻破裂,身体也垮了。那时我真的一身是病,无药可治。肉体上与精神上的双重痛苦得不到解脱,我整天愁眉不展,谁都说我不幸,是个苦命人!

直到学了大法,我的生活完全改变了!我由一个天天离不开打针吃药的人,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修炼十三年来,我没看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却很好。虽然也有过消病业,有过难受,但只要在法上提高,很快就好了。以前长期生病,不能正常上班。从炼功到现在十多年工作中我只请过一次假(刚开始炼功时消业,休息了两天),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受到广泛好评。我由衷的感谢师尊,感谢大法!是师尊,是大法,把我从痛苦的深渊中彻底解救出来了。我不但身体好了,脾气、性格也变好了。我放弃了对名、利、情的追求,凡事顺其自然。

修炼两年后,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我本来不打算再成家,就想专心修大法,可是别人总跟我提那个人。我想修炼的路是师尊安排的,我不能因为怕再次遭遇不幸而逃避,顺其自然吧。就这样无欲无求,我却得到了一位好丈夫。当然修炼人不追求这些,我写出来只是想说修大法改变了我的“苦命”,修大法是有福份的。

修炼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由走投无路到柳暗花明,越走越宽!当然我心里并没有把这些看的太重,不执着于这些,但是,稳定的工作和家庭生活,对我以后的修炼真的是有好处的,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实修和证实法的环境。

走师尊安排的路才能破除迫害

“七•二零”之时,风云突变,每个大法弟子都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当时我也是压力很大,经常对着师尊的法像失声痛哭。单位逼:“你不放弃法轮功,就会被开除,甚至被劳教……”家里丈夫逼:“你要炼功,就别要这个家了!”公公婆婆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胆小怕事,多次逼我丈夫和我离婚,说我会影响他的前程。我父母没有工作,哭着说:“我们老了,就指着你养老了,你要是坐牢了,我们怎么活?”亲戚们说:“就算你能修成神,看着你父母年老多病而不顾,你忍心?”还有人说:“你已经离过一次婚,再离婚你还有脸做人?”……种种责难与威逼,都是为了让我放弃修炼。

一时间,我真的有点糊涂了。昨天在单位我还是人人夸奖的好人,在家是好妻子,好女儿,怎么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大逆不道的坏人了?这是怎么了?我修大法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是有好处的,怎么就不让修炼了?我跟他们讲道理,他们说是政府不让炼,你就不能炼。我心里想我的命都是大法给的,是师尊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我怎么能够放弃大法?!放弃修炼?!放弃就等于放弃生命,我决不放弃!只要我活着,我就要修下去!就算失去一切我也要修到底!辱骂也好,责难也好,威胁也好,我决不动摇!就这样,我坚定的走了过来。

正法修炼九年来,我觉的只有一颗想修炼的心是不够的,不在法上修,心性跟不上,就不能提高,也不能走出魔难。“七二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心性、悟性跟不上,把魔难当作是考验,认为只要自己不放弃修炼,就会不断的有考验。所以当时还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承认了迫害。当时听人说在牢里一天等于在外面修二十年,我甚至很羡慕進监狱的同修,心里不但承认了迫害,还变相的求迫害。

我也想去天安门,想去证实法,其实主要是怕自己被落下了。结果没等我去,单位就察觉了,找几个人把我看起来了。很长一段时间,邪恶经常找我麻烦。走过了这段弯路之后,我才猛然惊醒。我们这一门就在常人中修,不是在庙里修,没人供养,就得有自己的工作,有家庭。不能说修来修去的都修到监狱里去了吧,修来修去的都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了吧。我们得有起码的生活保障,有正常的生活环境。所以,我觉的这决不是师尊安排的修炼道路,是邪恶迫害!我决不能承认!我只按师尊的大法修,我有执著我会在法中归正,任何生命不配考验我!谁再安排所谓的考验来干扰我修炼,就是犯罪!一切由师尊说了算,不存在什么要修炼大法就必须坐牢、下岗、离婚。这一念特别坚决,从此以后,没人再来找我麻烦了。

这次奥运会,邪恶又想来吓唬我,什么要跟踪一九九九年上报的炼功人员名单,要跟踪定位,不能再跟任何人联系、不要再发传单了,不允许这个不允许那个,把书都收起来,谁有行动就会被抓,会影响家人、影响单位领导等等。总之,搞的气氛很紧张。第二天我也想是不是要谨慎点,把大法书和资料先收一收。刚拿起来书,觉的不对呀,这些都是最正的,本身就有一个正的场,能镇邪灭乱,怕什么呀,邪恶才害怕呢!丈夫害怕影响他的前途,我说:“你不用担心,我修大法对你是有好处的。”他说:“你说了算呀?”我心里说,我师父说了算!

当天就有一位很久没联系的同修找我去她家,当时我也有点害怕,她可是当地有名的“重点人物”,会不会有人监视她?转念又想同修找我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我是大法弟子,就要以大法的事为重,不能听邪恶的,要自觉配合同修做好证实大法的事,别的我什么也不想,我就去了,还拿了几份真相资料在路上发。我们交流了很长时间,同修对大法、对师尊坚如磐石的正信,使我深受鼓舞。当天回来发正念一下就静下来了,心纯净如水,毫无杂念,浑身充满了能量。我看不见,但我感觉邪恶全解体了,先前那种压力没有了,心里充满了正念,充满了溶入法中的幸福感,非常轻松。我觉的是师尊安排我去见同修,让同修帮助我。师尊看我还有正念,就帮我去了很多不好的物质。我心中万分感激师尊,也很感谢同修的鼓励。

后来我照常做三件事,在同修的带动下,广传神韵光盘。我觉的奥运与我没什么关系,我修炼与邪党没有任何关系,我用不着去它那儿报名,就这样,看似过不去的难也就化解了。当然,过程中也多次受到威胁。后来我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是有怕影响家人的心,对家人的“前途”看的很重,邪恶就用这个来威胁我。我想起师尊讲过人各有命的法,我想我丈夫的前途如何,那是他前世的福德决定的,跟我没关系,我坚信我修炼只能对他有好处。心真的放下了,一切都好了,非但没影响他,而且在众多竞选者中,他获胜了,顺利升迁,我也平安无事。

在师尊的护佑下讲真相救人

“七二零”之后,有一段时间我不停的给各级政府、各家报纸和电视台写信,也给那些在电视、报纸上做“揭批”的人写信,用我和同修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美好,揭穿他们的谎言,指出镇压是绝对错误的,奉劝他们不要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同时,我也用亲身经历跟身边的人讲真相。我以前身体不好,修炼后变好了,这是人们都看得见的。我告诉人们,修大法能使人身体健康,心灵美好。人们都能接受。

这些年来,虽然身处邪恶比较集中的地方,但我一直坚持发真相资料,走到哪里发到哪里,每次数量不多,但细水长流,坚持不懈,把工作和生活的地区几乎都发遍了(没有每户发,但每栋楼都去过多次),凡是去过的地方,都留下了我做真相的足迹。做的过程中去掉了很多心,比如怕心、维护自我的心等等。刚开始,我很害怕。大冬天发真相资料会冒一身汗。贴不干胶手直哆嗦,半天撕不开。我对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有师尊和护法神保护,我不害怕,是邪恶在害怕。后来做多了也就不怕了。

在发真相资料时,我常想着师尊的话:“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感到自己责任重大,必须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师尊说讲真相要“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救度世人》)那么,那些有保安、有门卫的小区、大院,我也要去发。

一开始,我有顾虑,有位同修告诉我,“门卫就是一道关,你不要怕,那不过是摆设,形同虚设。”后来每次我都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進進出出,从来没人拦我。在做的过程中,师尊的慈悲呵护使我多次有惊无险。有一次我往一个楼的信箱里投了几本小册子,刚发完,只见三个保安狂奔过来,我与他们擦肩而过,听到后面说:“发完了”。他们没有信箱的钥匙,打不开锁,也没办法。我头也不回的走了。还有一次我在本院发资料,对面楼门外有人,我当时没看见(楼距很近),我刚往信箱里放资料,“叭”的一下灯灭了,一直到我放完了,灯也没再亮。我知道是师尊在保护我,声控灯都是有声音就亮,哪有这样有动静却灭了的。我心里知道师尊就在身边!

我还主动给同修送资料。因为环境险恶,不便联系,传送资料确实有些难度。但是我不送,同修就得不到真相资料,看不到周刊。我放下了个人安危,同修的需要就是我的需要。有位同修家住在很远的地方,被邪恶迫害的很厉害,状态不好。我给她送去了师尊全部讲法和新经文,还有《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来回用了整整一天。这位同修后来又走入正法修炼中来了,而且很精進,《转法轮》背下来了,还学会了上网,自己做资料,每天都出去发真相资料。

当地有位同修,我不方便总去她家里,一次有急事时我心想,要能碰见她家人就好了(家人理解支持她修炼),结果我果然在路上碰到了她家人,资料及时传到了同修手中。我感到一切都是师尊在做,是师尊在精心安排,我只是做了表面而已。

有一次,我想给一个早已调走、好几年没见面的同事神韵光盘和其它真相资料,就这样一想,第二天她奇迹般的出现在了我面前。师尊为救度众生真是操尽了心,我为师尊的慈悲而深深感动。

向内找是提高的关键

在修炼路上,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关、难也不一样,我虽然没有遭到严重的迫害,但在家庭中关、难也是很大的。我公公婆婆一直和我们同住,婆婆自己都说她是第一刁人,她的子女也都说她刁,难伺候。“七•二零”之后,我婆婆非常仇视大法,把我当敌人。她在我家十来年,什么也不干,就是成天监视我,找碴、挑毛病,动不动就骂我不要脸。我在常人中也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受人尊重的人,她是一个没工作的家庭妇女,她没帮我洗过一次碗,擦过一次地,我整天上班,回家还要侍候一家老小,她不但不感谢我,还把我当敌人。我是修炼人,不能跟她一般见识,我没跟她吵架,凡事处处忍让。有时我丈夫都说:“老太太这脾气,跟谁也搞不好,十个人来十个人走。”他也常跟兄弟姐妹说我不容易,亲戚们也都说我好。我说我以前也是个小心眼的人,没学大法我是受不了的,我是学“真善忍”学的。时间一长,我就满足于此了。

法理是不断升华的,修炼就是要不断提高心性的,我忘了师尊要求我们要无条件的修自己,不管表面谁对谁错,都要修自己找自己。我总以为是婆婆不好,我自己是对的(用常人的是非标准来衡量对错)。家里矛盾冲突不断,甚至愈演愈烈,婆婆经常莫名其妙,一大早起来就劈头盖脸的来一通,我就想她怎么就不知好歹?觉的自己付出了很多,养着她,供着她,她衣食无忧,饭来张口,怎么就不知足呢?而且她说的话句句刺激我的心,有时候心里真的很难受,气恨委屈就不用说了,总是忿忿不平的。就这样魔了我近十年,常人都为我打抱不平。我也知道要向内找,找一找,好一点。但因为我没有彻底的放下自我,表面上忍了,心里还在为自己辩护,内心固守着自己的观念不肯改变,所以问题总是不能彻底解决,过几天之后还是老样子。

我很苦恼,经常向丈夫诉苦。师尊多次借我丈夫之口点悟我。当我说婆婆不好时,他说我“总找别人不是,不看自己”;当我忍不住,发牢骚时,他会说:“不修心、不提高心性,炼也白炼”。师尊还在梦中点化我。有一次我梦见我有一块旧手表,外面抛光了,看上去是新的,里面还是旧的没换。这促使我痛下决心找自己,发现自己确实有很多问题,比如执著于别人错误的心,做好人求回报的心,爱听人说好话、不愿听人说不好的心(实际上是求名的心),争斗心、气恨心等等,唯独没有慈悲心。找到后自己吓了一跳,原本以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这哪有善呀?

当我归正自己之后,婆婆再说什么我不再动心,尽量的从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为她着想。我还给她写了一封讲真相的信(以前试着讲过,她听不進去),检讨自己的不足,劝她不要反对大法,那样对她不好。可惜我还没来得及给她,她就病倒了。

有人说我在这场魔难中毕业了,我却很惭愧,自己悟性太差,错过了许多修炼提高的机会,浪费了宝贵的修炼时间。师尊说:“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转法轮》)我这么多人心不去,所以老是魔来魔去的,老是在一个层次中徘徊,自己还不悟,现在想起来真是愧对师尊,也对不起我婆婆,因为我无意中让她多造了许多业。当我真的向内找,修自己时,事情就发生了变化。现在婆婆躺在病床上,总是跟人夸我好,先前的那种敌对情绪没有了,所有的矛盾都化解了,我也纯净了许多。

写这篇体会的过程中,我时常泪流满面,感动于师尊的浩荡佛恩,有愧于自己的愚钝,我让师尊操心了!自己也忽然明白了许多法理,师尊说:“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转法轮》)真是这样的,心一放下,按照师尊说的去做,真的很容易,所谓魔难都是冲自己的心来的。以后我一定要好好学法,真修心性,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