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身陷囹圄救众生 证实法中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三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被中共公检法诬判七年,身陷冤狱五年。借此法会机缘,将自己在冤狱期间修己救众生的修炼体会,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与各位同修交流。

一、雨中觉醒 集训队救人三退

刚被绑架后,由于怕心作怪,我没能做好,感到愧对师父,却又正念不足,一直没有振作起来。但慈悲的师父一直在唤醒我。一次在集训队排队时,突然晴天下雨,大家紧急到房檐下避雨,同修A正好站在我面前,对我说:师父的《洪吟二》出书了,师父说:“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1]。我听后心中豁然明亮,知道是师父在唤醒我。之后,一天在上卫生间的过道上,同修B对我说:师父经文来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接后,在车间干活时,同修C给我背诵《洪吟二》<梅>;师父一步一步的启悟我的正念。

有一天,一个大队长带我去见会面的家属,走到二楼,他突然对我说:你要是没“转化”,我可不带你去。听后,我当即回去了。他一人去见了我的家属,把家属带给我的东西还有妹妹的一张便条悉数给我拿来了。这时《洪吟二》<劫>全文在脑中涌现,我知道我又开始回到大法中修炼了。在统计大法弟子的修炼态度,点到我的名字时,我说:坚定修炼。

集训队中,服刑人员A原来在湖北大悟县工作。我和他聊天时,告诉他大法真相,他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可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不是国家定性吗?我说那是谣言,那个“决定”从标题到内容没提法轮功一个字,给谁定的性啊?你好好回忆回忆。他说,你提醒了我,是没有提你们,也没说原因,是不能当作迫害你们的依据。我说,你能够从内心认同并记住法轮大法好,会给你带来美好的未来。他感慨的说,你让我明白了一个以前琢磨不透的往事,那年在大悟工作,我被万伏高压电打了,没有出现生命危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原来是不是我也有这个缘份啊。我说,每个人都是为了这个大法来的。

服刑人员B原籍长春市。我和他说,长春是大法的发祥地,长春人和大法的缘份很大,历史上很多人都知道大法将要在长春开传,所以十八世纪前后,出现了人口大迁徙的下关东,即以长春为中心展开的,说是到东北来找“三宝”:人参、貂皮、鹿茸角,实际是等待着“真、善、忍”三字真言的大法。他说,是这样,一九九五年我住院时,朋友送我一本《转法轮》,我当时没有学,后因放不下蝇头小利,涉嫌了不法生意,落难至此。今天听你说,我明白了这是救命的法宝。

服刑人员C在听真相时,我发现他光着脚,就把家里送来的棉拖鞋送给他,他很感激。听明白了真相后,也帮我讲真相,讲他知道的大法美好。比如,我和服刑人员D讲真相时,他说,当年他们村里有一个四世同堂的九口之家,从九十多岁的老祖母到三、四岁的小娃娃都修炼法轮功,有一年大旱,滴雨未下,可全村唯独就他家的那块玉米地下了两场透雨。秋后,全村几乎家家绝产,就他家玉米地获大丰收,此事远近闻名。他以亲身经历见证了大法的伟大,从他的那个角度,帮助我讲真相救人。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新来的一个同修D告诉我了外面同修现在正在大面积的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信息。我在第一时间在大厅以手中的铁铲作笔,当众在大理石地面上,庄严的写下了自己的《退党声明》,并标明了年月日。

二、法缘深深 学法炼功发正念

从集训队下队(進监区),同修之间的互助共進,感人至深。

同修E为我送来被子,同时递给我师父在某地讲法,用卷烟纸写成,封面,封底用较厚的白纸装帧,是一寸余幅见长方的袖珍手抄本大法书,这是我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第一次见到大法书,倍感亲切。

同修G比我年长,关切的叫着我的名字说:你法学的不够啊!说着拿出他手抄的师父的两篇经文《警言》和《真修》。我捧起师父的经文,反复的读,直到全部背会,入脑入心,时刻警醒自己。

同修H年龄小,得法前,他哥哥在一家大医院做手术,那个大夫不收红包,他和妈妈过意不去,第二次去时,说啥也要给大夫留下一桶豆油。大夫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收。这给同修H留下深刻的印象。得法后,他精進实修,在“七二零”前,就能背诵《转法轮》。中午在车间休息的片刻,我与同修F及H悄悄的坐在一起,听H小声的背诵《转法轮》。

那几年,师父的经文多,几乎每篇经文都能传進来。每传進一篇,就按手抄经文背下来,再把手抄经文传给其他同修,每天从早到晚,一篇经文连着另一篇经文背着读,背着学。同时,在小同修H的帮助下,每天晚上一点一点的背《转法轮》。

《转法轮》手抄本传進来后,同修F每天晚上能趴在床的上铺,工工整整抄录一讲,两万多字,四百字一页的稿纸就写五十多张,这是何等惊人的速度啊,可是这不是办公桌上铺平的稿纸,而是在寸幅薄薄的卷烟纸上一笔不苟。同修F原本没有什么写作经历,可是在那段难忘的岁月里,他能在同修的交流中完成稿件,写出讲真相救人的文章。这一切都见证着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随着整体心性的提高,大家都认识到,光想方设法的学法还是不够的,还必须正念突破监舍的限制,开创发正念、炼功的环境,正念解体黑窝背后的一切邪恶。大家都在自己的心性层次上开始做证实法的事。有一天晚上六点前,我坐在床铺上盘腿打坐,然后立掌发正念。晚上,值班的悄悄的对我说,你们晚上炼功,我们可以不管,可别人要给汇报到警察那,我不就有责任了吗?我说,我听明白了,你放心吧。然后和同修们交流,大家都认为一是大家都发正念起到了清除夜间值班人员背后以及周围环境的邪恶因素,使他表示不干扰炼功(他认为发正念也是炼功)。但他人这一面还有顾虑,这是我们真相还没说清导致的,是我们的问题。

我们把同监舍的人员都当作朋友,和他们交心深入讲真相,深入浅出的讲大法真相,讲善恶有报,讲认同大法、善待大法弟子的福报,还告诉他们,警察对你们都是虚张声势,他们真正关心的是夜里别出人命案、伤害案,真的要有什么问题,他们早就直接找我们了。再说,这样得大福报的机会哪找去呀,赶上了,就是大缘份。他们听懂了,都乐了。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大家在法中提高升华救度众生中,修炼环境一点一点的开创出来了。

三、一视同仁 讲真相救度众生

这是个大型监狱,有十几个监区,关押的多数属于缓一、缓二、无期等长刑人员。下队(到监区)后,由于和他们朝夕相处,所以和他们讲真相讲的多。但有一天,几个服刑人员在警察的唆使下,暴打同修M,整个监区都能听到被打倒在地的同修M不停的在大喊:法轮大法好!我们在交流中认识到,救人不应只注重我们身边的服刑人员,不明真相的警察也很多,他们虽是被谎言蒙蔽、利益驱使,被邪恶控制思想、身体作恶的可怜人,可是他们也是为法而来的众生啊,也得救啊。大家认识到发正念直接解体操纵他们的邪恶生命是救度他们的关键,然后因人制宜,讲真相揭穿中共造谣谎言,逐步打开心锁,只要是我们遇到的众生,谁都不落下。

同修G与警察B讲真相,B起初不相信大法弟子被绑架时警察没出示任何手续。G告诉他,不但没手续,而且去抓他的带头警察还是一位远房亲戚,明知道他是好人,这个亲戚为了个人的利益,替江泽民卖命迫害法轮功,到了公然践踏法律、枉法抓人请功领赏的地步,遭致全村人的痛骂。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好人,实打实的坑害了全国的公检法司人员,其中已经有很多的人遭天谴报应,而这个报应还只是更大的报应来临前的警示,你能听到我说真相是你生命的缘份,前车之鉴历历在目,为自己和自己家人的未来着想啊。B点点头。此后,B对G、对大法弟子态度明显温和。

同修F同监舍的一个服刑人员E(曾是外地一家大型加工厂的老总)听F说起过我,所以过来看我。我和他握手说,谢谢你。互相介绍各自的情况后,就和他谈起了二零零零年央视《焦点访谈》报道的一宗所谓法轮功“杀人案”是诬陷法轮功的欺世谎言。我知道的事实真相是,该犯罪嫌疑人的上级机关(某省厅级机关办公室)直接指出其人不是炼法轮功的,并说出来其家庭背景和工作与杀人经过。他听后,坦诚的说,你说的是真的,那人的父亲是个中共老干部,被中共六一零利用,蒙骗他说,让其子承认是炼法轮功的,此杀人罪可以少判几年,这个栽赃陷害法轮功案就这样出笼了。他所以知道这个内幕,是因为这个老干部和他自己的岳父、岳母是老同事,叫什么名字,他们私下聊天时,这个老干部自己说的。之后,我向大队教导员A讲清了这起震惊全国的诬陷抹黑法轮功案,事实清楚,来龙去脉清楚。他听進去了,最后他说了一句:是你亲自采访的?我说,是,我不能和你说被采访者是谁,但你若有兴趣,换个身份,直接去当地访一访老头周围的人,他们都知道这个真相。他听明白了,很受触动。

同修F提醒我说,他发现在楼道的宣传板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对法条的适用与审查是他们份内的职责。我以这句话作为切入点,和警察C讲真相,直接讲迫害法轮功不是依法行事,而是江泽民发动的一场以谎言、诬陷、暴力镇压为手段的迫害信仰、迫害好人的政治运动,是中共践踏法律的又一次暴政。C一反平日温和的处事待人态度,急了起来,大叫:“那是国家定性。”我说你上当了,人大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惩治和防范邪教活动的决定》没有提法轮功一个字,给谁定的性呢?他一愣,说明天再说,就走了。我看出来了,他是此时拿不准,回去找材料去了。次日再见到他,没再提此事。后来我在看手抄本《转法轮》时,他進来了,翻了翻说,你看的是这个呀,就把书还给了我,此后也没再找过麻烦,是个明白人。

同修B因不穿号服,被非法关押在小号。监狱各大队的被迫害的同修纷纷声援。我们认为还应从讲真相入手,大家共同商量,同修F执笔,写了一封给大队的讲真相劝善信,信的最后要求立即解除对B的小号关押迫害。同修们都在信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同修G说,还得你去送(之前我们给大队写过一次真相信)。我二话没说,面见教导员A。他看后,说了两点意见,第一,别队的事你们不要管;第二,你们这是联名表达态度,应该每个人各写一份。我说:别的事,我们不管,但我们的同修B被押在小号,我们不能不管,我们讲事实说真话,向您反映实情,请您直接向监狱反映一下我们的心声。您第二个意见我带回去。回去后,同修交流,但都没有悟到这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们,从联名表态再進一步,每个人应自主表达坚修大法反迫害到底的态度。

师父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和《不是搞政治》传到狱中,大家明白了“三退”的人保平安的深远内涵。从此监狱各处有服刑人员的地方,同修们无处不在的做“三退”。一天晚间,在监舍走廊,两个服刑人员在对话:一人说:我“三退”后,脑子特别清醒了。另一人接着说:我怎么没那么灵敏呢?回答说:这原因你自个应该知道,你没退利索呗!你还留了一手,你光退队没退团,藏了个心眼,这叫心不诚!另一人说:你老厉害呀,我入过团,你咋知道的?答曰:你以前跟我说的呗,赶快补退吧!

手抄本《九评共产党》進来后,每天车间中午休息,同修F小声读,我细心听,每天读一评。九天下来,服刑人员感慨的对同修说:你以为我们这几天都在睡觉吗?实不相瞒,我们都在听着哪。的确,这几天中午,没有走动,没人说话,静悄悄的。此后,手抄本《九评》成为传阅之书。

有一天吃饭前下阵雨,原有排序打乱,在我旁边站立的壮年男子是其它大队的,我开口讲真相,他乐了,说我不仅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而且还开始修炼大法,我从一个死缓服刑人员成为在监狱公开表示修炼法轮大法的真修者,是伟大的师父使我重生。

服刑人员G与我们几个大法弟子走的很近,不仅“三退”,还从内心萌生修炼大法的愿望。警察曾找过他。他没有疏远大法弟子,他与别人坦荡的说:我与他们走的很近,是我与大法弟子朝夕相处中,我亲眼目睹了他们的为人,不仅告诉我许多知识,也告诉我许多以往不明白的道理和传统文化内涵,他们的品德行为,让我见证了他们都是好人,是品格高尚的修炼人,他们也从生活上无私帮助过这里的许多难友,这些大家都看得见。

每逢集训队新下队的,服刑人员转监、出监,车间工种、位置、任务的重组与调整,也有突然坐在我们修炼人旁边的,大家都不失时机讲真相。同修L下队后,发现出工计分板上写有名单,就经常以浏览方式记住哪个工种角落有尚未三退者,默默做,多救人。他与同修G发现我发正念迷糊、倒掌后,就在晚间在床铺上与我一起发正念,延长时间,直到我能睁着眼发正念,不倒掌。

“三退”救人在继续,但众生更着急。一天,一人在走廊拦住我,不让我过去,说,你瞧不起我呀!我说,没有啊。他说,你给别人办好事,咋就不给我办呢?啊!我恍然大悟明白了。我说,“你入过队吗?”“入过”。“入过团吗?”“入过。”他说,我可没入过党。我说,你同意从内心退团退队吗?他说,同意,我就为这事找你。我说,你有小名吗?他说,没有小名,我自己起了个名,叫“黑旋风”。我说好,就用这个名给你办退团退队,他高兴的走了。

四、了却人心 一切师父说了算

二零零八年秋后一天,我正坐在车间静心背《转法轮》第八讲,这是我第一次连贯背一讲,感到心脏转了一下,吐出一口淤紫的血。我在另一车间与同修F交流,认识到这是好事,随后几天之内,胸部心脏部位出现刺痛,并在晚上,我吐出一口浅红色接近粉红色的液体。有人汇报给了警察,于是给我测体温,摄氏三十九点七度,警察指派人员送我上监狱内的医院。

这时我清醒得很,也很精神,没有害怕的念头,当晚退烧,次日一早就办理手续出院。走出医院大门,被拦住回医院,以肺结核名义送進传染科,医院每天强制给点滴七瓶药,什么药不知道。狱医来查房,我对他反映情况:医院给按结核治疗,确实吗?他说:确实。我说:我不是肺结核。他说:你怎么知道?我说:我来这里是高烧,当晚即已退烧,肺结核会出现颜面潮红,盗汗厌食,我没有此类症状。狱医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有一天,医院来了一位专家给我查体,主要部位是腹腔和胸腔,忙了一阵,不说一句话。有一天,狱医对我说,医院正准备给你打病危报告。警察D电话通知我的亲属,说他现已住院,你们去看看,劝劝他吃药。一天,我的妻子同修和我的弟弟、大姨姐来到医院,在传染科病房,看到我两腿已肿,流着眼泪对在场的教改科长、大队长和狱医说,要求放人。大队长、教改科长说,保外就医要有一定的手续和过程,我们可以向监狱领导反映。此时,监狱的同修都在发正念。

在去指定医院做司法鉴定的前后,狱医提取我的尿液到市里做化验检查,后来他跟我说,检查结果出来了:肝肾正常。面对复杂的情况,我坚定不移信师信法。

同修M在大队得到一次护理病号的机会,在医院见到我,提议与同修N一起交流。同修N在隔壁病房,他重视学法背法,法理清楚,注重向内找修自己。交流中,帮助我解决两个关键问题:第一,他认为,按我现在的情况,通过保外就医走出监狱,证实法,做好三件事,是适宜的,不要有思想障碍,这也许就是师父在以这种形式让你出去;第二,咱们虽然是初次交流,也不要过多的谈修炼经历与过程,把握住全盘否定旧势力和向内找提高心性是关键。在这个特殊环境下,师父给了我一次难得的向内找提高升华的机会,这时一件往事浮现眼前。

事情是这样的。我单位原总经理在换届之前处理了一件公务,新总经理到任后审核此事有意见,转成对我有想法,因为该公务文件是我起草的。可是由于那时我已经修炼大法,采用了一种意想不到而又合情合理解决问题的方式,使涉及的各方都脱离窘境,新领导也有了一个体面的台阶,避免了与各方面可能出现的不协调。

我虽然知道这是师父化解了我的难关,救了我,对新总经理的工作也尽心尽力的支持,但在内心深处,潜意识上对新领导还心存怨恨,对自己能妥善处理还有显示心和名利心,内在还有妒嫉心,这些过去都未觉察到。这次与同修N交流,意识到自己还心有怨恨、名利心、显示心也没真正去掉。是师父为我化解了关难,我却长期在心里为自己妥善处理这个问题而沾沾自喜,这是强烈的执着自我,贪天之功为己有,不敬师不敬法的表现啊。找到这,从头到脚好象有一种物质“唰”的一下去掉了。

师父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2]。几天后的一天早上,我接到通知:昨天你家已把棉衣和穿着送来,今天上午八点半以前,就来接你回家。

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提前两年正念走出了监狱,溶入到了更大范围的正法救人的洪流中去。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