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弟子十年修炼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在朋友的介绍下得法的,每天骑车到几里外的炼功点炼功。有一天一个刚入门的学员跟我说,咱们就近成立个炼功点吧,你教我们动作,省的每天跑这么远浪费时间。什么也没想我就同意了。我去买了录音机,请了炼功带,这样我们的炼功点就成了。最初只有我们五个人,到九九年“七二零”前已发展到六十多人。

二零零零年初,从邪恶的黑窝回来后,我加大力度学法发正念。有一天突然产生一念,我要给劳教所所长写信,营救当地一同修(就她一人被非法关在里面)。为什么要给他写信呢,在黑窝里有一天去干活的路上,碰到一个人,一个犯人说他就是所长,特别孝心,每天上下班都要向父母打招呼。这个犯人不经意的一句话,一下子就打到我的大脑里,心想,既然他能那么孝顺父母,就说明他还有善的一面存在,就是个可救之人……

——本文作者


首先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修炼心得交流会”的机会,向慈悲伟大的师父问好!向全世界同修问好!

下面把我这十多年来,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引下所走过的路,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在朋友的介绍下得法的。对朋友的介绍我非常的认同,因为我家老前辈就有修炼人,并且世代都信佛,平时我也很相信因果报应。因为当时没有书,我看的第一本书是《精進要旨》,并且还是手抄本。晚上看了一遍,觉的太有道理了,早晨很早就醒来,我又看了一遍,就急于想看其他的书籍,到处去找。几天后,在一个亲戚那里找到了一本《转法轮》,就如饥似渴的看了起来。上班没事就抓紧学法,通读、抄法、背法,把自己溶于法中,用法归正自己的行为,严格要求自己。

每天骑车到几里外的炼功点炼功。有一天一个刚入门的学员跟我说,咱们就近成立个炼功点吧,你教我们动作,省的每天跑这么远浪费时间。什么也没想我就同意了。我去买了录音机,请了炼功带,这样我们的炼功点就成了。最初只有我们五个人,到九九年“七二零”前已发展到六十多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早晨,市公安局到炼功点绑架了提供场地的同修,当时有一百多人在炼功,他们从后门悄悄的把同修给带走的。炼完功大家知道了这件事后,纷纷都说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这有什么错,我们不能听之任之,去找他们,把同修要回来。

下午有一百多人到市政府要人,到了那正赶上播放污蔑师父诬蔑大法的电视,既然是北京决定的,那我们就去北京讲真相。我和几个同修商量好明天就走,但是在当天的晚上我们几个辅导员就被绑架了。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状态,但学法炼功一直坚持着,和同修在一起的时候说,要是全国的大法弟子都去北京多好啊,自己只限于想和说,并没有动。

二零零零年初,我和外地同修取得了联系,得知那么多大法弟子都去了北京证实法,真的很惭愧。我们决定立即去北京,定好了日期,在走的头天晚上,我给师父点上了一把香说:“师父,法不正过来我不回来”(当时的状态)。结果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当晚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

在邪恶的黑窝里,非法关押着十六名大法弟子,大家都非常坚定。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关心帮助常人,告诉她们大法的真相,把大法的美好带给她们。她们很多人变化非常大,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打架、骂人、偷东西、浪费粮食的现象发生,并且主动去帮助别人,这在劳教所成立以来是没有的。有一警察说:“这些人(指大法弟子)真都是好人。”通过不断的给警察讲真相,我们开创了一段公开学法炼功的环境。

随着对大法迫害的不断升级,劳教所的环境也变的非常的邪恶,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也越来越多。邪恶在走廊的墙上贴上了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宣传画,每天面对它心里特难受,觉的抬不起头来。当师父和大法被污蔑诽谤时,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能站出来维护师父维护大法,还配当师父的弟子吗?将来有什么脸面对师父?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它销毁了。可是怎么做呢?我就回忆师父讲的关于功能和神通方面的法,就想用神通把画给毁了,人不知鬼不觉,自己还安全。结果试了几次也不见效。我整天在想这件事,为什么就不好使呢?终于想明白了,因为你的心不纯净。举手之劳的事,为什么想到要用神通呢?为什么不敢堂堂正正去维护师父维护大法呢?为什么要绕道走呢?还不就是为了维护一己之私吗?怕自己不安全,怕自己被迫害吗?难道维护师父维护大法还得有条件的吗?多么肮脏的一颗私心。

认识提高了,师父就把那些不好的物质给清理了,心里真的很纯净,我想要尽快的把它们销毁了,不能让它们再存留了,它的存在就是我的耻辱。但是走廊很长,从东到西共贴了十二张,并且每晚都有两个监控的,一个人做不来,需要大家配合,我就把我的想法和同修交流,大家都有同感。有人提出先礼后兵,先给她们写信讲真相,让她们自己摘下来,给她们三天时间,如果不摘我们就采取行动。大家一致同意,并都在信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交了上去。

第一天过去了,风平浪静;第二天也没有任何反应。到第三天,她们好象把那封信给忘了,根本就象没有那回事一样。想让她们自己摘是不可能了,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可是就在就寝前集体去厕所时,有同修找到我说,有人退出了,说再想一想,咱们怎么办?我说咱们照办。第二天早晨定好的时间一到,几秒钟的时间十二张邪恶的宣传画被撕的粉碎。此次行动大大的震慑了邪恶,打击了她们的嚣张气焰。可能因为当时大家的念都比较正,过后什么事也没发生。

从邪恶的黑窝回到家中没几天,市“六一零”、街道书记、主任等就找上门来了,“六一零”头子说;“市委副书记也要一起来了,因临时有事没来了,过几天再来,你被列为市委组织部的帮教对像。”我说:“免,你们教育不了我,共产邪党教育我四十多年,也没把我教育好,也和你们一样自私自利,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是真善忍净化了我,哪里做的不对,我用真善忍衡量,用大法归正,你们那一套对我不管用。”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同时揭露他们对我的迫害,一会他们就呆不住了起来要走,并说:“过几天我们和市委副书记一块来看你。”我说:“如果你们要是朋友和客人的身份来,我家大门随时向你们敞开,欢迎你们,如果想要做工作那就免了,不欢迎,你们就别来。”

就这么坚定纯正的一念,解体了邪恶迫害我的企图,他们消失的无影无踪。但当地同修状态不太好,互相之间很少来往。本地没有资料点,与外地又没有联系,师父发表的新经文都得过两个多月才能看到,有时也只是手抄的一两份而已,《明慧周刊》根本就看不到,根本就跟不上正法進程。看到这种情况,我和另一同修就去找同修交流切磋,引导大家多学法,在法上提高上来,并和外地同修取得联系,让大家尽快的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很快同修们都在法中精進起来,也敢走出来讲真相了。

从邪恶的黑窝回来后,我加大力度学法发正念。有一天突然产生一念,我要给劳教所所长写信,营救当地一同修(就她一人被非法关在里面)。为什么要给他写信呢,在黑窝里有一天去干活的路上,碰到一个人,一个犯人说他就是所长,特别孝心,每天上下班都要向父母打招呼。这个犯人不经意的一句话,一下子就打到我的大脑里,心想,既然他能那么孝顺父母,就说明他还有善的一面存在,就是个可救之人。

就在我回家的前一天听到了这个所长的名字,我当时心想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回去后就给他寄真相救度他。回来后就把这个事给忘了。当我拿起笔来想着怎么写时,这时就有一个想法反映出来,利用他孝心也就是善的这一点去给他讲真相(他也许发表过攻击大法的言论,也许参与过迫害大法弟子,也许没有,这些我都不知道)。

我怀着一颗慈悲的心,抓住他孝心这一点,给他写了一封真相信,最后说:“劳教所里面非法关押着那么多大法弟子,下是十几岁的孩子,上至六十多岁白发苍苍的老人,她们没有错,她们只为做一个好人,希望能用你那慈父孝子之心善待她们吧,给自己的生命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在写信的过程中我自己都觉的挺感动的。

信寄走后过几天我就把这件事给忘了,过一段时间接到那位同修给我打来的电话,我很高兴,但根本就没想到那封信的事,过几天见面后她说:“有一天在地里干活呢,恶警特意去地里把她找回来,问了关于她家的一些情况(我在信里介绍的情况),不知道咋回事,没过几天就通知她回家的日期了。”我这才想起那封信的事。

二零零四年我地有一学员去天安门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听到这一消息我产生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晚上看周刊,看到同修们在法中的坚定,做的那么好,敢去公安局、看守所、法院讲真相营救同修,当时自己想都不敢想。我一直有一种错误的认识,认为自己是重点,到公安局去讲真相要人那不等着被抓吗?

第二天早晨炼完功,我想,我也是大法弟子,有什么做不到的呢,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谁怕谁呀?正念一强,师父就把那个怕的物质给清理了,感到身体特别轻松,心里很纯正,我就去找了一同修我们俩就去了“六一零”,他们的办公室在公安局三楼,到了那里我们说明来意,就开始讲真相发正念,同时揭露当地及劳教所对我们的迫害。当时屋里还有两个人,听我们大声讲真相,其中有一个人还给我们到了杯水,不时的抬起头来专注的听我们讲。隔壁小会议室公安局的头们正在开会,因为“六一零”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我们讲话的声音也非常大,所以他们完全听的到,不时的有人来回走动,并且十分关注的往屋里看。师父说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真正的体验了大法的威力,思想中连怕的概念都没有。讲了一个多小时,到十二点他们要下班了。我们俩才离开,我们走出大门不远回头一看,那几个窗户跟前站满了人,都在看着我们俩呢。

师父的《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评语发表后,开始觉的没什么可写的,随着不断深入的学法,明白了他们对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绑架、抄家、非法关押、罚款、蹲坑、上门骚扰、监视居住、限制人身自由、劳教等等这么多坏事,这么严重的迫害怎么能没什么可写的呢?认识提高了,可真要写的时候,隐藏的那个私心就暴露出来了,我揭露他们会不会招来麻烦、招来迫害呀等不正的念头。我就正念否定它,我想师父讲了三界的理是反的,揭露邪恶就是解体邪恶,不存在被迫害的问题。我马上就把邪恶对我的迫害写成真相材料(因为当时不懂,没有发往明慧把关),直接打印成粘贴贴了出去,效果非常好,对邪恶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有的警察第二天就主动去找大法弟子表白自己。

有一天,有人告诉我说:“市里抽调了很多他们认为文化水平比较高、知识比较丰富、能说会道的人一起学习呢,到时候给你们办学习班。”当时我就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讲的〈何为智〉。我跟她说,不管他们怎么学,他们那点知识在大法面前、在大法弟子面前什么也不是,连个小儿科都不够呢,不好使不管用。肯定就是这一念起了作用。有一天“六一零”给我打电话说要办学习班,政法委书记让征求一下你的意见,问你参不参加,我说我不参加,他说行,就完事了。通过这件事使我深刻的认识到,背法对修炼提高非常有好处的,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法随时能指导你如何去做好。“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二零零五年五月,我被迫害流离失所(没有正念否定,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出来后就一直就接触做资料这方面的事情,筹建资料点、做资料、送资料、购设备、進耗材,在这过程中暴露出自己很多执著心,妒嫉心、争斗心、怕心、干事心、显示心、欢喜心、色心、证实自己的心等。遇到矛盾不是向内找,总是看同修的不是,没有把矛盾的出现当作提高自己,去执著心的好机会,有时陷在事里越想越执著,还痛苦的不行,真的走过了一段剜心剔骨去执著的过程。有些心还没有彻底去掉,遇到问题还会反映出来,但是再遇到矛盾的时候,能去向内找了,能去修自己了。

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方面我差距很大,我要把这次交流会作为一个契机,多学法学好法,弥补自己的不足,迎头赶上,认真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