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法会】在讲真相项目体悟“无求而自得”的法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来自英国的学员,想和大家交流一些最近在协调向英国议会讲真相项目中的一些修炼体会。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为了在英国唤起各界人士对强摘器官问题的重视方面,我们举办了许多不同的活动,包括英国议会的正式辩论,以及呼吁英国国会议员签署和支持禁止器官移植旅游,还在伦敦举行了一些小型倡议活动和正在進行的中国特别法庭的第二次听证会。

我一直在协调辩论会、国会议员签名活动以及其他一些相关项目。修炼永远是一个历程,而不是目地地。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的修炼经历了不同阶段的起伏,我不断提醒自己要更加精進,更加信师信法,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尽自己的所能努力做好。

今年年初,我任职的非政府组织为我提供了承担更多责任和担任更重要角色的机会,与此同时,我协调的议会项目开始需要我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我立即决定开始全力以赴承担这些任务,至少是投入全职工作时间 ,尽我所能来平衡好协调项目和我自己的工作。

在与几个重要议员的几次会面后,我们能够安排新的议会早期动议(EDM)活动,EDM是英国的一个议会平台,代表早期提案。这是一个让英国国会议员聚集在一起签署议案并表明他们支持某项议案或呼吁展开行动的机会或平台。

我们提交了一份题为“中国强摘良心犯活体器官摘录”的新报告,描述了中国对法轮功和其他宗教群体的迫害,引用了正在進行的中国法庭的临时判决,并呼吁英国政府禁止器官旅游。

之后,我们有机会在英国议会安排了一场正式的关于强摘器官的九十分钟辩论,题目是“中国强摘活体器官”。

辩论会和EDM新提案的时间确认后,我们需要更多的同修参与和支持,我试图安排与同修会面,但每次我想找同修时,我发现要么无法找到这些同修,要么这些同修正在忙于其他项目。

我还与一名同修发生了心性上的摩擦,冲突中可能会说一些非常苛刻的话。之后,我努力向内找,我意识到我不够慈悲,没有体谅该同修的状况。

我在阅读《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时,有段话映入我的眼帘:“修炼过程难免这个关过不去再从新过、那个难没走好那再从新走,这就是修炼。”[1]

我想的越多,越意识到作为一名协调人员我的角色是支持同修,并真心去帮助他们,即使这意味着会承受一些额外的挑战或压力。

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后,第二天早上我再次尝试安排与我之前想联系的这些同修会面。几个小时后,我联系到了所有我想要找的同修。对我来说最明显的是这个过程突然变的非常顺利。当我与这些同修交流时,几乎每个人都有着同样的感受。他们交流了他们所面临的挑战、目前的一些困难以及他们所承受的压力。

当我们作为同修一起工作时,我能感觉到师父向我展示了我们用心帮助和支持彼此的重要性。我们都在尽力同时处理这么多不同的事情,承担着各种项目,家庭的责任以及对工作的承诺。但是当我们真心相互帮助时,师父就会帮助我们打开局面,让我们的项目取得進展。

当日晚些时候,我们举行了一次非常积极和鼓舞人心的会议,开始筹备支持即将举行的议会辩论和EDM事宜。

这也提醒了我,正如我过去几个月内所遇到的许多情况一样,尝试用正念思考问题,抱着积极的心态,最重要的是在充满挑战时不要放弃,坚持下去。我不是时时都能做好,在很多方面我觉的这些情况也是为我安排的,促使我在自己的个人修炼中做得更好。

当我们开始筹备支持EDM议案和辩论会活动时,与我密切合作的一位学员经历了一些个人的魔难,有一段时间不得不停止一段时间。这非常令人气馁,因为我知道有很多工作要做,这将给我带来额外的压力和工作量。通过向内找,我知道我需要增加我的容量、忍耐力和慈悲心。

压力下使我开始向内找,帮助我意识到我需要信师信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师父讲的一段话一直在我脑中萦回,师父说:“安排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大的一件事情,非常有序!我要说你们每走一步、你那一步迈的大小都是有安排的,你可能不相信。”[2]

在某种程度上,记住这段话有助于把事情简单化,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我所要做的就是尽力做好。如果我发现自己处于一种我不得不努力工作或者承受一点额外压力的情况,我意识到这也是为了我的个人修炼。

在写这篇交流稿同时,我回顾过去,可以体会到很多时候师父确实在鼓励、支持和看护着我。

一旦我们启动了支持EDM议案和辩论会的活动后,我就非常忙碌,我必须编写并准备好一份报告,用于支持这些计划,同时组织并与支持这些活动的团队合作。即使我知道报告非常重要,由于忙碌,所以我把撰写报告留到最后一分钟,这意味着当我开始写作时,我只剩下二-三天的时间去完成这些报告。

我不得不连续几天夜以继日地工作,睡眠很少。在我完成最后编辑的第三天,我觉的我需要离开我的屋子一段时间,因为我有好几天没有出去了。

当时正赶上下午全球发正念的时间,我想发完正念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当我坐下来发正念时,我突然感到极度的疲惫,几乎无法集中注意力,感觉就像最后几天的疲劳正缠绕着我,我已精疲力尽。我也意识到我刚收到一些电子邮件,需要我回复一些邮件,准备和组织一些事情。

当时自己也不确定是想去睡觉或出去散步喘口气,还是继续工作。虽然我感到很累,但我知道我必须专注于工作。我坐在计算机前,开始发送一些电子邮件。我立刻感到我好像正在炼第五套功法,我能感到法轮的旋转,不仅仅在我身上,而是充满我工作的整个房间。我能感觉到师父正在鼓励我继续完成我所要做的事情。

我记得《转法轮》第一讲中有一段话,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我提醒自己,我只需尽力做好每件事,一切都是由师父安排的。如果我能专注于我的修炼和尽我所能做好每件事,那么师父就会赋予我一切。之后我感到精神振奋,一点也不觉的疲惫,我觉的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

与此同时,在议会内部正在开展增加对这些议案的认知的活动,我们有一个团队负责鼓励全英各地同修支持这些项目。我们帮助各地同修联系他们当地的国会议员并安排他们与议员见面。在一两周内,我们收到了同修热烈的响应,他们都希望能够提供帮助。

同修会见或准备会见他们议员的例子数不胜数。有些同修过去并没有太多会见议员的经验,在同修与议员会谈后,议员们开始为辩论会和EDM议案提供了更多的支持。在有可能的情况下,面对面讲真相永远是更加有效的。当我们形成整体时,我们的努力总会产生更大的效果。就像几年前师父讲法时做握拳姿势,鼓励学员要形成整体一样。

我认为,同修团结一心共同的努力在帮助英国在辩论会和EDM议案中取得突破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协调议会项目的工作的确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挑战。我们在着手准备EDM议案这样特定的项目,我们希望鼓励国会议员签署议案,这就牵扯出一个有求的问题,真的非常具有挑战性,我不确定我是否真的平衡好了这个关系,努力争取的同时又不能执着于结果。

师父在《转法轮》书中说,“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执著心吗?”[3] 这让我想到我们在做这些项目时的动机,并回顾几年前,我发现自己有类似的经历。

二零一六年,我在做欧盟议会书面声明项目期间,负责协调英国团队并帮助支持其他一些地区。有一天,我被安排分担并协助他们,之后我们举行了一次小型会议,我再次发现自己试图鼓励和支持将要与欧洲议会议员见面的同修。

当时我们离欧盟议会书面声明成功之路还差得很远,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虽然我当时没有对学员说什么,但我记得开始感受到一些压力,因为该项目看起来非常重要。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我发现自己真的在向师父祈求帮助和指导。

我祈求师父帮助所有欧洲议会议员签署书面声明,然后我突然觉的喘不过气来,令我感到惊讶。我试图向内找,意识到我在求。我的愿望不应该是让欧洲议员签署声明,而是应该通过这个过程来救度我遇到的每个人,包括欧洲议会议员、他们的助手以及所有官员。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巨大的能量贯穿我的全身,我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已经很晚了,我有点累了,但我把他作为信任师父的一个迹象。

第二天,我和另一位同修与来自英国政党的欧洲议员進行了会面,在会谈中,他们最初表示他们支持书面声明,但顾虑到与政党有关的一些问题而不愿签署。但不久,来自同一政党的另一位议员看到我们后,也过来参加了会谈。他们也表示他们正在考虑签名。在经过我们的讲真相和个人呼吁之后,两位议员表示他们将签署议案。然后我询问他们是否可以鼓励来自同一政党的其他议员也来支持书面声明,他们邀请我们加入他们议会专属酒吧,他们想看看是否可以将我们介绍给他们的一些议员同事。我们一走進酒吧,他们就把我们介绍给另一位来自同一个政党的议员,第一位和我们见面的议员向他们解释说他们正在签署书面声明并鼓励其他议员听取我们的呼吁。

就在我开始介绍书面声明之后,来自同一政党的另一位议员走進酒吧,同样我们被介绍给他。我向和我刚刚交谈的那位议员表示歉意,并解释我想从头开始介绍。我只能把它描述为发生了奇迹。这个过程在不断的重演,直到我们有七位欧洲议会议员和几位助理全都围坐在桌子旁。每当一位新的议员出现时,我心里感到重要的是从头讲述书面声明的来龙去脉及其重要性。我不想失去任何机会,所以我一直在道歉,但幸运的是,他们都非常支持。

当我最终设法向每个人解释这个书面声明时,很明显大部份都是支持性的,并表示他们将签署声明。与见面开始时一样,我再次问他们是否可以鼓励来自同一政党的其他欧洲议会议员支持书面声明。他们彼此交谈后问我是否乐意来参加他们晚上晚些时候举行的党际小组会议并向大家做一个简单介绍。当然我同意了他们的邀请并感谢他们的支持。在整个过程中,我真的觉的师父正在安排和打开这个场。

我被告知我可以有大约五分钟谈关于活摘器官,但可能是一个约二十~三十人的小型会议。几个小时后我接到电话,告诉我准备一个约三到四分钟的简短演讲,但会议人数会多一些。事实证明,一位资深政治家刚刚辞职,并且在这个会议之后马上会有另外一个活动。因此会议中约有八十人到场。除了议员之外,还有很多他们的助手,但我能感觉到每个人都是来听真相的。

当叫到我的名字时,我被告知我只有九十秒的演讲时间,和我在一起的同修看着我,低声问我该怎么做?我想都没想,我说我必须要完成整个演讲。不可能当场修改演讲稿。我完成了整个演讲,会议中的每个人都在听,我觉的他们听得非常投入。演讲结束后,主持会议的人要求我做一下澄清,然后问了我一个问题。我觉的他对活摘器官并不了解,感到震惊。之后,两名欧洲议会议员,一名来自意大利,一名来自法国,站了起来,表示他们签署声明并鼓励大家都这样做。

这段经历将永远陪伴着我,时刻提醒着我无求而自得,并尝试用心做事。我们最近的英国议会项目在性质上非常相似,努力去实现我们的目标,但不追求结果。

我发现与一些非常精進的同修交流帮助极大,他们时刻提醒我和其他同修不要执着于结果,而是通过这些过程救度接触到的有缘人。

认识到这一点,至少从表面上看,我们所做的一些项目似乎在议会中产生了越来越多的能量,感觉师父为我们今后的努力打开了更多的大门。

四十七名英国国会议员签署了关于在英国禁止器官移植旅游的EDM议案。在三月的议会辩论中,十名英国议会议员公开谴责中国迫害法轮功、强摘器官以及宗教迫害。

一些评论将迫害法轮功和强摘器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大屠杀相提并论,一位议员表示这“不亚于二十一世纪的种族灭绝”,并且有几位议员强烈要求英国立法禁止去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这些呼吁在主流媒体中得到了响应,在许多其它国家和国际媒体中也是如此。

有机会与那么多同修一起合作,并尽我所能支持他们,这是一种我将会像许多其他人一样珍惜的经历。我希望将来我能够做得更好,以更多的慈悲心对待工作。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