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去怕心 走出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走入大法修炼已有十八个年头了,说来惭愧,这是我第一次动笔写修炼心得。也借此机会把自己的修炼道路梳理总结一下。以便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得大法,从绝境中走出来

修炼前,我患有心绞痛、胃溃疡、鼻窦炎、痔疮、最严重的是神经衰弱。每天晚上靠安眠药才能睡上二、三个小时,白天还要上班,人总是精神恍惚,心绞痛时有发作。在女儿六岁时,丈夫有了外遇,俩人吵闹了一段时间以后离婚了。我自己带着孩子独自生活。在工作上,因与单位领导发生矛盾而辞职,没有了经济来源。人生走到了绝境,真是到了万念俱灰、生不如死的地步。

一九九六年七月的一天,弟弟来我住处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讲了这个功法怎么好,怎么神奇,并讲了他自己戒烟的神奇过程。当时我就决定要学这个功。

第二天一早,我去了我家对面的一个晨练点,找到了法轮功炼功点,看到有许多人正在那里打坐。旁边有一个介绍法轮功的牌子。我认真的读了一遍。等他们炼完功,我与他们聊了一下,他们有的说自己修炼的神奇经历,有的说自己以前有什么病都好了。我对其中一人说我也要炼功,他就忙教我五套功法,并为我请了《转法轮》

我很庆幸自己能走進大法。回家上楼时,脚一下崴了,脚脖子肿得象馒头。我心里纳闷:上了这么多年的楼梯,从来没崴过脚,今天怎么了?学《转法轮》才知道,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你想修,它不让你修。回家后我照样炼功。晚上睡觉,拿着安眠药看了半天,最后决定不吃了。不但睡着了,还比平时睡得安稳。

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

我开始一天看一讲《转法轮》,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我身上所有的病都没有了,人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自在。骑自行车象有人在后面推一样,上楼梯也轻飘飘的,心态也随之改变。一天,一位多年不见的老同学遇见我,闲聊了几句,我说了一下我的近况,他立即说:我这有钱,你拿去做生意吧,亏了算我的。他说的十分诚恳,令我十分感动。我后来才明白,这是师父在帮我。从此我也开始做生意了,而且生意越做越大,在本地已小有名气。

走入修炼,走出绝境,身体好了,生活好了,精神面貌完全变了,心性更是升华了。

二、放下争斗心 学会宽容忍让

修炼前的我,心高气傲、争斗心极强。与前夫的离婚、从单位辞职,也都是这些心造成的结果,自己把自己逼到了绝路,还叹命运的不公。但是,这些也都是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从一个个磨难中走出来后慢慢悟到的。

从单位辞职后,我先去了一家外资企业打工,任销售部经理。一天,隔壁办公室人多,我也去凑热闹。一進门,一男一女开始冷嘲热讽、指桑骂槐,一听就是冲着我来的。当时,全身的血都往头上冲,心里又气又恨。我虽然忍住了,没有发火,忿忿的离开了,但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报复他们。

第二天一早打坐,心里就在想,今天一上班就把他俩开除。不过在心里还是问了一下师父:我这样做对吗?这个问题刚一发出,我就不由自主的摇头,我一下感到十分惊奇,但是我马上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这样做不对,自己是个修炼人,应时时刻刻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炼完功,我象没事似的去上班,他俩更象没事一样,跟我有说有笑。

还有一次在公交车上,我坐在最后一排(一排五个座位)。到下一站,上来俩个中年妇女,她们也走到最后一排。这排座位的另一头只有一个空位,而我这头还空着一个座位,地上却有一摊污物。她们示意我往那个空位上挪一下,我告诉她们地上有污物,就没有动。她们两人就开始骂起来:“她屁股上钉了钉子、她怀孕了。”我开始跟她们对骂起来,骂了两句,我一下想起来了,我是修炼人,这是对我的考验。我慢慢从座位上站起来,从后排走到了前面。她们还在继续骂,一车人都在看着我。我虽然忍住了,但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

以后类似这样的事情时常会遇到,有时忍住了,有时没忍住,有的是强忍。但是,随着学法修炼的深入,明白自己是个修炼人,事事都得按“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慢慢的把这些看得越来越淡了,最后基本上不把它放在心上了,任何人对我的无礼、冤枉、误解,我都会一笑了之,不再动心。

三、去执着 剜心透骨

我向同学借了钱开始做生意。创业的艰难可想而知。我几乎将整个身心都扑在了生意上,可却处处碰壁,举步维艰。

创业第一年,我被一个人以做工程的名义骗到河南骗去六千多元。我心中十分难受,痛恨不已,骂骗子可恶,而自己仍执迷不悟,不知反省。

第二年,同样为了做工程,我将一万元的好处费亲手送给甲方的主管,还不停的往主管那儿套近乎、送礼品、请吃饭。该主管告诉我,这个工程就你们做,没有第二家。我满怀希望的等待着,以为十拿九稳了。结果工程还是被别人抢去。我听到消息的那一刻,感到我的心象被人用刀捅了一样的难受,真是剜心透骨,撕心裂肺。

那天我一边忍着心中的疼痛,一边打开《转法轮》。看到师父的法像,师父却正冲我微笑。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心也一下子豁然开朗。我明白了,这是修炼人遇到的魔难,是修炼人要过的关。我静下心来看《转法轮》,看到师父说:“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师父的话一下子深深的打在了我的心里,我的心开始平复下来,不那么难受了。在以后的日常生意中,我还会经常遇到一些顾客以各种理由扣款,每当这种时候,我都会想起师父的这段讲法,放淡对物质利益的执著和追求。

慢慢的,我的心越来越淡了。我不再把物质利益看得那么重,也不再把公司只作为赚钱的工具,而是作为我修炼的一个环境,也是我常人中的一个工作。在这当中,我学会了宽容,学会了忍让,学会了替别人着想。公司也慢慢走上了正轨,各种奖项也不少。一次跟员工聊天,他们说:别的单位出高薪挖我们,我们不去,我们觉得这里环境好,大家的关系十分融洽。我想,这大概就是师父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吧。

四、去怕心 走出去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大法和大法修炼者的疯狂迫害,铺天盖地都是造谣、诬陷。由于自己一直处于独修的状态,只是从弟弟(当时也在我这个小企业里工作)那里得到一些大法资料和信息,与他進行一些交流。所以我只在公司内部员工中或亲朋好友中讲真相。我们的员工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和我们有业务往来的,只要有机会,我也会去讲。但是因为有怕心,一直没有真正走出去。

二零零六年,我从姐姐(同修)那里得到几本名叫《忆师恩》的小册子。里面的文章都是大法弟子回忆当年师父在各地讲法传功的点点滴滴。从点点滴滴中我看到了师父的正,大法的超常,师父的为人师表和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伟大品德。每看完一篇,我都泪流满面。我觉得自己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我要找回我修炼人的状态,回到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的正法進程中来。于是我开始认真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讲真相,救众生,是自己应该和必须做的,是义不容辞的。于是,我也买了电脑和打印机,学会了下载、打印、刻录,办起了一个小小的家庭资料点,成为了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

我准备好资料出去发。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还真难。当我背上包包,准备出门的时候,那脚却怎么也迈不出家门槛,走到门口又退了回来,走到门口又退了回来。我问自己,这是怎么了?法理都明白,说穿了,就是自己有怕心。怕被抓,怕单位受牵连,都是为私为我的心在阻挡着。

于是,我先给自己正心:难道因为怕被抓,你就不证实法了吗?难道你企业没有了,你就不修炼了吗?最后,我对自己说:你就是还剩一口气,你也要修下去,不就是一死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样反复几次,发现自己的正念越来越强了,怕心越来越少了,最终走出去了。先是公交车上,后来寄信、放资料、面对面讲真相,都能做了。

我有一个特点,就是对每份真相资料我都要认认真真看一遍,我自己要掌握这些信息。只有这样我才觉得我是在救度众生,而不仅仅是发资料。在救度众生中,我也能感受到众生盼望被救度的那种渴望。

一次,在公交车上,前面一位女士在电话中好象是与丈夫在吵嘴,我看见她心力交瘁的样子,我心中升起一股怜悯,我觉得众生被世间的名、利、情、仇纠缠的非常痛苦。于是,我走到她面前,对她微微一笑,说:给份真相资料你看一下,希望你明白真相得福报。她好象一下子被触动了,急忙接过真相,对我微微一笑,说:谢谢你。

还有一次,我边递给前排座位的一位先生一份真相资料一边给他讲真相,后排的一位先生伸长脖子往前探望,于是我也给了他一份,他双手接过,捧在胸前说:这是给我的?我说是的,他高兴的说:谢谢,谢谢。每当我看见他们在车上看资料的时候,我都会由衷的高兴和欣慰,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还有的人接过资料后嘱咐我,要小心,注意安全。有的人看后,放入口袋或包里。

当然也有的人看了一眼随手一扔,还有的人根本不接。我不为这些所动,做自己该做的。

神韵艺术团上演的新年晚会光盘出来了,我开始发神韵光盘。神韵无论是艺术形式还是精神内涵都令人震撼。二零零九年的神韵,刚一出来我至少看了五遍,每看一遍我都被深深震撼,我感觉就是神在呼唤:快了解真相。那一年,我发的神韵光盘有一千多份,从二月一直发到十一月份。

再后来,我开始寄信。我的客户资源很多,我按年份分了一部份给其他大法弟子,我发其中的一部份。由于安全问题,我们不能在同一邮局过多的发信。为此,我几乎跑遍了本地区所有的邮局。四个月内,我发了一千三百多封信。

在给客户写信封的时候,有时也会出现思想波动:都是我一个人的笔迹,而且都是我的客户,万一有人举报,我和我的企业都完了。我开始用打印机打信封,结果我发现客户都收不到信。因为我会先发一、两封给亲戚和熟人,看他们收到没有。我知道这是我这儿出了问题,是自己的怕心在阻挠。于是我对自己说:他们既然是你的客户,都是跟你有缘的,他们更是你应该救的众生,你不能因为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而不救他们。于是我从新拿起笔用手写。再问我亲戚,都收到了。

二零一零年的下半年,我把企业交给了职业经理人打理。我回到了家,参加了我们小区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大家都很精進,主动的在做各种讲真相的事。我和小组的另一大法弟子开始在小区散发真相资料。我们主要是针对信箱发:每个门栋前都有一排信箱,那些订了报纸、杂志的,都会在信箱上做记号,便于投递,每个门栋都有三分之一、二分之一的不等有记号,我们就针对这样的,开始大面积的发真相资料。我们附近的小区,几乎被我们跑遍了,有的都跑了两三遍。于是又开始跑大学的宿舍楼。我感受到,我们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在不断的排除自己的各种杂念、怕心、惰性等,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过程中,师父在不断的给弟子建立更大的威德。

五、明悟法理

二零一零年元月,我到外地一个城市参加行业年会,住在宾馆里。与我同室的是一位上海女记者。第一天晚上,我给她讲真相,她俯在床上,用手撑着头,聚精会神听我讲,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讲了近一个小时,她彻底明白了。最后她说:我信耶稣,我姐姐信佛,我们都相信善恶有报,这是天理。我是党员,你帮我退了吧。她得救了,我很为她高兴。第二天一早,我站在窗前,看窗外的景色,突然我看见对面山上,有一只眼睛,我一看就知道那是我的眼睛,再向那边看过去,我看到了另一只眼睛,还有鼻子和整个头的轮廓。那座山就是我整个头的上半部份。我很高兴,但我心里很平静,我知道,那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我。

还有一次,天下着雨,我和同修去一个小区发资料,这个小区很大,我和同修分开发,发完后,同修说,你有些地方漏掉了,我又赶回去把漏掉的补上。回来的路上,我的腿开始抽筋,不能行走。这样的事,我经常遇到。我悟到,这是弟子做正了就让你吃苦,让你建立更大的威德。那天晚上十二点该起来发正念了,可我觉得自己睡的很沉,但我还是坚持起来,腿刚一盘上一股能量一下子从外面将我罩住,我一下感到神清气爽,人一下精神起来,那晚我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再睡下去,我就感到自己轻飘飘的起来了,在一大片白云之上。

再有一次,我和同修到一个小区发资料,我们進了一个门栋,发现有个监控室,里面有三排监控屏幕连结到各个门栋,还有两个保安在里面讲话。这个小区的信箱都在监控器的下面。我的怕心一下又起来了,拉着同修就走。回来后,越想越不是滋味。修了这么多年,心态还这么不稳,关键时刻自己的人心,自己的怕心就又暴露出来。不行,我一定要突破自己。过了几天,我和同修又去了那个小区。我们发遍了所有的门栋,什么事也没有。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看见“真、善、忍”三个字。

类似这样的体验有很多。我悟到,只要我们认真学好法,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处处用法来衡量,事事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我们就能修好自己,完成好自己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师父就在给我们建立更大的威德,给我们最好的一切。

以上是我修炼路上的心得。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