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要正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当时在一个同事的劝说下不大情愿的跟他一起去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休息时学员们纷纷去辅导员那里请《转法轮》、炼功带等,我心里出现不好的思想。到九天班即将结束时,我碍于面子也请了一本《转法轮》。不过自此以后,我也每天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

炼功第一天,长期困扰我的便秘毛病明显好了,接着睡眠也有明显改善,逐渐的原来多梦的问题也不复存在了,而且时常看到眼前一片红光。周围学法炼功的人一天天的多起来,真是“修者日众”。这时我已明白了,法轮功不同于其它气功,它是佛法修炼,是正法大道。

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铺天盖地而来。我对师父没有丝毫的动摇和怀疑,心想可能是又一种形式的修炼吧。于是我也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

之后我也曾经被恶警绑架过。表面上是同修的家属在邪恶的利益许诺诱惑下供出了我们,被非法劳教一年。出来我也有怕心,但静思下来,修炼的脚步不能停。因为这是千载难逢的、千万年的等待;救人的脚步不能停,因为那是曾经的誓言。现在我将自己在这些年证实法中的一点心得体会写下来与大家分享。

一念之差带来的教训

那是零二年长春地区电视插播成功,邪恶疯狂的大规模抓捕大法弟子,我周围有好几个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我心想迟早有一天也要被抓(其实应该正念否定迫害),现在得多吃点,要不然到那里体力不佳可不行,又把书、炼功带、讲法带都藏了起来,只留一本《转法轮》,每天学法后谨慎收藏起来,不敢放在明处。

有一天,邪恶真从邻居家大墙跳進我家院子,叫我打开大门让另一警察進来,他俩進屋后说:“所长叫你去派出所一趟。”我说:“不去,有话在这儿说。”他们打手机,我发正念叫他们手机打不通。他们打了三次不通,后来一个到外面去了,另一个与我说话,我给他讲真相。不一会,他们叫来了他们的队长石海林,石海林進门什么也没说,一把抓起我的衣领连拖带拽的把我拖出五、六十米推上警车。

我当时不知错在哪里,向内找也没找到,后来看到《明慧周刊》上有一篇文章谈到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都会被邪恶利用迫害。我这才如梦方醒。

回想我当时的一思一念,那不就是自己在为去劳教所做准备了吗?反思自己正如师尊所言:“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千真万确呀!是自己的怕心招来了魔难。师尊还讲过这样的法:“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就这个问题而言,不单一思一念的错,邪恶叫开大门就开大门,这不是听从了邪恶的指使了吗?《明慧周刊》刊登的一位同修文章悟的好,开了门,就等于被邪恶打开了第一道防线。确实如此,修炼人的一念之差就会带来不同的后果。结果我被邪恶送去劳教所迫害一年。这个教训真是非常深刻的。

正念显神威

零七年的一个早晨,一便衣民警发现一真相粘贴认为是我所为,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遵照师尊的教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坚决不配合,赶紧向内找,调整好心态。任凭他们怎样的疯狂,我就是全身心的发正念,清除此派出所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派出所十几个民警進進出出的轮番让我撕真相小册子,让我骂师父,让我说出姓名,我一概不听、不答、不配合。他们恼火了就骂我,抡起巴掌要打我,我一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默默的背法,背法让我发现自己有急于求成之心,于是调整心态归正自己。

只见他们抡起的胳臂停在半空下不去,后来他们张口骂我,突然说“脑袋好疼”,骂声停止了。快下班了,他们说:“不说送你去国保大队。”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持续不停的发正念、背法。下班时间到了,他们说送你回家。我走出派出所,发现他们几个人跟踪我、有开车跟的、有骑摩托车跟的、有在房后、墙边躲闪的。我求师父帮我甩掉他们,让他们看不见我,经过两次周旋,最后在明晃晃的路灯下打车离开了他们的视野。

我从一开始修炼就多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书中所写的修炼人所要出现的状态我也都亲自见证了,同修们几乎个个都有自己的亲身经历,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我要说的是,我对大法深信无疑,师父所言句句是真实的,我们要一定要相信大法,相信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