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大法弟子:化消极局面为积极结果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一、成为真正的修炼

在修炼过程中,我体会到,有时需要发生一个相当大的事件才能促使我改变慢悠悠,甚至停滞不前的状态,从而有大的提升。

我是在二零零零年得法的,那时我知道了大法很特别,但我并没有马上全身心投入修炼。我住在纽约,整天忙于日常生活和工作,没把修炼看重,只是偶尔自己炼炼功和学法,没有参加任何集体活动。

二零零三年,我移居洛杉矶,换了新的工作,这样我有机会从新安排我的日常。我立即与当地同修联系,加入到公园和在大学的学法炼功小组,并积极参加讲真相项目。那时我第一次真正感觉到我成了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此后,我长期担任英文大纪元的记者,并参与其它讲真相项目,也一直推神韵票。

我在修炼方面有些起起落落,但我觉的由于我在修炼上的自律以及在英文大纪元和神韵推票方面的不懈努力,我也在尽我所能救度众生,并逐步朝着圆满的方向進步。我也知道还有其他人做的比我好,但我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感到失望,也不考虑别人修炼的如何。但我知道我有一些很难修去的执着心,我不知道如何把它们修掉或减小。

二、在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中工作、修炼

我刚才提到我的修炼状态起起伏伏,其中最明显的是我的英文大纪元工作,这是我六年半来的全职工作。

我觉的自己在英文大纪元方面做的很好,我的经理也这么认为。我在推广神韵售票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所以我认为这些良好的成绩是修炼状态的体现。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和发正念,而自律对于我的修炼非常有益。

但是基于过去的经验,我需要一个重大事件的触发,才能使我真正意识到我应该在修炼及英文大纪元工作方面做的更好。

让我提供一些背景情况介绍,以了解我在英文大纪元工作中哪里出现了问题,以及在我修炼中哪些方面需要提高。我们在生活中形成了许多观念。我们的经历塑造了“我们”是谁。我想在英文大纪元工作中有些方面还没有做到特别的顺利,是因为英文大纪元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背景,所以对工作的理解也不尽相同。但这就需要我把过去工作经验中好的东西拿出来,与我良好的修炼状态溶合在一起,尽我最大的努力把英文大纪元办的更好,以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知道我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我喜欢快速做事,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偷工减料。我认为自己很专业,很正直。我也希望别人都能像我一样做事,也希望我懂的东西别人都懂,这显然是不现实的,甚至可能不是最好的。

三、遇到挫折

去年九月份,我的经理因我的行为和态度不佳而将我停职了两个星期。我有些挫折感。我的编辑和经理都觉的我必须改。被停职是一件很大的事儿。在常人社会工作中我一直是个好雇员,但是以前在与大纪元同事一起工作时却出现了一些问题。显然,我并未在工作的各个方面都做的很好,我的修炼还有待提高。

师父说:“你的社会工作不是修炼,但是你的修炼会反映到你的社会工作中去。”[1]

我认为不管什么工作,修炼是关键。我不同意被停职,但我接受了这一事实,并且准备按经理对我的要求進行所有必要的改進,以更好的与团队合作。我很难相信有人说我不配合,但是我知道有时我的沟通方式没有建设性,这确实是我需要改進的地方。这就是我被停职的根本原因。还有一些操作上的问题,没有给我讲清楚我应该如何做,但这些都是很容易解决的,不需要太多的自我分析。

我必须修去一些观念,努力和英文大纪元的同事们协调好关系。我相信自己是一个有团队精神的人,而不是想证实自己。在我看来,团队成员之间的摩擦是因为大家,包括我在内,由于某种原因没有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

我几乎认为我为英文大纪元工作的时间已经结束了,因为我觉的当这样的冲突发生时,各方都要去看他们的问题。但事实上,我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看看自己如何提高。

师父说:“有争议时就想想自己有没有执著。大家都抱着正念,协调上一定非常溶洽,什么事都会很快解决。争议中争持不下的时候要想到看看自己。”[2]

我需要提醒自己的是,神会如何看待事物。正如师父所说的,神可以从多个角度看问题,因此,也会从别人的角度看问题。

然而,停职两周的时间又变成了一个多月,期间,我与经理不断交流,试图让他理解我的观点,想让他更清楚的告诉我、他对我的期望。我们的讨论坦率而又专业,不带火药味。我觉的与我早年在英文大纪元工作中与经理之间的矛盾处理方面相比,我现在有所提高。

尽管我们之间存在分歧,偶尔也会有矛盾,但我尊重我的经理,对他作为我的经理没有任何意见,我也把他作为朋友和一个很好的同修,所以我们最终解决了我们之间的矛盾。

四、在修炼中提高

但是在停职期间我为没能做救度众生的事情而痛心。我的英文大纪元工作是救度众生的主要方式。我真的觉的我就是为做英文大纪元工作而来的,现在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因为归根结底,无论通过英文大纪元还是其它项目,都是在救度众生。

我有了“空闲时间”,这使我可以退后一步,做一次深入的内心剖析。我决定充分利用好我与英文大纪元的问题解决之前的这一段时间。

我开始考虑可以参与哪些其它项目。首先,我立即报名参加神韵门票销售项目。以往,我通常不会在九月份开始卖神韵票。

因为我不确定自己和我的管理层如何才能达成一致,我想万一自己不能再参与英文大纪元的工作,我得准备找一些与救度众生无关的常人工作。我问过我的姐夫,他是多伦多一家初创公司的CEO,问他是否可以让我帮忙。

然而,最重要的是,我开始在晚上和其他渥太华同修一起在网上学法。我平时平均每天学法九十分钟,但现在我已经增加到每天两个小时。这是很重要的,因为现在学法几乎是我早上的第一件事和晚上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

师父说:“不学法嘛,常人的执著也会多起来了,越来会越突出,你也越来越象常人一样,给人的感觉也不象修炼人。”[3]

我想,在我和英文大纪元同事产生摩擦时,我的表现肯定不像修炼人。我认为“自律”就得将每天的日程安排的很好,但这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因为如果其他人也如我一样,他们可能也会陷入每天的日常安排中,并承担额外的工作,从而不可能增加学法时间。

我想大家都知道关于学法的重要性。我制定了每天包括学法两个小时在内的日程安排,即使当我回到英文大纪元工作以后,我也没有改变。

由于有了充裕的时间,我也开始参加周日晚上的在线培训和神韵卖票交流。在前几年卖神韵票时,我从未参加过周日晚上的交流。现在我得全力以赴,我不能再说我在忙于英文大纪元的工作了。

五、结果与结论

在英文大纪元停职几周后的一天,我去多伦多探亲,不知何故,我经理的上司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在多伦多。我感觉这是个巧合,不然她怎么知道我在多伦多呢?

我们共進午餐,她告诉我旧势力是如何试图在我们的工作关系之间制造间隔,有时情况会变的非常严重,严重的干扰可能表现为健康问题。她向我介绍了一个在纽约发生的事例。她还向我介绍了她是如何解决与其他同事之间发生的一些类似问题。这样的交流对我非常有帮助。我觉的我一直在克服多年来在英文大纪元工作中累积的对自己的负面看法。

自从我恢复了在英文大纪元的工作,我的工作進展非常顺利,我也写出了我认为是我最好的文章。十一月和十二月我依然坚持参与神韵售票,并坚持学法,所以显的非常忙碌,其实这也是应该做的。在这关键的时期,我应该在这两个项目上都做出有意义的贡献。

我现在更能站在同修们的角度看问题,更清楚他人的状况,以及如何能让他人工作更容易,反过来,这又让我自己的工作变的更轻松。

我想我们都得处理好冲突和心性上的考验。师父说:“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4]

在此,我衷心感谢在英文大纪元一起工作的同修们给予我提高的机会、对我的宽容,以及帮助我修炼上的提高。

若有不当之处,也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