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从树上掉下来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6月22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你们可能听说加拿大有个学员从树上掉了下来,那就是我。

2003年9月9日一大早,我到Sunny Brooke医院报到时,得知一天的工作被医院的管理员取消了。既然到了这里,我就指给我的上司:一棵十分危险的100 英尺的云杉树,随时有可能折断掉到建筑物上。 我们看过这棵树后,发现树干的裂缝已经逐渐扩大了,于是我们决定立即把树铲掉。

我锯断了35英尺的树头。当我爬到57英尺高时,我又锯断了一截20英尺高的树干。于是我决定爬过去,把第三段也锯掉。我事先检查好一切,然后锯掉了裂开的树干,让树干掉到地上。我的安全带却系在了正在落地的那断树干上。那段树干大约有300到400磅重,正在把我从大约60尺高的树上往下拽。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用锯把绳子锯断。

可能是命运安排吧,我自己的锯前一个星期五断了,新发的又不好用。在考虑过我的选择以后,我决定跳到被拉扯方向的一棵毗邻的树上,看起来这是使自己不掉到下面篱笆上的最好选择。在那一刻,我没害怕,我知道我已经得法了,我非常平静,知道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我会没事的。因为拖我的树干非常重,另一棵树的树枝没能拉住我。我在空中时,心里充满纯净、平和和坚信。最后我掉到了地上。

我没有碰到周围任何的障碍物,包括系在我右侧腰带上的46英寸长的锯。而且,虽然这个重40磅的锯正好系在我右腰部位,但我却是臀部左侧着地,“奇迹”是唯一一个能描述我如何落地的词。

从60尺的高度摔下后,我没有感到任何疼痛。我立即想要站起来对我的同事说我没事。他们坚持让我坐着。我坐了起来,挣扎着要把我身边的东西挪掉,站起来和他们说我的确没事,没伤着。又一次我的同事阻止了我站起来。

一位男护士从医院的窗户里看到了这一切,他打了911并急忙向我跑来。他让我不要动,并问我哪里伤着了。那时我的思想一转,然后我发现我的胳膊木了,不能活动。我看着我的胳膊,说了声:是。当我刚说完“是”,我就真的伤了。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里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

很多严重的伤出现了。我的横隔膜和脾脏裂了;我的内脏移动了位置和填满了我的胸腔,压着我的肺。这是我的第一个遗漏。我应该坚持我作为修炼者的第一念。谢谢师父把最不好的事情变成最好的,救护车在接到护士的电话前就已经驶向了我。在我摔下来后10分钟,我就被送到安大略外伤中心。又一次,奇迹出现了:当我被送到这里的时候,有9个非常紧急的手术刚刚都做完。医护人员马上给我做手术。大约20分钟后,我的臀部和胳膊上的骨头已经重新归位了。我的脾脏被移动了,横隔膜也修好了。我其它的伤:破碎的骨盆和肋骨、挫伤的肺和在一条胳膊里损坏的神经就让它们自己愈合。

一个整体

我醒来的时候头脑非常的沉重。然而我的第一念是:“我是个修炼者。”然后我的脑子也变得清醒了。即使在麻醉状态的时候,我一直告诉自己我是个修炼者。我想打电话给其他同修,我突然回忆起了一位同修的电话号码,以前这个总是记不住,每次都要先查。令人欣慰的是,在我需要的时候,就想起来了。

我感觉非常强壮。医生非常吃惊我能恢复的这么快,我觉得我可以回家了。但是医生希望我能留下以便观察。第二天,医生告诉我检查结果是我的主动脉破了,他们想给我做开心手术。我的内心深处知道我很好,他们没有必要做手术,我告诉了他们我的想法。而我的另一面却在衡量这次手术的危险性,我刚做过手术,如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开刀,那我的肺可能承受不了。这是我人的一面的想法,至少在那时,影响了我。

他们在没有经过我允许的情况下,给我做了手术。这次手术使我的情况变得更糟。医生切开了我的肩胛骨附近,把我胳膊下的肋骨摆开,还把一个肺里的气抽光了,才找到了我的主动脉。他们看到了主动脉已经愈合好了。医生过后告诉我,我的身体结构是非常罕见的,主动脉裂开那个部位的肉完全把裂缝堵住了。—个常人怎么能解释的了?他告诉我,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几秒钟就死了。在手术过程中,还有其它的麻烦事:我只留了一个肺呼吸,但是因为肺也受过伤,根本不能支持身体的正常呼吸。所以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们不得不按摩,让心脏工作。这样他们决定停止手术。

他们把各种各样的机器放到我身上,这使我的情况更糟糕了。我的身上一度连了30台机器。接下来,我又得了严重的肺炎,导致了我昏迷。然后我在另外空间的修炼经历开始了。这些经历都非常真切,而且我也完全知道我是谁,我是大法徒。很多事情是在常人空间发生的,但是反映到了其他的空间。在我讲这些之前,让我来说说我从其他同修那里得到的支持和帮助。

当得知我的情况后,很多同修都来看我,一天24小时,在我的旁边发正念,给我念书。24小时的念书和发正念开始受到了干扰。来自医院工作人员的干扰试图想让同修们离开我,这些我在其他空间都有不同的经历。

在另外空间,我感觉到我在和邪恶交战,它们企图阻止同修们接近我。我知道它们不想让修炼者接近我,但是这不能阻止我,我仍然和他们一起学法,我多次找到他们去听法。

第三天是个转折点,这次我和同修们晚上在阳台上学法,外面的天气有点冷,而且有风。我低头看到我的胳膊和胸都涨的非常大,是平时的两倍。而且同修告诉我我得了严重的肺炎。这些是我在昏迷态中不知道的。一位同修告诉我,邪恶想让他们离开我,但是作为修炼者,我们有办法对付它。另一位同修靠近了我,把她的冬天的长大衣盖到我的身上,那时我觉得那就象天使翅膀上的羽毛一样让我不再感到寒冷。他们开始念《转法轮》给我听,我的心变的纯净,思想里有正念,我大声的宣布: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我是来帮助救度所有众生和你的,邪恶不能阻止我。当我的话一出口,我就觉得身体里充满了无比巨大的力量。每个毛孔口很热,而且越来越强烈。随着我绷紧我的身体时,我觉得我周围的环境都在移动,然后一下子我让这股巨大的力量毫无保留的迸发了。我听见了医院大楼咯吱咯吱响,在这巨大力量的作用下咆哮,甚至感觉震到了医院的地基。在这些正念的作用下,情况有了变化。

一位同修一直在告诉我:“我是你,你是我。”我看见他真的成了我,并答应照顾我的妈妈。我的妈妈是个新学员,那时的情景一定让她很担心,这是我一直放心不下的。有了同修的照顾,我感觉压力已经远离了我。几个月后,当我告诉那个同修我的经历时,他告诉我他去集体学法,并对每个人说:麦克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这些正念和他遇事先想别人足可以在另外空间接触到我。有些时候,我看到一些来支持我的同修,没有别的观念在脑子里,他们的功柱在飞快的往上长。这使我非常高兴。

慈悲的教训

有一次,我从另外空间发现我自己被绑了起来,有数不清的人围着我,评论我,责怪我,而我知道我并没有干那些事情。他们说了那么多修炼人的坏话,我觉得我非常替他们难过,我发现我对他们的慈悲也增多了。他们正在建造一个象牙塔,而我就被绑在塔的顶端,他们把塔建得越来越高。随着他们对我侮辱的不断涌来,我的心看起来变得更宽广,对他们的慈悲更多。随着塔的不断升高,到达天上,我也觉得自己是在地球之外。然后一个同修出现在我面前,开始质疑我是否值得这样做,质疑我是不是一个好的修炼者和我所做的一切。我在乎同修对我评价的执著心一下升了起来,我的心变小了,我的慈悲也变少了。我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证明我所做的都是值得的。我从塔上飞了下来,要去寻找能证明的东西。

当我往下飞时,《转法轮》出现在我眼前,上面还站着一个2英尺高的修炼者。说了几句话后,他开始给我读法。我听后,心变得平静了,理智了,我的情消退了,然后我的慈悲心又出现了。我开始想那些评价我的修炼者,对他们有了慈悲之心。突然间,我那颗执著同修们怎么看我的心消失了。几乎同时,我被同修们围住了,他们拥抱我,为我高兴。我的家人也都笑了。我从来没看到过他们那么高兴。他们都说大法弟子真好,法轮大法好。我开始流泪,为我的家人感到高兴。

几个月后,那个指出我执著的同修对我说,他当时的确提出过同样的想法。回想起来,是我的执著心促使了别人的批评,并且反映在了另外空间。这使我感受到了慈悲的力量,也使我认识到了对别人要有正确想法的重要性。那个2英寸高、站在《转法轮》上给我念法的同修对我说,当他在医院给我念书的时候,他有一个念头,请求师父帮助,让我的主元神听到法。当然这是确实发生的。而且当我不理智,很痛苦,过关或需要的时候,他总是出现在《转法轮》上。至于我的家人,当我从昏迷中醒来后,他们每个人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大法弟子真好。以前曾经也被谎言毒害过的哥哥也彻底的转变,并念《转法轮》给我听,说出的话好象已经在法中了。我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谢谢师父,谢谢大法弟子。

我看到了那么多另外空间的景象,好象我在那里生活了几个月似的。在这期间,我的执著显露了出来。一个非常重的心就是怕心。当害怕时,我就远离了法,我所在的世界就好象被毁掉了,在那个世界里不能看到事物的正确状态。我非常渴望法,我记得我想去够《转法轮》,但是却够不到。当时脑子里有一种想法,如果我能再有一次机会得法,那么我就要尽量多学法。因为没有法,一切都乱糟糟的。而在法中的时候,一切都非常完美。我的怕心越强,事情也就越糟糕。当我走出怕的时候,我就能集中精力向内找,并能背诵《转法轮》中的“论语”。当没有怕心的时候,我就能记住法,法能加强我的正念,空间中的一切也都归正了。

有一次,我要飞上天堂,觉得好象要越过很多层,就象过门槛或山谷一样。在一定的层次上,我停住了,好象被捆住了,感觉执著就象线一样,一些非常密,就象衣服一样把我粘在了那个层次中。当我尽力挣扎时,我看见一位同修是没被绑住的,而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被盖住了一些。我不能从里面解脱出来,直到这位同修鼓励我要向内找,才解脱了出来和这位同修一起继续飞高。

然后我们又飞过了一层,那里有一些奇怪的生命在一个圆洞旁边,象是天上的一个窗户,操纵着各种各样的工具,也集中精力观察着他们下面的情景。他们非常专心,狂热的操纵着那些东西 ,根本没有看到我们。

我们又飞高了,穿越了层层,终于来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世界,那里的树很大,一定有多少万年了,那里还有被碾压的草原,蜿蜒的小河和一个古老森林。那里看起来并没被损坏过,我们和其他的同修都在那,非常平和。

伟大的体现

同修们都是一体,就象法的粒子一样。其中有位女同修就非常坚定的知道她应该做什么。她制作了一张时间表,这样在我昏迷的时候,每时每刻都有人在我身边,有个正的场。她经常连续几个小时给我读法。有一次她竟然一次读了18个小时。这样的无私行为是非凡的。同修们把医院的整个场都清理了。他们不动摇坚信我能好的正念使我的家人得到了安慰,也体现了大法弟子的威德。正的场如此的强,以至离我非常远的朋友都知道我会没事的。医生和护士们从来没有看见象我们修炼者这样的人群,一天24小时不停为我发正念和读法。他们都知道了大法,有些还对大法非常感兴趣,想读书。甚至有个传教士都认识到了大法的好,请求把《转法轮》放在他的教堂里。同修们在医院里花了大量的时间,得到了医院的医护人员,我的家人和朋友对大法的理解和深深的尊敬。

同修们也告诉我这件事情对他们的影响。我想我们都从中学到了许多。我在医院住了3个月。同修们一直坚持来,甚至到我自己能自己学法后,他们还继续来。他们带来了中国的鸡汤,也带来了他们的慈悲,这给了我许多力量。我在医院里跑来跑去,医务人员和病人都非常惊奇我能恢复的这么快。有时候,当医务人员和家人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时,同修们会来看我,他们就象一盏明灯,把我内心照亮,我的决心变得更坚定。

我要谢谢你们每个人,我要谢谢师父对我慈悲的救度和为我所做的一切。

(发表于2004年加拿大法会,蒙特利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