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父亲得法过程中我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22年1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二零二二年三月开始修炼的新学员,母亲是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我是与家人分居的,由于种种原因五年未见面了。

父亲是国企的副总,他从不同流合污。他能吃苦、能舍、也能忍。同修们评价父亲是“真正的男子汉”。家中,父亲一人独大,母亲的意见总是不被他重视。母亲很少与家人具体分享她修炼大法的体会,甚至怕与父亲交谈此事,因父亲一听说有关法轮功的内容就十分反感。

我修炼后,与母亲时常会交流分享彼此修炼经历和体会,每当谈到父亲的时候都感到难以言表的艰难,仿佛一道高门槛。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我修炼后,与母亲共同在法上提高,促使父亲得了法,步入大法修炼。

Advertisement

最近在一次集体学法中,读到《转法轮》第二讲“遥视功能”[1]时,读到:“当他走出世间法修炼以后,就不是这样看了,那是直接看了,叫佛法神通,那是威力无比的东西”[1]这句法时,我突然感到有一束光照亮了整个宇宙:父亲从反对大法到走入大法修炼,这其中的曲折在我脑海中反复涌现。我无法抑制自己发自内心的感激,我几乎从头到尾是含着泪读完这一讲法的。之后,同修问我悟到了什么?我觉的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并非一两句话能够讲清。

现在,写这篇文章,结合我对法的理解,分享我在这个过程中的亲身经历与体会。

一、真正的向内找

常人社会中的勾心斗角中,经常遇到激烈的矛盾,如:工作环境中可能会遇到事故及处理事故。当我们搞砸了一件事,受党文化的浸染,我们写一篇“客观”的事故报告,往往却是在相互指责中完成。为了推卸责任,每个人都认真并细心的总结别人犯了哪些错误,别人如果杜绝哪些行为,能将事故等级降至何种数值,减少损失百分之几等等。一篇报告中,为了总结症结所在,会用严密的逻辑将事故的原因推给某人某部门,或者外在环境因素等。为证明事故不可避免,我们甚至会写整篇的算式阐述事故发生的概率如何之高。

弄明白如何向内找之前,我首先明白了什么是向外找:挑别人的问题,可以花三天三夜,甚至睡梦中都在想别人如何不好,别人应如何改正,相反,遇到问题我真的在向内找吗?我找自己的问题时,会不会花同样时间找自己的症结?会不会刨根问底?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常人心没有克服而夜不能寐?并没有。我做到的只是当遇到问题时,草草说几句认为是自己的问题,仅此而已。不敢深入的找自己,不敢真正面对自己的错误。

就我母亲怕与父亲交流的事情,我请教了辅导员与同修,他们都说是我母亲的问题。他们无法给出什么太好的建议。用母亲的话则是:“还该不着他得法,缘份还不到。”每次与母亲讨论这个事,我说想让父亲得法,我会从母亲身上找到种种问题并要求她克服困难。我尝试与父亲交流,父亲明显表现出想要修炼的意愿,但母亲却说父亲是在敷衍我。

既然辅导员和同修都说是母亲的问题,我就和母亲交流,她也承认她有很多问题。我和父亲交流发现父亲想修炼,我认为我自己没有问题。其实,所有这些都是典型的向外去找。

我虽然明白应该向内找,知道这都是我自己修炼的问题,但我的向内找,也仅止步于此。那段时间,我凡是遇到问题,都会说“是我修炼还不够精進”。这仿佛成了口头禅,这不是真正的向内找。

此后,我曾尝试想自己就在母亲的处境:我将自己过不去的大难关想象成我的父亲。我所遭遇的是对丈夫的恐惧和来自儿子的指责教训,我若是我的母亲,我可能早就崩溃了!我向内找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在询问自己一个:“为什么?”我的母亲为什么是这种状态?可能是我修炼不够精進;我为什么修炼不够精進?可能最近比较懈怠;为什么我修炼不精進就导致母亲状态不佳?可能我的言行伤害到了母亲,给了她心理负担。为什么我要用言行伤害我的母亲?……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得到一个很重要的结论:可能是我的争斗心太强所致。

二、放弃争斗心,心生慈悲

平时与同修的交流,我深刻的感受到他们的能量场,就是他们的慈悲心。我深知慈悲的力量,我所缺乏的正是真心为别人好。受党文化的浸染,养成了解决问题前,先解决出问题的人这种变异的思维方式。这促使了我解决问题时,爱争论,爱辩论,也就是争斗心强。

如何才能生出慈悲心?我尝试在工作中遇到问题,首先舍弃自己的常人心、争斗心。然后换位思考自己如果是对方,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如何轻松舒适的解决矛盾;修炼要高标准要求自己,如果是一位觉者来处理问题,这件事应当怎样做。逐渐的,我做到可以以一个祥和的心态面对问题,感觉从自己嘴里说出的话中少了党性,多了人性;少了一份狡猾,多了一份温馨。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能够用一颗慈悲的心对待我的同事,解决问题时没有了喋喋不休的争论。

在逐渐放弃争斗心,也学会心生慈悲后,我再一次和母亲交谈。我跟她讲了我对缘份的理解,我对父亲的理解,我对目前修炼状况的理解。我站在母亲的立场为她分析她的处境并鼓励她。一番努力,母亲鼓起勇气与父亲交流。

三、正念正行

我在个人修炼路上,正念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无论是讲真相,还是私人生活中,我见证了因正念足而发生的一次又一次的神迹。结合开篇谈到的遥视功能,我想谈一谈自己的感悟。

在和母亲的交流中,她知道我的正念有力量,我向她介绍我是如何发正念的。那些天,我在正常发正念后,会带“清除父亲身后干扰他得法的邪恶因素,无所遗漏”的一念等。最初的一次,我仿佛来到了父亲的空间场内。我感受到有一个像癌症细胞一样恶心的能量团笼罩在他周围。随我一句“灭”,我感觉自己每个细胞都发出正念,他周围的那个能量团仿佛也消失了。随后几天,每当我在清除干扰父亲得法的因素时,我就感觉我来到了母亲旁边。我明白了,需要她的行动了。

我与母亲交流时,母亲底气十足的说了一句:“接下来看我的吧!”我知道这次一定成功了。因为我在她身上感受到一股能量,这股能量就是“心慈意猛”[2]。

父亲本身身体条件非常差。在我发正念清除干扰的一周,父亲说他仿佛在“渡劫”,他可能真的感受到病难将至。母亲借此机会向他介绍大法之神奇。就这样经过母亲的一番努力,父亲也开始了修炼。

父亲得法后,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就是看讲法录像。他一遍一遍的看,一讲内容看不懂会反复的看。他的心律此前一直是120左右,在看了几天录像后,心律降到了60。这是他吃了大半辈子药都没有达到的效果。

在后来一次与父亲的深度交谈中,我得知医院诊断他真的有肿瘤,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当时感受到他癌细胞一样的能量团,一定是师父帮助清理下去了。

读到《转法轮》第二讲“遥视功能”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当时如何感受到父亲的空间场,如何帮助他清除阻碍他得法的邪恶,这些画面在我脑海中不断回忆。当我第一次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心中无比激动,集体学法时流下了感激的泪水。我知道这次我悟对了。同修看我哭,问:“你悟到了什么?”我悟到的以上三点内容,此篇心得体会回答同修的疑问。

望与同修共勉,正念正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