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媒体证实法

更新: 2021年06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九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很感激这个机会,可以交流过去一年半我在媒体工作的修炼体会。我在二零一九年参加了大纪元媒体学习班。其实在这之前,冥冥之中我已经在为这个宝贵的旅程做准备了。

从二零二零年开始,我在媒体做全职,这段旅程就象一眨眼一样。写这篇交流让我意识到这些日子过得多么快,而每一天又是多么宝贵。我真的应该更加珍惜自己的时间和珍惜自己,我们都需要这样,不是吗?师父一再提醒我们:这段时间是宝贵的,我们需要珍惜。

不过,这说起来是挺容易,但我们知道要达到标准并不容易。有时繁忙、高压的日子让我们忘记了我们多么幸运能成为大法弟子、多么幸运能在媒体工作。我希望我们都能鼓励彼此:要更珍惜自己,更珍惜这个机会。

让我讲一个故事。当我刚开始在媒体工作时,我充满了能量,并且非常乐观。我想象不到还有哪里是我更愿去的地方。但我看看周围,看到一些老员工看起来精疲力竭,说实话很多人看起来甚至有点痛苦。我很清楚,对他们来说,在长年的媒体工作中,还能依然珍惜在这里的机会,是会有难度的。在我心里,我很钦佩他们,能在这里坚守这么多年。我问自己:“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在我身上吗?我会不会有一天将不再能承受这种压力?如果我不能象这些人这么能坚持怎么办?如果我到时放弃了并决定辞职呢?”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我觉的我得做点什么。一天,我告诉我的朋友:“我认为有一天在这里工作会变成一件很艰难的事,如果我觉的压力实在难以承受的话,我将来甚至可能会考虑辞职。”我请求她,“如果有一天我考虑辞职了,请提醒我,我们曾经有过这段对话,并劝我别辞职好吗?”她微笑着同意了。

几个月后,压力真的向我压来了。我感到痛苦,忘记了这段时间的宝贵,忘记了是师父把我带到这里。我屈服于我的自私。我向很多朋友抱怨,我不开心,想辞职,想回到学校去。终于,那个之前和我有过约定的朋友对我说:“你之前跟我说过你有一天会说这样的话,并告诉我劝你不要辞职,还记得吗?”她的话象是给了我一个当头棒喝,帮助我从新调整了自己,暂时不再胡思乱想。

这也是一个例子,就是为什么说彼此鼓励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当工作的极端压力和各种人心结伴而来的时候。有时我们需要用这种“棒喝”的方法。

但对我来说,挑战变的更加严峻,有一个时期,我离这段为我安排好的路说再见就差一个航班的距离。真的,就差一个航班。我当时已经订了回乔治亚的机票。是师父出手帮助,把我给拽了回来。

师父引领我走过第一个大考验

有一些执著,在我内心已经埋藏很多年了,这些执著差点就使我偏离了为媒体工作这条安排我走的路。谢谢师父的慈悲指引,我没有放弃。

作为一名新闻记者,我们每天需要找话题、预约采访。每天开晨会时,我感到我是在和其他人竞争,谁有一个好故事啊,谁预约到一个采访啊,诸如此类的。不仅如此,我还总在寻求我上司的表扬,以让自己觉的我是值得这份工作的。我总是希望我的上司和同事告诉我,我很有能力,我做得好。我在说这些执著时,使用的是现在时,因为我现在依然和这些执著作斗争。我已经去掉几层了,但是还有更深层面的东西需要剥离掉。

举例说,如果我没有预约到采访,或者没有找到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报道,抑或我觉的别人做的很好但是我没有时,我都会很沮丧。这些争斗心,伴随着我的不自信、不珍惜自己,差点就使我放弃在媒体工作。在做全职的最初几个月,我一直在这些强烈的负面想法中挣扎,比如说,“我做得不够好,我永远都不会预约到合适的采访,我做得不够快,我永远都不会成为一个好记者,我做的故事从来都不好,我在浪费我的时间。”负面想法中最不好的一个是“我在这里是浪费大法的资源。公司花钱雇我做全职,而我却没有贡献任何有益的东西去给公司赚得利润。”我觉的我每天都沉浸在觉的自己浪费大法资源的愧疚中。

我和几个同修讲了这些毁灭性的想法,他们都试图鼓励我,并告诉我,只要保持正念留在公司,就已经够好了。但是我接受不了。终于有一天我决定,算了吧!我不能继续浪费大法资源了,因为我的报道技能并没有在提高,而且每个人都做得比我好,他们不需要我了。所以我决定辞职,然后回到大学做一些更有价值的事情。我冲到办公室的一个角落,搜索近期飞回乔治亚的班次。那是去年四月份的时候。在那之前我已经计划在四月回去探亲一周,所以我就把我之前订的机票改到了更早的日期,并且取消了回纽约的返程机票。

我找到我的主管,坚定的和她说我要辞职,并在下周回乔治亚。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告诉她,我对自己定的标准太高了,甚至高于她对我的标准。我说尽管她从来没有抱怨过我的工作,但我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做出来的东西,我也从不认为我给公司增添了任何价值。我的主管还是劝我留下来,并用严厉的口气对我说:“好吧,你现在甚至连标准都没有了!”她的话打动了我。她是对的。这又是对我的一个当头棒喝。不过,我还是坚持要辞职。在我们谈完之后,我立即就去了人事部,向他们说了我下周就离开的计划。

之后我回到纽约的宿舍收拾东西。我打电话给妈妈和姨妈,告诉她们我计划回去了。此时正值中共病毒开始在美国爆发。我的姐姐和姨妈都对我从疫情的中心纽约市回去感到担心,她们怕我会把病毒带回去。她们告诉我等到疫情缓解一些后,再回到乔治亚。所以,我当时不得不继续呆在纽约,并直面我的执著。

之后的几天,我尝试专心学法并向内找自己。那些让我想要辞职的执著开始浮出水面。我意识到,我在一些细枝末节上花费了太多时间和精力。并且我的争斗心使我精疲力竭。比如说,我总是努力想要在晨会中超过别人。或者我总是过度担心,我做的故事没有达到专业标准。

当时,师父的这段话给了我很大触动:“但是我们也不能做谨小慎微的君子,老是着眼于这些小事,走路都怕踩死蚂蚁,跳着走。我说你活着都累,那不又是执著吗?”[1]“要着眼于大处,要堂堂正正的修炼。”[1]

一下子我就明白了,即使我的工作还没有达到专业的标准,我也不应该过度专注在琐碎的小事上。我告诉自己,应该继续尽我最大的努力,并且堂堂正正地走我的路。所以,我留在了纽约市。我感到师父真的保护了我,没有让我偏离我的路线。

就在这个紧张的插曲几个月后,我就看到了我和我的同事在技能上的显著提高。我们每一天都在变的更加专业。我很高兴我留了下来。我们的英文频道成长如此之快,我至今都难以相信。

专注修炼 师父掌管一切

师父多次提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当我看到英文新唐人成长如此之快时,师父的这句法就浮现在我的眼前。就在一年半前,当我刚开始在英文频道做全职时,我们每天还只有两档三十分钟长的新闻节目,我们也没有在有线电视上播出。而十七个月后,我们现在有了九档高质量的节目,我们也在有线电视上二十四小时播出。我们的节目会在美国的几大城市、多个平台上播放。我们还刚刚新开了一个英国的频道。在专业性等方面,我们依然有很多地方要提高,不过看到我们的英文频道能如此之快的成长,让我觉的我是最幸运的生命之一,能够在这个前所未有的时期成为我们媒体的一员。

那么我们是怎样这么快地做到这一切的呢?当然是靠大法的智慧。我想交流一点我见证的我们在技能上的提高。我记得那个晚上,总裁宣布英文新唐人要开始在有线电视上播出。几个月后,总裁又宣布,我们要二十四小时播出。他希望我们开启几档新节目,并把我们原有的两档三十分钟的新闻节目,扩展到每档一个小时。当我听到他的计划时,我感觉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仅制作短的节目,我们的团队就已经捉襟见肘了,每个人每天好象连喘一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对我来说,我的技能那时还处在初级水平,我每天做出一条新闻来都很费力。我怎么还能做更多的工作呢。不过,我努力不去想这些,只是顺其自然。我放弃掉那些害怕的想法,而是想,只要我们有愿望和意志,目标就会实现,我们尽力而为就好。接下来发生的就是,我感到写稿子变的轻而易举,预约采访也不再是那么难了。我最终达到一天可以写两篇新闻稿,做一到两个采访,并且剪辑一条视频。这大概是我之前工作量的三倍,但这感觉起来并不是很难。我注意到我的同事也在经历同样的進步。很快,我们所有的记者都能每天做出两条新闻了,因此加长版的新闻节目就不难实现了。我知道,我们能实现这种快速的提高,是因为我们都尽全力做到最好并且有这种意愿。所以师父就推了我们一把。大法的智慧帮助我们的团队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修去骄傲自满心、争斗心和嫉妒心

我最近被调到华盛顿DC工作,我们很快就要开启一档新的节目。说实话,根据我们英文新唐人扩充节目的经验,我对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毫不怀疑。但我还是有很多执著心,可能会妨碍我们做得更好,所以我觉的必须更努力地去掉它们。

我每天都会涌上来的执著心包括:以自我为中心、骄傲和争斗心。如果我认为我做的新闻不好,或其他人比我做了一个更好的报道,我就会很动心。我没有一个奇迹般的故事来讲述我是怎么去掉这些执著心的,因为我现在还是每天在和它们做斗争。我想首先意识到这些心,就是一个好的开始。我希望在这里这样和大家交流,可以帮助我更严肃的对待这些执著。

当有人做的很好时,我会觉的很妒嫉和不舒服。我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描述的那个人那样:“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1]

为了去掉这样的心理,我努力让自己记住,如果其他人做得好,那我们的媒体就做得好,这就意味着我们正在有效的救人。所以我不应该去在意这些。

说到这,我也必须时刻提醒自己,也不要太在意自己取得的一些成绩。

幸运的是,我的主管一再提醒我不要骄傲。当我在夸耀或显示自己取得的成绩时,她就会问我:“你是带着自满心在说这些的吗?你是骄傲了吗?”我真的很感谢她这样监督我,并温和地提醒我是否沉溺在执著当中。这提醒了我,每当起这种执著心的时候,我就要严肃对待。我也认为,当我们注意到另一个学员可能在显露出执著心的时候,我们应该试着善意地提醒她,因为那个学员可能没注意到,或者没认真对待那个执著。提醒她们,也是我们修出慈悲心的机会,同样学会更善良、温和地对待他人。

有关我的嫉妒心和争斗心的例子是,当我和一些被认为是我们媒体里的“成功人士”在一起的时候,尤其是那些节目主持人或者资深的记者,我就会感到很嫉妒,嫉妒到我甚至会在心里嘲讽他们,认为他们也没有那么了不起,如果不是师父,他们也不会那么成功,他们都太自大了。我心里质问为什么每个人都会高看他们呢,因为毕竟在大法中没有榜样不是吗?我甚至会批评那些崇拜媒体里的“知名人士”的学员。

我认为,这些“成功人士”让我如此动心的真正原因是,我自己想让别人来高看我。我仍然需要认真对待这种心理,因为到现在如果别人不听我的,或不采纳我的建议,我就会感到懊恼。当别人做得好时,我也不愿意承认,而是想那是师父的功劳,不是他们的;或者想:“这些人很成功是因为他们背后有一个成功的团队以及师父的加持,他们自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如果没有他们的团队和师父,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但对我来说,有这样的想法,其实是很讽刺的。因为当我做得很好或做出什么很棒的成绩时,我喜欢把这当作我的功劳。我不承认是我身后的团队帮助我做到这一点,我也忘了我所有的技能都是师父给的。

师父说:“你一个常人的身体,常人之手,常人的思想,你就想把高能量物质演化成功?就长上来了?谈何容易!叫我看就是笑话。这就等于向外去求,向外去找了,永远也找不到。”[1]

我必须每天提醒自己师父讲的法,并持续努力修去这些执著心。很感谢的是,在华盛顿DC的一名学员,很善于提醒我:我的成绩都不是我自己的,所以也没什么可吹嘘自我的。为了消减我的嫉妒心和以自我为中心的心理,我努力更多地关注别人取得的成绩,并不断提醒自己,是师父给了我所有的技能。我应该看淡自己所取得的成绩。

我希望在这方面可以做得更好,踏实地走好未来的路。

谢谢师父给我在媒体工作的宝贵机会。
谢谢同修让我交流我的修炼体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二一年大纪元新唐人媒体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