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天交流的题目是《同化大法 共同精進》。

一、修炼如初

二零零九年纽约法会师父开始讲法就提到“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令我十分震动。得法十年的历程似乎就在昨天。一九九八得法后到二零零五年离开加拿大,无论是严寒酷暑,每天早上六点发正念后拿着录音机、展板到外面炼功洪法。即使睡很少坚持起来炼功,一定全天精神百倍,而且当天常常会有缘人来学功,更感到师父的鼓励和点化,稍有懈怠就会错过有缘人。几次下来不敢偷懒了,每天早起炼功,几乎天天如此,冬天炼完功手脚都冻木了,衣领上一层冰,但是苦中却有更多常人体会不到的乐趣。

每到长周末、节假日基本都是同修长时间学法的黄金时间。带上干粮,早上集体炼完功十点开始到晚上十点,中间休息一小时吃午餐、晚餐,其余时间就是同修一起全身心溶在法中。《九评》、《转法轮》、师父各地的讲法按顺序读一遍,一整天或二--三天的连续学法交流下来,每次都感觉整个人脱胎换骨,又去掉了一层人的壳,从里到外天清体透。

平时每周五集体学法更是每个新老学员不可错过的小法会,错过一次好象就落下了一截。那段时间长期坚持炼功和如饥似渴的学法、集体学法交流,的确是为自己后来参与正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相信也为整体加拿大学员跟上正法進程,救度好众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离开加拿大之后,特别是做了协调人,早上就常常偷懒多睡一会,炼功少了,慢慢身体的变化比从前慢了,也容易疲劳。这次再听到师父谆谆提醒,不禁回忆起修炼之初的纯净心态,不应该因为事多了就偏离了修炼人的状态。

二、学法体会

从得法开始,同修精進同化法的境界一直激励着我努力在学法修炼上勇猛精進。无论是在地铁上、中领馆前、走路遇到同修,无不是在学法或听法,拉横幅也没人聊天,不是听法就是发正念。学法对每个学员不是每天必须完成的任务,而是生命要同化“真善忍”的渴望和当初从天体中下世时的本愿。

二零零四年听同修交流背法的体会,我也开始背法,但 《转法轮》<第一讲>背了一半就停下来了。直到后来听一位国内刚被营救出来的学员交流他如何从监狱中正念闯出来时,他说在监狱中没有大法书,没有机会读法,很多学员都被转化了。而他为什么能闯出来没写保证,尽量让自己无时不溶在法中是关键,每天反复背《论语》和能记得的经文,才使他保持正念从邪恶的环境中走过来,并帮助很多被转化的学员从新走回来。他说那时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背《转法轮》,所以他闯出监狱后,就拼命学法,并开始背法。他说这样无论在任何环境下,再也没人能让他离开法了。他的交流对我震撼很大。我决定从新开始背法。

我开始背《转法轮》,用了几个月第一遍背下来,再从新开始背几乎又都忘了,我也不气馁,就算从新开始吧。慢慢的背法成了一种幸福的习惯,从前读法时一晃而过的地方,在背法时似乎才第一次看到,很多熟悉的地方又显现出一层层新的法理。因为学校功课和大法工作忙,每天时间很紧张,所以从家到学校骑车的时间就成了背法的好机会,因为骑车时没有电脑和电话打扰,每一句都能入心。刚到悉尼背法停了一段,我不得不从新调整自己。渐渐的我又可以开始背法了,即使没有整块时间,每天还是可以找到一切能利用的时间来用法清洗自己,坐火车、走路上下班、晚上散步都可以背法,即使每次背一两小节,感觉每个细胞和层层众生都沉浸在同化法的喜悦中,蜕去一层层人的壳。

这样背法持续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似乎已不能完全达到修炼提高的要求,所以去年开始我早上到公园炼功之后与同修一起学法,再去做其它事。晚上下班后再背法或顺序学习新经文。我深有体会学好法是做好证实法工作的保证。当我学法静心时,整个人被能量充实着,做事心态也很祥和,事情也顺利。当我忙的学法不够时,一天学法不足就象欠了一笔债,如果二、三天都补充不上,就很容易发脾气,做事也阻力增加。这时我就必须先抽时间多学法,充充电,才能再继续投入做大法工作。

有一次当地协调人学法时,有同修问有多少人能保证每天至少学一讲法,只有一半人左右举手,让我非常吃惊,也感到促進学法修炼的重要。回想这些年为什么不少积极参与正法的学员出现了工作、家庭或修炼的问题,最后消沉下去甚至离开了修炼,恐怕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做事中能不能实实在在的学法修心,而不是把做事当成了修炼。我经常警戒自己,无论再多事情,也不要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修炼和修炼的根本。

三、放下自我 共同精進

二零零七年至今,我经历了从一个普通学员到协调人的角色转换,感谢慈悲的师父给了我这样修炼的机会,把自己的不足和执著充份的暴露出来,并去掉它。特别是在协调神韵晚会和找剧场过程中,矛盾就更显的尖锐了。最近一个学员在集体学法时尖锐的指出我存在很大问题,我听了愤愤不平,气愤被人冤枉了,而别的学员为什么不站出来维护正的场。

后来一个学员的话点醒了我:这事不是在借用你不认同的做法和话来暴露你隐藏的执著心吗?面对别人的不足还能不能找自己的执著。即使在中共警察打学员,旧势力不也是以学员有执著为借口,要让他提高上来吗?这样一想心里平静下来。开始找自己有哪些不足,一看吓一跳,真是看到很多执著心:爱面子怕被人说的心,争强好胜的心,证实自己做的好的心,做事不够百分之百用心,等等。

“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精進要旨二》<心自明>)。带着这么多人心,如何能在修炼和助师正法的路上走的更好,更神圣呢?难怪师父要利用这样的矛盾来点化我呀。

最近读《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时感觉豁然开朗,师父说:“所以在修炼中遇到的麻烦事情,不要都把它当作是矛盾来了,对自己正事的干扰,对自己正事的冲击,我这个事主要、那个事主要,其实很多事情不一定象自己看到的那样。你们真正的提高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你们自己的修炼圆满这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是啊,当我感到别人不配合和怨气影响我做讲真相的工作时,有没有想到是自己的执著在阻挡自己呢?拖着一堆执著的大包袱还想上天,不仅自己走的步履蹒跚,还导致别的学员被我的执著障碍了提高的过程。

四、慈悲同修 深挖自己的妒嫉心

做协调人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如何面对不同意见的学员,特别当矛盾尖锐时,是否还能保持宽容慈悲的心态和“海纳百川”的胸怀,真是修炼中实实在在的考验。

在矛盾中,当我感觉自己容量已经满了,想打退堂鼓时,就常常想起师父的那段法,“我不会象他们那样解脱不了,我能解脱得了,但难度非常之大,是你们任何生命都不可想象的。我能最大限度的放弃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开这一切。”(《瑞士法会讲法》)

想到师父为我们和宇宙所有众生所承受的那一切,个人的那点委屈和压力一下子变的太微不足道了。

在协调过程中我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不好的心,比如高傲的心,感觉自己修的精進,付出很多,这种心无形中也形成一种间隔,让其他学员很难与我真心交流,坦诚相待。再一个就是妒嫉心,过去以为妒嫉心主要是对比自己强的人,我自己没有什么妒嫉心。后来看到明慧网一个大陆学员交流他与当地协调人矛盾长期无法化解,另组织资料点也遭到邪恶迫害,后来他找到了隐藏的妒嫉心,觉的那个学员比自己差,无法接受他。之后他们配合非常好,当地正法工作也开展很好。这个交流对我启发很大,我也意识到了隐藏的妒嫉心。特别是对那些看不上的,不认同其修炼状态或能力的学员,就不够宽容,缺少慈悲,其实还是妒嫉心起作用。“愤愤不平”能称是大法弟子吗?我付出那么多,凭什么你就不精進,不愿意付出呢?其实说起来还是旧宇宙生命的自私特点,用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别人。

师父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大法弟子怎么会有敌人呢?何况是自己的同修,都是师父的弟子呢?为什么自己就修不出足够的慈悲心来包容不同意见的同修呢?

这几个月找一些老学员个别交流,面对面的谈彼此的看法、对法的理解、存在的矛盾,感觉交流过程中消除了很多间隔的物质,彼此心更能敞开了。也发现很多间隔都是误解和沟通不够造成的。学员互相间的间隔和怨气也是我们修炼中一个很大的障碍,阻挡着我们的提高。

其中一次交流对我触动挺大。这位曾经生意非常成功的学员,在九九年后经历了失去亲人、钱财、地位的魔难,仍然坚持每天学法,出去讲真相。听完他的交流,我感到挺痛心,对这样一心想修炼的学员,为什么我没能够帮助创造一个良好的修炼交流环境大家互相支持帮助走过难关呢?为什么没能为学员创造更多参与正法的机会,在参与过程中走出自己的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建立起更大的威德来呢?

回想起这二年做协调人的经历,虽然自己做的很辛苦,但还远远达不到法对协调人的要求。做一个拼命干活的协调人未必是称职的,自己再努力,毕竟个人的能力和精力是有限的,事情往往做的不够好,也剥夺了别的学员参与和建立威德的机会。

作为一个协调人,能不能协调好整体学员一起做好正法的事,为更多学员创造机会,支持每个学员成就一个伟大觉者的威德才是对协调人更高的要求。今年新年后我每天早上敬香时,都会跪在师父法像前许一个愿:希望澳洲大法弟子能消除所有的间隔,真正形成一个整体,希望我能和所有澳洲学员一起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和众生的期盼。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零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