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为了誓约和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很久以前,我们和师尊立下神圣的誓约:在宇宙天体走向成、住、坏、灭的最后阶段,协助师尊正法,拯救天体、更新大洪,救度众生。于是我们从微观层层下走,来到了人间,从一九九二年到一九九九年,再到二零一三年,生命为大法而生,为远古的誓约而来,今天已到了兑现誓约的最后阶段……

随着正法修炼越来越接近尾声的时候,越感到时间的紧迫,越感到救人的难度,越感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越感到这份誓约的沉重!

手机讲真相

我有一个小公司,可以自己安排工作,所以时间比较灵活,平时尽量的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多救人,努力去掉人的面子心、怕心和各种顾虑心,用多种形式讲真相救众生。

手机是我讲真相的主要项目之一,我拥有三部智能手机,采取群发短信、彩信、语音和直接打电话劝三退等多种形式相结合。根据我自己的情况,并结合小组同修的经验,我的做法是这样的:两张不同公司的卡,一张用来发短信和彩信,一张用于打真相语音和直接电话劝退。真相短信内容是自己编或小组同修一起编,一条短信不能超过七十个字符,而且要避开过滤词汇和封卡,要让众生明白真相的确有难度,这里就体现了小组同修共同在法中修出的智慧,尽管邪恶使尽了招数,还是封不住大法弟子救人的短信每天大量的发往全国各地。我们在短信里明确要求对方回复表态做“三退”,如果对方有回复,就再取化名发一条过去,并進一步说把真相讲清楚。回复用的短信放在常用短语里面,这样群发和回复可以同时進行,回复不影响短信群发。

平均每一张卡可以退五、六个或八、九个人,特别是节假日是大量发真相短信的最好时机,这时邪恶封卡少,发送非常顺利,有时一张卡就退二、三十人。节假日就编一些送祝福或送平安等这一类的短信,发送效果非常好,发短信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人,有骂人的(越来越少了),有受中共邪恶毒害很深顽固不化的,也有非常明白就在等着得救的,比如有个人一连回复六个“好”六个“谢”。还有的说:我早就想退,一直不知道怎么退。有个人回复:很佩服你们,你们任重道远,希望继续努力!还有各种赞扬的,还有在迷惑中需要帮助的等等。

我发彩信一般是有针对性的,一是针对不太明白的人,比如短信没有明白的、语音听的少的,还有就是需要進一步讲清楚的;二是对方要求更多真相资料的,这样的一般就发彩信;三是针对特殊群体或特别的彩信,比如最近就将明慧上下载的对中共现当权者的公告彩信大量发送。因为彩信内容丰富(一条彩信相当于一本小册子),只要对方能接到能去看就能明白真相。

这里要告诉大家的就是,短信被封了的时候,不关机的情况下立即改成彩信群发(彩信要注意测试是否收到),就可以用掉卡上剩下的钱,以免卡被封死造成浪费。根据我们的经验,当短信发送失败(确定是封卡)时,有两种办法可以用掉卡上剩余的钱,在不关机的前提下,一种是彩信群发,一种就是打语音电话。

从语音的拨打中感到现在接听的人数比原来多了,听的时间也比原来长了。其实从人的表面看,讲真相的手机用的人越多越安全,试想,如果全国大法弟子每天八到十二个小时的群发真相短信、彩信、语音(一人两到三部手机),纵使邪恶再怎么邪、怎么疯狂都无能为力呀。更何况我们是一群修炼的人,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与大法同在的生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众生明白真相得救度,完全是为他的,师父就是要我们修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和誓约。

不管是短信、彩信还是语音拨打,这些运用的是否顺利,都与自己的修炼状态很有关系。正念足状态好时都做的很顺利,听的人也多,救的人也多。一切都与我们自己的心性有关。还有就是多和手机沟通,经常发正念解体干扰手机的邪恶因素,就是方方面面都要做好,才能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直接打电话劝“三退”是我最近半年来开始做的,自己认为是一次比较大的突破,我觉得直接拨打电话讲真相,因为和对方直接沟通,可以根据不同情况有针对性的讲真相,弥补了短信、彩信和自动拨打的不足。在两次现场听同修打真相电话后就自己试着做了。

一开始讲的时候阻力很大,一些不好的因素拼命干扰,不知怎样开头讲好,平时我还是属于比较善于讲话的,可一到准备打真相电话时就有一种思想开始干扰,不想讲、不愿意讲了,我知道是邪恶害怕了,它想阻止不让我打真相电话,于是我立即开始发正念:解体干扰我打电话讲真相救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发完正念就开始打,尽管如此,电话一通的时候还是很紧张,说的话自己听着都觉得前言不搭后语,甚至结结巴巴的不知说的什么,气也喘不过来。我想:这种现象的背后除了邪恶的干扰因素以外,肯定有要修去的不好的心,于是向内找发现有急于求成的心,怕讲不好丢面子的心,怕被对方骂的顾虑心,分清这些都是人心,都是要修去的不好的心,发正念时连这些不好的心一起从宏观到微观全部去掉。坚信自己一定能行,一定能突破,无论什么样的干扰都是徒劳。始终保持这一坚定的正信,这样反复多次以后,就能正常打电话讲真相了,渐渐的就能很流利自如和对方交谈,解开众生的心结。

一开始讲的时候总是想选择一个好的开头,有几种开始的讲法,到底用哪一种好呢?时间长了以后觉得什么样的开头都可以讲,不在于哪一种形式。还有时间,一般都是下午或者晚上打真相电话效果最好,因为白天人都比较忙,有的在工作,有的在开车,有的环境不方便接听等等,经常会有人说:你晚上再打来吧!我是一边放着语音一边打电话的,有一天下午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连续打了四个电话,四个人都退了。当然也有的时候打几十个电话没有一个退的。这些都是很正常的现象,做的过程中就是不能被任何现象带动,不管对方是什么态度,我就把握一点:我就是要把真相讲清楚、讲到位,让众生明白,只注重过程不看结果。在打电话中,只要稳住自己的心,保持一个纯净的慈悲的救人的心态,不被任何外在因素带动,就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有的人真的就在等着我们救。记得有一个人是重庆的,晚上我打电话去的时候他刚和朋友一起吃完饭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听完真相以后马上就答应退出团队了,他说他是专门帮他们抓人的(王立军事件以前),时时都面临危险,他不想做,为了全家的生活,他只有选择这个工资高一点的工作。他站在马路边跟我说了很久,不想放电话,反复说:他们太黑了、太可怕了,共产党肯定要完的,这是迟早的事。我告诉他,诚心的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遇难呈祥。他就象如释重负一样,不停的表示感谢。还有一次接通电话刚刚说两句,对方马上就退了,他说在监狱里接触过大法弟子,他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向我表示感谢大法弟子对他的帮助。

学好法是一切的根本

大法弟子都知道学法是一切的根本,因为我们的一切都来源于法。师父这么多年来在各地讲法中,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诉弟子要多学法,大法弟子每个人都知道学法的重要,但是怎样把学法落到实处却不是很简单的。

以前我个人总把学法的多少看得很重,每天至少学一讲《转法轮》,有时还学其他经文,很多时候并没有真正学進去,只是走了形式,特别是《转法轮》学的遍数多了,很熟了,念着念着就容易有口无心。有一段时间学法时总感觉自己与法之间有一种东西隔着,自己也很苦恼,总也突破不了,后来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就改成慢慢的读法,不管读多少只要读進去了就行,这样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过一段时间以后就又不行了,读着读着就走神了,我就改成背法,刚开始背的时候很费劲,往往一段法要背半天才能背会,我也不管,就是背,目地就是入心,这样虽然慢但是效果好多了。

我每周有两整天参加集体学法,一天学《转法轮》,一天学各地讲法,每次学完法后大家都切磋一下,有什么问题提出来讨论切磋,对有些法理的认识都是在学法小组里认识升华的。我们这个小组真的是很难得,深深体会到师父为了弟子修炼提高的良苦用心,小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特点,有做手机技术的,有做书做神韵和真相资料的,有善于编短信彩信的,有善于打真相电话的,有善于面对面讲真相和当面发资料的;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真的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大家在法中比学比修,在救人的项目中相互帮助、相互协调、相互配合,出现问题向内找,谁有问题不在法上都会被善意的指出,而且已经形成机制,每个人都非常珍惜同修提的意见,希望同修提意见。比如原来有一同修不能听不同意见,一听就要炸,每次当她要炸或要离开的时候,就有同修帮助她静下心来向内找,不承认那个要炸的东西是自己,抑制它、灭它,渐渐的这位同修变得祥和了,炸的东西去掉了。在这个小集体中,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每当同修指出我或其他人的问题时,都能感受到同修慈悲的、为他的能量场。

放下自我 扩充心容量

我除了用手机讲真相以外,还每周固定一到两次参加小组面对面发送《九评》、真相周刊、破网软件等项目。从表面看面对面送真相资料的效率没有手机高,但我认为这是一项集体活动,其中有许多修炼的因素,比如怎样相互配合好,如何理解圆容整体?当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时如何去做?碰到危险时第一念想的是什么等等。去年小组当面发的资料是以神韵光盘为主,今年改成了以《九评》为主,尽管我自己认为还是要发神韵光盘,但大家决定了的事情我还是珍重大家的意见,积极配合,神韵光盘就自己单独发送。

在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有一天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我们四位同修约好的时间有两位同修还没到,我准点到达车站时,看见甲同修在车站已开始发《九评》了,心里有点犯嘀咕:人没有到齐你怎么就先发呢?另外两位同修也是,约好的时间,怎么又迟到呢?这个想法一出我就觉得不对了,这不是人的抱怨吗?马上归正自己:也许同修不想错过有缘人吧。另两位同修路远也许路上堵车了,这都是很正常的。

于是我马上心平气和的在旁边一边发着正念一边等另外的同修,大约过了一刻钟甲同修带的《九评》就发完了(每个人二十到三十本),这时另两位同修还没有到,过了一会,甲同修看到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就跟我说:你发吧,我帮你发正念。我犹豫了一下,看见车站边有几个用摩托车拉客的人一直都在看着我们俩人,可又想迟到的同修应该马上到了(一般迟到没有超过一刻钟的),于是就开始发了,刚刚发了两本《九评》就看到远远的一个人朝我走过来,本来还准备发给他的,可那一刻突然感觉到一种不好的物质,我马上念正法口诀,并请求师父加持,解体那人背后的一切邪恶。与此同时甲同修迅速走过来说:不要发了,注意那个人不善。那一刻怕心往上翻,我立即在心里说: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怕,努力抑制着那个怕,并发出强大的正念!不一会那个人在那里转了一圈就往回走了,这时离约好的时间快过半小时了,我和甲同修商量说:我们不要在这里再等了,往前走,找电话跟同修联系。我很镇定的发着正念继续向前走,当我快走到警车跟前时,车开走了。

我觉得,这件事的经过在表面空间看来没有什么,但是在另外空间也许就是一场正邪大战,在这个过程中大法弟子的心态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动的每一念是不是符合法,决定着事情的结果。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绝不是被邪恶迫害的。我们师父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本身的,所以我们也绝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不管我们修炼是否有漏,都一概否定旧势力,我们是大法中的生命,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大法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另外,在整体配合发资料的过程中我悟到:大法弟子如果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相互协调好、配合好,那就无所不能,当然就不会有迫害发生。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我们在法中不断修去“自我”,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也是在与同修做真相的过程中不断修去“自我”、“私”还有抱怨心、怕心的。

一般在出去发资料前我会先发正念,过程中心里背诵师父的法:“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1] “真的心里不装着害怕,坦坦荡荡,做着该做的事情,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没有害怕。”[2]我体会到背法就在清理自身不好的东西,也在加强正念,宇宙中正的因素就在起作用,师父就在加持,邪恶在逃跑,怕的物质越来越少!

师父说:“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3]

有一天,同修约我一起到一个地方打真相电话,本来我在客户单位有事(客户离约好的地方很远),想到同修约一次不容易,大家在一起打电话可以相互借鉴和切磋也是很难得,所以答应了去。抓紧把客户的事情办完,中午饭也顾不上吃就急急忙忙往预约地点赶,那几天正是三十九度到四十度的高温,用了近两小时的时间赶到那里,顶着中午的太阳好不容易找到公用电话,就跟同修打手机(因为我不知道具体位置,说好了电话联系的),结果同修关机,再打还是关机,这时衣服已被汗水湿透了,由于高温街上行人很少,怎么办?是回去还是继续找?回去的车站要走很远,也怪,等了半天连的士也没看到一辆,抱怨的心开始翻:怎么这样的,说好了的事就这么不负责任,以后这样的事最好不参加,省得浪费时间,心里急,汗不停的流,心开始难受。一方面也知道动了心了,不应该动心,就开始向内找,什么心?抱怨!不想吃苦!不想吃亏!安逸心!意志力不够强!同修也许忙了忘了开机,也许有其它事了!也许手机坏了!这都是很正常的呀,有什么好抱怨的呢?这是大法弟子该有的心态吗?这不是邪恶最高兴的吗?师父怎么说的:“一个人成神,不是坐在那喝着茶水、看看书就能成神的,在这条路上真正的能够修上去,才行的。”[2]修炼路上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解体抱怨、安逸……虽然用去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回到家心里很平静。后来悟到这里面有邪恶因素的干扰,因为邪恶一直害怕我打真相电话。

晚上同修打来电话说对不起,手机自动关机了。我说没关系了,明天再不要关机了(因为另一同修说明天可能还要去),第二天上午我又准时到了那里的车站,没看见人,就打了另一同修的电话,结果同修说今天不去了,昨天晚上她不是告诉你了吗?怎么又出了问题呢?晚上的电话根本没有听到说不去,要不最后我怎么还提醒她再不要关机了!但是这时我的心已经很平静了,心想:我有我该修去的东西,但是也绝不允许你旧势力来干扰破坏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

从法中我悟到:一个修炼人,他心的容量有多大,他的世界就有多大。师父讲过从宏观到微观不同层次,生命的差异非常的大,一切都有他存在的必然因素,宇宙天体中万事万物、无量无计的众生都是如此,那是宇宙的繁荣,更何况同修的来源更高更远,思想差异和在法中悟到的法理,在修炼中不同层次的状态体现,自然也是千差万别,只要不偏离大法,在师父博大精深的法中修,自然有师父安排要走的路,有师父安排同修回归的位置,在人世间我们能相遇,能同修一部宇宙大法是我们的圣缘,而这份圣缘是因为我们助师正法的誓约而促成的,我们应该万分的珍惜。而我们之所以不能理解同修的原因,都是因为一个“私”,而这个“私”却是旧宇宙特性的缺陷,是这次正法要改变的因素,对于我们是必须要去掉的执著,不可能带着这个“私”而回归、圆满,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快点彻底去掉它呢?

今年七月初的一天,我工作中的合伙人(得法两年的新学员)突然提出要离开,不干了,理由是她找到了一份薪金更高的工作。那么她原来的工作必须全部由我来做,而且几天之内就要办交接。我们两人的工作是有分工的,她主要负责直接服务客户,而这个行业的交接很复杂,不是几天就能搞好的,如果要换人的话,一般都是要先和客户沟通,客户认可以后才能交接的。我第一念想到是怎么跟客户解释,于是跟合伙人商量,能否晚几天或者跟新公司协商一下,开始一两个月抽一点时间和我一起到客户那里去一下,让客户有一个缓冲或思想准备。还有一件事,就是那几天正好和我一起做资料的同修找到工作了,要去上班,说好做资料的事由我承担。再有那几天家里父亲生病住院了。我在想:怎么这么巧啊,什么都赶热闹了,刚刚要做大法的事了,就开始干扰了,怎么办?心里虽然有点怪合伙人,因为当初我本在一公司上班,是因为她找工作困难而提出要办这个公司的。但我还是能稳住自己不动心,相信一切自有安排,只是时间会更紧,我想也许是越往上修要求越高了。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她来到公司,告诉我她对我说的话心里很不舒服,认为我没有站在她的角度考虑问题,我应该为她找到好工作而高兴,她找个这样的工作不容易,怎么可能还要求她前一两个月抽时间跟客户见面呢?还说我很强势,在她犯错误时总说她的不是,没有听到过我说她的好,赞扬她等等,并说这些在她心里已经压了很长时间了。

那一刻我想:考验开始升级了!于是我稳住心,很平心静气的跟她说:真的很对不起,我的强势让你不舒服那么久,你应该早说出来的,我也好改呀。至于说为你找到好工作而高兴,因为我并没有感到那个工作有多好,修炼人和常人认识好坏是有区别的。平时没有说你的好话、赞扬话,是因为我看到你有想听好话的心,所以我就不说。我站在修炼人的角度,很诚心的跟她说了自己的想法,和她切磋,而且很认真的向内找到自己的那个“自我”,那个“自以为是”,下决心修去它,从内心感谢她,感谢同修!

接下来一个星期过去了,当我为客户找到了新的服务对像时,同修通知我说暂时不去上班了,资料还是她来做。又过了两天,合伙人说她那个工作可能黄了,不去了,她觉得很奇怪,始终没有想通为什么定了的事情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我简单的跟她说了一下我的看法,告诉她多学法,这些都可以在法中找到答案。到此,我对师父说的“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4]这段法,又有了進一步的理解。

每当想到史前的誓约,想到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肩负的责任,就有一份沉重感,就感到一份压力,走在路上看到满街的世人,面对大量的迷中的生命,有时会很着急,有时会觉得力不从心,想到自己能力太有限了,看起来做了不少的事,可是都没有做的很好,比起做的好的同修差的太远,觉得愧对慈悲伟大的师父,愧对对自己充满希望的众生,愧对对自己寄托无限希望的那一体系的生命。唯有抓紧这最后的机会,修去所有的常人心,修去妒嫉心、名利心、色欲心、抱怨心等各种不好的心。精進实修,勇猛精進,兑现誓约!以上是我近一年的修炼体会与片断,只是自己所在层次对法的认识,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