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学法增正念 突破人心救人

更新: 2021年05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二日】我于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今年三十六岁。借此总结自己修炼中的经历与收获。

一、用心学法

师父在讲法中强调我们要多学法,反思自己的修炼路,曾经因为学法少,没做到实修大法,摔过不少跟头。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有过惨痛的教训,我更知学法的重要。每天学法,是我的必修课。

我是一名教师,寒、暑假期间,时间充裕,我每天学三讲《转法轮》;开学后,我就每天学两讲,学法时尽量一气呵成,中间不做其它事;学法时读出声,做到吐字清晰,这样学法更加专心,也是对法的尊敬。每年把师父所有的讲法看一至两遍,跟上正法進程。

用心学法,让我逐步做到用修炼人的心态对待身边的人和事。

1、用善心化解误解

二零一九年,我的同学小阳知道我家养殖,就介绍我妈妈同修去她所在的单位拉泔水。一天早上,我去村里的早市买菜,小阳的妈妈远远的看到我,就大喊我的名字,我走到小阳妈妈面前,她气冲冲的说:“你妈妈去小阳单位拉泔水,都是小阳介绍的,但你妈妈不好好拉泔水,跟他们单位的人讲法轮功!我们家小阳都被领导批评了,你妈妈再讲法轮功,就不让你妈妈去拉泔水了!你管管你妈妈!”说完,气愤的看着我。

我觉的很突然,但心想:“妈妈讲真相绝对是正确的,我不能反对妈妈。”我和善的对小阳妈妈说:“谢谢您和小阳,我妈妈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了,修炼以前一身病,炼功后什么病都好了,二十多年没吃过一粒药,我妈妈对别人讲法轮功,就是讲她怎么受益的,绝没有任何恶意。”小阳妈妈听我这么说,稍微缓和的说:“那就叫你妈妈在家炼,别在外面乱说。”我说:“您放心吧,妈妈就是劝善,劝人做好人,不会乱说。”说完,我就回家了。

回到家,我跟妈妈说了这事,也提醒妈妈讲真相时注意安全。这事以后,小阳妈妈见到我,脸总是阴阴的,每遇到她,我都躲得远远的,怕她又说我妈的事。

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我想,我是大法弟子,遇到不理解大法的人,更应该善意的对她,帮她消除误解,不能躲着。

后来,再遇到小阳妈妈的时候,我都主动的、亲切的和她打招呼;小阳的孩子上小学,我亲自为孩子送去一本学习参考资料;今年疫情期间,小阳妈妈卖水果,我也经常去她的摊上买水果,买完水果,喊声:“谢谢大妈!”

现在,街上再碰到小阳妈妈时,她总微笑着对我点点头,打招呼,我们之间的隔阂消失了。

2、去除花“真相币”的怕心

“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我地区一月底开始封村,村子周围都围上了铁丝网,只留了两个進出村的口,有专人把守。村民出、入村需要出示出入证、测体温。因为我单位没开学,村委书记不给我办出入证,只能办“临时出入证”。“临时出入证”有效期一天,要本人去村委会亲自办理。每次我去办“临时出入证”,村书记就不断问我:上哪去?干什么去?问什么时间回来?还要登记在电脑中。我感觉自己象生活在集中营,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

可我是大法弟子,我得救人啊。我想,不管怎么样,每周至少出村一次,讲真相。于是我每周去村委会办“临时出入证”。出村一次太不容易了,我很珍惜,身上多带些真相资料;出村后,尽可能多去一些地方讲真相、邮寄真相信、花真相币。

此时,我地区的便利店、快餐店、超市都要求无接触付款,就是手机扫码支付,每花一张真相币都很困难。

一次,我去快餐店花真相币,收银员看到我的钱上有字,就在验钞机验了两遍。验钞两遍后,钱没有异常,她拿着我的钱,迟迟不放進存钱的抽屉,转身叫她的领导,准备让领导看我的钱。我镇定的看着她,心里不停的发正念,求师父帮我。

这时,快餐店点餐的人越来越多,餐厅老板忙着备餐,没时间过来看钱;我身后也排了一些人点餐,收银员见状只好把钱收下。我拿着餐走出快餐店,快步走到公共汽车站,心里咚咚的跳,来了一辆公共汽车,我坐上车就走了。在车上,我不时起身望向快餐店的方向,担心店员会不会报警,看看门口有没有警车。

回到家,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总在想:“店员会不会报警,警察会不会顺着摄像头找到我。”一有狗叫,我的心里也跟着提起来,想:“会不会是警察来找我。”那两天,我的心充满恐惧,不能静下来,学法也不能入心。

后来,我上明慧网,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中,引用了师父的一段法:“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觉者,现在的一切就是未来的辉煌!”[2]我深受鼓舞,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让我们救人,我做的是最对的事情,应该堂堂正正的,不能怕。

过了两天,我拿着真相币,来到镇里的菜市场,因为疫情期间,菜市场都封了,只有几个卖菜的菜农在菜市场的大门里卖菜。菜农、客人通过大门门缝交易,我买了菜,拿出真相币,心里不由的害怕,犹豫花不花。正犹豫着,真相币从我的手中滑落,顺着大门底部的缝隙,钻到大门里,我赶紧去抓,可真相币已经随风刮到菜农的脚下,隔着门我也够不着钱。菜农弯下腰捡起我的真相币,看到钱上的字,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收起钱。我心里的石头一下落地了,怕心一下子没有了。

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弟子除去怕心,在修炼的路上推了我一把。这以后,花真相币怕心减少很多,花真相币时多发正念,提醒自己端正心态:我是在救人,是做最伟大神圣的事,不要怕。

二、多看明慧网 参与营救同修

师父在讲法中说:“多学法,看看明慧网上学员互相之间登出的一些文章,真的是很好,真的很成熟,有些文章写的真好,对照对照你们到底差在哪里。”[3]我听师父的话,尽量每天看明慧网,多读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在这纯净的、修炼切磋的大家园中,很多干扰我修炼的不好物质都解体了,让我在修炼的路上成长更快。

1、同修激励我增加炼功时间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明慧网发布新的炼功音乐,其中“法轮桩法”增加了六十分钟的炼功音乐。我看后,想:我工作那么忙,还是炼三十分钟的吧,有时间再炼六十分钟的。可看到明慧网中,很多同修都把炼功时间提前,炼六十分钟的法轮桩法,我觉的自己应该向同修学习,增加炼功时间。自二零一八年十二月至今,我每天炼功两个半小时,一小时静功、一个半小时动功(抱轮一小时),炼功时间增加了,我感觉每天特别有劲。

由于疫情,学校停课,我居家進行网络教学,疫情持续五个月后才复课。复课后,同事们都抱怨天天在家,体能都下降了。记的一次和同事开会需要爬五层楼梯,我跟同事一起走,爬到三层我去办事,回来爬到第五层楼梯时,还超过同事了。同事们都气喘吁吁,我却一脸轻松,她们惊叹的说:“我们都累的不行,你怎么爬的那么快?体能真好!”

复课后,工作量加大了,我每天睡眠时间不足六小时,但坚持炼功,工作时不但不觉的累,还精力充沛,同事都开玩笑的说我象“小牛犊子”,意思就是干活有劲,活力十足。我想,这都是增加炼功时间的益处。

2、正念营救同修

二零一九年七月,我村大法弟子,因为外出贴真相资料,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短短的三天,三名同修被恶警抄家,其中两名同修被绑架,这是自二零零一年后,我村发生的最大规模的迫害。

同修们陆续被绑架、抄家,村里的空气一下紧张起来,村民在街头巷尾谈的都是这件事,世人对大法的态度一下转变很多,讲真相的环境受到很大影响。这让我想到师父的诗句:“排山捣海翻恶浪”[4],我感觉黑压压的物质在我的周围,这使我的心情低落无助。下班后,我赶回家中,和妈妈同修商量怎么救同修。妈妈让我先上明慧网,发布同修被绑架的消息。

我打开明慧网,当看到师父法像,看到明慧网蓝天、白云的背景,我一下就觉的看到了光明,增加了正念。我把同修被绑架的原因和时间上传明慧网,附上已经知道的迫害单位和个人的信息,当发出消息的一刹那,我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会看到同修被绑架的消息,大法弟子都会帮助营救同修的。我感到空间场中黑压压的物质没有了,心里踏实很多。当晚,出于安全考虑,我和妈妈连夜转移了家里的大法书籍和资料。

我在明慧网检索所有同修被绑架后,如何营救的文章,把文章复制在一个文件夹中,一篇一篇的看,吸取文章中成功的经验、失败的教训;在公义论坛中,下载有关同修被绑架所违反的法律条文,准备后期请律师用。

我和妈妈商量接下来怎么配合营救同修,因为妈妈经常在村里,负责收集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我负责整理消息上传明慧网。

被绑架的同修中(A同修和B同修),家人都比较抵触大法弟子,收集迫害资料很困难。但B同修的婆婆是大法弟子,已年近九十,妈妈就趁她家人不在时,到B同修家,一方面照顾老同修,一方面打听B同修的情况。妈妈收集到一些消息,我就往明慧网报道。

同修被绑架一周后,我在明慧网看到:外地有几位同修讲真相被绑架,但外地同修在同修被绑架的当天就写出综合报道,报道被绑架同修为什么修炼大法、为什么讲真相、已经遭受的迫害、参与绑架的单位个人信息,震慑邪恶。

我感到很震撼,自己也应该这样做。在明慧网“法会征稿”的时候,同修们都会写文章,都是我来整理,我就找出她们的文章,整理出同修修炼大法的原因、修炼后身心受益的故事、曾经被迫害的情况,妈妈告诉我此时同修家人的境遇,我也编辑到文章中。

我一方面上网查同修所在单位的信息,一方面在明慧网中查找所有当地参与迫害的单位信息、个人信息,附在文章后面。真心希望参与迫害同修的警察,能看到我的文章,了解大法真相,了解同修们都是好人,减轻对同修的迫害。

我把文章发给明慧网,两天后,明慧网的同修帮助编辑、发表了文章。此时,我地区的同修也曝光了两年内我地区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及参与迫害者的个人信息,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两位同修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都走出魔窟,回到家中。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据同修描述,本来看守所只让B同修回家,因A同修已被绑架多次,看守所的警察已告诉A同修家人,A同修要被非法判刑。但就在B同修准备回家那天,警察说:“只让一个人回去了,另一个人不回去,她的家人上人家(回家的同修家)闹也不好,都回去吧!”现在,两位同修都溶入到大法弟子的修炼中。

通过营救同修,我深深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作为大法的一粒子无比幸福;也激励我多学法,多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勤动笔,让写出的文章更有救人的力度,更有震慑邪恶的威力。

“中共病毒”疫情的大爆发,让我感到救人时间太紧迫了。现在進入公共场所都要戴口罩,外出时,书包里多带口罩,在车站、路上遇到外地回城的民工,因为没钱,他们的口罩脏了还坚持戴,就送给他们一个口罩,告诉他们我是修大法的,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朴实的农民工都点头答应了。我面对面讲真相方面比较薄弱,但我会坚持的。

感谢师尊的一路保护,自己修炼中还有很多人心,我会听师父的话,扎扎实实学法,真修大法,用心救人,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贺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