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信师信法 正念正行

更新: 2018年03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这些年来,我在证实法的路上,能闯过一个个难关,是师父的时刻呵护,我才能走到今天。下面就把我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一下。

一、喜得大法

我是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得法的。得法前身体非常不好,腿有残疾,什么腰间盘突出,骨质增生,糖尿病等患有多种疾病,浑身上下没有好地方,整天以泪洗面,别人管我叫十不全。

一次到乡里去办事,乡主任看到我身体这样不好,就说,你认识字吗?我说认识,她借我一本《转法轮》,叫我拿回家去好好看看。回到家后,我翻开书,第一眼见到书中师父的照片,感觉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又想不起来,看了前几页感觉有点困,但我舍不得放下,后来就睡着了,梦境中,我看见在一棵大树底下,坐着弥勒佛,周围都是一些孩子。醒了后感觉身体特别轻,我想,我就是师父的孩子,从今以后我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也不会离开师父的。

我看了几讲《转法轮》后,感觉这书太好了,心想书还给人家后就没书看了,我得把书抄下来。在抄书的第二天,原来不听使唤的中指,就能动了,我女儿说:妈,那我也帮你抄吧!全家人都支持我。后来我把一本书全看完了,女儿说,咋样啊?我说找着师父了能不好吗?她说那你就开始炼功吧。我说我这腿脚(残疾)没办法炼啊。但我不灰心,还是接着抄书和看书。

我天天看书,我看书时,家里无论什么事都忘脑后去了。后来公社主任来电话说,我给你请了一本《转法轮》。我高兴坏了,以后我就天天如饥似渴的看书,有时两天看完一遍,恨不得把法都印到脑子里,感觉天上都是法,身上都是法。

后来我上炼功点炼功,心想能炼哪套炼哪套。那里离家不远,但因我腿脚不好使,就得早上三点半从家出发,别人走也就二十多分钟,我要走将近两个小时。感觉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比一天舒服精神。

因为我开个小百货店,没人买货我就看书,有人买东西我就边卖货边洪法,恨不得让所有的人都来修炼大法,有时向人洪法,教人炼功,就顾不上卖货了。老伴嘟囔着说,大法好也不能光说话,不卖货啊。但是说来奇怪,虽然我对小百货店不怎么上心,心思全扑在大法上,小百货店的货却卖的越来越好,顾客买货时,我就告诉顾客自己去拿东西,把钱放在柜台上就行,也不看给了多少钱。

一天,我大伯子来了,他也是身体不好,拉尿都不知道,我就向他讲炼法轮功的好处,又给他一本书,也给我大姑姐夫一本,这样他们也走進大法修炼,辅导站来了什么书我全都请回家来,我恨不得把所有师父的法全部记在脑海里。后来我就参加了当地学法小组,为了节约时间多学法炼功,我买了一辆自行车,卖车人看我个子不高,腿脚也不好,说你能骑吗?我说几年前骑过,这样我就上自行车了,一路歪歪斜斜的,不停的求师父帮助我,有惊无险骑到了家,打那以后我就骑自行车去学法小组学法和到炼功点炼功,节省了很多时间,我一刻也不能离开法,哪怕只有一点时间也拿起书来学法,我学法就是边抄边学,师父的《洪吟》全能背下来。后来我家附近成立了一个炼功点和学法点,这样学法炼功方便多了。

一次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在学法点上,一个家在外地同修向我要,我没给,我说就这两个经文是给别人留的,同修失望的走了,我从学法点出来,刚走出门就一下子摔倒在泥坑里,发生在修炼人身上没有偶然的事,我当时就悟到了,是我对同修有分别心,外地同修在这认识人少,要想得到师父经文多不容易呀,遇事我没有为别人着想,当时我就喊:师父我错了,站起来一看,身上一点泥水都没有,就象没摔倒一样,这法太神奇了。回到家里和家人说,他们看到我的衣服这么干净,都不信,我说是真的。

二、走上护法之路

“四·二五”大法弟子万人去北京上访,辅导员给我打电话说要去北京上访,我也要去,在火车站我们买了票,还没等上车的时候,北京同修来信说,问题已经解决了,不用去了,我们就回家了,到家时已经是半夜了,因为当时形势很紧张,我老伴很害怕,我决定去北京的事把他气坏了,说什么也不给我开门,我就在门口站了两个多小时,他才给把门打开。

当时有些人不敢出来炼功,我们一直在炼功点上坚持了很长时间。一天,我炼功时感到肩膀很难受,胳膊抬不起来了。我悟到,不能光炼功,法轮功按真善忍要求做人没有错,应该去省政府讲清真相,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四、五个人一起去的省政府,省政府不接见我们,门口的人问我:你干啥来了?我说:找领导反映法轮功情况,这么好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他们说这是上边的事,我在省政府门前,看到满天是法轮,法轮带着我走,就连有的警察也都看见了这一景象,我就是向人讲真相,讲法轮功没有错,走一段讲一段,不停的讲,有的同修已经被抓到大客车上,我让他们跳下来,不能让他们抓走,一大部份都跳下来了,也有不下车的。那时大家都感到象天要塌了一样,形势很吓人,老伴害怕了,都吓得昏过去了。我女儿说:我爸都昏过去了,妈怎么还不回家来呀?就派人到处找我。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同修们仍然象往日一样在省政府院外等候接见,下午三点钟,江罗集团利用手中的特权通过电视正式下达通知:不准学炼法轮功。一时间电视广播报纸铺天盖地而来,都是这一个腔调。以后开始不断的对法轮功栽赃陷害,对大法弟子進行毫无人性的残酷迫害。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难道中共就这么仇视人们信仰真善忍吗?

大家看到去省政府不管用,在场的很大部份同修当时就买火车票去北京了,向政府表达大法弟子的心声:迫害法轮功是错的,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给大法弟子一个修炼环境。当时家中只靠我一个人开小百货店挣钱,所以我没去,只能为去的人提供路费钱。

我还拿钱去街上印经文给同修,那时还没有资料点。坐车时我就洪法,和别人说法轮大法好。派出所到我家来,我说我身体不好才炼功的,他们怕我去北京,把我的身份证给拿去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们四十多人坐着一辆大客车去北京上访。我正在车上打坐时,天目中看到一个小男孩从法轮上掉下来,我就预感要出事,一路封锁很紧,中途有一个外地的小姑娘为了躲避抓捕,在河北省玉田县从车窗跳下去,还是被警察抓住,后来听说被迫害死了。

我时刻记着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我什么也不怕,后来我们四十多人全被北京警察给抓住了,我向警察说了四条:政府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法轮功是冤枉、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警察让我们坐在地上,我就开始绝食,我没有告诉警察我的名字,还有几个同修也没说,所以我们就在北京多待了五天。当再问我名字时,我就说我是大法弟子,在地球上住。除我之外,全部同修都审了一遍,都挨打了,最后警察才发现我,把我领進屋里,我对警察说:我比你母亲年纪都大,我原来是残疾人,身体又不好,现在走这么远就为了上访,告诉政府一句话:迫害法轮功是错的,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没有错。那人看我这样说,就把原来从我包里翻出来的几百块钱又放回去了。后又来一个女恶警,把所有人身上和兜包全翻一遍,这次拿走了我的钱。他们要把我带回来本地时,我和他们说我就想上北京,看看北京。他们说,老太太我们就实现你这个愿望吧,警车围着天安门走一圈,我把车窗打开,对着天安门广场从心底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后来我们几个人一起被戴上手铐拉回来,都被送到一个拘留所,让我们干活。能干我也不干。后来就回来了,连来带去共十三天。

三、正念正行闯出魔窟

心里时刻想着法

二零零一年过年前,我正在收拾屋子卫生,屋里的东西很乱,当地派出所姓冯的警察来到我家,叫我到派出所去一趟,说一会儿就回来,这样我被骗到派出所,当时穿着空心棉裤,脚上一双破鞋,样子很狼狈,到那一看才知道受骗了,有好几个年纪大的大法弟子已经被他们骗来了,这样把我们几个人绑架到洗脑班。

毫无人性的恶警都被调到洗脑班,用各种残忍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打嘴巴、手铐吊挂、“熬鹰”、鞋后跟踩脚趾、上大挂、不许上厕所等,我时刻记住师父法身就在我身边,大法弟子是最正的,谁也不能打、迫害我,我是救度你们的神。当时我决定绝食,再好的饭菜我也不吃,白天晚上就是背法、炼功,《转法轮》的目录一点一点的我都想起来了,因为我心里时刻想着的是法,他们不敢对我行恶,相反都很敬重我,我炼功也不管我,那阵子基本上没睡觉,不困。大年三十才把我放回家。

没有怕心 师父就帮

二零零二年,“三·零五”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震慑邪党上下,当时江魔头吓坏了,对大法弟子下了杀无赦死令。那次本市至少五千名大法弟子被绑架。户籍员慌慌张张的来了,说:插播真相有没有你呀?我说不知道这事。临走时她说,都什么时候啦,可别炼了。我没吱声。那天我在家正在看《明慧周刊》,派出所好几个人来到我家,强行的把我家墙上写的真善忍三个字刨下来,墙被刨的乱糟糟的,随后把我拉到派出所,我老伴上火了。我说:你别上火,我一会儿就回来。

他们把我关在二楼,有两警察看着我,当时我就发正念,让他们睡觉,他们真的睡着了,我从派出所的楼上跑下来,慌忙中忘发正念了,出了派出所的门,来到十字路口时,早已在那等着一年轻警察,说:你不说一会儿就回家吗,我看你怎么回家?当时路口过往行人很多,我真想跑掉,但是又一想我不能走流离失所那条路,就没跑。他从派出所叫来了很多警察,其中有个人说:打死她!我喊:“抓好人啦!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抬到屋里,扣留了一宿,也没打我。

第二天他们给我照相,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也跟着喊。之后我就背法、炼功。他们说:你还没完了。我说:不炼身体就犯老病,炼功是为了身体好。他们说:别炼了,局长来了。我说:谁来了我都炼,必须得炼。他们拿我没辙,第二天早上放了我。

整个过程中我没有一点怕心,因为我觉得炼法轮功身体好,按真善忍做人根本就没错。我没有错还怕什么呢?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1]。因我的正念强,没有怕,师父就把魔难给我解除了。

我要堂堂正正的出去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派出所两车人闯到我的小百货店,不由分说要绑架我上警车,我不配合,他们强行的把我拽上车,我喊起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们因为上次没达到“转化”我的目地,这次又把我抓到洗脑班。下车后我不配合,叫我走我不走,一个警察是个小头头,硬是把我背上二楼。

在洗脑班谁也管不了我,我照样天天学法、炼功,再就是唱大法弟子歌曲,别的什么也不干。除了讲真相外,其它的我一个字也不说,也不写。有一念我非常坚定: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谁也不能迫害我,不能打我。结果我真就没有挨着打。

一开始我绝食,后期不绝食了,我想大法弟子凭什么绝食,吃饭是保证肉身的需要,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主角,在这里我要堂堂正正背法、炼功。别人吃饭交钱我不交,恶警一放电视诬蔑大法,我发正念灭之,结果屏幕一片空白。后来我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救度众生。由于当时正念不足,有一次往出闯被截回来了。一个老教授同修说,我跳楼走时带着你。我说我不跳楼走,我要堂堂正正的出去。他们对我没有办法。一天一女警问我:你是不是有病?我一想,这是师父让我回家,就赶紧躺在床上,一检查就检查出来心脏病、高血压等病,他们决定放我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派出所的人对我说:老太太知道吗?送你去洗脑班的路上就想放了你,但是看到你恨我们的样子,就不能放你。当时我就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还有怨恨心,在这里吃了二十一天的苦。平时我总觉得自己没有怨恨心,这个环境把我的这颗心暴露出来,我发正念彻底清除这颗不好的心。

大法弟子没错,我要回家!

一天,同修A姐来电话说,马上来我家有事找我。我抬头看见家门前一棵大树的主干裂开了,这一不寻常现象,令我当时就警觉了,悟到今天要出事,不能让同修来。我急忙的跑到马路上去迎她,等了半天也没看见,就回来了。我刚進屋,A姐和儿子跟着進来了,我心中暗暗叫苦,心想快办完事,马上叫她俩走,谁知警察也跟着進来一帮,進来就抓他们俩,我说:干什么,他们是我家亲戚。我们三个立掌发正念,一个大个警察把我的手按下,不让立掌,我就在心中发正念。A姐的儿子被恶警双手背铐,劫持到区分局,当晚就被迫害死了。A姐后来被绑架到市公安局第三看守所,我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最后也劫持到第三看守所去了。

这个看守所天昏地暗,阴森恐怖。我和A姐被关一个号里,我俩始终绝食,我当时不想自己,只是一个劲的为他们母子发正念(当时不知道A姐的儿子已经被迫害死了),清除另外空间操控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在号里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使劲从心底喊,晚上八九点钟比较静,我的喊声显得格外响,振动了整个楼,睡着的人们都被我喊醒了。警察说:别喊了,你愿干啥干啥吧,愿意发正念就发正念。我说:我们大法弟子没错,是最正的,干啥在这里受迫害?我要回家!

在看守所我不穿号衣,一直绝食。要给我灌食时,犯人说:这个老太太挺善良的,别灌了,我们看着她吃。因为我始终抱着一颗善心对待他们,给他们背师父的《洪吟》,讲修炼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讲大法真相,劝三退,共劝退二十多人,其中一个是副省长的小姨子。他们把我拉到市内大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结果挺吓人的,十八天后就放我回家。

后来听到A同修在第三次被毫无人性的灌食时,被迫害死了,去世时也不知道儿子已经被迫害死了。这件事情我非常难过,如果我当时在马路上一直等着他们俩,就不会出现这个结果。

这次从第三看守所闯出来后,我到同修家去办事,同修不给我开门,说A同修是我给害死的,说我是特务,一时间去谁家都不欢迎我,处处碰壁,怎么解释同修都不听。后来我想,同修不让我解释,我就不解释了。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在间隔大法弟子,我们不能上当,我做的好坏师父知道。所以我不动心,天天象往常一样讲真相、救众生,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全靠师父保护我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一天早上七点多钟听见人敲门,我从猫眼一看,这不是派出所的吗?听声音好几个人,我不给开门,在屋里坐着发正念,铲除操纵他们行恶的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派出所的人一直在门外站着,我在屋里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看一会书,发一会正念,但是心不稳,就这么僵持着。到了下午我老伴回来了,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不走就是等老伴回来。这样派出所的人将我带走了,把我又关到第三看守所,恶警打算非法劳教我,一检查:血压220,这老太太失明,就说,失明给抓来干啥。之后把我放回来。五天后,因我有显示心和欢喜心,又被派出所抓走,拉到臭名昭著的最邪恶的女子监狱,我当时正念十足,一检查血压220,监狱的人说什么也不要,恶警不甘心,又将我拉到市内监狱医院检查,各项检查后还是不合格,他们还不甘心,当时已是晚上十点钟了,就把我送到监狱号里关起来,早上打两针,晚上打两针,有一针是管睡觉的。我不承认这一切,发正念:这些针都打到恶人身上。我从心底使劲喊“法轮大法好”,给他们讲真相,一女警是个头头,在打针的过程中,硬是把我的外衣扒掉,我不配合,对那几个帮手说:谁帮着谁下地狱。周围的人听了害怕走开了,这女警说:我不怕,我绝户。一男警说:你别说绝户。我的新衣服都被她们撕坏了。我在那就背法,炼功,但大多数时间是发正念。这样靠师父保护,我被放回来。“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到家后,不知道他们给我打的是什么针,总是昏昏沉沉的,有一次取资料时,骑自行车老是不走正路,东倒西晃的,说话也没有力气了,也上不去楼了,勉强回到家,就昏迷过去了,感觉有尿有屎时,我就从床上滚到地下,尽量自己爬到厕所,不让家人帮助,在家我也要证实大法:我行,不需要别人照顾。家人要我上医院,又不敢在我的面前提,我说:要我尽快好,你们就念法轮大法好,比什么都强。身体好些了,我去理发店,路过一小桥时掉下去,东北的十一月份,天气非常冷,我喊“法轮大法好”,但因为身上没劲,喊不出声来,我就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师父救我。慢慢的身体越来越有劲了,一个小时后,我一点点爬上来,又一步步走到理发店,烫了发,期间虽然身上没劲,说话声音小,但我也给人讲真相,做了两个三退,理发店的人劝我,打个车回家吧,我说不用。到同修家拿了资料后,坐公交车回家,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家里人都找翻天了,看见我说,这样的身体还出去干啥,叫人多担心呀。其实,身体不好这段时间,师父法身一直陪着我,半夜招呼我起来炼功,学法时给我念法,一想到这,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我无比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

四、传《九评》 劝三退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出来后,正法的進程進入了新的阶段,以前只是讲大法是受迫害的,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清白的,是中共邪党无理迫害,现在要求明白真相的人们退出中共邪党各级组织。

我因受邪党党文化影响,看到邪党这些年的整人杀人历史,看到书中的大致内容,不知为什么心里非常惶恐,不敢再看下去,更不敢出去发《九评》,怕人说法轮功参与政治,一时间功也不炼了,当时真的不理解,更不敢出去讲真相了。一天,我睡不着觉,到了半夜,我想不行,我还得学法,我离不开法,我这么好的身体是法给的,法轮大法是最正的,一切邪的在大法面前都会露出它的原形,《九评》只不过把中共邪党的本质给揭示出来了,把它从成立到现在的所作所为邪恶的一面给揭示出来了,它把邪党所做的不敢见光的每一件事情的时间,地点,所有参与的人都说的清清楚楚的,没有一件事是假的,把中共邪党的伪包装撕下来,让人们看到它的真实面目,并没有把事情夸大,大法弟子只是把法轮功是什么,中共邪党是什么,告诉了人们,只是说了真话,怎么能叫参与政治呢?

摆正这个关系后,我什么怕心也没有了,照样出去讲真相了。一次我去为小百货店進货,在回来的路上,听见一个人的喊声,我停下来看,马路对面有一个老太太冲我招手,我走了过去:是叫我吗?老太太说是,又说:不知为什么,我在这等你一小天了。我一听,就问:你是党员吗?她说:我是老革命,地下党员,今年八十七岁了。我劝她退党。她说不退,她现在挺好的。我就讲从《九评》里边知道的中共邪党的杀人历史,讲“文化大革命”害死那么多人,中共邪党那么坏,问她:(邪党)还好呀?老太太说:那我听你的,就给我退了吧。来公交车了,老太太临上公交车还在冲着我摆手喊:可别忘给我退了啊。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这是师父鼓励我,叫我不要怕,众生都在等着大法弟子来给做三退呢。给老太太做三退,是我第一次给人做三退,从这以后我就再也不怕了,到处讲法轮大法好,劝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我一般见着有缘人就这样讲:你身体挺好的?告诉你一个保命的方法,墙上、钱上写着的法轮大法好,是真的,记在心里经常念念,有福报,你也不搭什么,现在已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从中共成立那一天起,就一次次搞运动,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学潮、迫害法轮功,中共害死了无辜的百姓八千多万,它做恶多端,人不治天治,是它一伙的都会跟着被灭掉,把在学校里入的党团队退了吧,因为你在加入它的组织时,举着拳头向血旗发过毒誓:为它奋斗终生,把生命献给它。所以只有退出它的组织,解除毒誓,才能保生命平安,你平安就是家人的幸福,平安才能挣到钱,挣大钱,你说是不是?他们大多数都能退。我还说:很多人都认识我,修炼前我在百货店有时犯病了就昏过去,大家都知道,自从炼了法轮功后身上的病全好了,你说大法好不好?一般不退的极少。

二零一零年十月一天早上,我去同修家学法,因是冬天下过头一场雪,天气冷,大风卷着雪花,路又滑,路上我一边跑着一边背法,走到一段大斜坡路上,我心想可别摔着,马上就从顶端一下子就摔到坡底一个黑色轿车旁边,我被摔的昏过去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醒过来,发现自己不是躺在原来的地方,起身后,见到两个人,我虽然有点糊涂,但是一下子想起三退保平安的事,就给他们讲了要想保平安,躲过灾难就退出邪党的各级组织,他俩同意三退,并把名字告诉我。我往回走,遇见一个老头,也给他退了党,老头说:你不是摔昏了吗?怎么还能给人退党?我说有师父保护摔不坏,大法弟子不忍心看着好人在将来大淘汰中被淘汰。他笑了,指着对面一高个年轻人说:能退你把他退了。我问年轻人入过什么?年轻人说我什么也不是,就戴过红领巾,就给他退了,这样共退了四个人。

自从那以后我悟到:修炼人要在法上修,遇事绝不可按常人经验去推想去做,否则你此时就是常人,就不是修炼人,是常人就得符合常人的理,该摔倒就得摔倒,如果我没有“可别摔着”这一念,那就真的摔不着,更不会有后来被摔昏过去的事了。

去年邪党开十八大会前,当地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在路上看见我说:我们再也不管你了,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吧,自己注意点安全就行了。

凡是和我接触的警察,都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告诉他们没有命了,什么都没用,法轮功叫人重德行善做好人,是最好的法,学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想抓好人的人能是好人吗?你们这些人原本都不是坏人,是被邪党欺骗利用了,中共干伤天害理的坏事太多了,很快天老爷要灭它,我们师父大慈大悲传大法救人,让我们把真相赶快告诉世人,不要再替邪党卖命了,如果不听劝善,继续干坏事,就会随着邪党灭亡而去了,你想值得吗?大法弟子不要你们任何回报,只是把真相告诉你,你今天明白了真相,同意退出邪党组织,你的命就有救了,这是多么大的好事呀!上哪找去呀?你没有一点危险,你知我知。虽然他们不表态,但是我也不灰心,虽然他们多次迫害我,但我不记恨他们,不但不记恨他们,我还要救度他们。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3];“大法徒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4]。我不能放弃他们。

我在送神韵光盘时,逢人就说看看吧,这是弘扬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免费赠送,非常好。一般人都喜欢要,大多数是司机。一天至少发六七个,多时发十多个光盘。

我讲真相救人基本上天天做,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救度众生的大事,现在已退了一万多有缘众生。

五、坚信师父 坚信大法

遇到魔难,要坚信师父坚信法,要真的做到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5],这不是嘴上说说,而是真的不动心。其实有师父在,谁也动不了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我因去参加全市的一个大型法会,又被绑架。当时去了五十多人,几乎全都被恶警绑架。刚把我抓上警车时,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车上的同修也跟着一起喊起来了。我们被拉到一个派出所后,我被吊铐起来,两个手腕子被勒的很深,当时我不但不疼,还感觉非常舒服,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到我没有怕心,替我承受了。后了我被关到第三看守所,检查出我有心脏病,血压高达220,呆了十八天,把我放回家。我无论在哪,都看见大法轮总是跟着我,我知道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保护我。

我一到家,街道主任急眼了,来到我家说:这次到底是咋回事呀,说说吧。我说:没啥事,我在那溜达就把我抓起来了。她说:你跑那么远溜达啥呀,你得写“五书”,否则这儿不收你还有收你的地方哪。街道主任走了之后,我怕心出来了,以为她去派出所找警察来抓我。我赶紧拿着帽子要躲出家去,我妹妹说了:有我在这儿,谁敢来迫害你的话,我跟他拼命。我就没有离家出走。不久,我的眼睛上眼皮耷拉下来了,和下眼皮合上,几乎把眼睛都遮住了,就象睡觉时闭眼睛一样,上眼皮说什么也上不去,失去了正常功能,无法看见东西,同时脑袋如锥子剜似的撕心裂肺的疼。我心想:可别象奶奶和姑姑(都五十多岁失明)那样。后来一想,不对呀,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呀,求师父加持我。我一个劲的发正念: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安排都不承认。不能看书,就扒开眼皮看,再难我也坚持学法,大法弟子不能离开法。我骑自行车时,看不清路,求师父加持我后,眼前总出现白光,我就顺着白光走,从来也没想自己眼睛不好的事,天天坚持讲真相救人,传递资料。虽然过往的行人车辆很多,也没什么事,真是神奇。

有时我在马路上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人说:你还敢在这喊,不怕被抓呀? 我说:我失明了,大法能治好我眼睛,谁能治好我眼睛,我就喊谁好。我就借此机会证实法。坚持讲真相救人。天天早晨迎着太阳炼功,眼睛里边感觉红红的,看见大法轮在转,我知道这是法轮给我调整眼睛,这样不长时间,眼睛睁开了,上眼皮恢复正常功能,眼睛恢复正常了。我们大院的居民都亲自目睹了这一切,都被震撼了,说:法轮大法真好。后来我悟到,都是因为自己有怕心,心动了,才招来这个魔难。

我炼功时也曾多次被干扰。一天,我炼功时,感到窗户缝進来的风很强,当时就有了不正的一念,就想离窗户这么近,可别中风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真就是出现了嘴斜眼歪的假相,学法时,得扒开眼睛看书,吃饭嘴也不好使,也得扒开嘴送饭。本来这一念就错了,招来魔难后,又执著起时间来,总盼着快点好,越盼好的越慢,因为我没有及时否定这一切,二十多天才好一些,延续半年才完全恢复。

一次,我正在炼功,来了心脏病犯了的假相,疼得我几乎要倒下,我喊师父快帮我呀,并发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就听师父的安排,其它的安排我都不承认。硬是坚持下来了。

又一次,炼功时来了糖尿病的假相,我一动不动,尿裤子了,我不动,尿淌在地上,我也不动,我把功炼下去,直到炼完。

今年大年三十,我出现恶心、头疼、流口水,腿疼等假相,给我感觉那真是取命来了,当时我就警觉了,但我不怕,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我马上正告旧势力:旧势力你听着:一切迫害我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全都清除,灭!灭!灭!全都灭!当时家人都害怕了,要送我去医院打针吃药,我说:“你们谁也不用怕,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我对老伴说:“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健康的妻子!”又对女儿说:“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健康的妈妈!”越是关键时刻我越不动心,越信师信法,彻底的否定旧势力安排,这样过了不长时间就都好了。

有时间我总学法、背法。两个月前,想学哪一讲法,那一讲法马上就在我脑子里展现出来,象书打开一样,清清楚楚的那页出现在眼前,非常神奇,这种现象持续好几天,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要多学法。

这些年来,我经历了很多魔难,先后八次被绑架,但我从来没有动摇过信师信法的正念,时刻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要求自己,正念正行,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今后我要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时刻用法来要求自己,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救度更多的众生,不辜负师父与众生的殷切期望!

以上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5]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明慧网第十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