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理所当然的要维护法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走進大法修炼的学员。八年来,我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心不动。在大法修炼不断的提高中,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中,做着学法、炼功、发正念、向世人讲清真相,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坚定的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事。

任何环境下维护大法心不动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经文中讲:“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因为你们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伟大就在于此。”师父给了我修炼大法的机缘,我能在师父正法时期走進大法中修炼,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福,我非常的珍惜。在学法、学法、再学法,溶入法中修炼的八年中,我越来越深层的体悟到:大法弟子本身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护法。维护大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理所当然的。证实法、讲清大法真相、救度世人,都是大法弟子维护大法的过程展现。

我是省直管理机关的公务员,也是本市系统内唯一的一个被“六一零”入册的法轮大法学员。在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诬陷宣传最猖獗的日子里,在高压下,我牢记着师父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中告诫我们的一句话:“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师父的这句法,坚定着我修炼大法的意志。“上层”文件命令“两员”不准修炼法轮功;单位受株连后的谈话;家庭成员及亲属们怕我失去工作的劝诫,等等,在这些压力下,我由开始的“心急、心乱”到“稳住心”到“心不动”。心里装着师父的法,就觉得非常的踏实、有底。

迫害开始,在单位我给人的印象就是:我没有错!走路挺胸,微笑待人,坦坦正正却带着威严。有怕事的人不跟我提法轮功;有关心的、同情的或是领导派来摸底的与我谈起法轮功,我就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没错!错的是不让炼的人。炼功强身健体,都是大好事,所以才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是强权容不下这么多炼功的好人,利用强权政治制造镇压借口,打压这些善良百姓。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请你们不要相信强权政治制造的宣传,因为他是有目地的。刘少奇一夜之间都能被打倒,邓小平三起三落,不都是强权政治搞的吗?我跟你们说,就因为这次无理镇压法轮功,让我看清了共产党强权政治的可恶,(那时对共产恶党的邪恶本质还没有更多的认识,也是为了让人们容易接受。)今后我永远也不会参与政治,太恶!干好本职工作就行了。希望你们不要听信那些为了政治目地而搞出的欺骗宣传,历史的教训太多了。”

我对“一正压百邪”深有体会。我整天忙忙碌碌且无所畏惧的状态,党委分管迫害法轮功的人没来找过我,把文件和要求直接压到主管局长和科长那里。我告诉找我填表啊或写什么东西的人员说:“你们让我做这些事,我感到受了莫大的侮辱!咱们相处多年,你们应该是明白我做人原则的,我决不会做背叛我师父的事。我知道你们是违心的、不情愿做这事。以后这种有损害法轮功的事不要再找我,我现在不配合,永远也不配合!希望你们也别配合他们。如果你们觉得不好交代,就叫他们直接来找我好了。”就这样,几年来没有人再找我。听说,这几年中,上层骚扰的事多的让执行者们都要麻木了,一次次的担保,一次次的画押,烦透了,都变成了应付和应酬。

同事曾给我讲了二零零零年中的一件事:一天后半夜,主管局长被电话叫醒,原来是单位党委的人叫他给我家打电话,看我是否去了北京,上级要求汇报。局长开玩笑说:“人家俩口正睡觉,你可别让我干那挨骂的事。”于是放了电话。后来这事在单位传开,成了对江氏政权的笑谈。

二零零一年末,按政策我离开了工作岗位,从此我彻底脱离了政治活动。感谢伟大的师尊给了我更宽松的正法修炼环境。在师尊的呵护下,我稳健的从最邪恶的年代走了过来。

脱离恶党也是在维护大法

自法轮功被恶党迫害的时候起,我由对它的气愤、反感,到决意退出,但因为有怕给领导增加压力的心,一直沉默着没有提出。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恶党对神犯罪、对大法犯罪的邪恶本质越来越被大法弟子和世人认清。反复学习师父的讲法,我悟到,大法弟子的基点是维护大法,脱离恶党就是在维护大法,这是个根本问题。如果一边修着大法,又以“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为借口一脚站在迫害大法的阵营中,还交着费供它们钱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这算什么?这不仅是不“真”不“善”,这岂不是损害大法?这基点是维护大法吗?是大法弟子就必须做到维护大法呀!

于是,在二零零四年的农历新年,利用走家串户拜年的机会,我跟单位党支部的人员提出我的想法:半年不交党费自动退党。并从两方面谈了我的意见。一是政府镇压法轮功还在继续,说不定哪天又搞出个什么东西当借口整人,到时让我选择,我肯定还是选择大法。我不是党员了,也给你们减少些压力。二来我选择的大法是信神修佛的,而共产党是讲无神论的,两者无法同时信仰。我修炼“真善忍”就要做到“真”。还讲了一些让他们能交代上级的家庭中的客观理由。但他们不表态,都是用名利情来劝解我。我明确了自己的态度。

但是在以后,党费还是在发放给我的费用补贴中被扣走了。二零零五年的农历新年,我再次给他们提出不交党费的事,结果回答是怕恶党的逐级追究找他们麻烦,他们不敢少报党员人数。

今年初,恶党的所谓“保先教育”在我单位开始了,要求必须做到人人过关。第一阶段的教育课就要求退休、离岗人员必须参加。这时候,师父的新经文《再转轮》和《向世间转轮》发表了,从法理上我更清晰了。大法弟子必须退党。

我约周围的同修一起,对着本单位近距离发正念。彻底清除、解体共产邪灵利用“保先教育”对世人進行毒害的所有安排。第一阶段过去了,没叫我。到了后期总结阶段,党小组长催促我到单位去,让我准备上交心得体会、表态、总结等大量的文字材料,说是随便抄随便编都可以,只要够篇数就行。并说有市委多层面人员验收后省督导组还要亲临验收。

面对威逼,我一时不知所措。人心翻腾:不能写!又觉得给单位出难题,让他们为难不好交代。静心学法,我向内找自己,这事为什么出在我身上?我找到了自己的漏洞所在:第一阶段没叫我参加听课出现了欢喜心,放松了发正念的力度;同时认识到,也是我在网上发表退党声明后旧势力借机要对我的考验。

师父在《向世间转轮》经文中指出:“其党现在不但行了恶,而且罪不可赦,性质不同了,自然也就祸及了中共的党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粒子、它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众神消除的目标。当人类这一幕开始的时候,是不会再有机会给人了。”我悟到,这正是维护大法讲清真相的机会。不配合恶党“保先”,正是对同事的挽救,他们表面上承受了上级压力,反过来对他们生命的永远却是有益的。

坚定了正念就要走正路。修炼者的“人心”,在认识到它的时候就是在解体它,旧势力的考验我是不承认的。我同周围的同修一起,对着本单位发出“解体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全面清除共产邪灵和中共恶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的强大正念。然后我来到单位,心平气和的跟小组长说:“你知道,我早已提出自动退党,我已经两年多没自动交过党费了,党费是你们扣的,不是我要交的,早已不是党员了。再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让我瞎编乱抄这不是在造假吗?这是违背我做人原则的。我听说现在有好多人开始在网上退党了,这是天意。我不写也是为你好,其实对大家都是有益的,以后你会更明白。”他说:“你不写我没法交代,去请示领导吧?”我说:“好啊!”我们去了主管局长室,局长正忙,于是我告诉小组长,“我又不上班了,你找不到我不就是你向上交代的理由吗?”

其实,我已经跟主管领导人几次谈过关于退党的事了,我还对他讲了退党的意义,并把我见到的第一本《九评》和“选择未来”送给了他。我知道他后来在“保先”活动中是消极的,他自己的所有材料都是让别人代凑的。所以在后来,不知是他们以找不到我为由还是根本就没找我。在我与同修的正念中,恶党的邪恶计划在我这儿被彻底破除了。

在验收检查阶段,我们单位内外同修形成一个整体发正念:彻底清除一切邪恶因素,不许检查组進驻单位搞验收。后来知道,有的验收组没到,有的到了也不看,吃完饭就走了,都是走过场。省督导组也只是与领导照了个面。

每人几十份材料、上百上百的答题,要求政治放在第一,业务工作加班干。一个月的高度紧张后,人们看到的是“假、大、空”,且说了不算、不了了之的结局。人们牢骚满腹,对恶党充满了气恨和不满。搞了半年的貌似强大的政治闹剧,就这样灰溜溜的结束了。

这期间,我通过当面送、交门卫转、家属区放、外地同修协助邮寄等几种方法,让单位的有关人员及一些同事收到了《九评》及上网方法的资料。我用正念促他们网上退党,我知道,这些人们是有上网能力的。

善待他人也是在维护大法

师父说:“我今天告诉大法弟子的,就是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这种形式修炼,不能走极端,就是这样平稳的在证实法中充份的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大家有许许多多的困难,除了做好证实大法的事,还要平衡在世间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家庭的关系、与社会的关系,这是很难。难,可是这是大法弟子必须走的路。”(《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作为大法的一分子,我必须做到维护大法。”这是我做事的基点。在人群中我重视用自己的言行举止、用大法弟子的风貌证实大法,用自己的切身体会、受益事例证实大法的伟大殊胜,维护大法的威严。在走正自己的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中,注重维护好大法弟子的形象。在不断升华的层次中,纯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法上。兑现着大法弟子助师正法、证实大法的使命和洪愿。

几年来,我一直在做着大法弟子要做的事。但是,不管做任何事,或是在任何环境下,我时常把自己放在大法弟子的位置上。当然,也有很多由于悟性差、学法不够、法理不清、不够精進等做错事的时候,但是通过学法提高、同修切磋,会不断弥补。

在单位,在生活区,我是众所周知的法轮功学员。我认为,我的所言所行在周围人的眼里代表的就是法轮功的形象。不管是去北京还是去哪里证实法、讲法轮功真相,我都首先考虑,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给常人造成对法轮功的误解,决不许因为自己的原因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比如:在没请假的情况下,不管星期天去了哪里,或有多少事忙,在星期一的上班时间前我都会赶回上班,并且实实在在的做好工作,不给领导和同事增加工作压力。多年来一直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敬重。

做证实法的事就是在救度众生,不可顾此失彼。家庭中亲朋间的常人也是世人啊,他们和我们修炼者经常相处,耳闻目睹我们的所言所行。他们会直接把对我们所产生的认识和感受带到社会上,他们在所接触的人群中反映出的他们对大法的态度、说出话的影响,也是举足轻重的活传媒。作为法轮功修炼者的知心家属说出的维护大法的话,对他们周围的常人的影响有时是我们修炼者一时也不及的。所以,在家庭中我很注重他们的反映,家务事多为他们着想一些,出现矛盾多找自己,多说些安慰话、表扬话、道歉话或常说些“谢谢”的礼貌语,都会给家庭带来好的气氛,好的心情。常人都知道说“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其实我认为,既然师父要求我们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得是一个好人,那在家庭中也得是。做好了,这就是在维护大法。

出门前我会把家中可能出现的事预先做好或准备好,如有特殊情况延期回家,我尽量用他们能理解的方法方式提前告之,尽量避免家人着急。我用大法中修出的“善”,来慈悲我身边所结缘的常人中的每一个生命,只要让我听到或看到哪个人有什么事,不管好事坏事,我都会借机去接触,看望,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把大法的慈悲带给他们。通过我对他们体现的实实在在的“关怀、关心”,自然的在他们心中生出对法轮功的敬重。

一次,听说天津有一对我不认识的老乡夫妇回老家,路过本地要来看望我的父母,于是我就以帮母亲为他们做饭为名赶过去。我找机会单独与他们交谈,谈了天津大法学员受迫害情况,知道他们不了解法轮功,也没见过大法真相资料,同时也知道他们返津时还来这儿。到时,我带着备好的大法真相资料赶到表示送行,二人非常高兴,对我母亲说:“婶子,我们别的什么都不带,就带大姐给的东西就行了。”我感觉,他们就是为明白真相来的。

一次我要到一个村去发放资料,我带上礼品先找到住这村的表姑家,给她们讲了法轮功真相及大法洪传世界的大好形势,消除了表姑说的“一直为你担着心”的害怕,并给我提供了村里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和世人对真相资料的反映等。当我在村放资料时,又碰到表姑的女儿,我告诉她我为什么坚定修炼法轮功,并把真相资料送给她,还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时,她说:“我相信,大姐人这么好,您认准的事也一定好。”

大法弟子为他人着想也是在维护大法

师父在《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告诫我们:“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我悟道,大法弟子是在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中改变着“为我为私”的本性。在不断的改变以前的本性中,在不断的提高心性中,在做什么说什么得为别人着想中,在精進提高中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无私才能无我。为他,遇事先想别人,是精進修炼中大法弟子的自然体现。

几年来,我一直为资料点的同修当配角。购耗材、传递资料、选排一些小册子做资料补充、为需要的学员打印一些大法书或经文等,同时还主动协调组建一些学法小组,出钱买机器帮同修建立家庭小资料点等。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定做,为资料点的同修减少负担。我和做资料的同修是单线联系,紧密配合。同修间正念多,沟通多,忍让多,了解多,理解多。矛盾小问题就少,被旧势力钻空子的漏就少。多年来,我们破除过多种干扰,工作却一直正常运转,没受过经济损失。配合中的同修们也都注重学法修心发正念,很少有直接遭邪恶迫害的。总结经验就是:遇事站在维护法的基点上多为别人着想,为大法和同修的安危着想,展现的是大法的威力、威严和神圣。大法弟子们有一方宽松的修炼环境,稳健的走好每一步,能做到使大法工作少出甚至不出问题,就是在维护大法。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路〉中讲:“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作为大法弟子来讲,维护法是理所当然的。”大法弟子的基点就是维护大法,大法弟子理所当然的要维护大法!让我们以师父的教诲共勉。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