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保护下 走出病业死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八十八岁了,于一九九四年四月在安徽得法,至今修炼二十六年。我是二零零二年,从深圳来到多伦多的,从此在海外这个新的环境中修炼,证实大法。

下面是我来加拿大以后的修炼体会。

敬师敬法

我有个习惯,每次学法前,总好喊两句:“现在学法了,学法了。”然后才开始读法,并且读出声音来。我就觉的,我这房间有很多人和我一起学法。学着、学着,我的书一下变成金色的书了,全是金色的,里外都是金光闪闪的,持续很长时间。

我非常尊重《转法轮》、所有的大法书籍和师父发表的所有经文。

每次学法前,我都做好一切准备。学法时不去做任何其它事情,也不说话,思想不溜号,集中思想学法;炼功也是这样。我每当学完一讲后,都双手合十对着师父法像说声:“谢谢师父。”

有一次,我学完法,向师父法像合十,突然发现,师父法像左边的法轮一下旋转起来了,转的很快,非常好看。转着转着,没有停;紧接着,师父法像右边的法轮也转起来了。师父法像两边的法轮图形都一起旋转着,越转越快,太好看了。

转了一阵,右边的法轮停了,左边的法轮没有停,还在继续的旋转着,转了那么长时间,至少有五分多钟时间。谢谢伟大慈悲的师父!

魔难中见证神迹

二零零四年,多伦多腰鼓队成立。当时腰鼓买来了,可是没有人会打。正好,我在中国是腰鼓队教练,教授过很多腰鼓队,包括大专院校,甚至乡镇农村的腰鼓队。于是我就承担教练腰鼓队的责任。

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腰鼓队参加加拿大国庆游行。那天天气非常好,马路两边看游行的人很多。我把腰鼓队队形排好,前面同修开车,把大喇叭放在车子上面,放着打腰鼓的音乐,我就去向路两边的世人发真相传单。

突然我跌了一跤,跌的够狠的,自己怎么用力也没有站起来,后来是同修把我从后边扶起来的。我当时就想,没有事!想着师父的法:“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就跟着游行队往前走,只觉的跌的地方发胀,但不觉的疼,一点也不疼。

下午又到另一个城市去游行。第二个城市游行结束后,我回到家,就觉的跌的地方疼了,越疼越厉害。我把有大法字样的衣服脱掉后,里边的衣服就很难脱下来,左边身体跌肿的很大,把衣服绷的紧紧的,好象又长出半个身体。

我悟到是旧势力的迫害,想置我于死地。记的当时我跌跤时,有明显的感觉,就象有人从我右边推我一下子。我还回头看了一下,没有人。那种无形的力量还很大,我的左脚还向左方向颠了两步,惯性很大,从人行道一下子跌在马路中间,整个左边身体从上到腰、腿、脚、胳膊、手都肿起来了。

晚上,疼痛使我不能自已,忍受不住,哭的泪流满面。就在这时,师父救我来了。我床后面墙上出现三个非常鲜艳的大法轮,三个法轮来回的旋转着,法轮上边的四个太极和四个万字符也在旋转着,三个法轮也不知转有多久了。因我身体不能动,也不能够翻身,就闭着眼睛哭。

哭着、哭着,我觉的舒服了,不疼了,身体也能动了。我想坐起来,一抬头,看见三个法轮在墙上旋转。我高兴的一下坐起来了,又赶快伸手去摸摸法轮。结果,法轮隐去了。我好后悔,如果我不伸手去摸法轮,法轮是不会隐去的。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疼痛全消失了,肿块也小了,我好了,什么事都能做了。

那时,我还坚持在唐人街和领馆讲真相。每次出去坐大巴车,上下车时,总有两个很漂亮的年轻人(有时也有西人的面孔)站在车门两边照顾我,扶我上下车。大家互相之间都不认识,也不说话。就这样,时间长了,我就觉的奇怪,为什么总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呢?就好像有人安排好来的。

信师信法走出病业干扰

几个月过去了,我又出现问题了。我的腿潜伏的病灶恶化了,还有风湿性关节炎等,主要是肿瘤。恶性肿瘤干扰着我,走路很困难。站也困难,坐也困难,只能趴在桌子面上,用两个胳膊支撑着我的身体学法,每天学法两讲。

由于恶性肿瘤干扰,我两天没有去景点。我着急了,心想,明天不管什么状态,再困难,我也要去景点。

就在当天深夜三点多钟,好象在睡梦中,我看见一只大手,对着我腿上面的恶瘤部位一抓,手一拉,我的腿猛疼一下,我就看见一块血淋淋的恶瘤被抓到手里了。

那只大手还把恶瘤举起来给我看,我看到鲜血从那手指逢直往下流。我看的很清楚,我赶快大声喊:“血流到被子上了,血别流到被子上。”这一声大喊,我一下醒了,什么也看不见了。

第二天,我很轻松,和以往一样去景点了。早上给师父敬香时,我向师父法像发誓说:“请师父放心,我只要有一口气,我都会坚持去景点证实大法,讲真相救人。”师父一次又一次给我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我炼功用的,不是过常人生活的。

有一次,深夜三点多钟,我腿疼了,全身麻木,受不了了。我心里想,我坐起来是不是会舒服一点?我睁开眼睛一看,天花板上有三个黑色的怪东西,直对着我呼吸。一个大的,两个小的,脑袋是正方形的,就象过去那个老电脑型状一样的,没有身体,眼睛特别大,鼻子,嘴巴都在动,我立即立掌正念清除它们。

就在这时,房间一亮,瞬间出来一根很长的大金棍,带着很强的金光,把房间都照亮了,金棍向那三个怪东西打击。那东西跑的非常快,金棍直追到冰箱上面,把那三个怪东西一扫而光。

我看的非常清楚,那也是来取我的命的。我要没有师父保护,我哪还有今天?都是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救我的命,谢谢师父!我一定要重视做好三件事,每天每时都把三件事放在我生活中第一位。

有一天下午,我想看看明慧网。坐在电脑前,看了两篇文章之后,我再也站不起来了,这怎么办啊!我不能坐在这呀?我急的又要哭了。

这时,师父又来救我了。我房间师父的法像说话了,师父发出很大的声音对我说,你是大法弟子,你站起来!走!

我听是师父的声音,我双手合十,急忙说:谢谢师父。我站起来,走!我一下子就站起来了,我站起来了!

我看到,我的两只脚是踩在法轮上的!一共有三个大法轮,我两脚站在中间那个法轮上,左边一个法轮,右边一个法轮,三个法轮并排向前旋转着,带我往前旋转着,在房间转了一个大圆圈后,法轮才隐去,三个法轮都隐去了。

十七年坚持景点讲真相救人

在景点证实大法,讲真相救人是弟子的责任,是弟子的史前大愿,是弟子应该要做的事情。

二零零三年四月,因为景点缺人,我就从儿子家搬出来,租房住,从此以后每天都到景点讲真相,十七年来,除了下暴雨,几乎天天到景点讲真相,从不间断。

皇后公园是多伦多主要旅游点之一,中国大陆来的游客很多(现在少了)。有一次,我给游客讲真相,我告诉游客,全球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大法洪传到全世界,只有中国不让炼法轮功,中共诬蔑法轮功,还编造天安门自焚事件,栽赃法轮功。我告诉游客,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北京武警部队自造的骗局来迫害法轮功的,也害了十四亿中国人民。

我还没有讲完,就从人群中冲出来一个女的,有三十多岁,个头很高大,一边骂,一边双手用力往后推我。当时,她就象推电线杆一样,我连动都没有动。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加持我。不然的话,凭我这个身体状况,不用用力推,只要轻轻的碰我一下,就会跌倒。可那个女人费那么大劲推我,我连动都没有动。后来我想想,好后怕,如果不是师父保护,不知道会跌成什么样子。

以前,多伦多的冬天很冷,下雪时间很长。有一次,大雪下了一天一夜,地面上积雪很深。那天我提早出发去公园,好不容易走到公园。一看路边的雪堆的很高,我没有能力走進炼功场。我站了一会,心想,我一定要進去炼功。

我把包放在地上,慢慢的弯下腰,两手用力把雪扒开一个口,然后背上我的包。(因包里装有真相资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横幅和炼功音乐。)草坪上的雪也很深,我就象过河的一样,一步一步往前走。

就在这时,我前面出现一道又长又宽、耀眼的红光。我一看,是师父穿着红色的袈裟,盘腿打坐,坐在横幅中间。

我看见师父了,我太激动了,赶快把包放下,去叩拜师父。可是,雪也太深,动作又慢,再想看看师父,师父隐去了。

我站在那儿,久久没有动,双手合十说:“师父太辛苦了,谢谢师父。请师父放心,不管天气多么寒冷,或多大的困难,弟子一定会坚持到这个景点,直到正法结束。”

我深深感受到,师父为我一个弟子就如此操心,一次又一次延缓我的生命,我许多的苦和难,都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替我承受了。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恩师的感恩,报答师父,叩拜师父。我只有在最后的修炼中,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师父说:“无论大法弟子多么艰难,路多么难走,你们的前途都是光明的。大家也越来越看到了前途的光明,也越来越清楚了自己要走的这是什么样的路。师父给你们准备好了最好的一切,但是你们得走到那儿!”[2]“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3]

所以我们不能懈怠,不能停留,要抓紧最后有限的宝贵时间,去救更多的人。

谢谢伟大慈悲的恩师!谢谢同修!以上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