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

更新: 2021年11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回想二十多年来的修炼历程,深感师尊的慈悲伟大,法轮大法的神奇。

修炼前,我是一个脾气急躁、得理不饶人、自我意识很强、自私自利的人,患有风湿性心脏病、腰腿痛、高血压,难受的躺下就不想起来,头脑经常昏昏沉沉,没有精神。后来又得了上额窦炎,在省城大医院做了手术。那时的我才四十岁。

其实这个年龄是人一生中各方面都比较成熟的阶段,也是容易出成绩的阶段。我也想出名、想得利、想奋斗一番有所作为,可是身体却是如此糟糕,我很灰心。

经朋友介绍我修炼大法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知道了人为什么来在世上,人活着的真正意义是什么,知道怎么样去做人、做一个完全为别人的人。

那时我是国企的中层干部,工作比较忙,孩子上初中,学习也比较紧张,作为母亲我也要在家庭中尽职尽责,每天下班后挤出时间学法,早晨炼功,周末不出去逛了,静下心来在家学法。我认真按着《转法轮》书中的要求去做,严格要求自己,做事时用大法来衡量自己应该怎样去做,除极特殊情况外,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

我们有学法小组,每周两次在一起集体学法、交流,同修互相促進真是快乐无比。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知不觉中所有的病都好了,气色好,走路一身轻。到现在,走起路来年轻人也未必能跟的上我。

大法太神奇了!我真是受益匪浅。二十多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大家想一想,仅我一个人就为国家节省了多少医药费呀!当初在中国有上亿人在修炼法轮功,这又为国家节省了多少医药费啊!谁受益?国家受益。

大法改变了我,在此讲两个故事。

1、放下名利

从年轻时我就在国企机关工作,工作岗位也是大家非常羡慕的。可有一天,我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单位,突然被上级执法,宣布破产!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没有心理准备:一个几百人的国企就这样说破产就破产了?说是为了“甩包袱”,具体什么意思,我也不去多想了。企业要重组变成民营,用不了那么多人。这样我面临工作上的重新选择。

在企业破产评估期间,我作为留守人员过渡了一段时间,后来上级领导找我谈话,决定给我的工作职位提升一级,比以前管理的范围更大了,而且我的工作和工资与重组企业脱钓,直接由上级领导部门管理。我同意了。刚过了十天左右,上级领导又来找我谈话,面部表情与上次不太一样,不太自然,不过还是开门见山的直入主题,对我说:“上次找你谈话给你安排的工作,现在有变化,你不能干了。因为有人找上级领导说你炼法轮功,不能干这个工作,他要干,他如何如何适合干这个工作。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是二零零三年左右)的形势就是这样。”

等领导说完,我沉思了一下说:“你们的决定我没有意见,服从安排。他(和我在一个办公室工作的同事)想干就干吧。他还有几年就退休了,想给自己画一个理想的句号,我能理解。我呢,炼法轮功没有错,这是我的信仰。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健康。同时我也感谢上级领导对我的信任。”

我和这位领导聊了很长时间,期间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她听明白了。后来退党大潮兴起,我又找她讲真相,她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当时我心里很坦然,很平静,真的放下了。

可奇怪的是没过几天,重组企业通知我:去企业看大门,且原办公室的工作还要干,每月工资三百元。我的心就不舒服了。谁都知道,看大门的都是些上了年纪、没什么文化且腿脚不方便的男人干的,而我是个女的,又有文凭,职称是中级工程师,国家正式干部,也是参加过国家统考的,却让我给民营企业看门?心里无法接受,面子心利益心都往出冒。

晚上回家学法,明白了:我是炼功人,做什么事情都得为别人着想呀!这么想了,在家心理状态还挺好,可是一到单位,这个同事说:怎么让你干这个活?大材小用;那个同事说:一个月这么点工资,你伺候它呐?你自己干点啥都比这挣的多……听到这些,我心里自然不是滋味,但再一想:还是自己有常人心吧?不然的话,怎么大家都到你跟前来说呢?

找自己,是自己的名利心在起作用。修炼人无论在什么样的工作环境中都得做个好人,都得与人为善。心放下了,我就很坦然的去上好每一天的班,再也没有人到我这里来说闲话了。

工作三班倒,每天都能保证半天在家看书、学法或做其它事。领导和同事对我的工作也都非常满意。

2、在家庭中修好自己

我的公婆晚年在外地生活,婆婆二零零二年去世,二零一一年底公公也去世了。公公是抗日时期的共产党老干部,抚恤金和其它费用待遇高一些,有近五万元。这对我们偏远山区的人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钱了,也是遗产,子女都有份的。

丈夫哥仨,他是老三。二哥打来电话说:等钱批下来后都汇到他的账号上。之后还经常给我们又打电话又写信,说了很多的好听的话,让人感到非常亲近。等到钱批下来我们就按他的要求把钱都汇给了他。可从那就一个电话和信息都没有了。一个月后,丈夫着急,就打电话去询问钱是否收到?二哥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能收不到嘛!”

真没有想到二哥这么绝情。我们想事情就这样过去算了,因为我们都是修炼人,根本没想和二哥争这笔钱。

两年后,年近八十岁的大哥从云贵千里迢迢回老家来探亲。对我丈夫说:“老三真傻,为什么把父母的遗产都给了老二?我们哥仨都有继承权的。”丈夫说:“我是小弟,哥哥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也不知道你们哥俩是怎么商量的,二哥说让我都寄给他,那就寄过去吧。”大哥说:“我和你二哥生活条件都很好,就你困难。这些钱应该都给你,我和他都不需要。你们俩口子太善良了,应该得到的都不去要。”

我顺势给大哥讲了大法真相,告诉他:我们是按照大法师父的要求做好人的,在利益上不和人家去争去斗,做事要为别人着想。可能二哥有啥困难需要钱吧。大哥听后,对我们很服气。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没有这笔钱,生活的挺好,心里很坦然。这些年每逢过年二哥都是第一个打来电话拜年;大哥更是不用说了,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

如果我没有修炼大法,我根本做不到的这样。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让我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在当今中国这个社会中,一切都在向钱看,唯利是图、不择手段。只有大法的修炼环境才是净土。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走向传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