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与旧势力签约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师父告诉我们:“很多事情旧势力就是这样安排的。当然安排这件事的时候学员本身并不一定知道它是旧势力,那时候师父还没有提出它是旧势力。他就这样听任安排了、就这样约订下了。那时有些就以为是应该这样做哪,就签订了一些什么东西,到那个时候这就是它们迫害的把柄。”[1]

我在去年底就亲身经历了师父这段法中讲到的,当时没写出来是我以为同修都知道,师父讲的法里都有,就没想写。前几日与同修交流到此事,同修要我写出来,对同修也许有个借鉴。下面就把这过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睡觉很实,极少做梦,可去年底一个夜里做了一次梦使我记忆犹新,说是梦里可那不是梦,有两个高高大大的穿着古式黑衣服的人到我跟前说:“你时间到了,走!”(不是用嘴说,是带有声音的意念)我手摆了一下(做不同意的动作),心里想凭什么?他们知道我想什么,就打开一张A4大小的白纸,告诉我,这是我与他们以前签订的,上面具体的字我看不清,瞬间他们把历史象录像片一样倒回来,让我身临其境的清清楚楚的看到当时我在这张纸的下半页落款处按手印的镜头,是左手食指从左向右转着沾的红色印油,然后就在那落款处用沾了印油的左手食指从左向右转着按上去的手印。紧接着两个黑衣人就把毒药水灌到我嘴里去了,不是象人类这边把药水对着嘴灌,就是一下子毒药水就到了嘴里,从我嘴里不由得就咽到肚子里去了,当时就觉得食道管灼热的烧的感觉,顿时感觉人很晕有些站不稳,其中一个黑衣人说:“没关系,你就这样平稳的睡过去了。”我想不行,我还有那么多人没救呢!就这一念后,当即就醒了。

梦醒后身体感觉到和梦里一样,晕的很。就想我不承认那与旧势力签订的一切,就想我一定听师父的话我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彻底否定它。

起来先上个厕所,再发正念时间好发的长一些。起来路都走不稳,扶着墙才能走,人就是想睡,但心里很清楚不能睡,一睡就会睡过去了,我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回房间后,我双盘发正念:“我要彻底撕毁、全盘否定与旧势力在无知的迷蒙中签订的一切,我修大法了,就走师父安排道路。求师父加持,我的一切都听李洪志师父的安排,谁说的都不算谁安排的都不要!”开始有些坐不稳随时要倒一样,就想我有师父在管有师父法身看着呐,就始终坚持着坐正。就这样发了四十几分钟的正念后,身体恢复正常了。我真切的感受到师父真的时刻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放下人心、放下观念,不管多大的事师父都能为我们做主,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试想全盘否定与旧势力签订的一切,旧势力也是神啊,一个小小的人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能力否定得了,能逃过这生死劫难?是因为我修了法轮大法,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3]是师父看到我坚定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就为弟子做主,保护了我,又帮我解决了与旧势力的签约。

在这二十年的修炼路上虽有苦有难也有甜,更多的是对师尊感恩!在此我真心的说一句:“能做李洪志师父的弟子真好!能当上大法徒助师正法真幸运,不管经历多少,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会选择做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这是我生命的荣耀。”

通过这次交流,我们也解开了有一些修得很不错的同修为什么突然离世的疑惑,我们想也许是有这样的签约,就被旧势力拖走了,从而造成突然离世是其中一个原因吧。这事写出来也许能给同修在遇到类似关难时有一个借鉴。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敬请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