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绝处遇大法 救人是本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今年七十一岁,是农村大法弟子。借此网上法会之际,将自己的修炼历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走到绝处逢大法

一九九五年,丈夫得了很重的心脏病,几乎整天住在医院里。一九九六年,我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了,刚上班半个月就查出得了胰腺癌。过了不久,儿子就去世了。

儿子去世以后,丈夫白天黑夜的哭。两个女儿回家,看到她们的父亲,眼皮老是肿的像两只核桃,也放声大哭。家里整天是悲声一片。我娘家嫂子学大法,就拿来《转法轮》让我也学。我说:我学不成,家里这个样,我心里不清气,学不下去。

看到丈夫整天痛苦的样子,我就对他说:要不你就看看嫂子拿来的那本书。丈夫说:不看,就是本气功书。我说:你看看,好就学,不好就不学,你就看看。丈夫就答应了。看完书后丈夫对我说:这个法得学,这是佛法修炼,你也得学。

一九九七年正月二十日,市里的同修来我村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丈夫先去看了一晚上。回来告诉我:明天你也去看录像吧。第二天晚上,我就骑着自行车,跟丈夫一起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回来的时候,就觉得骑车像在半空中走一样,不用费力,轻飘飘的就到了家。

得了大法,很快丈夫的病就好了,人也精神了。我们全家都得到了解脱,不再哭哭啼啼的熬日子。

二、师父给我送暖气

一九九七年腊月,我去参加市里举办的九天讲法录像班。通知上叫自己带着铺盖,但辅导员说:去年我去也没带铺盖,那里有暖气。我就没带铺盖。结果去了一看,睡觉的二楼没有暖气。外面有厚厚的积雪,窗玻璃上也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床是上下层的,下层的人都伙了铺,靠在一起取暖。见我什么也没有,一个同修对我说,上层那床上有我的一件狗皮褥子,你在那里还暖和些。我一点也没想冷不冷,用毛巾把两卷卫生纸一卷当枕头,和衣躺在狗皮褥子上。刚一躺下,一股暖风就从脚底下“呼呼”往上吹,吹得我全身发热。那时候不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我心里还想:这不是不冷吗?

过了三天,睡下铺的一个同修说:俺都是铺两床褥子,盖两床被子,还冻的哆嗦。你自己在上面“打灯笼”(方言,指没盖被子)怎么没听你说冷?我说没觉得冷,师父每天晚上都给我送暖气。

三、手铐自己开了

才过了两年多好日子,江魔头就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我的两个侄子一个在县公安局上班,一个在北京工作。“七二零”以后的某一天,两个侄子来跟我说:二大娘啊,别学了,人家不让啊。我说:这个法我是绝对不能不学。要是对你们有牵连,我就跟你们断绝关系,不连累你们。

二零零零年春天,我大伯哥家盖屋,我正在帮忙做饭,县“六一零”、派出所的人来了,把我抓進了洗脑班。一去就把我锁在铁椅子上,一个又高又大的恶人,一只手抓着我的头发,一只手对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毒打。我只听见“啪啪”的响,就是一点也不觉得疼。感觉自己的脸、头就是一堆棉花。我心里说:我是神啊,你怎么敢打我?!你打我你能受的了?!就这样一想,那人双手抱在胸前,弓着腰自己转了好几圈。到了晚上,他在窗外小声喊我:我退休以后就去找你,我也跟你学法轮功。我说:你现在就可以学。他说:不行啊,我现在不能学。我心里话:你可经着滋味了,我可不是一般人,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

洗脑班一间屋里关了七、八个人。一副手铐把我和二姑铐在一起。我对二姑说:我可不在这里,我要走。二姑说:怎么走?我说:那边南墙上有几个爪爪,咱从那里出去。二姑说:这样铐着怎么办?我满怀信心的说:咱求师父。到了下午,一个人给看守警察送来一扎酒。我想有机会了:让警察喝了酒睡觉。结果到了晚上,那警察就真的喝了酒,把门锁上睡觉去了。我正在想怎么打开门。这时一个同修大声喊起来:快开门,我肚子疼煞,要上茅房!那警察喝多了酒,莽莽撞撞就把门打开了。那同修去了厕所,我就对警察说:你快来给她(指二姑)敞敞铐子,她那么胖,铐子都刹進肉里去了。那警察就真的给她敞开了。当警察又睡觉的时候,我和二姑就从南墙头上跑了出来。

出来之后,我和二姑到了邻村一个亲戚家。亲戚家的大娘也学大法。大娘一看我还戴着铐子,就让她儿子找来钢锯想给我锯开。她儿子跟我说:光听着说大法神奇,我也没见过什么神奇事儿。刚说完,“嘎叭!”一声,铐子自己开了。我说:兄弟啊,你说你没见过神奇事儿,今儿你这可见到了。后来这个兄弟也得了法。

四、去北京护法

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我与同修一起想去北京为师父和大法讨回公道,结果半路被截回,又被关進了洗脑班。第二天,我丈夫的弟弟(他在村里做支部书记)就去把我保出来了。并告诉我,可别再去北京了,北京都戒严了。

又过了没几天,我觉得我还得去北京。就一个人坐大巴客车去了北京。不知道怎么去信访局。看到一辆警车上写着:有困难找警察。在公安部门口,有四个站岗的。我就去问:兄弟啊,上信访局上哪走啊?站岗的问我:你干什么啊?你是学法轮功的?我说:是啊。他就指着一个地方说:那边。我就过去了。一看,一屋的人。有人问我:你干什么的?我说:我是学法轮功的。过来两个人对我说:走,上车。

他们把我拉到一个四周全是铁栅栏的地方,里面的同修们正在背《洪吟》。只听有人喝道:别念了!就真的听不到声音了。我大声说了一句:别停下!我们是学大法的,走到哪里也得学法!接着大家又背诵起来。那个不让念的人钻到旁边屋里去了。

一会儿,过来一个人问我:你是哪里的?我就告诉了他。他把我拉到一个地方,我想盘腿炼功,那里的人不让。我说:俺学法轮功的,到哪里也得盘腿炼功。那人就是不让。我就把腿拿下来说:俺这功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盘腿也炼,不盘腿也炼。

他们不停的给我换地方。最后把我和一个年轻女孩关在了一起,女孩是个大学生。女孩对我说:咱来就是证实法,咱得盘起腿来炼功。俺俩刚把腿盘上,就过来一个男人,穿着皮鞋,“咔嚓!咔嚓!”踩了我好几脚。把我的腿踩青了一大片。又把女孩的手铐“咔嚓!咔嚓!”紧了好几扣,手铐刹進女孩的肉里,疼的女孩直哆嗦。我说:咱背师父的《论语》吧。女孩说:我背不过。我说:我背过了,我背一句,你背一句。我俩背了大概二十分钟。女孩说:不疼了。正好过来一个看守,我说:你快把她的铐子敞敞,你看把她的手刹坏了。他就真的给女孩松了松手铐。

后来我被当地镇政府接回来,又被关進了洗脑班。洗脑班要我写“三书”,我就写了一句:我保证一修到底!

五、劳教所里证实法

从北京回来后,我还是一心想着快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人。二零零二年,在一次发资料的时候,又被抓進了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关進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進了劳教所,每天不停的洗脑加酷刑,很多人违心的“转化”了。我不为所动,就是不停的讲大法的美好。有一天,一个狱警又恶狠狠的来问我:你还相信“真善忍”吗?我平和的对他说:你把“真善忍”这三个字找出个毛病来我就听你的。我说个真话我还犯罪?我善待你,叫你念“法轮大法好”保平安,我还犯罪?你打俺,俺就向后退、忍着,俺还犯罪?你说这个“真善忍”哪里不好?

在劳教所,因为我不“转化”,经常被关禁闭室。一天,一个犹大又来把我往小黑屋里关,还拉着长腔讥笑我:小道修炼啊——面壁!我随口回了一句:你有壁,俺没有壁!瞬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感觉自己从身体正中间出现了一道缝,身体不断的向两边分开,然后我就没有了,身体不存在了,真的没有“壁”了,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了,進入了“无”的状态。我悟到,只要大法弟子的心在法上,坚定的维护法、证实法,那么无论在什么环境里,时时都能体验到修大法的美妙。

六、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我们都是几个同修一起出去,有讲的,有发正念的,讲的效果也挺好。但是,我想老这样讲,就容易产生依赖心。我得走出去,独立讲真相救人。

那一天,我把自己撵出家门,顺着一条向南走的路去救有缘人,那里正在赶集。碰到一个人,开不了口,再碰到还开不了口。我心里急啊,我就求师父:师父快教教我,我张不开嘴。正想着,从对面一个推着自行车的男子走过来了,这个人有车子没骑,推着走,我能搭上话。我就上前说:兄弟,你赶集啊?我碰上你了,和你说个好事。他就问我什么好事。我就对他讲了三退的事,他爽快的退了队。我松了一口气,觉得比爬了个大陡坡都累。

再往前走,看到路东边有两个人在那里坐着闲聊,路西边是卖花的,一辆高级轿车停在路边,三个男人穿着很好,像是干部,在看花。我想:这些人不能讲,我刚出来,得小心着点。我就到东边去给那俩人讲真相劝三退。他俩也很痛快的退了队。我又拿出笔和纸,对他俩说:“我不会写,你俩自己把名字写上吧。”他俩就真的写上了,我又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有福报。他俩齐声答应:“中。”

我继续往南走,去寻找有缘人,一圈转下来,劝退了十几个人。等我再回到卖花的地方,看到那三个干部模样的人还在那里,挑好了花往车上搬。我想,这三个人看样子不是干部,是来买花的。不行,我得讲真相救他们。我就走过去讲了,结果他三个也很痛快的退了。当时我就想,这都是师父加持,都是师父在做。独立面对面讲真相真没有什么难的。

面对面讲真相,什么事都能碰到。

有一回,我去集上讲真相。看到有些摆摊卖线的,我就把真相期刊每个摊位发一本。刚发完,从东边过来一个人,一手把我刚发的真相期刊,从一个人手里夺过去,一手抓住我,嘴里还大声嚷嚷:“你先别走,你这上面都写的什么东西?!”我心里不停的求师父救他!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加持,心里一点也没害怕,镇静的告诉他:“你先别急,你看看这上面写的是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苏荣都在水里,这些人都是迫害真善忍的,这真善忍是宇宙真理,衡量一切生命,善恶有报。他们迫害真善忍,这不是都下了水了?”他“嘿——”的一声笑了,抓着我的手也放开了,我就趁机走了。

还有一个卖布的男子,我刚要给他讲真相。他就打断我:你先别讲,我给你提个问题,你能答上来,我就退。答不上来我就叫派出所来抓你。我笑着说:这还得等价交换。他问:“这个法轮功也挺好,可是为什么反党?”我说:“我们不是反党,是救人。那些入了党的人里头有很多好人。你是党员吗?”他说是。我说:“你是党员,你就该知道,那共产党宣言上不是写着,这个党是西来幽灵?幽灵是什么?不就是鬼吗?这个江魔头就是利用这个鬼迫害法轮功,迫害真善忍。真善忍是叫人做好人的,它迫害好人,那天理能允许吗?所以上天就要消灭这个鬼。你是党员,身上就附着这个鬼,你不赶快退掉这个鬼,那上天灭它的时候,你不就跟着陪葬?”他听后说:“我三年前就退了。”我说:“你这个兄弟,退了三年了你还来吓唬我。”他说:“我想听听你说的和别人说的一样不。”我说:“修大法的都是说真话的,不会骗人的。以后想着别再吓唬人了。江魔头迫害这十几年,抓了俺六次,关了俺三年,够俺受的了。”他嘿嘿笑着放我走了。

七、给上门骚扰的人讲真相

实名诉江后的一天,镇上来了四个人,在我家门口吆喝。我就出去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镇上综治办的(实际就是镇“六一零”的)。我一听就告诉他们:你们不要進来,你们是非法组织。俺是学法轮功的,你们不能来骚扰。他们就说要找我丈夫,一会就走。我想了想,得给这些人讲真相,就让他们進来了。

進屋后我先坐到了正座上,我当时想:到了我家我就是主人,我得讲真相,你们得听。他们都自己找座位坐下了。丈夫刚要开始讲怎么学的法轮功,怎么受益的。其中一人就说:“你先别说了,我说说吧。”他刚讲了两句,我就打断他:“你先别说了,我说。”我刚要说,边上另一个人就问我:“你为什么告江泽民?”我说:“你这个头起的好,我就是想说这个事。我为什么告江泽民?俺掌柜的(指丈夫)在单位里是中层干部,心脏病重的上不了班,整天住在医院里。按说他是公费医疗,可共产党根本不管俺,光俺自己拿钱住院。俺仨孩子都上学,没钱住院了,只好回了家。他回来什么活也干不了,那时候共产党没有管俺死活。俺俩学了法轮功,他的病就好了。你看看他,现在快七十岁了,和小青年一样。现在共产党来管俺来了,江泽民不让俺学了。”

边上的人又对我说:“咱得讲法律。”我说:“你还真是提到点子上了。现在的法律是‘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俺就是听到了这个法律,俺才赶快写了诉状,告江泽民。为什么告江泽民?是为了天理公道,也是为了救你们。你们都是受害者。你们想想,俺是做什么的?是学真善忍做好人的。不是偷啊盗啊,不是杀人放火的。你们帮着江泽民迫害俺,抓了俺六次,关了俺三年。俺从劳教所回来时,俺身上的肉都没有了,皮松的都象穿了一件皮褂子。俺不就是学真善忍说个真话?不就是让你们念‘法轮大法好’保个平安?你们就这样迫害俺。你说告他不告他?只告他没告你们是因为你们也是被蒙蔽的。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光在苏家屯就被江泽民关了六千多人,全是学法轮功的,他都给人家活摘了器官。他不得还命吗?俺告他,就是为了你们,为了所有被江泽民蒙蔽的老百姓。有多少人被江泽民蒙蔽了?还在天安门导演点火自焚,嫁祸给法轮功。薄熙来、周永康怎么進去的?遭报应進去的,这是天意,人不治天治啊。”他们再也没人吱声,站起来走了。

过了两天,他们又来了。我告诉他们:俺讲真相是为了救你们。我背一段《洪吟》你们听听:“我只是盼你走出劫难 真相是你久远的思念 在党文化弥漫的世间 别再被欺世谎言蒙骗 走好未来的路很关键 人都得在善恶间自选 因为天体正在剧变 因为旧的在解体 因为走向未来需要检验”[1]。现在有两条路叫你选:跟着江泽民走等着遭报应,还是跟着真善忍走避开灾难,你自个选择。有个瘦一点的问我:你是什么文化?我说:在人世间是小学文化,但是我学大法,俺师父就给我智慧。他们又走了。

又过了两天,他们又来了。正好有两个同修在我家,这回我打定主意不给他们开门了。我说:你们怎么又来了?听到他们在门外说:来听课,来听课,再来听你啦啦。我说我不是给你们讲了两次了?一人说:我是听了,他俩没听,你再给他俩说说。我就隔着门又说了一遍。最后我告诉他们,以后别再来了。从那以后,真的没再来。

八、心在法上最安全

前段时间,两高又出台了所谓的司法解释,邪恶好象又要加重迫害,周围讲真相的同修也被绑架了好几个。我自己没往心里去,照样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可丈夫却不断提醒我:注意安全,别管前不顾后的,邪恶就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人。我嘴里说着:你放心吧。师父说了:“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你就放心吧。照样出去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

那些年发光盘、发台历我都是去集上发。用塑料编织袋装一袋子,就去赶集了,逐个摊发。因为常去,很多人都认识了。一到那里,还没等我往外拿,“唿”的一下子就围上来抢。我都是一边发,一边说:别抢别抢,都有。

不是赶集的日子,我就去找人多的地方发真相资料。那天是头一次去劳务市场发真相台历,去之前,我就想:我这是去救人,天龙八部、各路正的生命都要来帮我。就这一念,我一到那里,“唿”的一下子人们都围上来抢资料。我怕抢坏了,说别抢啊,每人一份。发完了还有人没拿到。我说:等我有了再来给你们送。过来一个人说:你还敢来?再来把你抓進去!这时,从边上过来一个人对他说:你抓人家做什么?!人家这是来救人,做好事,你抓人家做什么?!那人没趣的走了。

第二次我又去,人们还是抢真相资料。有一个没抢的人在那里喊:派出所来人了!抓你来了!另一个人呛他说:你吓唬人家干什么?!当时我想:这都是师父在做啊,只要我们摆正基点,讲真相救人,师父就派正的生命帮我们。

师父说:“你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曾经和我签过约,你发誓要救度那些众生,你才能成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这件事情,可是你没有兑现。你没有完全兑现,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3]

作为弟子就要听师父的话,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多救人、兑现自己的誓约,这是弟子应尽的本份。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善恶自选〉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