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不苦 救度众生幸福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全世界各位同修好!

得法八年了,总想写写体会,因种种干扰与自我懈怠,几次写到中途都停下来了,未能如愿。虽然已经过了第二届网上法会稿件截止日期,但仍将体会写出来,希望借此与同修交流,促使自己向内找,促進自己严格按照师父要求的在圆满的路上少走弯路,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救度更多的世人。

八年过去了,是因为有大法的法理和师父及时的点化,使我从来没有放弃修炼,从来没有怀疑过师父与大法。我坚信“真、善、忍”乃宇宙的根本,成为大法弟子并能在正法时期参与证实大法,我们是无比的幸运和自豪。我悟到:师父所作所为所书所写皆是法,作为大法弟子,如果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就没有闯不了的关、过不了的难,魔难亦终将不成其为魔难。回顾八年,一路走来,虽有时磕磕碰碰,但胸中总是充满无限的幸福与感激。

结缘得法

我于七十年代初出生在四川一边远农村。家乡民风淳朴,但也未逃脱中共恶党历次“政治运动”的侵蚀。虽然经历了许多不可思议,超出现在实证科学所能解释和理解的事情,但由于从小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灌输,认为是迷信,并排斥。但对气功和特异功能等仍保留着天生的好奇。感谢师父细腻安排,才有我得法的机缘。

我读研究生的导师(一名教授)正好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七年五月中旬的一天(周三),我突然告诉教授我周六准备去公园炼功,他很高兴,借《转法轮》给我看。当天我一口气看到第四讲,我被书中法理和智慧打动了。接着,下午开始腹泻。我的实验室在一楼,厕所在二楼,我跑了不下十次厕所,但一点也不腿软,不疲惫,非常神奇,得知正是师父帮我净化身体。我没有再等待,第二天一早便去了公园学五套功法,从此,我踏上了幸福的修炼历程。

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一九九七年底的寒假,我乘火车回四川。经过广汉时,列车上来了一伙抢劫做案人员,到我们车厢一人一人的收钱。到了我坐的一排时,其中年龄大一点的(四十多岁)坐到我旁边,问我在看什么。我当时正专心看《转法轮》。我将书递给他,他看了看,说:“听口音,你是内江老乡,没你的事!”他的其他团伙刚刚还提着刀威胁我对面的男孩(十八、十九岁)给钱,可是没有收到,接着更让我们吃惊的是,此时他居然拿出十元钱给那对面的男孩,让其到了成都后坐车用。到成都后我有些后怕,最后才明白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内涵,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大法的威力。

在硕士研究生期间,我平衡好学法修炼和科研课题及生活的关系,积极参加集体学法和炼功。我毕业时获优秀毕业生,一九九八年五月我進入一家著名美国跨国公司工作。我悟到,大法修炼并不是消极避世修行,而是在学法,顺其自然,在矛盾中实修,去掉执著,提高心性,该是你的不会失去。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到了南方某城市工作,第二天一早,便在公园找到了同修和炼功点。此后一年,在该市及周边地区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集体洪法,我们溶于法中,快速提高着。同时,值得一提的是,病了五年、多种疾病缠身、常年在床的母亲自一九九八年农历新年开始修炼,短短半年之内身体得到完全康复。我父亲也很快得法,并在四川老家农村建立了学法炼功点,有时人多时屋里都坐不下。大法洪传,人心向善,学法炼功点在我四川农村家乡遍布各地。

蒙难中原,大法弟子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天津警察抓人,我们当地学员签名积极声援,并去了省政府善意解释,有七十、八十岁老人,有身怀六甲孕妇,大人,小孩,很多人。当时当局出动了防暴警察,吼声震天,和大法弟子的平和、友善形成了极大的鲜明的反差。他们将大法弟子一车一车拉到郊区很远的地方并赶大法弟子下车。

七•二二后,我利用出差机会到了北京,见到了许多大法弟子。几十人在郊区租了一套房,大家非常艰苦,但大家集体学法,又特别温馨,虽然当时恐怖笼罩,街上不时有警察列队吼叫着经过。我留下一件毛衣和一箱食品后离开了北京,回到了南方,但当天我的手机丢失,我悟到我失去了一个机会。以后每次到北京都去天安门发正念,跟出租车司机、商店店员、酒店人员等面对面讲真相。

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次去北京前,我发着高烧,心里知道是邪恶的迫害干扰,我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到达北京首都机场时我都有些昏迷,快站不稳了。到酒店后,我躺在床上,更难受了。我坐起来发正念,之后炼功,五套功法还未炼结束,已完全恢复。而另一比我年轻的同事,她感冒了,吃药连打针的,第二天我主持会议,她上午还不能参加。对比之下,什么更科学?大法“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精進要旨》〈证实〉)。大法才是更高的超常的科学。

无理抓捕

一九九九年底,我们十多人在公园交流,被警察跟踪和无理抓捕。他们没给任何理由和手续,非法的将我们关進了派出所。他们还抢同修的大法书籍,对同修大打出手。我去安慰一带着小孩的同修,也被恶警察粗暴恐吓与呵斥。我们就在派出所里背《洪吟》,抱轮炼功,外面很多人观看。在第二日凌晨,我们被秘密送往看守所。在那里,同修被野蛮灌食,一同修几天之内被迫害致死(明慧网上有报导)。我们被强迫串小灯泡珠子──彩灯用,一天十几个小时。另一同修与我在看守所中相互鼓励。警察提审、诬蔑并谎言灌输,但我们丝毫没有改变我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七天后,我被无条件释放回家。

走正大法路 度过家庭情关

此事过后,我没有告诉在老家仍在修炼的父母,但跟我一起修炼的妻子迫于压力和恐惧不修了。家庭的压力非常之大,妻子让我在她与大法之间作唯一选择。我内心极端的痛苦,我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请帮帮我,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什么也不能阻止我修炼。我渐渐清晰了,我接着对妻子说,我不愿离开你,我没有错,大法没有错;如果你真的要离开我,我会祝福你。妻子哭的更厉害,说是怕我再出危险,都是为了我好,等等。她将拿好的包扔在地上,不走了。放下了情,摆正了大法的位置,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又度过了一关。

后来有一次我将真相光盘给邻居看,邻居还光盘时被我妻子拿到。她很生气,毁了光盘,带上女儿,准备离婚。我和父母亲都坚持发正念,清除妻子背后的邪恶因素和旧势力的干扰。我们悟到,更需要加大口头讲真相的力度,“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发正念不停,此事后来圆满解决。妻子也知道了更多真相,不再干涉我和我父母亲的学法、炼功、发正念了,讲真相了。有时我在出租车上讲真相时,她还一唱一和配合着我讲。

信师信法 走正正法修炼路

二零零零年夏天,记得刚刚知道发正念,一次在我居住的小区的街道旁,有一面墙上有诬蔑、诽谤大法的宣传栏目。我对着它发正念,大约二天后,我发现那堵墙边一颗大树倒下,正好呈斜三角切掉一半墙,刚好是诬蔑大法的那部份倒塌碎了。此事坚定了我和同修对发正念的理解和认识。今年夏天,我和家人(五口人又都修炼了)回去还一起见证了此神奇,并补拍了补修好的墙──断裂面还依稀可见。

二零零一年,公司派人去俄罗斯学习运作模式,部门高层领导为我申请了名额,可是当时邪恶无孔不入,公司工会要求必须写“保证书”和不是法轮功学员的证明。我找机会跟同事、上司(法国人和美国人),以及人力资源部经理等反映并讲真相。后来,我宁愿放弃该次出国机会,也不愿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不光彩的一笔。

在二零零四年六月,我去德国柏林参加国际学术会议时,邪恶不再象以往那么疯狂和无理,没有再要求我填写任何该项证明或保证了。我先到了法兰克福,去公园未找着海外大法弟子,我虽不懂德文,但我上网打印了德文真相资料,给路人和学生。在柏林遇到了同修,我们一起炼功、交流,当时感觉真幸福呀。一位当地女同修几次参加法会,很想见到师父,都未能见到;当见到大陆去的同修时,她激动得流泪了。

二零零二年,我第一次负责公司在一省会城市的校园招聘,发现招聘资料中对大法弟子有歧视,让老师推荐的学生标准中有一条──修炼法轮功的学生不推荐。我想:这家赫赫有名的美国独资大公司也被江氏邪恶政权给绑架了,配合邪恶做了坏事。我发正念并私下立即修改了推荐标准,删除了该条款要求。二零零三年,这条要求在公司全国范围内取消了。

这六年,我出差去了不知多少城市,跑遍了大部份中国(大约去了二十六个省、直辖市),也去了韩国,菲律宾,德国等,我尽量利用机会开口讲真相,发资料等。结合时事讲,如萨斯,印度洋海啸,贪污,人与人的关系,孩子教育等展开。给武警,空姐,司机,摊贩,教授,酒店清洁工,服务员,农民,外资公司高层经理,白人,黑人等等,许许多多的相识不相识的人因此明白了真相,我真的感到很幸福,感谢师父的安排。只要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或让自己神的一面“神”起来,通常立即会有话题并很快引到天安门自焚疑案、《九评》、“三退”等上面来,极少会有人反对,许多人明白真相后表示感谢,许多党员都是几年甚至十几年未交党费了,许多人愿意退党了,也明白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我常在的士车上讲真相和发资料,安全又方便,但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也无孔不入。讲真相时时常会有干扰,如手机铃响,或旁边马上出现一辆警车等。发正念,清除邪恶,继续讲真相,放下一颗私心、怕心,就会多救度一方天地,就会有多一个冒着天胆下世的主啊、王啊等能明白真相,同化大法、回升!

再去执著

在过去一年多时间,我因为工作忙为借口,放松了炼功、学法、讲真相等。今年四月,因在客户处吃饭时讲真相,后被该客户举报到公司。公司领导及三个部门人员找我谈话。为了公司的利益,他们不听我再三的劝阻,仍然举报到了公安局──虽然在举报信中也根据实际情况为我讲了很多好话,如:突出的工作业绩、获奖情况等。我也抓住机会讲真相,同修和家人一起发正念,彻底清除了邪恶的干扰。已经准备好了包裹行李并外出避难的我,后来在同修家加强学法和切磋,悟到这是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只走师父要我们走的路。我当天晚上又返回了家。二天后去上班了。我不但没有失去工作,反而工资大幅度上调了一次,同年七月和九月又连续获公司奖励多项。

当时,此事对我的同修父母也是个巨大的考验,他们的怕心也去除了许多。另外,我妻子又站在了大法一边,从新开始修炼,支持我,鼓励我,帮我发正念等等。万分感激师父的慈悲,妻子关闭了的天目又打开了。在我们全家陷入最困难的时候,师父给予了我们全家极大的鼓舞。从这次过关中,认识到对工作的执著太重,继而产生的对名利、以及衍生出的对公司的情的强大执著,实质上还是没有摆正大法与工作、与生活的关系,没有真正将法摆在第一位。当我们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时,邪恶会自灭!

后记

以前总隐隐约约怕睡眠不足会影响第二天工作。几天前,作为面试官和城市招聘负责人,公司二天的招聘面试工作近二十小时,晚上写此心得体会初稿到凌晨三点,去掉怕睡眠不足的执著,当晚我一点也不困,第二日作为主考官之一,面试时我非常精神,结果也非常理想。师父随时看护、呵护着我们,我更明白了写修炼体会与同修交流的威力和重要性了。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