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风雨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说起我这十年修炼路啊,真是风风雨雨,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没有法的力量,我这个懦弱的女子是无论如何也走不过来的。下面,我就借此良机,把自己十年多的修炼体会向师尊汇报,同时与同修交流,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大法使我充满生机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份得法的。我在得法前已经知道丈夫有外遇,当时自己身体又特别不好,风湿、心律不齐、脑供血不足、妇科病、胃病等,无论冬夏时常感冒,一年四季中、西药不断,因此,整个人比较消沉。在一次病中,经人力荐,读了一份《法轮功健身资料(三)》,从中受到一个怪病康复例子的触动。而后开始读《转法轮》,不知为什么,除了必要的吃饭外,我一有空闲就拿起书看,仿佛书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在拽着我的手一样。特别是书中讲到的人身难得,返本归真才是人生真正目地的道理,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心底。不知不觉中我就按照书中讲的道理去做,在利益上不想与人去争了,在个人情感上我明白了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要忍耐,要用宽容的心态对待别人的错误。心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我虽是为祛病走入修炼的,可是并没有对好病抱太大的希望。也许我不那么强烈求好病的心态,才使我无求而自得,不长时间,就觉的自己精力充沛,眼睛也越来越亮,不干涩了,我真的接受了师尊讲的好病的道理了,我就把没吃的许多好药送给同事,我的身体越来越好。

我周围的一个老同修知道我的情况后,就建议我参加集体炼功,当时我就一口回绝了,因为我原来神经衰弱,全靠早晨那点时间睡觉,怎么能四点起来呢?记的老同修说:“那可不一定。”说来也是神奇,第二天早晨我三点四十分左右就神奇的醒了,而且还清晰的记的醒来前的梦境──在我家的客厅里,站着我单位的两个男同修,墙和白纱窗特别洁白(实际当时窗帘很脏)。一个声音说:“没病没灾干点活算什么!”我知道是冲我的心来的,因为我曾经想过,我要炼功做好人,按书中的要求去做,我就得宽容对待丈夫,主动多干家务,可是对我丈夫这种人不是太便宜他了吧?师父是针对我这个障碍点化我啊。我不由自主的穿好衣服,不知不觉到了炼功点炼功。老辅导员一边耐心教我动作一边鼓励我,特别是炼抱轮时鼓励我坚持到底,第一次就突破了。炼完了四套功法,我身体那个舒服劲呀,是我有生以来从未体验过的。我高兴极了。

紧接着,我又参加了集体学法。当时啊,我就象失学的孩子从新能上学一样不肯拉下一课。因为正赶上年末,工作很忙,偶尔去不了时我都争取在家补上。

大约一个多月的时间,风湿、妇科病、神经衰弱统统离我而去,就在大年前我奇迹般的摘掉了戴了十多年的近视镜。在看我周围的环境就象刚刚被水洗过一样,转年的春夏我看树叶要比原来绿多了。尽管当时还时不时的有思想业干扰我对大法的坚信,但也压抑不住我喜得大法的快乐。

有机会我就跟周围的同事、亲友洪扬大法,并有意的拉近与他们之间的距离,以期待他们对大法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不至于影响他们走入大法。经常谈论的话题也自然而然的从吃喝穿戴等转入修心向善上。

特别是转年春天的一次法会,对我简直是一种震撼。同修们谈的如何面对家庭干扰及在前途事业、子女、前程等问题上的选择表现出的宽容、忍耐与割舍,都深深的触动了我催我精進。

记的刚开完法会,我就出现感冒的那种消业状态,躺在床上想睡一会,但又一想,周末了大人孩子都想改善一下伙食,平时又没时间,我还是克服一下,于是就剁饺子馅,不知不觉中病业状态无影无踪。要是以前我是绝对不会这样的,我还需要别人的关照呢!

以后的日子里,我尽力多做家务,什么事情尽量站在别人角度去考虑。婆婆过生日时,我亲自下厨房做了六个菜,婆婆夸奖:大媳妇做的菜真香。在工作中,我再也不有意表现自己、抬高自己了,有一颗与人为善的心,再不会面对别人的麻烦幸灾乐祸了。有一次我起草一份下发基层的文件,忙了好一阵,科里其他人都闲着没事,定稿找领导签批完之后,本想交差,可科长还让我油印,一包到底。我刚想发作,立刻意识到自己是个炼功人,得讲忍。于是我就下楼找勤杂帮助我印,出乎意料的是他觉的自己完全可以完成,根本不用我。我又一次体验了修炼的玄妙超常。不是真正的叫你在利益上怎么样,心性一提高上来那个事马上就变。

我也亲身体验到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法理。一次,晚上吃饭时嗓子扎刺了,很难受,也没弄出来,要不要上医院,心里盘算,师父不是说遇到事情向内找吗?我快找找。才意识到自己最近争强好胜的心在掩盖着。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鱼刺自己掉在地上了。

自从修炼以后,我的生活变的生机勃勃,有时做饭时,我都在想这么大的法要修不出来该多可惜呀,有什么放不下呢?盘腿时因为腿硬,孩子就帮助我搬腿,双盘盘不上,就先单盘,一路走来快快乐乐。修炼后身体变化很大,气色也好,精神状态也好,走路也轻盈多了,皮肤也越来越光滑细腻了,和女儿一起走有人还以为是姐俩呢。我遨游在大法的海洋中无比充实,无比快乐。

二、风云突变 历经魔难 体会与教训都很深刻

正当我在个人修炼中突飞猛進的时候,发生了天津学员被抓事件,内心知道自己受益大法,此时应反映大法的真实情况,同修切磋觉的应该上北京上访。我一边做着去的准备,一边在心里期盼着自己不用去了,问题就能解决了,甚至潜意识里希望有点事发生去不成,好免去风餐露宿之苦,更想解脱面对强权的压力。那种只想得到不想付出的心态暴露无遗。结果,丈夫和他妹夫在车站找到我,非拉我回家,一个老辅导员就及时建议我回去了。

“四•二五”后,我看师尊在各地讲法中讲的法理,“过去在西方宗教讲信,在东方是讲悟,说白了就是你要坚定。”(《欧洲法会讲法》)我预感到修炼的考验要到了。在师尊生日那天的交流会中,表白了自己坚修大法的决心。读师尊的《洪吟》〈无存〉“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我感到了修炼的难度,从字面上理解就是所有不好的念头都彻底的没了,才能修成佛呢?实在是很难的事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能做到吗?我不免对自己的修炼担心起来。

“四•二五”之后,站长让我与几个同修轮流在大家炼功时,给大家纠正动作,轮到我的那天有些冷,天空中飘着雪花,我脑中有伟大的念头,由于当时环境已经有些复杂了,炼功场地外站着几个人,是否有公安等也不知道。看了一眼他们后,我就把目光移到炼功的人群,炼功场出现一幅壮观、静止的画面,一排一排的天兵天将穿着铠甲站着,高高大大的,画面虽是静止的,但非常清晰,我当时心里很平静,历经魔难后我想这可能是师尊给我的一点展现,鼓励我魔难中要精進。在这之后的日子里,我也写了几封信,向有关部门反映法轮功好的真实情况。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疯狂的迫害开始了。电视有污蔑师尊的一件事,我刚想有甄别一下的想法,马上意识到听它的干什么,正念马上起来了。我上省政府上访无果,就去了北京。我当时并不懂的上访究竟要干什么,只是觉的自己要面对考验,要经受住考验。在第一次上访被单位接回后,我照样在家学法炼功,由于我能坚定下来,我明显的感到自己较以前看书、打坐静的多。有一次打坐时,感觉只剩下自己的思维了,清凉舒服极了。在法理上也意识到师尊讲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转法轮》)此时已发生了。所以当时几乎在思想上没有过多的思考法正不正、师父正不正的问题。只是有些面对强权的压力感,心里有点苦。反复学习师尊《位置》经文后,知道在考验面前能否放下自己就是选择人神不同位置的时候,天真的以为此时的考验不会长久,几乎是一瞬间的事。所以就怕自己上北京去晚了圆满不了,于是在家里情况不太合适的时候,第二次去了北京。从此以后的几年里,几经风雨,几次被非法关押。在此我有几点深刻的体悟想和同修交流。

1、只有站在法上坚定,才能坚定住。

我亲眼看到很多同修都很坚定,都想做好,可是到最后还是被所谓“转化”了。我的体悟是没有真正学好法,没有在法上坚定,用人的办法坚定是坚定不住的。我真正的明白了师尊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嘱咐我们要多学法,学好法。

我在被非法劳教时,几乎随时面临被骂被打被电的危险,那地狱般的生活初期时真感到度日如年。当时自己学法不到一年,《转法轮》也看的不多,《精進要旨》只看过一遍,很多具体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去做。

在看守所时,一位同修带去了一本《精進要旨》对我帮助极大,但面对要不要回家炼?怎样才能达到回家炼的目地很是困惑,外边也有同修说只有回家才能达到炼的目地,到底怎么做对呢?后来我有机会背下来一部份经文,使我明确了很多,特别是背《大曝光》和《为谁而修》,我明白了在考验面前,在大气候反过来的情况下,看你是什么心态,能不能修,你能不能在强权的压力下不修了,你是为它修的还是为自己修的,我明白自己得坚定住。

后来我又得到《法正人心》这篇经文:“我们大家都是在做好人,对社会、对人类是有益的,为什么就不应该有一个公正的合法环境呢?”看到此,我豁然开朗:我们坚定要自己的公正合法的环境没有错,不是干扰什么社会秩序,没有罪名,出去是无条件的,而不靠写这个写那个出去。

特别是有一个同修告诉我说,《精進要旨》〈悟〉那篇经文中的“为钱而生,为势而毙”的那个“势”是“势力”的势啊。我更清晰了我们面对考验就得不畏强权,放下生死。谈起来容易,在漫长的迫害中,在生死的压力下,我几次都觉的自己心慌的了不得,觉的好象走不下去了。可是每一次我想起师尊在《溶于法中》讲的:“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对呀,我就不断的背,不断的变,我就提高上来了,邪恶就够不着我了。

依靠着对大法的坚信,我不断的背法学法,丝毫不敢怠慢,早晨一起床,我就一边干活一边背,晚上在床上无论自己怎么累都默默的背法一个小时左右。会背多少背多少,一篇又一篇,一遍又一遍,由于我不断的背法学法,我意识到另外空间的干扰很大,就特别注意,早晨起来就背“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转法轮》)坚信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只要自己想过就能过的去。是大法的力量使我坚定正念、没向邪恶妥协,直到闯出魔窟。

2、魔难中更要向内找,才能走出魔难

在被非法劳教初期,有一部份学员被所谓“转化”了,还坚定的学员就指责他们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几乎是怒目而视,可不久自己也被所谓“转化”了。

我没有那样做。一是我自己的心路历程使我明白,一念不正就容易出问题,走过来不容易;二是从《坚实》这篇经文中,我明白会有同修受到另外空间的干扰,但最后他们大多能走回来。我一方面和她们在法理上交流,一方面看看她们是哪颗心没放下才造成这种情况,大多数是怕、争斗、怨恨心、亲情过不去造成的看到这些方面,我就审视自己在这方面是否执著太重,就特别注意修自己的这些方面,实际上每一次也都是我向内找归正了自己的言行后才从魔窟中闯出来的。

向内找真的是法宝。目前,还有些同修对被邪恶控制的人有不同程度的怨恨心理,抱着仇恨心理怎么能走向神、走向圆满哪,快放下吧。

3、不要有好奇心,不到别的气功师场上听报告。

一些学员被强制“转化”后,邪悟了,帮邪恶“转化”其他人。面对她们,我采取的是平静的心态,首先告诉她们这样做是错的,如果没听進去,就不多说,就自己心态祥和的背法,坚持她们的什么东西都不要。特别要保持祥和心态避免她们以此攻击不“转化”学员是修的不好的学员,争斗心那么强,以此来欺骗学法不深的学员。

一次邪恶把我弄到洗脑班“转化”,我就心里想:“好人听着好的,坏人听坏的。”我表面向前看着,实际上心里一直在背着法,使我更加知道自己的坚持是对的。我觉的有一部份学员在压力下感觉不好过,就想给自己找出路,抱着好奇心想看看别人怎么悟的,就象手表,掺進一个其它零件就坏了,就象听了假气功报告一样,从耳朵往里灌,功就乱了。

4、彻底走出旧势力安排

我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受到“大法学员不免牢狱之灾”的预言干扰,承认了迫害,甚至有潜在的经受狱中考验修的高的想法,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没有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把劳教所当成自己修炼的场所,甚至认为自己走出来早,魔难少,后走出来的魔难大,好象是每个人都要经过非法关押这一关似的。

同时默认了邪恶的论调“外边的法轮功学员日子更不好过”,错误的认为外边的学员,做大法的事怕被抓,不做又放不下,还需要面对亲人、社会方方面面的压力,不如自己在家里边清静,就想怎么修好,完全没有视自己为正法弟子,不管达没达到证实法的目地,只管自己修炼。

5、证实自我是我屡遭迫害的一个原因

我第一次正念闯出魔窟后,人心不断膨胀,以为自己哪方面都修好,是走在前列了,加之一些同修的溢美之辞,使我没能及时向内找归正自己,干事心、显示心骤起,多次与同修交流中,大谈自己走出魔窟的经历,不同程度的渲染了气氛,虽然出发点是想让同修都出来,短期内还真看到了一些“效果”,但交流的基点不是证实法,骨子里还是自己行、修的好,实际上是一种把人引向学人不学法的破坏法的行为。就象《转法轮》书中讲的那种叫人信他不信宗教的人,虽然初期也告诉人怎么做好人,实际上起的作用就是魔起的作用。虽然在一次交流中同修的矛盾冲突中有其所觉醒,但认识还不够深刻,导致了后来自己被迫害。特别是魔窟中有的同修看别人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做,一定要以法为师啊,千万不要跟着人走啊。

6、来自学员内部的干扰最不易觉察。

面对邪恶我们明确知道他们的目地,可是来自同修的干扰就比较不易觉察了。在最后一次被绑架迫害前,明显感到自己学法少,学法时间都被挤没有了,应该静下来调整调整了,但不由自主的随这个同修说:有几个同修来了,想和你见一面;那个同修说:我哥嫂有病,我想让他们学大法,我讲的很不到位,你来吧……好象哪件事都应该去,实际上都是不同形式的干扰。由于学法少,人心自然就膨胀,干事心就强;最后连一个以帮亲人得法为名找书看的“常人”的漏洞百出的欺骗都没有识破,导致自己被绑架,资料点被破坏,一名同修失去生命,教训是惨痛的!

7、同修是一个整体,一定要互相帮助,共同提高。

我深深的体会到,同修是一个整体,特别是魔难中,同修的一个坚定的眼神、手势、一句清醒的法理,都会起到好的作用。

三、在救度众生中修炼升华,走出自己的路

二零零四年,我断续绝食一百八十多天,同时坚持发正念、背法和不断向内找,被“保外就医”,走出了魔窟。后由于邪恶的干扰,不得不流离失所了。

二零零五年七月,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在工作中、在生活中及偶然相遇的人,我就主动找话题跟他讲真相、劝三退,由于当时愿望比较强烈、正念比较足,师尊安排的机缘很多,吃饭、办事排队、坐车、走路,只要有机会我就讲,“劝三退”成功率很高,很少有不退的。我首先根据不同的人拉起不同的话题,但不论怎样,我都尽量在短时间内以轻松自然的方式让对方知道最大的信息量,内容包括大法美好、洪传世界多国;中国历次运动都平反了,现在正义律师为法轮功鸣不平、说公道话;共产邪党假抗日、真卖国、迫害死好多好人,天理不容,好人脱离它才能免受株连、才能保命平安,这样信息量就够了。当然时间特短时就单讲某方面,能讲多少算多少。在讲的过程中,在用词、语言、语调上我都根据不同情况选择着用。特别是告诉对方历次运动都平反的意思,是让世人不跟邪党走、对大法抱有良好希望,告诉他律师为法轮功鸣不平,目地是破除邪恶灌输给世人所谓法轮功违法的说辞与误解,容易唤起他们的正念。为了讲好真相,讲好三退,我看了好几遍《九评》,而且上面好多具体例子、数据我都用心记,增强了说服力。《解体党文化》一书出世后,我又反复努力记忆,针对不同的言论,大多能知道其受了哪方面的毒害,有针对性的讲,效果很好。有的众生明白真相后的表现真是很感人,一个营业员竟然以合十的方式与我惜别;一个同乘一辆车的乘客,下车后使劲儿向我挥手。

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外,我在法中悟到,亲朋好友、周围的人都是缘份较大的人,大法的洪传方式就是“人传人,心传心”,同时我还比较善于表达,还占着平时与亲友互动比较好、威信比较高的优势,还有这样安全系数也高,我就利用周末采取走亲访友的办法,一家一家讲真相,无论去哪个亲朋家,我都精心备上一份礼品,拉近与他们的距离,他们大多都感受到我是真心关心他们,由于时间比较充份,加之气氛也好,接受都比较好,一家一家退,有时不只一家一家退呀,我去哪里有缘的人就往哪里聚,我知道是师尊的巧妙安排。对于退了的人,我都告诉他:告诉你最关心的人,别让他们受损失,后悔药没处买去。有的说:“我得把我妈我姐救了。”有的先退了的,帮我劝别人退。同时我还给他们带去《九评》、真相小册子、神韵晚会等,告诉他们资料的珍贵,要多让人看,这样一来呀,亲人都觉的我好,有人情味,自然就说起我跟他们讲的了。对于想学大法的亲属,我就给他们师父的讲法光盘,有几个还送她们MP3,我想,即使他们不能走入修炼,那里的《九评》、《解体党文化》、歌曲等对他们及周围的人也有好处。几年来,我每月挣的千余元工资中,除维持自己最低的生存标准,攒一部份还债后,相当一部份都用在这方面了。

同时我也体会到了一切智慧都是师父给予的,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的过程,讲好时生出的欢喜心,讲不好时情绪低落体现出的名利心,头脑中反复回忆一个讲真相成功片段时,那不是欢喜心、显示心的表现吗?遇到不接受的,那个担心、怕心就出来;三百、五百的记着自己讲退的数量那不是名利心、证实自我的心吗?想讲又不敢讲的那个突破过程不就是一个放下自我的过程吗?通过几年来面对面劝三退的过程,我发现众生不接受大多是自己执著心强、不纯净造成的。所以要想更多救度众生,就得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达到目地。

几年来,我也深深的体会到,正法修炼中不光讲真相是修心过程,生活中、工作中、在社会交往中都有修的因素在,周围人的表现都不是偶然的,遇到任何事都应该向内找才对,越及时越好。

我发现,凡是我周围人的缺点,特别是引起我心动或耿耿于怀的都是我有这方面的问题。比如:曾经与我配合工作的一个女孩,什么事一不对心意或触及到她利益时,立即就生气,我就看不好她这点,就想:怎么不好好说呢?可是过不久,我发现我自己就存在这方面问题;还有一个同修,别人说他争斗心强,我觉的也是,可是我在常人工作中,发现领导乱批评我时,我即使表面没怎么样,内心却在抵触着、与其争辩着,我发现自己的争斗心太强了,而且还如此隐蔽。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再也看不到同修争斗的表现了。还有我的显示心重,周围就有这样的人,让我看到他们的表现找自己,真得时时修心性啊。

还有一个认识特别想和同修交流,那就是《明慧周刊》对我的帮助太大了。同修每一篇法理清晰的文章都使我受益匪浅。在修炼中,我发现过长的魔难都是我们没悟上去造成的。被迫害后,我全身浮肿很长时间,受《明慧周刊》中一同修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那篇文章启发,我就想这病业也是旧势力安排的,不允许迫害我,一瞬间身体消肿了;还有执著圆满这颗心,好几年了才意识到,尽管我很早就背下《去掉最后的执著》,可就是没和自己联系起来,直到从周刊上看到同修把执著圆满的表现写出来,执著结束时间,怕圆满不了等都是执著圆满的表现。原来我只是盼望早日成神升天当成执著圆满了。其实怕圆满不了那是多么明显的执著啊?可就是没自己悟到;几年来,老觉得时间不够用,收拾屋子怕耽误时间,回家看父母怕耽误时间,干什么都怕耽误时间,几年来一直就这样,前一段时间就怕下班晚,一上班就为早下班做准备乱忙一气,几乎都不知道干什么好了,自己也知道状态不对,可就是找不明白,最后在周刊上看一篇文章“看同修文章去自己执著”才知道只是执著时间的另一方面,找对了,这个不好的状态才消失了,所以我觉的,还不重视看周刊的同修,及时看看周刊,一定会受益很多的。

就写到这里吧,其实在写这篇体会的过程中,也是修去自卑心的过程。刚开始不想写是因为近一段时间太松懈,自己住的屋子都不愿意收拾,讲三退也不如以前,不想写,实际是自卑心的障碍,我真的感到了每一个正法弟子的修炼史,都是一部辉煌的历史。

今后,我要更加努力学好法,去掉怕心,不让人说等人心,救度更多的众生。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