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掉怕心 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同修们好!

我于一九九九年得法,那时刚刚参加过几次集体学法,“七•二零”就开始了。因为一下子失去了修炼的环境,我就没有再接触上同修。虽然我得法晚,但我深知法轮大法好,所以一直一个人在家坚持着,没有放弃。直到二零零三年的二月,在师尊的苦心安排下,我才与同修接触上,才知道还有那么多的师尊的新经文我还没有看到,才知道我们已是处在正法修炼中了。通过不断的学法,我逐渐懂得了自己为什么要修炼,原来我的生命是为得法而来、为在世间助师正法而来、为救度众生而来。

明确了自己的使命后,我真是着急了,我得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啊!可那时虽然在理上明白,可一想到出去,我就从心里感到害怕,害怕被抓、害怕被迫害。于是我就多学法,师尊说:“大法弟子不能证实法就不是大法弟子。”(《评“大法的威严”》)“但是无论你做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得配得上你的大法弟子称号。”(《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想怎样才能配得上“大法弟子”这个称号呢?那就是按师尊的要求做,按法的标准做,我有怕心、有执著不怕它暴露出来,发现了正好就把它修下去。那本身也不是我,那是后天形成的。渐渐的,我开始敢于走出去证实法了,那些不好的东西逐渐的也就在销毁。

一次,我与两位同修准备一起去到边远的山区发真相资料,可出门没多远就被警察给拦住了。我们身上带了两大包资料。我在心里想,敬请师尊加持弟子们,我默默的发着正念。但因为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站在那儿还是有些发慌,心脏“突突”的跳个不停,腿也开始发抖。我就在道边坐下来,继续发正念。路上的警车来来往往穿梭不停,可看到身边的同修却那么稳,我真是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后来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就分开走。这时我的怕心不停的在往出冒:被抓了怎么办?不好的念头也越冒越多。可我一想,这不对呀,应该排斥它,那不是我。我就不停的发正念、背法,让法来充实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我边走边问自己:我干啥去了?我不是要去救度众生吗?那不正是师尊要我们去做的吗?那我就应该去做。可害怕的心却是为己的、自私的,是应该修下去的。

师尊说:“无论你们身在异乡还是在直接被邪恶迫害的环境下,都应该表现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来,使邪恶胆寒。邪恶表面上咋呼,它内心里在害怕。你们是大法弟子,你们内心不能害怕。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但是这不是能有意表现出来的,是你在法中修到了这一步,使你成为了这样的生命。”(《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最后,我们又安全会合了。事过之后,现在再谈起来心里感觉挺平淡的,可在当时,那种经历对我而言,真的就象是要放下生死一样。

几经周折,我们到达目地地时天色已晚。因为这场波折使我们在路上花费了很多时间,所以我们已不能按照提前预定的时间赶回家了。于是,新的考验又来了。我在心里不停的翻腾着:我是从来没离开过家这么长时间的,平时就是出门去上厕所,丈夫都得不放心的喊上几遍。我要是出去发真相资料,有时被他知道后,他就会连喊带叫的,气的脸都变形了。要是我一宿不回家,他还不的气炸肺了?一急眼可别把我的大法书和师尊法像给毁了。我越想越慌,就好象事情已经发生了一样,我坐立不安,恨不得马上就回去。

同修知道我的想法后,就说:我们先学法吧。我想:对呀!应该怎么办师尊都会点悟我的。

师尊说:“不管常人持什么态度、担心中国社会民族会怎么样啊,那都是操没用的心。神自古以来都没有放松对人类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人的控制,神叫这个社会乱这个社会就乱,神叫人狂人就得狂,神叫哪个社会稳定这个社会就得稳定。”“你们记住了,你们才是今天人类社会的风流人物,你们才是众生最瞩目的生命,你们也是决定着人世间每一个人未来的生命!所以救度众生和修好你们自己,这件事情对于大家来讲,对于大法弟子来讲是至关重要的。”(《在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我一下就悟到了,救度众生就是我现在最应该做的,不能因为丈夫一个人而阻碍了我去救度更多的众生啊!我想我是神,我让他稳定他就一定恶不起来。想到这儿,我的坏念头这一下子全没了,我心里这个踏实呀,我这才明白什么是在法中修啊。第二天,我回到家时,我爱人平静得就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帮我走出了这一步,但首先我自己得有正念。

从那以后,我就明白了正法的事应该怎么去做,修炼的路应该怎样去走。我们时刻都不能忘了师尊,不能忘了法,不能忘了自己要保持正念。

还有一次,我们晚上去农村发放《九评》及相关资料,那个村子里几乎家家养狗,它们要一叫起来可真是不得了,就会此起彼伏,连成一片。于是,我们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让所有的生命就象催眠了一样,不能干扰我们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敬请师尊加持我们。结果我们在那里发了一宿《九评》,连一声狗叫都没有听到,也没有遇到任何干扰。真是如同师尊所言:“大道无敌天地行”(《洪吟》〈太极〉)。黑夜里,当我发《九评》时,每一本书连同外边的包装袋都是闪闪发光的,我们贴出的不粘胶,背面的纸都是金光闪闪的,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和呵护着我们,这就更加坚定了我证实法的信心。

当然我和同修在整体配合的过程中,也暴露出了我有很多不好的心:急心、争斗心、没有善心、不够包容等等,我真得好好修啊。

在这里我想对那些走不出来的同修说,不要再等了,快些从人中走出来吧,师尊告诉我们做的“三件事”,那可是师尊赐予大法弟子们的法宝啊!邪恶越是疯狂,我们越是要做好,这也正是说明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啊。任何因素都阻挡不了正法的進程,师尊留给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证实法,救度众生,揭露邪恶,反迫害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让我们一起走出来,共同去做好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吧,那样我们才不枉此生,我们的生命才活的更有意义。

最后请允许我以师尊的经文《洪吟(二)》〈正念正行〉与同修们共勉:

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后记:在写这篇体会的过程中,我修改了很多次,开始总是有一种发飘的感觉。当我静心读了师尊的新经文《成熟》后,发现自己写时心态不够纯净,还是有完成任务的心。其实我们无论写的怎样,我觉得我们都应该认识到这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是在交一份神的答卷。写完这篇体会后,我现在最想说的一句话就是象一位同修写的那样: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我仍愿做师尊的大法徒。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