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网上法会】走遍十一个城镇 广传大法福音

更新: 2021年06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因缘际会,三年前来到了海外。我想把三年来在海外修炼的点滴体会,与同修交流。

溶入新环境 实修自己

三年前,我来到新西兰基督城时,只打算住三个月带孙子,然后就回大陆。但是此次出国过边检时,被警察非法扣押在小黑屋里,经他们与当地公安核实信息后,才将我放出,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被边检警察扣押了。

因为此事,家人决定不让我回国了,当时我没同意,我觉的大陆迫害还很严重,我承担的事情还没有完成,因为修口的原因,我又不能向他们解释我的理由,因此一家人搞得很不愉快。

在新西兰的头两个月,我一直在试图说服他们回国,但是最后我就决定留下来。之后我找到了当地的同修,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的活动。

(一) 做事情有始有终

在我溶入整体、参加当地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活动的同时,在我心里有个放不下的东西,那就是之前我在大陆时没有完成的项目。我在大陆时,曾负责当地的迫害资料统计及报道,出国前,已经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包括数字统计及文字编辑。我将所有资料全部存放在加密盘中带出,准备利用空余时间继续写作。

该项目在当地只有我一人在做,他人无法接手继续進行。如果打算完成,则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样就无法参加当地的活动,又怕同修对我有看法,一时间两难取舍。我知道这是我的修炼路,能够理智清醒的走好修炼路,依赖于坚实的学法基础及对法的正悟。

师父告诉我们:“无论做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终。不然的话在历史上怎么给你记载你浪费的这些时间?哪一件事没做成,那一件事就是失败。”[1]

“你们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历史上安排好就是那样的,所以不要小看了你们做的事情。每一件事情看上去都象常人的事情一样,无足轻重,可是在另外空间里却起着巨大的变化。”[1]

我想应该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揭露迫害震慑邪恶对大陆环境下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非常必要的,我应该把它完成,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当我的心定下来之后,就发生了很奇妙的事情。

出国前,技术同修将我的笔记本电脑和加密硬盘全部从新做过,表面看上去,和常人用的没有什么区别,当我安全到家后,再用相应软件恢复过来。之前我多次试图恢复硬盘,因密码错误没有成功,所有用过的密码我都尝试了,仍然打不开。

就在我确定了要完成该项目时,我再次把硬盘连接到电脑上,一串字符显现在我脑中,我依次键入,硬盘打开了。看到我几年中收集的资料,看到我未完成的稿件,一时间无法自持,泪水止不住流淌下来。这是我该完成的事,这就是我该走的路,感谢师父的慈悲看护。

在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我整天埋头在电脑前,相继整理、写作,并发表了六篇近二十万字的文稿,并协助原当地同修找到一位可以替代我的同修与之合作,给之前的证实法项目划上了句号。

就在我提交最后一篇稿件的当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我和基督城的同修站在一片铺有羊毛地毯的土地上。我知道我在新西兰证实法的路开启了。第二天,我和几位同修开车去奥马鲁发真相资料了。

(二) 在整体中提高

三年海外修炼中,一个深刻体会,就是大法修炼的整体环境对一个修炼人的重要性。

初到新西兰时,由于对新的生活、修炼环境的不适应,照顾儿孙一家的饮食起居占用大量时间,因为买房搬家和儿媳产生的不愉快等等原因,使得自己心情烦躁,怨恨心很强。学法跟不上,炼功有时不能做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发正念不能保证基本的四个时间,甚至有时无法参加集体活动,导致自己一段时间出现了不正确状态,类似“重感冒”、关节肿胀疼痛,持续一两个星期,没有好转。

此时正值惠灵顿“七二零”反迫害游行前夕,虽然身体不适,我还是参加了活动。我手捧着被迫害致死学员的遗像站在路边,等待游行开始,这时走过来一位西人女士,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遗像,眼里满是泪水,我的眼泪也夺眶而出。

在整个游行和集会过程中,我的心灵和身体被净化,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肩负的责任,救度众生的使命又回到了我的头脑中,再想想那点放不下的事,真的不值一提。之前心里的不舒服,身体上的不舒服完全消失,心中只有一念: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必须修好自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不辜负众生的期望,完成大法弟子肩负的使命。晚上,从惠灵顿回到家时,已经不是清晨离开家时的我了。

二零二零年初,中共病毒蔓延,三月份新西兰也实施禁足令。佛学会为了给大家开创一个共同精進的环境,在RTC平台上分别开了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和发正念的房间。

从一开始我就加入其中,每天早上准时上线参加集体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晚上参加集体学法两个小时。解禁后,上线的人员越来越少了,我就每天坚持一个人晨炼直到现在。

那时,我参加每星期一次澳纽记者站的集体学法,对我的帮助非常大。尽管我们和澳洲时差两个小时,有时学法后的交流会持续到深夜一点钟,澳洲同修会善意提醒我,因时差原因可以随时下线,可是我真的舍不得离开,我似乎感觉又回到了二十几年前大陆的比学比修的环境。

每次学法后,几乎每个人都会交流自己的学法心得、项目中的建议以及个人暂时没有突破的难关。有些年轻同修有工作有孩子,讲真相中还身兼多职,每天都在平衡工作、家庭、修炼、救人中争分夺秒。与之相比,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一位同修介绍说,为了保证或量化自己在学法、炼功、发正念等方面的时长,建议用软件每日自行记录,每个星期学法时自愿与大家交流,接受大家的监督,形成一个比学比修的环境。

从那开始,每天我记载自己的个人、小组、大组学法章节、進度,炼功是否全部保证,发正念次数、时长,做了哪些证实法的事情,比如站真相点、征签、发资料等时间地点数量等。每晚填写表格也是对一天的回顾,及时发现当天不正的念头及三件事欠缺的部份。我坚持记录了一年,很惭愧的意识到,在过去的二十二年修炼当中,客观的评价自己,我没有完全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保证学法修好自己,坚持炼功改变本体,认真对待发正念清除干扰,救度众生不懈怠。可是自己会以各种借口开脱,不能保证学法时间,喜欢打坐,动功有时炼不全,发正念时有空缺,也曾想过落下的以后找时间补上,实际上十有八九是没有补,时间久了也就忘记了。

法轮大法修炼中不断的清洗净化自己,身边同修的精進状态不断的推动我前行,我又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

我帮家人明真相 家人助我传真相

(一) 帮助家人深入了解真相

二零二零年初,中共病毒开始在全球传播。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不断的揭露中共的邪恶本质,使得越来越多的政府和人民意识到了邪恶的共产主义在全球泛滥,意在毁灭人类。

二零二零年六月初,大纪元、全球退党中心先后推出了“结束中共”的全球征签活动。那时候我刚好学到了《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师父说:“下一步,也许很快世界上人人都得在要不要邪党的问题上表态,人人都得选择未来。”[3]当时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正法洪势到了这一步了,大法弟子就要顺天意而行,让所有的人知道真相,给众生选择未来的机会。

六月下旬,第一批“结束中共”的传单印刷完毕;在之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基督城的每条街道,把传单投入所有社区居民的信箱。那时正值南半球的冬季,常常是头顶淋着雨,鞋子被雨水打湿,但是没能阻止我们救人的脚步。

大法弟子的使命感促使我几乎天天出去发资料,民众的积极反馈更是我前行的动力。记得一次在毛毛雨中发资料,途中正在路边用手机确定方向,一位女士走过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我连忙谢过她并把传单递给了她,向她讲到了中共刻意隐瞒疫情而导致全球无数无辜生命死亡,并谈到中共对法轮功等修炼团体的迫害,她连连点头称是,说完全相信我说的一切。

在汶川地震期间,她曾在成都任教,她知道中共在地震问题上一直在撒谎欺骗民众,她也了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及活摘器官的事实,她认为中共就是一个邪恶集团。她非常赞赏法轮功学员多年来不懈的坚持讲真相,使得人们了解中共的邪恶。分别前她向我要了一叠真相传单,说是要分给她的同事朋友,希望他们早日了解真相,远离中共。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份,第二批 “结束中共”的传单印刷完毕。考虑到基督城之外的南岛其它地区大法弟子非常少,所以发资料救众生的事情只能由基督城大法弟子去做。此时我所在语言学校已经开课了,只能安排假期发资料。

据新西兰二零一八年人口调查显示,南岛人口约110万。南岛南北长约1000公里,东西宽约300公里。除了基督城40万人口之外,还有近70万人口,约30万个家庭分布在马尔堡、尼尔森、塔斯曼、西海岸、坎特伯雷、奥塔哥、和南地几个大区。基督城大法弟子就十几个人,多数都不会开车,所以去外地发资料实在有难度。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救人的事情责无旁贷。我想只要我们有这个愿望,心正念正,办法总会有,师父就会加持。我当时想到的,就是利用假期请我丈夫开车带我出去发资料。之前在基督城发资料时,都是他开车带我和同修去的。只是这次去外地,住宿吃饭加油花费会大一些,这个对他来讲可能是个问题。我们夫妇是依靠国内的退休金在这里生活,平时生活很节俭。为了节省一点油费,有时出去购物办事,只要路不远,我们都是骑自行车。

当时对于他是否会答应陪我去外地,我心里真的没有底。平时在给师父上香时我就求师父,帮助我打开他的心结,而我会天天发正念清除他空间场中邪恶干扰。他到海外之后,我就把他的iPad的油管频道上,关注的都是法轮功学员的自媒体。每天做家务或吃饭时,我都会把我看到明慧网、正见网上的好文章和他分享,有时我也会把自己的修炼心得和大法弟子所做的救人的事情讲给他听,我感觉到他一点点在变化。

慢慢的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希望得到他的支持。我说会准备好一个星期的食物冷冻好带到住处,会预定比较便宜的民宿,这样会节约很多成本。他身体不够好就可以在车内休息,只要把我带到目地地就可以了。没想到他很痛快的就答应了。

三年前刚到新西兰时,他不让我去华人超市附近炼功、发资料,不让我带孙子学法炼功,不让我在家成立学法小组,更反对我去中领馆去参加活动。一旦不顺从,他就说我自私,不为他着想,他还得回国面对中共警察等(之前当地警察曾用警车拦截他,并逼问我的下落)。随着不断的了解真相,丈夫的变化真的是很大。法轮功学员参加圣诞游行,从开始准备材料装花车,到结束后拆卸花车,加之游行途中拍照录像,他全程相助,甚至还把照片视频分享给国内的亲朋好友。

(二) 家人助我到其它城市发真相资料

就在我开始寻找民宿,准备行装时,一天早上,我丈夫突然感到髋关节疼痛,走路不便,儿子带他去看医生,说是髋关节扭伤并开了止痛药,要求随时观察两个星期后复诊。我一方面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一方面加长时间发正念,彻底清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发资料救众生的干扰。几天后,我问他是否好些能否成行,他说去吧,既然已经答应你了。我们按照既定安排,第一站去了布伦海姆。

经过五个小时的车程,中午一点左右,我们到达了市中心。简单吃过午饭,丈夫在车内午睡休息,我一个人带着地图在附近发资料。

当时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我心里对着当地的土地神及所有众生说:“我是大法弟子,神的使者,我给你们带来了生命得救的福音,你们千万不要错过机会,了解真相,远离中共邪魔,给自己的生命选择美好的未来!”我的脚步越走越快,一会儿就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这才开车找到了我们的住处。当天下午四个多小时,我俩发了902份资料。

谁知到了第二天上午,我的腿越走越痛,到中午时已经痛的走不动了,只好回到住宿的地方。午饭后,他睡觉时,我开始发正念,并查找自己的问题。我想是自己起了欢喜心了,第一天时间不长但是发的资料数量不少,所以有点沾沾自喜。我向师父认错并清除这个不好的人心。我要以一颗纯净的心做大法的事,那样才能真正救了人,否则单纯追求数量,不但不能救了人,还浪费了大法资源。

下午,我先生建议不要再出去了,累了就好好休息一下。我笑笑说,不要紧的,师父会帮我的。然后我们继续出去发资料了。

晚上回来后,我的腿痛得已经双盘不了了,这在我修炼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的事情。我意识到这已经不是执着心和消业的问题,而是一种干扰了。学法后我继续长时间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我。

正念中,我对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讲,我是大法弟子,来此地救度这一方众生。在宇宙正法中一切生命最好的选择是同化大法得到永生,企图阻碍正法、干扰大法弟子救人的,就是最坏的生命,必定在正法中被销毁。大法是慈悲的,但威严同在。我希望你们能够选择前者,否则,我必定会用大法赋予我的能力铲除。

第二天清晨,我们去皮克顿发资料时,我的腿恢复如初。皮克顿有些房子建在山坡上,我跑上跑下的发资料,毫无障碍,把平坦的街道留给我先生发。

在我准备第二次外出发资料时,遇到的是天气问题。我们计划去奥塔哥、坎特伯雷和南地大区的七个城镇,在其中四个城镇住宿。我不断的在寻找便宜民宿、设计最短车程和天气情况最佳之间平衡,几天下来没有一个可行方案,几个地区轮番下雨,而我的假期所剩不多了。

在给师父上香时我说,弟子有心愿去外地救众生,敬请师父成全。之后,我不再纠结天气,按照行车和住宿的方便,定了四个地方的民宿,准备了充足的资料和食物,按照预定计划出发了。结果一路走下来,走到哪里哪里是晴天,救人的资料干干净净的投入住户的信箱。

每天早上我俩七点一过就出门,到晚上七点钟左右回到住处,中午在车里吃午饭。以往我俩在基督城发资料时,半天时间最多发850份,可是这次最多的一天我俩发了2063份,我自己觉的很神奇。

一天上午,我从背包中取出厚厚的一叠资料(200份)沿街发放,觉的没过多久,手里感觉轻了很多,再看看手里的资料真的所剩不多,就在我打楞的一瞬间,“神助”二字浮现在我脑中,我一下子想到了师父讲的关于正神帮助广传《九评》的法,不禁双手合十。

还有一次,当我快步行走时,忽然脑子里想到,我先生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啊,我俩是分开发的,他的英文只会说“你好、谢谢”之类的话。我马上在心里求师父,如果他遇到麻烦,求师父帮忙化解,自己就继续发资料。

当我俩汇合时,他向我讲起了他的奇遇。当他往一个信箱里放传单时,没有注意到信箱的侧面有“No Junk Mail”(不准放垃圾邮件)的字样,一位老先生气冲冲的从他身后走过来,指着信箱上的字,向他大吼。我先生马上说“Sorry”,比划着表达他没有看到,那个老人仍然不依不饶的大叫,让他把传单从信箱里面取出拿走,我先生一再向他道歉,并把传单取出,然后和他说再见,就转身离开了。

他刚刚走出两、三米,戏剧性的情节出现了,一秒前还怒气冲冲的那位老人追上来,又转到他的面前,诚惶诚恐的一再向他道歉,并向他索要传单,表示要看看,我先生给了他一份,他又连声道谢,才离开。

我先生大惑不解的问我这是个什么情况啊,我问他,当那人向他吼叫时,他是怎么想的,他说,是自己做错了啊,就不该怨人家啦。我高兴的说,你做的真好,所以师父就帮你化解了此事啦。

(三) 民众的正面反馈

在皮克顿半山腰的一个养老院门口,我递给一位工作人员一份资料,和她交谈起来。我讲到中共撒谎人民死亡,中共对信仰团体的残酷迫害、活摘器官等,她频频点头认可,她说曾在基督城偶遇法轮功学员,看到过有关中共活摘器官的传单,了解中共的邪恶。我说,我就是基督城的法轮功学员,我是个志愿者,开车到这里来是希望这里的人们了解真相,远离中共。她非常激动的说,你真是个好人,你们做的真棒!她又多要了一些传单,要帮助我散发,并主动说会把相关信息贴到社交平台上分享。

在南地大区蒂阿瑙的一个街区,有五、六个老年人在一起闲聊。我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递上资料,询问他们是否愿意了解一下。一位老人不知道CCP的意思,又没有注意到前面的END字样,当听到我解释CCP的含义后,马上把资料推了回来,大声说:“我不喜欢中共,我不要中共的东西。”我笑着说他误会了,请他仔细看传单。他恍然大悟,立即又要回了资料。

我和他们聊了中共病毒造成无辜生命的死亡,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等,他们说他们还知道中共对新疆维族人、对香港人的迫害,但是这些都是通过自媒体制作的视频看到的,新西兰官方媒体从来不报道这些。当他们得知我从基督城过来,只是为了向当地民众传递真相,他们很感动,并主动说会传达给他们的朋友。

在箭镇一处建筑工地,遇到一位年轻小伙子,他刚刚接过来传单看了一眼,马上问:“你是法轮功学员吗?”我很诧异的答道:“是啊,我是法轮功学员,我也是个志愿者。你知道法轮功吗?”他说他知道法轮功是一种很好的功法,中共多年迫害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我接着向他介绍,中共还迫害藏族人、维吾尔人,香港人。中共不但在国内做尽坏事,还在疫情问题上撒谎,致使全球无数人染疫身亡。他连声称是。

他又问我何时来新西兰、现住哪里。我就以自己亲身经历向他介绍大法的美好及因修炼而被中共迫害的事实。从基督城开车到此地,是想让当地民众了解中共的本质,远离邪恶,站在正义的一方。他说,你真是个善良的好人,并问他可以做什么。我说利用各种方式广传真相就是最好的事情,他表示一定会做。我谢过他就离开了。

刚走了两三步,他追上来问我的名字,然后双手握住我的手说:谢谢,谢谢你!

(四) 师尊保护下出现的种种神奇

我和丈夫两人去外地三次,走了四个大区十一个城镇。车行三千公里,我俩步行累计650公里,发放真相资料累计近两万三千份。当我把数字累加出来之后,自己都觉的难以置信。如果不是师父的加持,两个快七十岁的人怎么可能做到?我曾连续三天日行超过20公里,累计75公里。这还是在我每天早上三点五十分起床炼功,每晚学一讲法之外的时间完成的。更为神奇的是,经过了三百多公里的步行后,我先生的髋关节再也没有痛过。

我先生和儿子一家人都知道“一人炼功全家受益”[4]的理。每当我和先生外出时,儿子下班后,带孙子来我家,给花园浇水,然后父子二人毕恭毕敬的给师父上香磕头,他们知道有了师父和大法,我们的身体才会如此健康,有了师父和大法,我们的家庭、工作才会如此幸福平顺。

在外地发资料时,每天我迎来朝阳送走夕阳,快乐的穿梭在大街小巷,看着周围的街道、房舍、人群,一种非常熟悉、亲切的感觉。我俩的双脚磨出了泡,暴露的皮肤被晒得脱了皮,有时累得双腿抬不动,但是我们休息十分钟,继续前行。

我是从心底里愿意做此事,有时我会有种感觉,我就是这片大地的主人,甘心为了这里的众生付出。那种愉悦、那种荣耀感是任何物质财富换不来的。我曾对先生说,你想想看,当今世上,有谁会用自己的钱印刷传单,用自己的时间精力体力去不求回报的为他人付出,只有大法弟子才做,只有大法弟子才配做这种救人性命的事。他深以为然。

回首二十三年的修炼路,对师父充满感恩之心。感恩师父从地狱将我捞起并洗净;感恩师父教会我如何修炼返本归真;感恩师父选择我当了大法弟子,赐给我成就自己救度众生的机会;感恩师父为我所铺垫的修炼路和为我所承受的一切魔难。弟子穷其所有都无法报答师父之万一。

弟子会努力做好三件事,实修自己,走好最后的路。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国际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