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法轮大法好”是我发自肺腑之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七十一岁,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修炼法轮大法

绝处逢生

听我妈妈说,我半岁时得了一种怪病,死去一天半,全身体发紫,只因心窝还有一余热,才没有埋葬。妈请来一个郎中,郎中给了半片药就走了。妈把那半片药用唾液在手掌搅和搅和,放在我口里,后来我就活了过来。从此以后,我小病不断,大病常患,什么压缩性的黄色肝萎缩、脾脏缩小、内外风湿、严重胃病,大中小医院、游医、偏方、秘方、求神许愿等等,全部用尽,我吃了五十多年的药,还是没治好,家里为了我治病,负债累累。我成了当地有名的老病号“药罐子”,外号“院长”之称。

当时我全身疼痛难忍,没有一块好地方,连头发都掉的没有几根了,二十多岁的我,别人说有六、七十岁,听到后我伤心大哭。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是我一生永远难忘的日子,我有幸得到宇宙大法从那以后我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有幸成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是在外地姐姐家得法的。记得那天她打电话要我去给她守屋子,她要回老家一个月。十二月十六日我一到姐姐家,她要我炼法轮功,我没做声,心想,谁收我?我曾经报名去学一个功,结果人家看我那样的身体,拒收。那一次对我是致命打击,从那以后我就对气功想都不去想它了。姐姐十八日要走的时候她说:大法讲缘份,你有缘份你就去学。那天她就回老家去了。当晚我就做个梦,梦见“大法”两个字,醒来还到眼前跳,我就想:我真的跟大法有缘份?早餐后就来了一个老乡,他跟我洪法,讲法轮功好,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大法”。他说:啊呀,你的缘份真好。他赶紧跑回家去拿《转法轮》宝书送给我,十九日当天我就看书,我很多字不认识,二十号我就与同修一起走入集体炼功场,好大的大食堂,有好多的人炼功。从那天开始,我天天与同修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不认得的字我就问同修,同修们就教我认字,学习五套功法。我五十多年的多种重病缠身,不知不觉,久治不愈长期治不好的各种病,在短短的一个月不翼而飞。这时我才真正体验到一个人没有病的滋味。我一身轻,心里说不出的喜悦。

我姐二十八天后回来了,出租车到门口,我去接她,她还没下车一看到我说:你炼法轮功了。我说你怎么知道?她说:我一看你走路是往前冲,脸上颜色也好看了。一个月后,我带着宝书《转法轮》、师父法像、师父大连讲法录像带、录音带、师父教功录像带,胸前戴着小法轮章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碰到一个相处二十多年的熟人,我喊她,她问:你是哪一个?我说:你不认得我了,我是慧英。她说:你在姐家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变了个人,我差点认不出你来了。我指着我胸前戴着的小法轮章说:“我炼法轮功。”她说:“法轮功这么好,我也要炼。”从那天起我就开始洪法。

原来一身病出名的老病号,炼法轮功一个月全身的重病好了,我又出名了。来学功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来一个我就耐心的教一个。我每天凌晨三点起床炼功,白天一整天都是给新学员教功,放师父大连讲法录像,我用自己的工资请来宝书《转法轮》无偿送给新学员,那时我就只一个愿望,希望更多的人来得法,让更多的人做好人,身体健康。很快有几十个人得法,我们在一起集体学法、炼功,他们都受益了,一个传一个,集体学法炼功点一个一个诞生,法轮功学员遍及到整个城镇乡村。

迫害发生后我们集体学法炼功转成学法小组,我们的学法小组一至坚持到现在,坚持每星期三晚上集体学法,发正念,谈修炼体会。讲真相,劝三退中,同修们比学比修,互相搀扶走到了今天。同修们与我都成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抵制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邪恶迫害。邪党所有的宣传机器开足了马力,天都塌了下来,黑浪滚滚,电视台日夜滚动,造谣陷害遮天蔽日。证实大法,还我师父清白,维护大法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为大法弟子生与死的选择。

派出所、保卫科人员逼我交书,问我要花名册。我说:大法修炼没有花名册,不但没有花名册,我一个名字都记不得,张三李四想来学就学,不记名,不想学就走,不收一分钱。我给派出所、社区人讲真相 ,证实大法的美好,我说我身体这么好,他们也都承认我身体好,我要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他们说好就在家里炼,莫出去。

其实在家炼也不行,中共人员三天两头上门干扰。我就在大门上贴上“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撕了我再贴,后来我用油漆写上,贴上大法洪传世界的真相。一次恶人在我家拍照,在我的家随便走来走去,四处拍照,我说:我的家,你们在这里随便拍来拍去,你们走不走,我要告你们,我们在法庭上见。这样恶人吓的跑了。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先后两次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两次都被警察绑架。第二次警察将我们拉到火车站遣送回家,把我们俩人各一只手铐在一起,我与同修就在北京火车站西站,一只手手挽手,另一只手合作打出“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我们不停的喊,声音响彻天宇,震撼世人,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很多世人用钦佩的眼光看着我们,有的看着我们笑,有的点头。

黑窝送不進

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晚上七点,我在马路上贴“法轮大法好”不干胶,被一人恶告,来了一帮警察,把我拖到当地派出所,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一警察穿着皮鞋用力踢我的腰部、腿部、双臂。另一个警察将一大缸子冷水从我头上淋下,用打火机烧我的头发,嘴里还说:“要是汽油就好了,让你自焚而死。”第二天我被拉到本地派出所,警察抄完家后,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一路上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到了看守所,我还是天天喊“法轮大法好”。一天,看守所说上级来检查,特别叮嘱我不准喊“法轮大法好”,不准讲真相。那天检查人员来了一大帮,还没到我们监室,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一大帮人冲到监室门口,一人介绍说:这是这里最顽固的法轮功。我对这帮人说: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被迫害的家破人亡,还有天理吗?我告诉你们,我不但不放弃,我要坚修法轮功到底。接着我又高喊:“法轮大法好!”

在看守所被关押两个月后,警察欺骗说送我回家,车子走了一段路,我说:我家不走这条路。警察说,“送省劳教所。”他话音一出,天就一下黑下来,象要塌下来似的。我说:上天为我鸣冤,迫害好人天理不容。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心慌了,不准我喊,说喊得他们头都要炸了。接着他们就迷路了,刚问了路,车子一发动又找不着路。警车到哪,天就黑到哪里,我说:“这是天理不容,老天都看着你们,都给你们记上了。”好不容易到了劳教所,劳教所拒收,警察就把我送医院检查,三番五次,劳教所都坚决拒收,写个条子退回看守所。车子还没到看守所,看守所就回电话说坚决拒收。这时太阳下山了,警察只有最后一招:送回本地派出所。

一路上,我不停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一警察说:“你停一会儿不行吗?你喊了一天了,你不累?我们被你搞的晕头转向,累死了!”我就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永远不变的天理,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人。

在迫害中,我只有一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师父的保护下,当天晚上我的女婿把我背回家。

多救世人

二零零五年到二零一零年,我三次回四川老家、一次回丈夫老家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四川省迫害法轮功很严重,我父亲不想我回去,因为我被迫害的消息传到老家他害怕。结果我回家后,我弟守着我不让我外面走。我就对他们发正念:我回家是救人来的,我呆在家怎么救人,我要出去。不一会,弟弟就守不住了,上山干活去了。我赶紧背上包出去救人去了。

腊月三十这天,我碰到一个五十多年前的一个老同学,将我拉到他家。他高兴的说:这么多年几处打听你都找不到,几次传言都说你死了。现在怎么身体这样好?我心想一定是师父安排来的,我一定要救他全家。我就讲我炼法轮功。他一听我炼法轮功,害怕得将门全关上,门窗也拉上了。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好的,天安门自焚是造谣的,是假的,不要相信,我炼法轮功只一个月全身病都好了,十多年没吃过一粒药……第二天我又去他家拜年,他们看我这么好的身体,本身就是证实法轮大法好,我就给他们看真相资料,讲三退,他们全家都在学校工作,校长、主任、书记,都是老党员,还有两个小孙子是少先队,共十六人全退了。

这一次回老家我劝退了九十八人。二零零八年又回老家,劝退了一百四十人。二零一零年,劝退了一百三十人。回云南丈夫家,因语言不通,只劝退四十八人。

除了面对面讲真相,我还长期坚持邮寄真相信,同修帮我写好信封,我把装好的真相信带到异地,从异地发往本地,从本地发往异地,都记不清邮寄多少封了,想到师父为度我们苦口婆心,心里就酸,发愿要多救人,让师父高兴。

难谢师恩

别人问我多大岁数了,我说我有七十多岁了,别人不相信,总说我最多五、六十岁。我说:我二十多岁身体不好时,人家说我六、七十岁,按那个时候算,我现在有一百多岁了。十多年的修炼路上,师父时时刻刻看护着我,呵护着我,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这个命早就没了。恶人迫害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我发自肺腑之言,无论到哪里,我都这样告诉世人。

我用尽言语也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无限感恩。我只有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正法修炼路上的每一步,多救世人,以报答师恩于万一。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