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抄法、背法中提高

更新: 2020年03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九日】自从二零零二年遭到邪党残酷迫害后,我的修炼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变。被迫害后,造成常人方面的巨大经济损失和精神伤害,我丈夫(未修炼大法)极力反对我继续修炼。邪恶迫害抄家时只抄走两本大法书,剩下的应该都在,我知道他都藏了起来,不让我找到。我想那就找自己吧,这一关我必须得过去!

一、在抄法中修自己

被迫害前,自己做不到静心学法。每天上班,尽管包里都装着《转法轮》,可没事时还是去单位阅览室找书看。有一次在阅览室拿起一本书顺手一翻,一句话映入眼帘:“每天背着书包上学,却不好好学习,不是一个好学生!”我立刻心虚的合上书,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

可是过一段时间,又把师父的点化忘了。在强烈的做事心带动下,有时间就东奔西走,慌慌着做事,浪费了大量的宝贵时间。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有巨大的历史使命的,虚度学法时间,也是不敬师不敬法呀!师父说:“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做好救度众生的事。”[1]。

邪恶怎么会放过我这个不知道珍惜学法时间的大法弟子呢?悟到就要做到。自此我吸取教训,不再大面积接触同修,不再风风火火做事。除了平时自己静心的学法以外,还和两个老年同修组建了一个学法小组,小范围的集体学法。假期有时间就用手机讲真相。日常生活用的都是真相币。这些讲真相形式在很大程度上去掉了我的很多怕心、懒惰心、怕吃苦的心等。

为了弥补过去浪费时间的过失,更快的提高自己,几年前我抄写了一遍《转法轮》。虽然历时时间很长,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从抄写的表面质量,就能看出我抄法时心性的转变过程。因为我们学的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真正的天书。所以我抄法时必须以最虔诚的心态和最高的书写要求抄写,才配去做这件事,才能抄好,我认识到这也是很严肃的修炼过程。尽管每次抄法时都注意清除杂念,把心性摆正,努力把字写好,但依然能看出,开始抄写出的字迹相对来说比较潦草,不如后面部份抄写的工整统一。而且也不稳定,偶尔一页字大,偶尔一页字小;偶尔一页字比较密,写完原书一页,下面就空了一两行;偶尔一页字比较稀疏,下面几行就很紧张,有时还要往下延续一行,不然就写不下原书的一页了;有时写的是行书,有时写的是楷书,总达不到一致。我看到这是自己心性不稳定,修炼不踏实的表现,应该修掉这些毛躁不稳定的心。而且有党文化那种应付不求实、不求精的人心。后来随着心性提高,我悟到:应该按原书的版式去写才对,不能改变版式。也就是原书一行有多少个字,我就抄多少个字,不多占一个格,也不少写一个字。要始终保持一种字体,都是楷书写法。这样每天最多抄写两页,最少抄写一页,那也得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呢。有时抄错了,就得重来,还得需要更多的时间。

开始干扰比较大,也不熟练,总爱出错,返工重抄占用时间就较多,这正好修修我那颗急躁的心。开始重抄时没感觉怎样,还有些耐心。几次过后,就有些不耐烦了。然后灰心丧气,不想再继续。这种畏难情绪持续了很长时间,有时候停下来好几天都不抄。找原因发现抄法背后隐藏着很难觉察到的求名心、显示心。想尽快抄完,好向别人显示。得到别人的夸耀:真有毅力、真行、字写的真好……带着有求之心抄法,怎能不出错呢!找到了就去掉它!错误越来越少,后来就不出错了。字迹也均匀了,字体也统一了。心性也越来越高了。后来神奇的发现自己的正楷字竟然大有進步。

一年后有家长特意找我教他们孩子练字,两年后在不自觉中,我办起了写字班,其实我并没有想办班,可是找我的家长越来越多。不但解决了我的生活来源,不用再打工,还有了更多的学法时间,做三件事的时间。

二、背法使我提高的更快

几年以前,我也出现了修炼的瓶颈。集体学法两周学完一遍《转法轮》,个人的学法时间要学师父其他讲法,三件事也一如既往的做着。就是感觉不到提高,有时还出现懈怠。炼功时间到了,关掉铃声再懒一会儿,结果再一睁眼到了该发正念的时间了。后悔也没有用,因为白天根本没有时间去补回来,往往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也补不上了。如此反复后,发觉这样不对劲。这延续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师父巨大的承受换来的时间,怎么可以让懒惰混过去呢?这是对邪魔的放纵。后来决定背法吧!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于是我开始背法。

多年前,我也背过《转法轮》,那时还没背完一讲就放弃了。当时觉的背法太难了,不但太慢,还总是忘。一个小时背一段都费劲,实在没信心就放弃了。这次下决心一定要背完,不管多长时间,只要我坚持不放弃。以前背法,背了新的,还得重复旧的,象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压力太大。这次背法我采取不重复的背法,昨天背熟的部份,今天不重复,继续往下背。背多少也不限制,有时间就多背,没时间就少背。只要达到静心去背,不背错就行。这样每天没有压力,反而越背越快,越背越入心,越背越愿意背。而且真切的感受到师父在语重心长的教我如何修炼心性,使我看到了我平时不重视提高心性的地方,看到了我作为一个大法修炼人不在法上的言行,看到了自己太多的执着心……几乎每天背法都是这样,背着背着就大哭,边哭边心里说:谢谢师父让我看到不足,我以前怎么没看到呢!

现在背法的速度越来越快,一个小时能背完两页以上,而且能做到一字不差,标点符号都清晰的背出来。我又找到了修炼如初的状态。

从人体的表面一直到我生命的微观,都发生着剧烈的变化。师父说:“我们法轮大法这一门走的比较快,只要你提高心性,每个层次都突破的很快。”[3]背法后,法理层层展现,准确找到自己曾经费尽心思也找不到的执着心,魔难面前不安的心平静下来了,过关当中不再迷茫了。梦中还见到师尊拉着我的手,带我一起登上泰山峰顶。我就象一个幸福的小娃娃,连蹦带跳的站在峰顶向山下观望,山下苍松翠柏,山崖陡立。

在这里也鼓励一下还没有進入背法阶段的同修们,放下畏难的心,坚定的走出这一步。

三、化解了对丈夫的怨恨心

有一次婆婆家的洗碗池下水管堵了,我看丈夫挺忙的,我就对儿子说:“下水管堵了,你看看能疏通一下呗!”儿子不假思索的说:“我弄不了。”我心里有些埋怨,心想:“连看都不看,就说弄不了,这是什么孩子啊,还能指望他什么呢?”晚上丈夫下班回来,吃完饭,我想让他修一修,我说了这个情况。没想到他没好气的说:“就是平时啥都不管不顾的往里倒,那还不堵才怪呢!”

我看他那样子就是不想修。我的火没有压住,心里所有不平都翻出来了:婆婆八十多岁了,有点儿什么好吃的都给你俩留着。不光是不给我,婆婆自己都不舍得吃,我有时都看不下去。在这个家我似乎就只有干活的份儿。每天上班很累,回来还得伺候一家老小。谁家下水道没堵过啊!我不往水池倒往哪儿倒啊?我要不做饭不刷碗当然不会堵,干活还有了毛病呢!家里就这两个男人,却象住旅店的一样甩手啥都不管。回家光知道吃,吃的不好还埋怨。每天就婆婆我们两个女人陀螺一样围着他们俩转。这男人干的活你俩不干,难道让我干啊?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就和丈夫争执了几句。我的嗓门有点儿大,自觉站在理上。没想到丈夫火冒三丈。

其实,自从修炼了大法后,我一般都不怎么和丈夫争执的,也不跟他生气。每次都是我让着他的,最后不了了之。但心中隐隐的埋下了怨恨,看不起他,内心对他的评价是:俗人、小肚鸡肠、心胸如豆、没有男人风度。

这回丈夫一发火,我的眼泪又下来了:你爱修不修,那是你妈家,我是怕你妈着急,才督促你修的。我怎么嫁给这么一个不讲理的男人呢!心里想着,哭着就回自己家了。此时他在我心里一点儿优点都没有了。我按修炼人修炼的标准要求,从来没正面和他发生过冲突,都是自己忍着,不当回事,而他现在非但不领情,还得寸進尺:在他妈面前几次这样对我,根本没把我当回事儿。这些年他把我当什么了,我需要他收留吗?别说你没钱没能耐,就是你有钱有能耐,我也不是那种肯高攀的人啊!其实在我内心深处一直觉的自己嫁给他是下嫁了。如果不是我修炼了,可能早就不跟他过了。他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其时我连跟他吵架的心都没有了。心里这样想着,越想越觉的自己委屈,于是边哭边对师父说:我要离婚!离婚!我不跟他过了啊!心里这样跟师父说着,就感觉好受多了,慢慢平静下来了。

但还是想着收拾哪些东西,去哪里住下,以后的事怎么办……想着想着就感觉很累,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有一念打入我的大脑:“不管他对我怎样,我都要对他好”。我心里一震,然后就睡着了。梦中师父让我看到了我和丈夫的前世姻缘:曾经在一世中,他(男)是个商人,很有实力的大户,因为他有恩于落难中的我(女)。睡前的那一念就是我那一世发过的愿,这一世要报恩。醒来后,我全都明白了。心也释然了。是师父看我实在提高不上去,点悟了我。师父说:“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4]。

我开始找自己:怨恨心、爱面子的心、看不起别人的心、自恃清高、抱怨心、不平衡的心、求回报等各种人心。总之心的容量不够,达不到慈悲众生。我是大法弟子,在矛盾中,心性能得到提高是第一重要的。师父说:“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3]

我突然明白,我还是陷在人的情中去看待修炼中的问题了,我应该走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而不是去跟一个常人计较是非,争个高低。哎呀,我怎么这么糊涂呢?师父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3]

让师父操心了!感谢师父帮我化解了隐藏多年的怨恨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法国法会》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