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在这几年的正法修炼中,自己平平淡淡,没有什么轰轰烈烈。在摔摔打打中能走到今天,主要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按照师父的教诲,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持每天学法二讲(读《转法轮》,听讲法录音,看讲法录像),二小时炼功,从未间断,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在严酷迫害的日子里,邪党人员经常上门干扰,如果耽误了学法炼功,我深更半夜也要补上。再加上同修之间的共同协调和关心,也是分不开的,几年来的风风雨雨,要写的太多太多,仅举两例和同修证实大法的点滴体会和同修切磋。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指正。

一、敬师敬法,集体学法切磋,做真相资料,发正念。

一)在邪恶迫害初期,同修之间很难聚在一起,我们就利用节假日或不定期的几个或十人等,到园林路边等集体背法切磋,发正念,做真相。师父生日,有的同修提供环境,我们就在师父的法像前集体学法切磋,发正念;有一次,我们太想念师父了,于是我和甲、乙、丙,丁同修切磋,决定在师父生日那天早上和各炼功点的同修集体放气球,挂条幅祝愿师父生日快乐。

二)我和乙同修把二尺多长上面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红、黄绸缎挂在某大桥桥栏上,而整个滨江路的两边则贴满了“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我们用这方式证实了大法,震慑了邪恶。

三)去年随儿子搬進小区,地方挺宽敞。我感谢师父给我安排这样好的条件,我和十几个同修在我家一起学法、发正念,我感觉我们的场非常祥和、纯正,我们发出的正念真能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

四)就地取材做真相资料

在七二零初期,我们地区传送资料的两个同修被非法抓捕,辅导站站长也被非法抓入了洗脑班,我们几十名大法弟子就没有了资料来源,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就到专县联系,找各地的同修要资料,后来我和甲、乙、丙、丁同修切磋,我们不能等,就地取材,我们就用红、黄白纸、绸、气球等做真相的材料。在以后的日子里有同修给我们送来了师父的讲法、录音、磁带及周刊。我们用几百元钱买了四台录音机以及一些条幅开始制作真相资料,我们先是少量的做,后来我们渐渐的量就做大了。我就和另一同修到批发市场去买不干胶和磁带做真相资料,为专县的同修录炼功带,那个时候真相随身带,走到哪里做到哪里,丙、丁同修利用上下班时间把真相送到学校、电台、公安宿舍等,有的同修开始只要一、二张,后来量也要多了。在疯狂迫害的日子里,我理智的少量的购买材料。有一次我买回五十盒磁带和印油,快到家时路边站有恶警,事太突然,当时只有一念要保护磁带,我立即下车从左侧转弯回到了家,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回到家还有点后怕。经过这几年的学法修炼,我才体会到师父讲的:“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只要大法弟子正念强,师父时刻都在呵护着我们。

二、哪里最邪恶,就到哪里去证实大法。

一)某次法会,恶警非法抓捕几十名大法弟子,丙同修被抄家,资料点被破坏,亲人遭迫害而死。在沉痛的心情下,我和乙,丙,丁同修切磋,到邪恶的地方去证实大法,我和乙,丁同修带了一百张大小不等的不干胶,选择了该地的科教中心,从大门進去,分左、中、右把“法轮大法好”、“停止对大法迫害”等在墙上、亭台桩柱上贴了个遍,到后门时公、检、法、报社、电台等单位在这里开会,大小车停了二十辆左右,我们把未做完的分别贴到车上。

二)有一天丙同修带来一个消息,邪党在某地办展览诬蔑大法,毒害众生。他们已经去过了。我和乙同修通知其他同修近距离发正念。我们把不干胶贴在展览馆的对面和周围。第二天直接到大门发正念。全市各机关、学校、居民等在邪恶的强迫组织下来的人很多,邪恶也多,就在我们的面前走来走去的,我们当时一点也不怕,静心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邪恶,让進去的人看不清楚。到下午一点钟,很多参观的人出来说,不能進去了,里边空气不好,头晕眼花看不清,还想吐。很多人都不想進去了。这些都是大法的威力使众生得度。

(三)重大事件,某同修被当众强暴,当时我沉痛的心在流血,我和乙、丁同修把几十张真相资料,用信封装好,在该地各大街小巷商店门面,车站,楼台,家住区发放,丁同修把真相放在商店模特的上衣袋内,并看见来购衣的人很快拿走了。我和乙同修还把大小不等的写有揭露邪恶的不干胶贴满了事发地的一条街。

四)同修丙送周刊来时说,邪恶之首要去广安为死去的邪头拜寿,因此对该地的大法弟子绑架,于是我和丁同修决定到广安近距离发正念;我们坐火车再转乘汽车進城,沿途两边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如临大敌,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但是我们出门时起就决定要堂堂正正来面临这一切,心中背着法;当警察上车来查包、查身份证时,我们就发正念,顺利过了这一关;到地方后,我们很“偶然”的住進了该地警备区的招待所,对面就是公、检、法,于是我们就正好对着它发正念;第二天,由于执著的干扰,我们就想回去了,但是最后却买了相反的票;我们悟到没有达到来时的目地,没有尽自己所能除恶,这样就回去是不对的;于是我们又制作了些真相资料,到处张贴;贴完后,我们就顺利回家了。在师父的经文《彻底解体邪恶》发表后,我就到附近的劳教所、监狱近距离发正念。

三、面对面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

在邪恶迫害初期,六一零恶警、居委会人员等经常来干扰;不管谁来我家,都把他当作客人对待,宾礼相迎;但心中牢记大法好,堂堂正正,并主动讲真相,用自己修炼前后的变化讲,让他们明白大法好。新上任的居委会主任说:“我以前不知道法轮功这么好,现在才明白你们都是忧国忧民的好人,你就炼吧,以后我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了。”后来调来一个年轻的片警,来过家里几次,有一次,他就在外对我说:“昨晚一点钟,我们就在你楼底下,来回几次,未上来;今天实在推不脱了。”并大声说“真、善、忍”就是好,你炼,以后不会再来麻烦你了。我从内心为他们的正确选择而感到高兴。

从此,我的环境就宽松了。我给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他们大部份都退了。后来我搬到一闹市区,每天出门讲真相,都会遇到有缘人,学生、商贩、居民等,根据对方的具体情况来讲,不执著人数;当他们明白真是为他们好时,有的要护身符,有的三退了;有个跑“摩的”的人,约好第二天我给他送护身符,第二天他如约在约好的地方等我,有业务来时,他也推了,他把护身符小心的放在内衣钱包里。

师父把有缘份的人安排到我的跟前,让我救他们,但是,我做的不够好,还得努力,抓紧时间更深入的讲好真相。现在,我还用印着真相短语的人民币去传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