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的起点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今天是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已经错过了此次书面交流法会的截稿日期,我错了!

看到明慧编辑部发表的法会征稿启事时,我正处于消沉状态中,觉得没有什么可写的。在那种消沉的状态中,我的内心十分难过,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宝贵的时间被白白浪费了,真的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在明知应该抓紧时间的情况下却总是一次次的放纵自己,不能自拔。在焦急中,看到了师父发表了新经文《越最后越精進》,第一遍学这篇经文时,我感到师父就在身边啊!弟子想的是什么、执著着什么、什么事,师父都知道,在对师父的愧疚和感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不知不觉溢满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开始认真的回顾在过去这一年中所走过的路。

大法弟子与众不同

去年的五月,我呆过一年的一家公司的老板觉得我很好,所以介绍我去南方的一个大城市的公司里打工。出远门打工原是我不曾想过的,但是自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在被迫害中公司不给安排工作后,我就需要面对“找工作”的问题,这一次有人介绍,去就去吧,去看一看。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想法吧,坐了一夜的火车,我只身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大城市。

这家公司是在一座写字楼里,刚去那儿的时候,我没有地方住,董事长临时安排:你就暂时在公司睡吧。大家知道,写字楼在白天上班的时候是非常热闹的,但下班后,人全部都走了,每个公司的门都锁着,写字楼里马上变得空荡荡的,黑漆漆的几乎没有亮光。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单独在公司休息了三个晚上,没有害怕,直到公司另有安排。事后有许多公司的员工,不只一次的问我:“你不害怕吗?如果晚上让我一个人呆在公司,我可不敢,我一个晚上都不能呆……”我只笑了笑,我知道这并不是我能做到什么,我的胆子有多大,只因为我是修大法的,类似这样的事情对大法弟子来说简直太多了。但是一个常人却又很难理解,只是感觉到我这个人非常“正直”吧,所以长年在外地打工的这些女孩子开始信任我,愿意与我交朋友。

四次清除诬蔑大法的邪恶宣传画

一天,我从外地出差回到公司,与我同住在一起的小红(化名)不安的告诉我:“你看到公司楼下贴的宣传画没有啊?”“什么宣传画?”我立刻紧张起来。公司里已经知道我炼法轮功的同事,不论是出于什么想法,都对此事表现出了关心,告诉我公司楼下贴了宣传画。我急忙抽空去看了看。公司楼下,从写字楼乙座大门口到保安室的走廊两边的墙上贴满了诬蔑大法的邪恶宣传画,共有十多张,每张约一尺多宽两尺多高。内容是丑恶的“天安门自焚”等谎言,宣传画的主色调是黑的,阴森森的恐怖骇人的邪气直逼路人。

怎么办?应该清除它、撕毁它!可是保安室就在旁边、电梯和大门口都有监视器……我有些心慌的思考着,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发正念、学法都静不下来。我想利用这个事情来讲真相吧,可是跟同事走过宣传画时,只说了一句:“这都是假的,千万不要相信。”同事马上好奇的问:“那真正的法轮功是什么样的呢?”由于我不敢多说,同事很快就被叫去打饭了。

我想一点一点的来清除吧,于是当我路过时,我走近靠近大门的宣传画,揭开了下面的两个角,因为是午间比较安静,声音显得蛮大的,我迅速走了出去。再和小红一块回公司上班时走过,我又去揭开其它的几幅宣传画靠下面的角,一连揭开了好几个角,直到保安室门口。可是走在前面的小红突然回头,看见我正在揭画,惊得叫了起来,保安很快出来看着我们了。回到公司后,小红惊魂未定的告诉另一位知道我炼法轮功的同事,他们都很怕的样子,责备我。我没有想过小红会惊叫,如果她不出声,即使不帮我,我也会感到安心许多的。但我不能依赖常人啊!而且他们表现出来的怕,其实根本上也是我有怕心啊!

当天晚上,我又来到公司,看到被揭开的邪恶宣传画的角又全都贴上了,保安已经换了人,堆着笑看着我;门外停着辆白色的车,车旁站着好几个人。我马上意识到,我所要做的事情已经被注意了。是不是可以直截了当的跟保安说啊?我犹豫着,和保安聊了一会无关紧要的话,良久,最终还是离开了。

我很难过的想着这件事,找到了当地的同修。同修告诉我,有许多地方都有这样的邪恶宣传画,而邪恶之徒就在那儿蹲坑,利用这个办法来绑架大法弟子。她所认识的一位同修就是在清除邪恶宣传画的时候被绑架的。她说我们不能让它们得逞,我们发正念来清除吧,发出坚定的正念,正念中叫那些保安自己就来清除,一定能清除。

是啊,这些天,我被这件事情带动得太厉害了,完全没有了大法弟子的正念。通过与同修交流,我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在向内找的同时明确一点:无论我有什么执著心,都不允许旧势力借口考验从而利用来迫害大法,毒害众生。彻底清除邪恶宣传画!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吧,一天,我想到我可以直接去找写字楼的物业管理办公室,要求他们把邪恶的宣传画撕下来。黑糊糊的一大片,也不好看哪!正想着,到楼下一看,邪恶的宣传画已经没有了!这是第一次。

这件事过去不几天,一个晚上,我从同修家走回住处,猛然看到离住处大院后门不远的一面墙上的宣传栏里竟然贴满了同上次一样的邪恶宣传画!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走大院的后门了,这画是什么时候贴上去的我不清楚,但我看到宣传栏里有一块宣传画大小的空白,我想这一定是哪位同修已经清除了一幅。我急急的走回了住处。在住处,我手捧着《转法轮》,自问:那邪恶的宣传画正在那明目张胆的谤师谤法,我却在这儿学法?我现在就去把它们全部都撕下来销毁,其它的,现在都不想了。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呵,我又想了这么长时间啊,现在就去做好这件事情,再回来参加十二点的全球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

我迅速来到了宣传栏前,坚定的想到:一切众生、包括一切众生的生存方式和生存环境,一切的一切都是这部伟大的法所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这部大法所造就的生命,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的常人是不清楚的,可是在未来宇宙中的常人这一层,是不会有也决不允许有谤师谤法的事情发生的,总之,这是不被允许的!我坚定的走了过去,一张一张的撕了起来。灯光在照着、说话声、一阵汽车驶近的声音,都使我的心在隐隐发慌。但我一次次以更强的正念镇定自己──这是不被允许的!直到将所有的邪恶宣传画全部撕下来。

回到住处,发完正念后,将所有的邪恶宣传画烧毁。一切就是这样简单,做到了一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我感到:心安。

不久,我第三次发现了邪恶宣传画。在公司附近的一条大街上,一个铁路桥下面的宣传栏里贴满了多幅同样的邪恶宣传画。发现的那天晚上,我几次从住处来到那座铁路桥下。那个宣传栏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侧面的街对面坐着两个值班警察。我想好象白天没有值班警察,白天再来清除,因为是白天,还需要准备一个黑色塑料袋装起来再销毁。第二天一早,我压制着各种紧张害怕的想法来到宣传栏下,却犹豫了,走近宣传栏,没有动手。我先回到公司上班,中午休息吃饭的时间,我下定决心走近宣传栏,什么也没有想,发着正念,一口气将所有邪恶宣传画撕了下来,折好之后,放入事先准备好的黑色塑料袋里。过程中,有一位路过的中年妇女在看着我,她没有停止脚步,边走边看,直到我若无其事的做完我要做的事,拿着塑料袋走到她前面。这时,我的心已经定下来了。事先并没有过多考虑,我顺利的将这些东西拿到一位同修家里帮助销毁,再回到公司上班,并没有耽误工作。

过了一段时间,在我住所大院后门不远的街道墙壁上的宣传栏里又一次出现了这种邪恶宣传画,而且三块玻璃中的两块之间已经加了一把锁。看到这些东西的那个下午,我正赶着要出差,涌现在我脑子里的许多观念使我一下子想了许多,只感到一阵心慌。于是我打算:出差回来再清除它们。

两天后,我回到住处,心里总是装着这件要做的事,但并不象第一次那样惊惶失措了。我坚持静下来学法、发正念。就在一个雨夜,我下定了决心之后来到宣传栏前,举着伞站在那里,还有一丝犹豫,那些邪恶的宣传画就使我的脑子里不断的反映出不好的念头。我默默的、一遍又一遍的念道:“我就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就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良久,我已经非常坚定而镇静。我稳步走近宣传栏,推开那块能移动的玻璃,撕完了这边的,又将另两块上了锁的玻璃同步移开,接着撕下来所有的邪恶宣传画,然后抱着这堆垃圾绕了一个圈,回到住所,将它们全部烧毁。一切都是平静的。

整个的四次清除邪恶宣传画的经历,走过了一个由胆胆突突到堂堂正正的过程。我相信,更多大法弟子在这样的问题上早已锻炼成熟了,而我的那个怕心、那些维护自己的私心、那些根深蒂固的人的观念还是不断的冒出来,表现还很强烈。但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历史赋予了大法弟子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使命;大法给予了大法弟子具备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能力。那么在遇到问题时,如果冒出来的第一念不是坚定维护大法的正念,那一定是隐藏着要去掉的人心、观念和执著。怎么样坚定正念、怎么样维护大法才是大法弟子要选择的,其它的想都不要多想。

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我做得很不够

一天,同事阿华(化名)看到了我正在上明慧网,她立刻问我。我也就开始给她讲真相。心里很紧张,我在讲话的时候很容易紧张,我希望她能相信和明白真相,可是她固执的认为这件事与政治有关系。我告诉她:“法轮功是不参与政治的……”她竟然一句脏话脱口而出,冲得我心潮澎湃,我强压着自己的情绪,却不知道说什么了。这时,另一位同事对我说:“你呀,不谈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平时的你象一潭平静的湖水,碰到其它任何事你都是静静的。可是只要一谈到这件事情,你就象那个湖水有条鳄鱼在里面翻滚一样……”呵!这句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对我的触动也非常大。

我觉得我是一个不爱讲话的人,修炼之前就是这样的,可是我也知道这不是做不好讲清真相这件事情的原因,也不能成为讲清真相的障碍啊!是人心在干扰,讲话的时候,对方是什么样的反应无法预知,但我很担心被拒绝,在给熟识的朋友讲真相的时候总是带着人的情。通过与同修交流,我明白了这样一个问题:讲真相这件事情是在救度被欺世谎言所毒害的世人,做好这件事情也是在证实大法而不是在证实自己,更不是强要人家认同个人的什么观点,而在学法、修炼中所悟到的,那更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啊。在讲真相的时候,带着怕被拒绝、盼望认同的心,其实已经是为私为我的观念在左右自己了,唉!这样怎么能做得好呢?

但是,现在的人千真万确是在等着了解真相,盼着被救度的。举两个例子:公司里有位年长的同事阿姨,我知道她在做传销后,对她产生了一些成见,迟迟没有给她真相资料。在我将要离开公司时,我问她:“你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吗?”她说知道。我又问她:“我想给你些资料看,好吗?”她说:“好啊!”不久,她将资料又还给了我。几天后,我再问她:“我给你的资料你都看过了吧?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呢?”她回答:“看过了。与你相处这么长时间,只觉得你很好,我看到资料上的”真、善、忍“这三个字,哦,我明白了,你就是这样的。”我笑了,很难得哎!我又送给她一张护身符,并请她帮我转交一份真相资料给另一位已经离开公司的同事朋友,她都答应了。另一件事情是,我离开公司临走的那天下午,与我同一个办公室的公司负责人突然对我说:“啊,你要走了,你回去之后就不理我了啊?”我心中一阵酸楚,一直都在想着找机会跟他讲真相、给他资料看,却总是在担心和害怕中犹豫着,错过了多少机会啊!我顶着内心猛然翻起的压力,对他说:“呵,其实我一直很想给你看些资料,你要看吗?”他赶紧说:“是法轮功的资料吧,好啊!”写到这儿,我不禁扪心自问:不能抓紧时间、主动去做好讲清真相这件事情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九评共产党》是讲真相利器

去年十一月,“大纪元”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彻底的揭露了共产邪灵的本质。我看过《九评》的书和光盘之后,很明显的感受到头脑中有许多肮脏的东西被迅速清洗掉了,在看到师父在“大纪元”网上发表声明的那天,我立即发表了我的退出共产恶党一切组织的声明。

一位失去联系的同乡同修在《九评》发表一段时间之后找到了我。这位年轻同修在谈恋爱这件事情上没有把握好心性,被情带动了,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与我联系了。这次看到她时,她象被什么困住了,觉得她很苦。我赶紧给她看《九评》,她当时就发表了退党声明,并把《九评》带回去细看。一周后,她有点兴奋的找到我,告诉我:她看完《九评》之后,感觉身体里被清理了许多东西,我也发现她的脸明显的变得白嫩了。

我知道,现在还有少数同修没有看过《九评》;或者一遍都没有看完;或者还没有发表退出共产党一切组织的声明。大家知道,《九评》在这样特殊的历史时期出现一定不是偶然的。现在的世人,尤其是中国人,被共产邪灵毒害得太深太惨,有许多同修已经认识到:清除共产邪灵,救度更多世人,《九评》是件利器。所以我想提醒更多的同修重视这件事情。作为大法弟子,如果不看《九评》、不发表退党声明,一定是有问题的;而且不了解《九评》,又如何能好好运用这件利器?我们大家自己不能够正视《九评》,又如何让更多的世人去接受和重视《九评》呢?

找出自己的根本执著

回到家乡,我陷入了消沉状态,这个教训促使我找出自己的根本执著。当时因为没有工作只不过想去南方这个大城市看一看,不想这一看就“看”了一年多。我想到:在我所在的地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几乎没有学法小组了,集体学法的环境被破坏了,整体提高起来很慢。大法弟子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情况不是在切磋交流,而是流入那种常人式的聊天。我所接触到的同修中还有摆不正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关系的情况;同修之间的隔阂也多,关系也复杂。这样的状态直接影响了整个地区的正法形势,邪恶对这里的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是相当严重,还出现了一位同修一家三口被邪恶绑架的事。这种状态是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坚持维护集体学法环境造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些正法形势好的地区也不是一下子就整体提高上来了的,那是有这几年的一个过程啊。在这里尽快恢复集体学法小组这件事很重要。另一方面,我周围的邻居、朋友还有许多人不了解真相;家里的亲人还在反对;我母亲在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邪悟了,被所谓的“转化”,回家已经两年了,到现在还没有清醒;还有……。想到这许多问题,我决定回家乡。

今年七月,我回到了家。虽然我面临这许多的问题,我也想到要去做,可是具体要如何做我不知道。由于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在一次次让自己休息一会儿的借口中,一次次的放纵自己,家里面诱惑的因素太多了,我的求安逸之心也起来了,很快我陷入了消沉状态,这三个月的时间中的大部份都被浪费了。

这是又一个教训。我陷入消沉状态也不是偶然的。我开始认真思考我的根本执著是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了很长时间而不得其解。

一九九七年母亲开始学法时,我通读了《转法轮》和所有师父讲法发表的书、经文,学的时候我是很愿意看书学法的,但还是没有明白为什么要学,所以一直在徘徊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我选择了逃避。母亲二零零零年七月去北京上访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对母亲的思念和担心,使我抱着寻求“为什么要上访”的答案的心一遍又一遍的通读《转法轮》,但我什么也没有看到。一直熬到母亲回家。

之后的一天下午看书时,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人的生命,当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这段法打入了我心深处,我感受到了一种剜心透骨的苦,欲哭无泪。就这样我抱着“个人修炼”的目地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但在那个时候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已经一年了,众多跟上正法進程的大法弟子已经溶入了進京护法、讲清真相的正法洪流。我与当时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相比差距太远了。而这几年来,我都放不下那种从未有过的剜心透骨的感觉,放不下“个人修炼”的目地,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执著。现在我才认识到这是一个强大的执著心,当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对“证实大法、维护大法和救度众生”的目地明确起来了,对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也更清楚了。

不再逃避,不再消极等待,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在遇到问题时要主动的去想办法来解决。当然我们是修炼人,这个办法决不是常人的什么手段。一切都从大法中来。

这是一个新的起点

过去的这一年的确是很平淡的,邪恶再不象往年那般猖狂,也没有什么具有激烈情节的故事发生了。但是,当大法弟子能在法中精進时,也就能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表面的表现是平淡的;反之,一旦放松自己,就只能是在常人中平淡的消耗生命了。正法修炼的路走到今天,大法弟子应该做什么,应该怎么样做,其实我们大家在很多时候都是知道的。在邪恶疯狂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往往都能严肃对待,为什么却在环境相对来讲比较宽松的情况下放松自己啊?可是修炼是非常严肃的,真修的大法弟子决不会放松。那么如果大法弟子真能做到一思一念都用法来衡量一下,时时刻刻保持正念,恒心修炼,就是在法中精進着,就迅速的被大法所同化着,这其实是我们能做到,却往往没有做到的。有一位同修曾说,我们做到的与我们能做到的相距太远了(大意)。我从现在开始这样要求自己,同时也在这里祝愿我们所有的同修大家都能在大法中精進实修。

而这次在我准备写交流稿后,却迟迟没有动笔,直至错过了法会截稿日期的事对我又是一个多大的教训啊!是的,通过这次写出书面交流稿,我体会到作为大法弟子,真的一定要对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明确起来、重视起来。“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法会”是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都应该参与的,同时,在认真回顾过去走过的一段路后,能使自己更加清醒,也更加珍惜。

不能一错再错,已经错过了截稿日期,我更要认真写好交流稿,并向“法会”投稿。此次法会已经给予了我:一个新的起点。

感谢尊敬的师父!
感谢各位同修!
合十。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