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逃脱器官被活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二日】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书籍——《血腥的器官摘取》越来越被世人所接受。书中详尽的论证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善于抵赖和狡辩的中共对此也不得不三缄其口,唯恐任何的反驳都会进一步引起世人对此事的关注。然而这阻挡不了世人对中共本质的认识,越来越多的见证者站了出来,公开指证中共这一惨绝人寰的兽行。

明慧网转引瑞士第二大周报《星期天报》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的一篇报道,是对法轮功修炼者刘巍的专访,从另一个侧面披露出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报道中说:

“‘您的家族中是否有遗传病?’当监狱的医生问刘巍女士这个问题时,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决定她自己生或死的问题。”

后来的许多事情都表明,刘巍差点儿成了活体摘取器官的牺牲者。就象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在他二零零九年出版的《血腥的器官摘取》中所描写的一样:中共在过去的几年中杀死了众多法轮功修炼者,并摘取了他们的心脏、肾脏和肺。盗取器官弥补了中国自愿捐献器官的不足。

“刘巍在不同的监狱和劳教所共度过了十六个月。那些日子,她被酷刑折磨,每天被逼织毛衣十五个小时,还强制不让睡觉。她遭受这些迫害只是因为她修炼法轮功。”

“‘在监狱里没有人关心我的健康。’刘巍回忆道,‘可是我却必须去一个医生那里进行五次体检。’这位文弱的女士被抽血,医生用超声波检查她的心脏和肾。”

从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出,刘巍所受到的体检是严格的。她当时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被体检”是中共为了对她实施更邪恶的迫害,直到她知道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在中国大规模存在的报道后才联想起自己的遭遇。显然,她的“器官质量不好”成了她逃脱器官被活摘的唯一理由。

中共有严格的保密制度,它根本不会想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能够曝光。从迫害开始到知情者站出来揭露,将近七年的时间内这种罪行都在持续的进行着。然而,罪恶一旦曝光,一些经历者也都公开的站了出来揭露中共的这一暴行。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一位知情者亲口描述了他亲眼目睹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

这位知情者说:“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反正是一个挺保密的部门,派了两个,一个是解放军沈阳陆军总医院的一个军医,还有一个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具体反正一个是岁数大的,一个年轻的,在某、某,就是给她送精神病院的一个手术室,然后进行一套东西。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然后她就嗷的大叫一声,……这个时候,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还继续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

证人还说,被活体摘取器官的这个法轮功修炼者是一位老师,她的儿子当年才十二岁。在这之前,她受过很大的羞辱。活摘的地点就在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时间是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历时三个小时……

人们常常为自己身体某一个器官有病而忧愁,谁不希望自己的身体器官都是健康的呢?可是在中共的迫害下,那些身体健康者却被中共肆意地活摘了器官,而那些器官有残疾的人,他们却因此捡了一条命。如此违背情理和常规的事件也只有中共能够干得出!发生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的这类中共兽行,还不足以让中国人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吗?中共这个邪灵是世界人民的公敌!

解体它,是每一个人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