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前言:时间真快,“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好象昨天的事,“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又召开了。我把能通知到的同修全通知了,并告诉同修一定要写,可是到了我自己这,想要写体会时却天天满脑子返出的都是修的不好,没有可写的。时间过去了一个多月,今天悟到那些想法不是我呀!不想写就是就那个不好的东西怕灭了它,不想写就是不想主动去修,写的过程就是修的过程。因此,我一定要排除干扰,主动去修,用大法归正自己,同化大法,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负师尊慈悲苦度,才能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违史前誓约,“越最后越精進”。

尊敬的师父好!全体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弟子,由于和平时期学法不好,虽然师父的经文一篇不落的看过,但为什么要修炼?我在法理上并不清楚。但我炼功后身体好了,人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我凭着感性上的认识,当然也有明白的那一面。我知道师父好、法好,我给亲朋好友,孩子的老师都请了师父的书,希望大家都来炼法轮功

虽然我在法理上认识不清,但师父慈悲于我,给了我一个极好的修炼环境,周围有精進的同修,辅导员拉着我,并“七•二零”后还能天天看到明慧每日新闻,师父的新经文都能及时得到。我就如同每天都在开国际法会,再加上本地那时也经常开法会,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同修的帮助下,坚定了自己那颗要跟师父回家的心。我明白了为什么要修炼,是要返本归真,就是要人成神,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我一路直线上升的追了上来,迈入了正法修炼的進程。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交织在一起,可是毕竟缺少和平时期扎扎实实修炼的课,因此我就是象师父讲的那样,摔的跟头把式的。

在否定迫害中修去名、利、情

我因为从小就非常喜欢音乐,所以带着这颗执著心在陪孩子学习中,我听课上了瘾,并且还强烈的执著,希望孩子成为这行业中的佼佼者。由于自己强烈的执著心不放,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看的清楚,抓住我的漏下了毒手。在我陪孩子上课的途中发生了车祸。当车祸发生时,我意识到伤势的严重,胸椎有两节椎骨挤压在一起并鼓了出来。黑手是想让我瘫痪,但我清楚的第一念就是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我想我不能瘫痪。现在想起如果当时换成一个常人的话就是瘫痪了,由于怕心当时没有证实法。

回到家后就盼同修来帮自己悟一悟,自己究竟哪出现了问题?同修来悟到有漏也不允许迫害。后来我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发正念,清除迫害我的黑手烂鬼。三天后发现自己竟然成了驼背。我想:罗锅都能变直,我这又算什么?同修说直罗锅也是默认迫害。我知道这次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我就真的瘫痪了。这次在师尊的呵护下,同修的帮助下和自己强大的正念正信,否定排斥迫害。半个月后我能下楼了。

在这期间我并没有停止自己担负的责任,跪在地下,把打印机放在床上,正常的打印《明慧周刊》。通过这件事,我找到了自己根子上的问题:长期的名、利、情不放。形成了强烈的执著,作为修炼人要放弃的就是这些东西,而我却抓住这些东西不放。师父在和平时期就讲过此法:

“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

用法理归正自己修去名、利、情

在正法修炼中师父要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在反迫害中既要救度众生又要修好自己。迫害持续六年多了,有的同修执著结束,可是我的执著是怕结束,因为感觉自己修的不精進。为什么不精進?通过这次写修炼心得体会,让那些个不属于我先天本性的东西用法来归正。

我悟到不精進的原因有两点:一是从小到大受邪党文化,即无神论的洗脑,造成了我信师信法有间隔,一遇到问题就套用邪党文化的模式思考;二是从小就在各方面比较突出,所以也伴随着培养出来严重的名利之心。修炼后能够看到自己这些不好的东西,但抓着却不放。在写体会的过程中悟到,那些东西不是先天的真我,所以在我排斥它、不要它的过程中师父就给我们拿掉了。瞬间感到在生生世世旧宇宙的理打造的那个我,套在我身上厚厚的壳,土崩瓦解灰飞烟灭。谢谢师父洗净了我,此刻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轻松、自在。

修炼太严肃了,带着任何一颗人心都是非常危险的,要想修炼那就修炼,决不能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必须舍弃人才能修成神。

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

长春“三•零五”(电视插播大法真相)之前大资料点承担繁重的工作,当时我只是负责传递我周围的几位同修,从没想过替他们承担。“三•零五”之后大资料点几乎全部被破坏。经历了“三•零五”正念破除恶警抄家抓人之后,我被迫流离失所。那时看不到师父新经文、看不到明慧是非常痛苦的。

一个月后同修找到我,拿到了经文和《明慧周刊》。这时本地同修悟到不搞大资料点和有形的东西,做真相资料要“遍地开花”。我就是在这时开的其中一朵花。当时怕心不是主要的,资金成了问题,同修提供电脑,我买了打印机。经过同修的帮助,我很快学会了上网、编辑、打印。刚开始上网时心里隐隐约约还有怕的物质,边发正念边上网。其实这个过程就是修去怕心,修去等、靠、要的过程。这时才感到大资料点的同修长期超负荷工作,不能保证学法,他们被抓甚至被迫害致死,难道我们就没有责任吗?想到这心里真的是很难过啊!

当时有一种错误的思想,认为干多大的事,就要受到多大的迫害。这是严重的默认旧势力。其实这点事师父一挥手就做完了,为什么要我做?不就是让我从中修自己吗!虽然这样想,但是心中还有怕。那么我就学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在师尊法理启悟下,怕心这个壳在一层层的蜕掉。后来我们又上了刻录机刻录光盘,刻录了很多光盘供同修和自己用。我们这朵小花开的越来越好,一个小型资料点就这样运转起来了。

流离失所两年多后,我悟到应该堂堂正正回家了。家是大法弟子修炼的环境,邪恶不配考验我们,于是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并从新配置了机器。同修悟到要整理本省五年来的迫害资料,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工作量,而且要的非常急。在做的过程中我们不断的要求自己,全盘否定旧势力。尽管在做的过程中有各种干扰,我们都全盘否定,不在魔难中修。我们几乎每天都工作十七、十八个小时或更多时间,把孩子累得边干边哭,手握不住鼠标,我就跟她讲:你不是师父选择了你吗!师父在看着我们呢!经过一个多月终于完成。

在这其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情。孩子哭时心就痛,埋怨同修、埋怨协调人不了解工作量。其实想想为了揭露迫害、救度众生,我们做多少都是应该的。师父为了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我们吃这点苦又算什么。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站在浩瀚的大海边,海上起着波浪。水有些发黄,远远的海那边有亭台楼宇、灯火通明。我要孤身一人过这海,以我的游泳技术根本就游不过去,但我就毫不犹豫的下了水。刚一下到水中我就飞了起来。一直朝对岸飞去。海浪不时拍打我的脸。时间不长我就飞到了对岸。醒后悟到是师父点悟我要勇猛精進啊!

今年五月份决定要上外地亲友家劝“三退”并把《九评》光碟带去。就在要走的当天,得知火车站警察检查过往旅客的背包搜《九评》。当时就出了怕心,怕被搜出来,但我马上又想到师父说:“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怕心就是私心。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黑手烂鬼操控的火车站的那个场。立刻觉得从心底到外都静了。在晚上去火车站的路途中都在不停的发正念。到火车站后我的火车票掉到了地上,警察帮我捡了起来,还拍拍我的肩头笑了笑。顺利的到达亲属家给他们讲清真相,使他们都退出了邪党组织。

前一段时间派出所换发身份证通知照相。看到通知我又动了人心,认为派出所多次找我,去那里危险。同修说:你认为派出所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这是默认旧势力;派出所应该是抓坏人的地方,不应该迫害大法弟子。我一边学着师父的法、一边发正念。

师父讲:“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然后堂堂正正去了派出所。

师父最近连续发表新经文《志不退》和《越最后越精進》。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把好资料源头。走正路,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

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向师尊双手合十!
向全世界同修双手合十!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