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做好三件事很重要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仅以此文对自己过去一年在参与神韵售票以及在近期加入RTC平台后向中国人讲真相中的修炼经历進行总结。这一年里有提高,有升华,有过不去关时的苦恼,也有心性在反复摔打考验中的痛苦挣扎……感恩师尊给自己一次又一次机会,让自己能在项目中修自己,与同修们整体配合,救度众生。感恩师尊对自己每一步的精心安排与呵护。

二零一九年年末我加入了神韵热线和在线客服小组,在过去的半年中,除了自身的修炼及常人工作外,我的精力基本上都投入在这个项目中,收获是巨大的,方方面面的感悟也很多。另外,在疫情期间,特别是在神韵项目告一段落后我加入了RTC平台,终于突破了几年来不敢、不会向中国人讲真相的瓶颈。

一、三件事都要做,平时也要做好

从修炼以来自己一直由于工作的繁忙,无法在平时更好的参与讲真相救人的事。也因为第三件事——讲真相救度众生,做的一直很欠缺,个人修炼的部份也做的不好,常常周一到周五学法炼功都跟不上,到周末还要补,第三件事做的就更有限了。在参与了神韵热线与在线客服项目后,在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我终于突破了平时不能三件事都做好的状态。去年十二月开始参与值班后,平时只能是下班后晚上才能做,原来晚上按部就班的学法就不得不调整了。同修鼓励我把学法调到早上,并在头几天督促我按时起床。于是和几位同修商量好,每天发完正念后五点十分开始学法。

一开始的几天尽管很困,但坚持了下来,也在不知不觉中戒掉了对咖啡的执著。是师父看到我心性提高了就把那个长期形成的物质拿掉了。我感到非常神奇,在这之前的很多年,我都是早上不喝咖啡就根本打不起精神的状态,甚至是哈欠连天,主意识不得不去顺从它。可其实我也知道,喝了咖啡也还是困,实际上不管用,但就是心里痒痒。就像师父讲到“中毒”时说的:“在你身体里,时间长了,积累了一个和你形像一模一样的你,却是那个东西构成的,控制了你。因为它是很强的执着构成的你的形像,所以它就有那么强的能控制你的心,因为它是很强的心形成的。”[1]

几年前,我也有过戒掉咖啡瘾的经历,大概有一两周突然就不能喝了,之后又能喝了,慢慢的又上了瘾。而这次,我没有刻意的去戒,只是觉的我早起学法炼功,精力应该充沛,不需要咖啡来提神,就尝试的不去喝,没想到那种强烈的瘾好真的一瞬间就没有了,心里没有任何想要喝咖啡的欲望。一天、两天,一周、两周,就这样去掉了对咖啡的执著,身体也变的更加舒服,非常美妙。

在坚持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还需要更早的起床,需要把炼功也尽量的在早上完成,因为晚上值班的时候常常会延长,那个时候甚至到十一点多,十二点左右还会有客人在网上想要买票。所以我就一点点的从四点五十起床到四点十分,再到三点四十分,尽量的在晚上多值班多为项目做一些事。当然这个过程中也有反复,但自己明显感到状态比从前上了一个台阶。还有一个小小的突破就是可以坚持到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再去睡觉了。这样终于四个整点正念都能发了。

尽管不是每次发正念状态都好,有时还是会犯困,但就是坚持着。到了周末我也会特意给自己安排九点到一点的班,尽量不让自己懒惰睡回笼觉。那时候救人心切,客观上票务也确实忙,项目中同修也很精進,大家互相促進,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场,自己也没有觉的非常难,一点点的就都做到了。

我也突破了一个顽固的观念,就是觉的如果晚上睡的很晚的话,第二天就肯定起不来了。协调同修谈了他的体会,如果我们做的是正事,是为他的,状态不会受影响,师父会加持我们,第二天该干什么还能干什么。我觉的很有道理。

还记的有一个周日白天值了很长时间班,晚上项目组开完会后为了写一篇交流写到凌晨两点,写完后我也没有觉的很劳累,也没有负面的想法,第二天到点就醒了,正常起来炼功学法然后上班。心里非常感恩师尊的加持,自那以后那个顽固的观念就象冰山一下溶化了一样被消去了很多很多。

二、突破自我,拿起电话讲真相

自从二零一三年走回修炼后,我在向中国人讲真相方面一直做的非常不足。头一两年有时会在周末去景点,但后来没能坚持下来。而后的几年中因为大部份业余时间用于神韵推广和其他项目,加上我生活环境中较少遇到中国人,几乎很少给中国人讲真相了,以至于到了张不开口的地步。各种负面的观念和怕心严重障碍着我,甚至心中产生了觉的做神韵和给主流社会讲真相也是做第三件事,不给中国人讲真相也没什么的这种不正的念头。我知道这是自己修炼上的一个大漏,想要弥补却不知如何突破。有时眼睁睁的看着中国同胞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却没有勇气上前讲真相,内心真的很痛苦。

慈悲的师尊看到我想救人的真心,在今年疫情的天象变化下安排我加入了RTC 平台,从二月份到现在,特别是在过去的一个多月中,在反复的修去怕心、安逸心、依赖心,不断排除各种干扰,不断否定各种负的观念、负面情绪,坚定正念的过程中,终于有所突破。

我真切的感受到了每一步都是师尊在拉扯着我往前走:在我仅会讲最简单的几句话时,师父鼓励我,让我遇到有缘人讲两句就能退;在我被各种负念充斥,被“不情愿”和怕的物质压的不能拿起电话时,师父点化我上平台,在听了一会儿同修的拨打后我又升起了正念;在我需要培训资料时,师父安排同修送给我;在我认识到大法的真相要讲透时,师父安排我听到同修的成功案例;在我刚刚学会一点新素材时,师父让我遇到有缘人听我讲新学会的真相素材;在我有所懈怠时,师父安排同修打电话督促我;在我有疑惑不知如何打开众生心结时,师父安排有经验的同修和我交流给我很大启发;在我灰心丧气信心不足时,师父让我看到只要我坚持拿起电话,不管我讲的怎样,总会遇到有缘人;在我备受打击质疑自己的讲稿是否还能用的时候,师父让我听到平台上同修用同样的讲稿就能把有缘人劝退,让我重拾信心,继续打下去。我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沐浴在法光中,感受着师尊洪大的慈悲,无比的幸福美好。千言万语,只能化作一句,弟子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下面交流一下在这段时间的打电话中有一些体会。一个是要珍惜每一个电话,保持正念,不错过有缘人。记的有一个号码我连打了三天,拨了将有十五通,一直是要么打不通信号不好,要么说几句就挂,要么打通了对方不说话,要么对方说方言,我一点也听不懂。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不想放弃他,只要他还接我就讲,就这样第三天最后一次拨打时,对方接通了,一上来就是说普通话,声音清晰洪亮,与之前的情况差异之大让我很吃惊,但我确定是那个人的声音,我就接着讲了一些真相,最后他爽快的同意退党。放下电话后我很受触动,庆幸自己没有错过这个有缘人,感谢师尊加持。

再有一个体会是需要不断学习积累真相素材,多听多记同修们好的切入点,整理出适合自己的讲稿,才能更好的解开众生的心结。在我认识到学习素材的重要性的同时,师父又慈悲的提醒我,要我注意在这过程中修心,不断纯净自己,才能更好的救人。一次我给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讲了一个多小时,他提了很多刁钻的问题,我把能讲的都讲了,最后他还是没同意退。我知道真相不会白讲,希望他还有机会。当我在回忆这通电话时意识到对方在过程中几次指出我说话有前后矛盾的地方,表面上可能是我没有说清楚,向内找发现是自己党文化的问题,说话不够严谨,容易夸大其词。随后我看到平台上同修分享的明慧网上的一篇交流文章,《讲真相的能力是修出来的》,在此摘录同修的一段话:“能否把对方救下来,常常不在于我们有多么丰富的知识,而在于对方是否信任我们,是否相信我们说出的话,而这个让对方信任和相信却是需要我们修出来的慈悲,我们只有把自己在讲真相过程中暴露出来的执著、魔性等找到、修掉,把心修纯了,修出善和慈悲来,对方才容易信任我们,才容易相信我们说出的话。”

结语

回顾过去的一年,我发现了自己修炼上的很多不足。为了能做好讲真相救人的事,不得不在自身修炼上抓紧,学法炼功跟不上就明显感到正念不足;同时同修间的比学比修的良好环境也在督促自己更加精進。可是当项目告一段落后,五月底以来,明显感到了自身的懈怠,好象没有了外力的推动,在天天居家上班的环境下,就不能严格要求自己了,修炼人的意志力还很薄弱。在开始打RTC电话后,状态又逐渐好起来。希望自己能保持精進的状态,在正法最后宝贵的时间里修好自己多救人。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