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除邪恶 善心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我今年五十一岁,在大法中修炼十多年了,经历了风风雨雨,更加感受到我的幸运和大法的伟大。今天我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我的修炼体会。

一、得法 体会神奇

一九九五年十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去一位大姐家串门。我有幸听到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听一遍什么也没记住。我就把大姐请的《转法轮》书借回家看。连看了三遍,就象师父讲的:“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伴随着他的思想会来个升华,他的心情会非常激动,这一点是肯定的。”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

后来我找到炼功点,学会了五套功法。一天凌晨我在家打坐,还不到十分钟,我就定下来了。感觉腿也没了,手也没了,只有自己的思维。真切的体会到了师父讲的那种美妙的感觉。

经过暂短的几个月的学法、炼功,折磨我几十年的病痛彻底的消失了,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感受到宇宙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师父的每一句话都让我深信不疑,也为我今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反迫害 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集团疯狂的迫害大法,面对铺天盖地的欺世谎言,作为大法弟子,要走出来证实大法,揭露邪恶的无耻谎言。我和几位同修运用公民的合法权益到北京上访,被当地接回非法拘留一个月,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当时有三十六名同修被送到当地劳动教养院。警察强迫我们看邪恶编造的录像,当时同修们特心齐,全都低头不看。只要警察迫害一个人,同修们全都站起来抵制,没有一个配合他们。警察又使出新的花招,让我们每天早晨四点半到外面跑步。跑几天后,大家说:再让我们跑步,我们就炼功。警察一听,就不让我们出屋了。我们就在监室里学法、背《洪吟》,每天早上在各室炼功。当时我们悟到,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威力大,邪恶就不敢动我们。

一天一个恶警查监室,一看我们都在炼功,把同修一个个都给推倒了,还打了一个同修两个嘴巴,最后这屋里就剩下我一个人炼。警察说:再给你最后三分钟,否则就......。我睁开眼睛笑着对他说:我一定得炼完。他就往下拽我的腿,怎么也没拽下来。我还是乐呵呵的对他说:你走吧,我一会儿就炼完了。他看我一直笑呵呵的,无可奈何的走了。我领悟到是大法弟子的正念和善良,解体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在那个邪恶的黑窝里,即便失去了人身自由,我们也要证实大法。我们开始给警察和政府有关部门写信,写我们炼功受益的亲身体会,写我们上访没有错,让他们无条件释放我们。后来警察没收了纸笔。我们三十六名同修,在一块床单上,用手指血写上: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师父清白!邪恶一看气急败坏,软硬兼施也转化不了我们,就把我们这三十六名同修都送到马三家劳教所進行迫害。

第二次進京证实大法,被恶警绑架回当地看守所非法拘留二个月,又非法劳教三年。当时有十名同修被送马三家,警察用手铐把俩人铐在一起,当扣到我时,我说:我不是坏人,我不戴。警察说:你咋特殊呢?人家都戴了。我说:我就是不戴。两个警察强行给我扣上,扣了三次手铐都自动打开。警察自语道:手铐坏了,便宜你了。我回了他一句:我说我不戴。后来警察用那个手铐把另一同修扣在车凳腿上。

再次到马三家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我知道大法弟子无论身在哪里,就是证实法,不配合邪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警察让我们学太极拳,我说:我一着急上火,耳朵什么也听不见。警察带我去医院检查,医生把我的眼睛用布盖上,开始做检查。我心里想,你们检查不了。这时就听医生说:机器怎么不动呢?又告诉我:你什么也别想,配合一下。我心想你们配合我吧,然后开始背《论语》:“电脑再发达也无法和人脑相比”。就这样机器一点反应也没有,又换了另一台机器还是不行。最后他们说:机器坏了,不好使了。陪我去的警察亲眼所见。

我深知大法的超常,且亲身受益,所以无论怎样的邪恶艰险,都迷惑不了我对法的正信。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给同修传经文,真诚的给警察讲真相,邪恶受不了了,在师父的呵护、点悟下,我正念闯出了劳教所。

出来后我把医院检查的事写信告诉当时陪去的警察,他明白了大法真相,特意给我打来电话说:谢谢。从那以后,我就用寄信的方式给本地、外地的公、检、法部门写信,只要找到地址、姓名,我就抱着一颗善心写,一直坚持到现在。

三、平衡家庭 开创修炼环境

刚从劳教所回来,丈夫对我两次去北京证实大法不理解,不让我与同修来往。我知道大法弟子的亲人,这些年在邪恶的环境里也承受了很多。在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大法弟子在那里都要做个好人。我在生活上关心他,善心的把他当作一个众生来对待。一开始先给他讲一些能听懂的真相,丈夫爱看电视,我就智慧的利用吃饭时间放真相光盘,我们一起看。慢慢的他明白了,不再反对我与同修来往了,逐渐同修来我家他还热情打招呼。

一天早上,公安局和国保大队有七、八个警察来敲门,我在屋里发正念,丈夫不给开门。十来分钟警察就下楼了。丈夫在屋里呆了一会儿,就下楼看情况,发现有几个警察在街边的商店里监视。警察看到我丈夫,就从商店出来拉着他,说要上我家喝点茶水。我丈夫义正词严的对警察说:有茶水也不给你们喝!你们都是土匪,是执法犯法,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要是总经理我全要炼法轮功的干活。你们再没完没了的到我家骚扰,别说我不客气。转告你的上级,如果谁敢强行闯入我家,那就让他站着進来躺着出去。几个警察灰溜溜的走了。

现在丈夫帮助做了很多证实法的事,骑摩托车带着我往返二百多里路去发真相资料,还在公众场合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这是一个生命的本性苏醒了。

四、正念足 师父就在身边

二零零四年,本地一同修去外地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劫持在外地看守所。我和另一同修,还有被劫持同修的亲属去探视。我带上“九评”光盘和真相小册子。上午九点左右到达看守所,我与同修直接上楼。值班的警察问我们上楼干啥?我说找所长见人。到了楼上挨个屋里送上真相。在等待接见时,突然来了很多武警,一字排开,把我们包围住,警察还扛着摄像机。所长站在台阶上问:都谁上楼了?值班警察指着我和同修说:就那俩人。这时我的心里非常平静,告诉同修: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请求师父加持。摄像机围着我们照时,我们同时想到照不上。和我们同去的有四个人被他们连踢带打的抓上车,而后又叫我和同修上车,我俩异口同声的说:不上。就这样邪恶的警察开车走了。

在那惊险的时刻,我们相信师父就在身边,我们没有怕,有惊无险的打车返回。真正体会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五、善心救度有缘人

二零零七年,我们社区楼房改造,施工人员都来自外地。我明白这都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我每天都去给施工人员讲真相。他们问什么,我就给解答什么,效果非常好,很多人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施工完后,要做试水检查,施工人员从一楼挨门挨户的敲门要用水,因为这得好几吨水,所以谁家都不让用。等敲到我家时,他们认出了我,问我:他们谁家都不让用,你家行吗?我爽快的说:行。可丈夫拉着脸子有几分不乐意。我想:这些人都是我的有缘人,我要让他们知道大法弟子和别人就是不一样。他们把水管接好,打开放水阀门,一看水表这些人惊喜的说:他家的水表不走字。等以后我自家用水时,水表又正常走字了。丈夫亲眼目睹这一神奇,我对丈夫说:这就是我们师父讲的:“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

修炼十多年来大法中神奇和超常的事太多了,要写的也很多,这只是修炼中的一部份体会。我要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

因水平有限,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