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一思一念 否定旧势力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我是一个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七月,我高中毕业,看到《转法轮》,但是真正既修心性,又炼功,全身心的投入大法修炼,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后。

得法之初,勇猛精進,把大法摆在第一位,心里只有法,平时一有时间,就学法,每天早晨,风雨无阻,炼五套功法。打坐的时间也从咬牙一秒一秒的坚持到能打坐到两个小时。身体变化也很大,皮肤变的白里透红。那时候,积极参与洪法,觉得只要有口饭吃就够了,对名利看的很淡。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迫害大法,我曾先后二次進京,证实大法,先后多次被非法关押到黑窝中。从黑窝出来后,经济上受到了很大迫害,物质上,可以说当时是一无所有,还欠下了很多外债。而导致这一切,我向内找,发现是自己的一念之差所致,因为我当时想只要有口饭吃就可以,正因为这一念之差,旧势力在经济上迫害我。这样,父母亲友都不理解,对大法的态度也不太好。

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悟到要否定旧势力在经济上的迫害。于是,我去找工作,从一点一滴做起,工作之余我不忘学法炼功发正念。前三年,一直经济上很紧张。在第四年开始,我经济上有了大的起色,以后的几年,每年加两次工资,甚至直接就拿年薪,现在一年收入达到几十万。这是修炼大法,改变了一念带来的结果。然后我通过这种改变,向父母亲友讲真相,使他(她)们明白了法轮大法好,并退出了中共邪党。

下面我讲两个修炼小故事,自己所思所悟,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人中走出来。

(一)归正一思一念 买房的定金被退回

二零一三年五月份,我和妻子一起去买房,本来看中了一套房子,我们也从各方面比较了一下,无论地段,还是房子的格局,资源配套,方方面面都是比较满意的。当时,她想去看看别的楼盘,比较一下。

后来,我看中了另外一个楼盘的房子,山青水秀的学区房,当时,她没有反对,我就交了两万元认筹定金。当离开时,她后悔了。她还是想买原来的房子。我当时反省自己,没有考虑她的想法,就发出一念:定金不要了,给她买原来的房子。实质上这一念是不对的。但当时我还没意识到。但是,妻子想要回那两万元定金。我们虽然去尝试要回,甚至还想办法找常人帮忙,但人家都不同意退。而我时间又很紧,要离开这个城市,去出差了。这件事就暂时搁浅。

后来,我意识到,我是修炼人,用任何常人的手段,找任何人帮忙,都没有用,我来主导,我意识到有旧势力的因素的干扰。我内心发出一念,否定这种安排。这些钱都是我的血汗钱,是我的不丢,如果再干扰,就是在迫害大法弟子,要被清除。非常神奇的事发生了,没过多久,售楼部的职业顾问主动打电话来,最终把两万元定金一分不少的退还给我们。

有师在,有法在,把心摆正,归正一思一念,正念正行,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二)正念正行 否定迫害 我的护照办下来了

二零一二年年底,由于我的工作成绩优秀,公司奖励我出国旅游。刚开始,我担心不能把护照办下来。二零一二年夏天,我去当地出入境管理处办过一次,后来被拒绝了。他们的理由是:“加入非法的气功组织”,当时,由于怕心,我没有否定这种迫害。

作为大法弟子,从法中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怕心。作为大法弟子,有法在,有师在,怕什么。“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遇到问题,不要逃避矛盾,不要绕开走。我悟到是需要讲真相了。于是,我再次到当地出入境管理处去办理护照。填表,照像。当工作人员打开电脑时,看了我的资料,不愿帮助办理时,我马上否定,并开始讲真相。我说,“作为公民,我有权利要求办理护照,如果不办理,请拿出文件来,哪一条说明不能办?”“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曾经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劳教所,我现在堂堂正正的出来了,是中国的一个公民,为何不给我办?”后来,办理护照的公安说,“这是国保大队的吩咐,你去找国保大队……”

当时,我克服怕心,去找国保大队的警察。那天,国保大队的警察都不在。我又回过头找到出入境管理处的警察,强烈要求办理,通过讲真相,大厅的工作人员明白了真相,明白了他们那么做是非法的,明白了法轮大法好。

讲真相起到了效果。出入境的警察给我拨通国保大队的大队长的电话,国保大队的大队长奇迹般的授意他们办理。

当时我很高兴。就在我心生欢喜时,国保大队的警察又打电话给出入境管理处的警察,要等国保大队的大队长签字才能办理。当时我悟到是刚才生出了欢喜心,被邪恶钻空子了。我马上否定,要求他们一定要帮助办理,否则损失要他们负责。

当我出了出入境管理处的大门才十几分钟,接到了国保大队的警察的电话,要我去公安局一趟。我悟到这对我是一个考验,去还是不去?是否会被绑架?我心里在犹豫着、担心着。我在公安局外面徘徊着,我请求师父帮助,正念加持。在我发完正念后,我再次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

国保大队的一个警察接待了我,问了我的一些基本情况,最终问道,“你还炼法轮功吗?”我当时想,正念否定,不配合他,不入他的圈套,就是不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于是我从侧面和他讲真相。我讲到“文化大革命”被平反后,当初那些迫害的革命小将后来被处决了。从侧面告诉他,如果继续迫害大法弟子,以后会被清算的。后来,他就记录下来,“法轮功以后会被平反的”,当然,这是他的理解,因为共产邪党是要被清算的,没有资格给法轮大法平反。

他记录下这些后,也没多说什么,就结束了谈话。我问他,我的护照什么时候能出来。他说一般需要半个月。由于中午他还没吃饭,他和我一起从公安局国保大队出来。我看着他为了这事,饭还没吃,本想请他吃饭。但转念一想,作为大法弟子,一定要走正,就和他告别了。我想我该办的都办完了,下午还得赶路。

离开之前,把收据和取护照的单号留给了一个亲戚,等半个月后,让她帮我去取。然而,半个月后,等我的亲戚到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去取护照时,他们说,还没有下来。我当时要我的亲戚把电话给那公安,我和他对话,他不肯接。我要我亲戚找某某某,他们说不在。而我因为工作,在几千里外出差,也无法和他们直接对话。我让我亲戚问他们,什么时候能下来?答复,等电话。

非常不巧的是,我的手机遗失在出租车上,而当我意识到时,出租车已经开走了,我非常懊恼。因为最关键的是,手机上存有出入境管理处警察的电话,还有国保大队大队长的电话。我当时很失落,意识到有邪恶因素的干扰。我向内找,是不是哪里还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

难道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有个声音好像在说,“放弃吧,别办了”。“不,不行!办护照是堂堂正正的事情,为何不办?”

当我坚定要办理这一念时,我突然想起来,我曾用另外一个手机给国保大队的大队长拨打过,我翻看拨打电话的记录,我找到了他的号码。于是,我拨打了他的电话,他接到我的电话,什么都没多说,说:“我现在在外面,我回去后就去给你办”。

过了几天,我让我亲戚主动去问,国保大队有没有签字?护照有没有下来?当得知还没有时,我就继续给国保大队大队长打电话,我催促他给我办,他说:“好,我去帮你办,我把手里的事办完了,就把签字送过去。”作为大法弟子,我是堂堂正正的,为何不给我办?不办理是违法的,是见不得人的,那我一定保留追究的权利。在另外空间,一定是邪恶在干扰,我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并且请同修帮助发正念。

在人这一面,我坚持和国保大队大队长打电话,他被逼急了,说出了真实情况:“你办护照的事,我得向县里,市里,省里汇报,向各级610汇报,你也要知道,我端这个饭碗也不容易……好了,我去给你签字,把它送到出入境管理处去。”

在此期间,我接到公司领导的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很紧张,说公安局打电话到公司,说我是法轮功学员。领导很紧张,并说要向董事长总经理汇报,我向他解释了一下,说:“我主动找到当地公安办护照,他们只是核实一下出国的事宜,没关系的,不要紧张。”我想,作为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平时我在公司的善的表现有目共睹。领导知道我是大法修炼者,未尝不是好事。

公司这边,也不断的在催促我交护照。我又给出入境管理处的警察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时间一天天过去。直到放寒假,我回到当地,并继续给出入境管理处的警察打电话,这次,终于接通了。他告诉我,他这段时间出差了,出国了。

我把我的情况和他简单的说了一下,说:“按照办理护照的时间,半个月就应该办下来了,为何我的护照这么长时间还没下来?”他说:“你的情况特殊,没有国保大队的签字,我们也不敢帮你办理。等到你的签字下来,我这边还要经过各级审核,还要一段时间……”

我想,我不能承认旧势力的这种安排。我是证实大法的大法徒。人这一面,我义正词严的说:“办理护照,十五天就够了,有的人甚至几天就办好了,为何我的护照一个月了还没办下来?而公司在催促我们交护照,如果耽误我签证的时间,耽误我出国,你是要承担责任的!明天我亲自过来,找你办理,必须马上给我办好!”

第二天,我到出入境管理处找到这位警察,他带我到办公室,打开电脑让我看,还有好几个地方没审核。这时他直接打电话给护照制证大厅,说,某某某的证急着要,能否通融?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于是,我直接到省城出入境管理厅去拿护照。当天就把护照拿回来了,并迅速快递过去,办理签证。

经历了这一番周折,过程中干扰也很大,经过多次正念突破,最终,我成功的把护照和港澳通行证办理了下来。感谢师尊。

在办理护照的过程中,我悟到师父的慈悲呵护与正念加持,体会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的深层涵义。这个过程中,有曲折,有阻力,悟到讲真相是一把万能钥匙。背后是正邪的多次大较量。大法弟子的正念足,则念可劈山。

当我刚开始去办理护照时,有同修觉得可能办不成,也不敢去想。通过办护照,我悟到自己要归正一思一念,心一定要在法上,就能从人中走过来,就能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路,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

个人体会,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